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间刷榜是什么意思

      (7)

      夺门而出的赵括、白凤二人,一路上接受甕着苗人们的注视与非议,像无头苍蝇般漫无目的地于苗寨中游탼走。

      二人走到一处酒铺뒴前,赵括见那大大小小的坛子凌乱无序地随意摆放着,鼻中萦绕不止的酒香惹人迷醉,躹二话不说便走了进去。

      酒铺老板见生面孔的汉人来访便热情㽫地端了一碗酒,迎了上去,嘴里含着不熟练的汉话,叫着为首的պ赵括尝一尝他苗家酿的酒。

      赵括循着他意,尝了一碗,惊叹道:“这酒竟如此清甜甘醇,同烈如野马的北方酒截然不同!这样的酒,大概也就只有这样安稳、与外面大世界隔绝之地,方能酿出。”䆸

      随后,赵括要了两三斤精䉴酿的米酒,还把白凤身上葫芦里的水倒光,旋即拿酒灌满。虽然白凤起初不愿意,但为了得知赵括对刚才那件事如此气愤的原因,只好先迁就后者……

      两人坐在酒铺内陈设的简陋木凳,以酒打发着暂且美好的时光。

      赵括几次欲与面前的友人推杯换盏,均被白凤所拒绝。除了连连抱怨白凤不识风趣外,他也知道对方心中颇有不满与疑问。于㼣是借着酒劲,说道:“我知道是我不好,要让白兄的行程耽■搁几天了!”

      “赵兄,其实我更想知道,为什么?”白凤回道。

      ራ“呵呵茚。”沜赵括冷笑道:“那种事情,ᲃ说了也解决不了问県题……”

      在寨里四处打听㱨了许久的阿鹃,终于寻到了在酒铺里的▻少年们。她缓缓走到赵括身旁,唯恐突然打扰了他的雅兴,旋即说道:“赵公子,是时候启程回千峰镇了,若是耽误了时辰,到了晚上路便不好走了。”

      赵括闻后,依然自顾自地喝着酒,置若罔顾。

      ꮛ白凤亃见状,慌忙呼唤赵括,道:“赵兄,阿鹃姑娘同你讲话呢!”

      “嗯?她说什么࿣了?”

      白凤把阿鹃所言重述了一遍,赵括껉听罢,似是故意用着了无兴테趣的语气,对白凤回道:“你同她讲,待本少爷品完这点酒,再上路也不迟!”

      눤 “额……阿鹃姑娘쎉……”白凤刚对阿鹃唤道,䴯便目送她头也不回地走到了门外,靠在了门旁撿边,静静地챕等待。

      白凤看着门外微微啜泣的身影,不知所措地望向赵括,仿佛在对他说:“你瞧,这下怎么办?”

      “这点小事就哭哭啼啼,她还真觉得自己是小孩子了?”赵括边衔着酒杯,边对着门口方向大声讥讽道。

      少倾,两位少䚤年走出酒铺,白凤看着仍在低头抹着眼睛的阿鹃,上前关怀﯎道:“阿鹃姑娘,你还好吧?”

      “我?”阿鹃眨动着微红的双眸,慌张地说:“我……我才没哭呢!走,我们这就出发!”话毕,禤她低着头颅匆匆地与赵括擦肩而过。走了二三步,发现不是这个뇫方向,就回头对那二人说뺭道:“是……走那边蕼……”

      见阿鹃如此低迷,白凤对赵括的行径愈加不解,稍显不满地看着他。而赵括只是拿着白凤的葫芦,轻松地微笑道:“嗯!这酒不错……”

      ㅂ三人随即赌开始返回千峰镇,但气氛却与来时大相径庭。明明錏是阳光明媚逡的白天,却时常能感觉到来自山阴的冷风盘旋在几人周围。尤其是理应熟络的赵括、阿鹃两人,不过半日,形同陌路般各走各的᧗路。为缓解这让人窒息的沉默,平日里寡言少语的白凤,밼竟也要说些闲话来热퐞热场子츈,只可惜收效甚微。

      “阿鹃姑娘,你的新鞋子真ኸ好看呢?”白凤提着极勉强的嗓子,说了这样一番话。可他得到的只有阿鹃冷冷的“是吗”作为回应。之后,毫无办法的少年只能夹在那二人之间,尤其楾“艰难”地回到了千峰镇。从这以后他才明白緓:原来自己早已习惯的沉默,有时候뤆它也会让人如此痛苦!㹾

      日薄西山,天色已近黄昏。三人从城镇另一头的山道徐徐走来,路上不曾互相言语。

      在客栈候了快㋃一日的慕容嫣、赵小妹二人驻足远眺,眼看千盼万盼的人终于㯴归来,内心激动万分,忙去叫店小二准备饭菜,为经历了一釗天冒险的他们接风洗尘ₛ。 ᷤ ᓖ

      怎料,待那三人走近时,只见其脸上神情古怪,飾各有所念似的。这让期望带来好消息的栈内二人,脸上顿时浮现了几分担忧。赵括一进客栈便带着葫芦直奔向自己的房间,还ᰪ对自己的妹妹嘱咐道:“别让任何人到我笘的房䭂间来!”

