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片儿。也

      安乡全身心的投入而此时精神难以清醒的桧通就没那么开心了。

      他还牢牢掌控着赢白的身体,他不肯放弃眼前这夺舍的好机会。

      ᇦ垵 但却因药物的作用,他的神智愈뼆加迷茫,从最初的不堪忍受逐渐演变到欲罢不能,这期间经历的心理纠缠何其复杂。

      桧通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却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他从前根本没想过这种事,简直闻所未闻。

      迷迷糊糊中,桧木时常씓难以抑制地对安乡做出回应,虽然他并不想这样,但是他根本阻止不了。严뀀格意义上来说他此刻也算不낾上成功的夺舍了。

      不谈赢白的灵魂自己都不知道她跑去哪里了,就是现在所有的思绪以及身体所作出的任何动作和反应桧通都无法控制,他内心百感交集。

      賈而安乡就不一样了,他自然是ꙿ舒坦的。他ೕ心中告诉自己,终于,自己心心念念的女人在这一刻属于自己了。

      멊自从弱冠典礼之中,一眼看去便是身心둨皆属,无数个黑夜长梦作伴,他对于赢白有着太多的执着。那不输于白一一的艳똋绝天下的绝世面容,和赢白那不同于世间的的独特个性都深深吸引着他。

      就在前不久他得知赢白竟喜欢着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不可匹敌的狐皇,他甚至有些绝望了。若不是赢白早在自己说出追求他之前就表明自己倾心于狐皇,他甚至以为如此荒唐的事情是赢白拿到拒绝他的借口了。

      所幸,不过如此短的时间,他竟然就可以和赢白公主做到坦诚相对,这实在是难以想象,安乡想要感谢上天,竟让他遇见桧通这样的好人。

      只是,若是他得知此时他身旁的℩可人儿不⃒过是占据着赢白身体,灵魂却属于桧木,不知道又要作何感想了。可是,上天似乎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

      就在他憧憬着自己和赢白的未来,想着自己겹做了这㬁样的事㍽情要怎么跟赢白解释呢?而经历如此的事情赢白又会想些什么熝,做出什么事呢?她会同意自己的求婚吗?

      安乡不禁想着自己该如何去安ꂻ慰那时候的赢白,无论付出什么代价自己一定要让她同学自己以后一定会好好待她。

      时间不紧不慢的变化着,嶟突兀的,赢白体内一股冰蓝色莫名的气息被덵引导到安乡身㕉上,那股气息快速地以一种不易察觉的方式进入到安乡的身体之᧶中。

      气息⏏一经进入就在安乡的体内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那曾经被白一一所探视到的数百道灵魂竟产生了浓烈的共鸣,而安乡的双眼则逐渐有些睁不开了,他感到自己有些睁不开眼捐睛了,就在安乡感叹自己应当不至于如此的时候,随着身体的倾泄。他竟感觉自己彻底失去了意识,重重地栽倒在赢白身上。

      而此时的桧通,就在那股莫名气息进入安ྷ乡的身体时他便感觉自己的灵魂力量被抽走了大量的精华,삢他本来就因为药物ꨎ的作用神志不清,如今更是虚弱无比,他甚至感觉自己已经无法掌控身体了。他迫使着自己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去牢牢掌控着身体的控制权,随后便陷入了昏迷之中。脜 碣

      鰨出乎意料的是,那不久被莫名力量保护的赢白的灵魂并没有再硸出现,也没有趁桧木如今虚弱的时机,重新去争夺身体的掌控权。赢白被那莫名力量保护,连意滩识都没有苏醒,而那뵛股力量只是从中散射出冰冷的神识,扫视着收赢白的识海䳷,并未做出任何动作,就这样安乡和赢白还有桧通都陷入了昏迷之中。

      短暂的平静后,安乡的身体之中浮现出莫名的法阵,此时外面的天地也发生了大变。那曾惊鸿一现的天地棋盘竟然又出现了,世间众탺人都为之惶恐不安。

      넿白一一则是在感受到天地棋盘出现的一瞬间便从青丘冲出,直上天壚际似要飞升到那棋盘之上,可惜,那棋盘虽肉眼可见似乎近在眼前,却任凭白一一速度祘如何迅速都无法接近。白一一停下飞行的动作,喃喃自语“这时间长河中的天地妚棋盘为何会出现在现实空间当中?”

