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视频旧版app

      훧 第三十四章横财一万两白银

      全旭在夜里充当马路杀手的角色,开着这现末日堡垒横冲直撞,他当时非常爽,撞倒了不下一百多名土匪。

      쌝无论是撞墙,还是撞大殿,对于末日堡垒的损害都不大,军功品质的大梁都没有变形,被箭射和刀砍,也仅仅留下几道斑驳的划痕。

      最重要的是,这辆末日堡垒上的鲜血,沾着无数土匪的鲜血,和各种身体的器官。

      倒车镜的支架上,夹着一根断臂,全旭麽有些印象,那名土匪比较凶悍,想冲上来砍获全旭,只不过被一甩,胳膊卡到倒车镜的支架里,由于他的身体悬空,无处借力,被末日堡垒挂着跑蚉,他当时吓坏了,居然拿起刀,自己砍自己的胳膊。

      断籖臂求生,也是一个极品狠人❋。

      鲜血将断臂膀冻在了倒ᦘ车镜的支架上,重灾区,反而是末日堡垒的保险杠上,不仅挂着一颗血肉模糊的头颅,还有㠢一脚断腿,前面进气珊上,还挂着一截肠子,油킃箱部位的钢板上Ѧ,则是挂着一具尸体,尸体的下半身早已被磨得没了……

      全旭只是一个正ꔪ常人,坐在驾驶舱里看着监控与挡风玻璃㩧,他只当是在看限制잲级电影,可是⹼此时,再看着这一幕,他就坚持不住了,瞬间吐了。

      “哇哇……”

      全旭吐得稀里哗啦,吐得手펙脚发软,四肢无力,吐得连胆汁都快要出来了。

      三娘起初还有些害怕,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她与全旭不一样。

      全旭生长在和平安定的太平盛世,而三娘则生长在人쳠吃人的明末。

      尸体,对于ɗ三娘来说,太平常了。

      当初,她从杞县老家逃难出来的时候,很多人走着走着,倒在地上,再也茵爬不起来。

      就像三娘当初的邻居,一个三十多岁的香油铺子老板娘。

      檶实在是饿得狠了,她坚持不下去就,就在路过虎跳崖的时候,从山顶跳了下来,直接把自己摔得稀巴烂。

      三娘还悄悄从那具尸体上捡了一只金戒指,在卫辉府的时候,给换了三个馒头。

      三娘扶着全旭离开仓库,来到主屋。뜐

      “丫丫㉈,快过来!”

      丫丫急忙过来道:“三娘子!”

      ഀ “快给老爷洗漱!”

      “是!”

      丫丫服侍着全旭洗漱,却拿着盆和抹布,来쓯到仓库前。

      就在三娘准备打开仓库门的时候,汤邱氏出现在三娘身后:“三娘!”

      “娘!”

      三娘望着汤邱氏道:“今天起来这么早?”

      “出了这么大的事,ᅖ哪还能睡得着啊!你这是……”

      三娘想了想仓库里的庞然大物,清洗的工作量显然不小。

      “娘,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三娘望着汤邱氏认真的道:“无论你一会儿看到什么,不许对任何人说。”

      汤邱氏仿佛想到了什么,她的脸䘷色大变⅋。

      三娘推开仓库的大门。

      汤邱氏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当然她与三娘一样,并不是被上面的残值断臂或鲜血吓住了,而是末日堡垒庞大的块头。

      뀺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庞然大物。

      “娘,别怕,这是相公的末日堡垒!”

      “末日堡垒?”

      “嗯!”

      三娘扶起汤邱氏,指着末日堡垒:“就是它,昨天晚上,我和相公,把那些土匪都撞死了!”

      汤邱氏一脸呆滞搫:“这么大的车,需要多少牛才能拉动?”

      “不用牛,也不用马,自己会跑!”

      三娘想到那个小屋子(显示器)叫雅典娜的ꗉ女人,她的胸真的是太夸张了,难道说,相公喜欢这样的女人?

      三娘有些漫不经心的擦拭着末日堡垒,汤邱氏又去郻外面推过来一辆架子车,她用斧头(全氏ꀊ标配),将冻在车上的断臂、头颅,肠子等砍下来,装在架子车上。

      母女二人合力,很快将车身、车底的人体器官弄了下来,装在架子车上,推到院外。

      院外,袁宗第带着几个孩子玩游戏,看着三娘和汤邱氏干活,自觉的过来帮忙。

      袁宗第看着架子车上的人体器官,仅仅愣了亲一下,就继续推着车。

      띋 如果全旭站在这里,肯定会感慨万千:“这尼玛心真大!”

      事틾实上,什么样的环境,成就什么样的人生。就像ꩃ国外,内乱频繁的非洲,还穿开裆裤的小屁孩,都可以熟练操作枪支,炸弹。

      可是同样,在明末这个时代,除非是深居城内的深宅大院,否则,城外已经是一片末世景象了。

      三娘与汤邱氏潢、袁宗䁡第,将这些人体器官随便放在一堆柴上,直接点火,烧成灰烬。

      䀶三娘与汤邱氏母女二人这才开始缓缓着末日堡垒上面的血迹。

      当然,袁宗第则负责看着那堆燃烧的火。

      ……

      就在三娘与汤邱氏擦着末日堡垒的时候,卢象升则带着两三千名步弓手,沿着官道向金堤进发。

      这些青硡壮步弓手都非常相信卢象升,毕竟卢象升来到大名府担任쯿知府的时候,并不像其他知府,与地主、士绅豪强们一起串通一气,狼狈为奸,变着花样对百姓们进行盘剥。

      对于手脚不干净的胥吏,卢象升可没턡有好脾气,他是直接让人打板子,活活打死。

      这样以来,反而吓倒了那些手脚不干净的胥吏。

      胥吏们倒是没有跟卢大知府对着干,毕竟知府大人对于地方来㘓说,就是铁打的营盘流水䆷的兵淶。

      无论卢象升是做出政绩,那么他很快就会尷高升礢一级或者两级,换一个地方,离开大名府。如果没有政绩,或者考评中下,卢象升又调到一个更远,更搇穷的地方当知府,官职正四品,降到从四品,或者从五品不等。

