美女把衣服脱了看了一清二楚

      肖恩把玩筹码的手停住了,身后月光和凯瑟琳的脸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

      圆片眼镜伸出了一只手:“你可以叫我弗朗克궵。”

      肖恩握了握他的手,僵硬、冰冷,竟然不像是活㩅人的手:“肖。”

      湤 “궆弗朗克,我很好奇。”肖恩问道,“是什么吸引你,来进行这样的赌博?”

      “肖,我刚才说过,来到这ᑱ里的人ᷱ,肯定都有自己的故事。”弗朗克叹了一口气쵪,他从面前不少的筹锼码中找出了三枚。

      他先ﶓ小心翼翼地码下第一枚:“这是我的老婆,她叫蒂芙尼。她是一个爱笑的、很有魅力的女人。”

      然탻后是第二枚:“这是我的大儿子,瑞克。他喜爱看书,我觉得他是个小天才。”

      딾 再码下第三枚:“这是我的小儿子,麦克斯,小家伙经历旺盛,喜☌欢恶作凊剧⥶……”

      面具下的肖恩已是满脸震惊——将自己家人的灵魂当做赌局的筹码?这人怎么回事?

      手牌发了下来,弗朗克ತ轻声咳嗽:“一会再说。” Ⲝ

      如果是从前的肖恩,在得知自己赌博的是人的灵魂,以놩及旁边有个牌手的筹酋码中有自己的家人的话,他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将精神再集中于赌局꿲的。

      但是,当手牌发到了他的手上,他的心神就冷静、澄明了下来——㲁他的灵魂已㰋经非常壮大了,神经比普通人要强得多。

      錭叆 第四局,肖恩和弗朗克平分了赌桌上的筹码。

      弗朗克继续说道:“我之前招惹了一个麻烦的角色。他为了报复我,让我的家人都失了魂。

      “我找了很多人,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法把他们找回来。

      “后来,我做了一个梦,才得知家人的灵飄魂都沦落到了暗流街,于是我就想办法到这里来了㉢…嘾…

      “我花费了Ϊ很长的时间,一点一点,把他们都赢回了手里——

      㦰 “不过,想要让他们的灵魂回到身体里,一般的方法是行不通的,我必须赚到足够多的灵魂,这里的某个存在,才会帮助我。

      “我还在期待着跟他们重逢的一天。”弗朗克耸了愃耸圆片眼镜上的眉毛,嘴角有一丝带着苦涩的微笑。㕘

      肖恩看不出他的年龄,但是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的痕迹很深。

      䓫 ᕄ “那你最好离开这个赌桌。”无论弗諰朗克的故事是真是假,肖恩都必须赢到足够多的똉筹码。

      弗朗克笑了:“你真有那么厉害?我倒是想见识见识……”

      对面,扏输得有些心急的癞蛤蟆不满地吼叫着,声音像是从沼泽底部涌上来沼气:“闭嘴……闭嘴!”

      肖恩的眼神顿时띂变得危险,左첵右双䡑肩各自浮现出핒一把锈迹斑斑的利刃:“该闭嘴的是你。”

      恶灵被肖恩的气势震慑,竟然只是脸部抽搐,咕哝着什么不敢回嘴。

      铁面誝荷官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观察着肖恩和另一个客人是否会起冲突。发现双方都冷静下来了之后,她才继续开始洗牌。

      ⪢坐在肖恩身后的凯瑟琳,莫名有一丝欣慰的感觉——她还记得那个在中央大道灵间之中失㪟魂落魄的肖恩……反观此时的他,已然是一位精神强大的探秘者了。

      ﹐几局之퓒后,肖恩顺利地收割了灰尘男的所有筹码——他哀嚎着从灰尘中脱离而出,浑身都是严重的烧伤痕迹,飘在空中时便消失了。

      虽然肖恩也有不得已输掉筹码믄的时候,삺但是他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损失:“逆风的时候尽量少输,顺风的时候尽量多赢。不过,冤家牌삢天天有,不敉要緓不信邪。”

      “玩德州就是这么简单。”

      听着肖恩小声讲述,牌技很烂的月光不由꫽得有种幻觉—蝆—他感觉这⬔个游戏在肖恩的手下,似乎真的变得十分简单!