      白一一并没有经历前段时间的天地大变,那时她仍受困于时间长河的一段历史支流ᅜ之中。虽然白一一不知道天地弔棋盘因何出现,但她↖并不敢掉以轻晧心,毕竟她清晰的记得自己的诸多力量被那棋盘夺走了,还演化出了有着自己虚影的棋子꽍。

      白一一静静立在空中,向四周散开强大的神识,仔细探躄测着周遭的一切变化,防患于未然。

      青丘끤,安乡的身体轻微颤动着,那些法阵发挥着莫名的功效,安乡体内的数百道灵魂共同颤抖,与此同욈时ꖽ苍穹之上的天地棋盘上诸多棋鲺子同样不住地颤动,看不清虚实的虚影浮现出发,磅礴的力量从中迸发出来。

      ঠ突兀地,苍穹之上竟演化出一双巨大的眸子,冷漠的眼神不夹带丝毫的感情,它冷漠地扫视了世间一眼便又沉寂了下去,消散不见。㿕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唯有白一궖一竟感到一丝颤抖,灵魂深处的印记让她脱口而出两个䄄字䣪“天道?”

      她不由得更加警惕地盯着뿴那天地棋盘,等待那棋盘还会做出什么动作。

      ㋛ 青丘ꦖ,躺在赢白身上的安乡的身体在那双眼睛뀚沉寂下去后也终于不再颤抖,那样的画面,简直让人无语凝噎。

      安乡此时紧闭的双眼竟缓缓睁开了,他下意识地揉了揉作痛的脑袋又惊蟹恐地发现自쿨己竟站不起来땦不禁暗想䩛做这件事情后劲如此之大吗,此时他只感觉灵魂在发生了说不清ꬖ的蜕变,他甚至感觉自己的意慃识在똤消散在融入某个地方,感觉自己如同一个次生体一样㎄在回归本体,他情不自禁地感到一些不甘。랯

      没人注意到,一股莫名的黑团竟融入到安乡的身体中,这黑团的进入竟阻止了安乡身体内灵魂的蜕变,然而没多久,隐隐听到安乡灵魂深处传来一声冷哼,那黑团竟消散了。

      而此时的安乡也睁开了双眼,他缓缓地站起身来迷茫地看向四周,稚嫩的面孔低头看看自己如今的样子略显惊讶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低头看去便看到吶了那如玉般让人忍不住触摸的少女。

      此时赢白长发遮面,他看不清脸也不敢再继续看下去了只感到脸上一阵发烫。

      缓솥慢地,他灵魂深处的记忆不断涌现,他一步步地认知自己,而后又情不自禁地看了一眼那个安静躺在床上不着寸缕的少女,心中有所疑惑,口中低语着“一一?”

      看着那长发遮脸,扭到一旁致使自己看不清面容又轻轻呼气,身体一阵起伏的女子。他感到了一阵满足,露出一个痴痴的笑容,动手拿过旁边的被Ⱐ子雞轻轻地为她盖上不敢再多看,然后连忙穿上旁边的衣服,这黑色长衣想来应该属于自己煨吧。

      ﻆ穿戴完毕后,扭头再次看着那似乎陷入沉睡的女子,不ᆁ禁暗叹自己这次复活之术确实霸道无匹,所幸是白一一实力强大,否则就不是昏迷这么简单了。这身体之中数百道ྟ神魂居住的神墓ꢷ可是会汲取无穷大Ẍ的能量的寙,而且还需要特殊的灵魂力量纛。这灵魂之力只能随后弥补一下,他深情地看着恬静睡去的女子,自己痴痴的笑着,虽看腇不到面容但也不敢去掀开。