      然而,胥吏祖祖辈辈都是属于地方,믦卢象升走了,他们寅照样可以捞钱,作威作福。

      随着吏台的清明,大名府胥吏的收入大减,当然,老百姓的日子也好过一些,虽然一样要交税,可是百姓超过三分之二的赋税,뿔其实不是交给崇祯这个皇帝,而是进了文官或者胥吏手中ᑾ。

      胥吏,就相当于后世的办事员,官职不大,权利不小,善于经营的人,一年弄个几千两或上万两银子完全不是问题。

      歠大名府的百姓是⚗受益人,他们自然对卢象升非常尊敬,比较支持。

      就像这次征召,几乎没有动员,就是让杨陆凯发了一个通知짉,按照原本计划,征召五百人就足以对付钻林豹了。

      可是,随着消息传来,足足来了两三千人,如Ᏺ果不是卢象升着急出发,恐怕会来更多的人。

       这些人没有要求官府准备干粮,也没有要求准备武器,他们自带着干粮,拿着兵刃,冒着寒风,朝着金堤跑步前进。

      跑了半个时辰。

      卢象升望着身边的雷时声道:“雷时声,你对钻林豹了驢解多少?”

      雷时声想了想道:“回禀卢䗻大人,这个钻林豹好像是姓周,据江湖传闻,他曾是边军出身,浑河之后,从辽东逃到了河北,聚众为匪,打家劫舍,向来不留活口,广平府曾数次清缴,非但没有燂将其剿灭,反而让人坐大!”

      ± 雷时声并不知道,钻林旾豹在三年之后,与王嘉胤、䉑王自用部会合,并称밈晋陕三十六营,而钻林豹就是三十六营之一。

      直到崇祯九年,被孙传庭砝在周至县击败,兵败被杀。

      꿕 雷时声尴尬的笑了笑:“当然,传闻当不得真,卢大人不必放在心上,只要俺们赶到,不管他钻林豹,还是穿山甲,俺们都把他给卢大人逮过来!”

      卢象升望着身后大大小小骑着马、骡子、或者驴子的大小쯜头目道:“加快行军速度,午前抵达金堤,白面馒头管够!”

      卢象升发现,全針旭根本就没有杂粮,只㚽要自己带人给全旭解围,管众人一顿饱饭,全旭应该不会吝啬。

      当然,卢象升并不知道,这一次他注定要白跑一趟了。

      在武帝庙的最后一座偏殿里,几名吓>得尿了裤子的土匪,围着一名左臂断掉的土匪头目,霪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钻林豹周楚。 편

      周楚是辽东人,哨官出身。

      因为浑河之战战败,朝廷财政出现巨大的缺❍口,对于受崭伤军卒抚恤不及时,周됊楚就带着十几名部下,킌杀掉上官,逃回内地。 鸸

      抵达鸡鸣县的时候,发现这里穷䱑山恶水出刁民,于是臭味相投,就拉了一帮人聚众为匪。

      一年前,周楚盯上了遇到了黄立极返乡的车队。

      于是,他带着数百名土匪,冲上去,准粹备劫黄立极的车队。

      黄立极虽然是被崇祯皇帝勒令致仕,不过,他身边不仅仅有锦衣卫护送,他的家丁也是个顶个的好手。ᰔ

      以少敌多,周楚反而被黄立极身边的家丁打得落花流水,就在周楚已经必死无疑的时候,黄立极反而放了他。

      当然,这个放不是条件的,黄立极需要的时候,周楚需要出面为黄立极干活。

      比如这次袭击金堤全氏大院,䞚就是代价之一。

      可惜,周楚这次栽了。

      一只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巨兽,不⋍分青红皂白,逮着他们一阵乱撞,小四百人马,当场埋了将近百人,撞死近百,吓傻的,电倒的,足足有两百多号人。

      此时,他也被足足几十名身穿๱军绿色大衣,拿着寒光闪闪的雁翎刀的人围住了。

      퉎 嗵 “我投降,我投降!”

      “自己爬出来!”

      罗世㫢明扯着嗓子喊道:“要不然我就放火!”

      “我们……我们出来!”

      周楚哆嗦着,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冻的,他缓缓朝着门口爬疣去。

      周楚刚刚出来,几名军大衣上前粗暴的将他捆起来。

      这ﭳ时,一名进入偏殿的军大衣惊喜的大叫起来:“罗爷,袁爷,发财了,发财了!”

      罗世明和袁世卿进入偏⮝殿,寷发现偏殿的角落里三辆大车,两辆大车上装满䌦了布帛,少数也有几百匹。

      其中一辆大车上则是䬁装着三口硕大的箱子,澣最上面的那口箱子打开了,露出一片银ꚠ光。

      袁世卿目瞪口呆的ꬹ盯着箱子里的官银,每锭五十两,这࣍么三大箱,至少……一万两?

      PS:非常感谢夏天我们一起抓金鱼500币打赏,求推荐票,求书单,泶这周非常重要,同台竟争的两个大佬,希望大家助老程晋级。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