      接着뉸,癞蛤蟆也输光ꛍ了筹码,他愤怒地砸了砸赌桌,不过,很快就被酒馆中浑身缠畆着荆棘锁链的恶灵“请”了出去。有那个酒保在,似乎没有恶灵敢在酒馆内造次。뭋

      然后,赌桌上只剩ꮭ下了肖恩、弗朗克和骷髅。

      剩下的这个恶灵并不是牌技超群,只不过他的筹码比较多,打得也比较谨慎罢了。

      一个小时后,肖恩和弗朗뽆克就像是两只鲨鱼一般,将骷髅这只肉鸡分食得一点不剩。

      在现实生活⛘中能轻易收割人类性命的恶灵,此刻在赌局上,却不过是两个人类的猎物而已。

      最后,剩下了肖恩和弗朗克对视着。按常理来ꅙ说,德州是一个赢家通吃的游戏,不过,中途想要退出是可以的。

      弗朗克凝视着㯼肖恩,似乎在思考着是否展忣开一场对决。ꫪ

      亍 肖恩巍然不动地坐着,雾气蒙蒙的未明之海面具,让他看上去格外的深邃和神秘。

      弗궓朗克能看见面具下肖恩的目光。

      半晌过后,⪚弗朗克举起了双手,笑道:“我的天——感觉像是在跟一个神明对峙……

      “在硫ィ磺酒馆能一直赢下排去的人不多,我侥幸是其中一个曷。

      “因为我有一个优点,遇到比我强壮的鲨鱼的时候,唿我会主动认怂——肖,你比我强,我不跟你玩了……”

      “这也是巌我的期望。”肖恩点了点头。

      他站起身来,肖恩三人这才看见他下半身的情形。

      弗朗克的肚子敞开着㶈,能看뤹见里面的脏腑,他的腹中明显少了什么东西,而且有一些脏腑已经微微腐烂了——这鶣就是肖恩闻到的那股味道的原因……

      ɣ 弗朗克抱歉地笑笑:“这是一次深刻的教训,给我留下的‘纪念’……”

      ﳩ “这是怎么弄的?”肖恩眯眼问道。

      弗朗克压뛨低了声音:“肖,这里还有一个赌局,你现在手中的筹码已经足够加髋入了。

      “在那个赌局中,你如果赢了的话,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宝物……

      “不过,你的对ڧ手恐怕是这世界上——包括人类世界和世界深处在内的,最强的玩家。

      “是的。↩我输了,我曾经㫿输到只剩三枚筹码,还付出了一些ꂷ……肚子里的东西,才让自己从那个赌局走了出来。

      “相信我,这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所以,我每次来玩牌,都要支付一些筹码让ᇡ自己可以继续쒔支撑下去……

      “这让我实现愿望的旅程变得艰狓难,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弗朗克뇤耸耸肩。

      ꖣ 肖恩握紧了手中一枚筹码:“弗朗克,你的意思是,这里有一个可以用玩家的器官抵押,作为筹码的赌局?”

      롓弗朗克点点头:“没错,在那场赌局中,玩家可以쏔抵押器官、灵魂……他썳所拥有的的㺾一切。

      诸“而与那个传奇牌手对决的人菳,无论如何都会遭受惨痛的教训。”

      肖恩语速变快:“要뾠怎样才能加入那个赌局?”

      歑此时的肖恩面前,已经有了一百多枚灵魂筹码——他知道自己的能耐,所以并没有对失败的畏惧。

      弗朗克犹豫了:“肖,我不确定是ꖚ否应该告诉你……”

      “说吧。”肖恩点了点头。

      “好吧……”弗朗克走近几步,“你拿着筹码,到吧台,向酒保要一杯饮料。

       “你说,你要一杯‘赌鬼乔克’的私人藏酒。

      “喝下那杯绿色的烈酒,你就能坐到赌鬼乔克的对面ꤴ了。”

      “赌鬼乔克”?肖恩三人对视了一眼……暗流街五大沉沦者之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