      ೄ쀱他感到挺害羞的,因为自己的复活之法或者说复活的契机他是没有告诉白一一的,嘿嘿嘿。

      他内视自身,感受着自己的身体,轻轻一笑“我林枫终究是回뙙来了,可惜,那突然出现的黑团阻止了我探知这一世的灵魂,竟让먜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林枫看了看手上的灵戒,从中探视着其中的东西,却发现竟是一些不用的器物,这些低级的炼器产物他实在是看不上眼,一阵灵魂之火将那些器物化作一团团金属液体。仅仅留下了一柄仙剑正是天地一剑,这柄仙剑似有不同。

      他自己查探,发现其中蕴含了不少东西,竟还有层层封印了某个东西,林枫感受到了熟悉的冰蓝色妖力,他调力不费劲的破开那封印。而此时天空上白一一也是感觉到了封印破开,虽有疑问安乡怎么有能力破开那封印但也难以分心了,白一一此刻已经能够清晰感受到天道的存在了,而且似乎不像自己㹈记忆中的天道,它似乎在愤怒?

      林枫那边,封印解开竟然是一句话,是白一一的声音无比熟悉。“万年沉沦,一经苏醒便뷠寻你ⴆ而去,轮回门中得你消息,伴你成长却成一场空。无尽岁납月,我还是我,ⶓ你랐却不是你了。”林枫听出了她话语的中的落寞和痛苦ቂ,但不了解事情醿却还是难以理解不禁痛恨那黑团让他不能了解今世。

      不过林枫还是了解到了一些信息,“看来你这一魂是经历万年才苏醒的啊,倒是刚好赶上了我的复苏。”他又从灵戒中看到了两份竹简被单独得放在一个空白的地方,林枫摊开来看,那一个是柳伊依留下的信,另一个则是安乡留下的没被看到了。

      一个道别,一个倒是尽显思念之情,“看来我这一世应当是叫安乡了,看这封竹简上安乡所书思念之意如此之重,似乎是在挽留一名叫柳伊依的姑娘。那么这柳伊퓉依应该是本世身所钟心的对象了,那么就是眼前这个喽。”他不禁扭头看去,“感受那竹简留下的日子似乎距今也没有多久吗,竟然这么快就……”

      “这今瑴世身看来比我厉害了,可恨那黑团,如此值得借鉴的经验都没Ꜧ有让我传承到,想我多少年了都难以迈出那一步,如今坳做到了却没有记忆。”林枫感到无比悔恨。

      林枫不敢再想了纊实在是气人,他抖抖手,站起身看了看四周的布置,然后无匹෷强大的神识散开,感受到这里是青丘后倒也没有意外。但是在看到那苍穹之上的天地棋盘,神情一愣,不禁暗骂道“险些忘了大事。”

      他扭过茰头对着沉睡的女子深情地说着,“一一,嗯,又或者是柳伊依吧,虽然不知道你是哪一魂,不过能使我复活就一定是你,现在我有事必须要去做,你就先休息一阵吧,我去去就来。“

      林枫走出房门布下禁制,然后纵身急速地离开青丘,提力向天空之中飞去留下一阵阵残影,空间在他身旁不断地破碎,那刚刚让白一一都难以靠近的天地棋盘竟然距离林枫越来越近了,其身后那破碎的空间就似乎连接成一个道路,䧹隐约间ﳒ林枫似乎听到了一阵怒吼。

      而䚲此时的白一一也是注意到꺋了那破空上天的林枫,一双美걜目满是震惊,心中疑问不断渇,安乡能有此实力破空上天吗?自ཁ然不能,况且那人的实力似乎比自己还强,这可能吗?难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