      小妹 ̄自是觉得困惑不已,于是向白凤问道:“白少侠,哥哥这是怎么了?”

      白凤叹了叹气,无奈地看向阿鹃的方向,说道:“这件事,还是让阿鹃姑娘说吧……”

      片刻后,饭桌之上蛔,阿鹃向不明事实的二人阐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慕容嫣和白凤皆对赵ꋵ括之所为感到귭不解,甚至斥骂其辜负了阿鹃的一片真心,欲ﰆ借此安慰极度失落的苗家少女。只有那赵括的妹妹,෷对칌哥哥的所作凚所为表示了同情,并向众人解释这背后的故事……

      柕“御夷镇其名虽为镇,其实早已有郡县之规模。而镇ꚭ中太守姚氏,与赵家乃ⲉ是世交,因ffl此姚氏之女뎑姚采薇自幼便与哥哥相识。采薇出身士人家族,打小琴、棋、书、画便被要求样样精通。她练琴时,哥哥就算冒着被爹爹关禁闭的风险,也要跑去她家里,只为聆听她所奏的美妙琴音。到最后,爹爹已经无法阻止哥哥爱恋这齀些他口中的㘞无用之物,只好任由哥哥同采薇姐姐二人的情感日渐深厚。直至有一天,他们甚至立下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私定了终生……”

      阿鹃听后,不禁重复着那句诗词: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ꂄ “然而,世事无常。”小⡼妹喝了口淡茶,继续讲道:“采薇姐姐到了适婚年龄后,便应她父亲的要求,与朝中侍郎之子成亲。听爹⚯爹讲,这是他们士人间常有的通婚,为的是不让自己家族嵺的后代被所谓的世俗所玷污。而世俗,指的就是我们这些混迹于江湖、闹市之中的商贾、百姓。哥哥闻后,自然百般不理解。他几乎天天都跑到姚府上闹,每次都被打得遍体鳞伤。两家的关系也几近破裂,若不是因为赵家掌管着御夷的经济命脉,哥哥恐怕早已……被奸人所害。”

      “然后呢?”其余三人,异口同声道。

      뾜“然后……在采薇姐姐出嫁的ḗ那天起,哥哥将自己锁在房内三天三夜。出来后,他披头散发,两鬓微白的模样,看上去直像一位几十岁的老者鷶,将大家都吓坏蓪了껕!”小妹泪眼婆娑,继续回忆道:“我还记得他那日出房门后所讲的第一句话,便是跪在爹爹面前所说陲……”

      “爹,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御夷是因为有我们赵家,才会如此繁荣安定!”

      几人听过这番往日的故事,直觉得悲惋唏䂁嘘。白凤与慕容嫣四目相对,皆在为方才责备赵括的言论内疚不已。而阿鹃,则恍然道:“难道赵公子如此气愤,是因为心中仍挂念着那位姑娘吗?”

      “这……”小妹迟疑道:“其实倾慕哥哥鎛的女孩也不是没有,只是他蜅向来都是以礼相Ƞ待,从来没有过像对阿鹃姑娘这样的反应……”

      ꍃ “我就知道我不会看错人!”阿鹃拍案而起,宣告道:“我决定了,我要跟䚏你们一起走!”

      案前几人皆慌了神,目送着阿鹃的身影走向赵括的房间。正独自一人喝闷酒的赵括,听见门外的脚步声渐渐接近,正准备起身去拴上门闩。走到门口时,阿鹃像设计好似的,刚好推开门,挺着自己矮上赵括半个头的身姿,恢复了往日的活泼气息,调皮地指着自己的鬓间,讲道:“我知道你这里的事情了。”

      퓼 赵括摸了摸自己的鬓发飝后,方才反应过来雮,便讪笑地回道:“你知道了,那又如何?”

      “我知道你心䐓里一定是喜欢我!”阿鹃笑盈盈地说着:“你是怕违背了诺言,才会这样生气的!”鉲

      “你……你胡说些什囪么!”赵括气急地说。

      “我已经决定了要同白公子他们讔一起走,我可没有跟着你噢!”阿鹃接着道:“我袱一定要看看那位采薇姑娘到底是怎么样的人,能让你这样狏魂牵梦萦。哼!”语毕,阿鹃转身回到了楼下的饭桌ﱘ,独留下仍㒓以为自己酒醉未醒的赵括傻傻地站在门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