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她s直播app色版网站

      草草结束了派对,三个人打了一辆出租,前往鴤了旧金山着名的夜店——Asia SF。

      进入灯光昏暗的夜店内,音乐声震耳欲聋,灯光摇曳。

      夏景行对两ꟲ人耸耸肩,“就这?”

      说实话,他很少去夜店,前世ᔡ在美国读书的时候,更䏀是一次都没去过。

      直到后面工作了,才跟着朋友去过几次。 䧿

      ﴙ 体验几回,他其实也就腻了,吵吵闹闹的,不喜㴉欢。

      ᣅ“哈哈,你得投入进去,享受音乐的律动!”

      安德鲁指着台上打碟的一个脖子上全是刺青的光头佬,“看见没有,全美百大DJ,我最喜欢他在台上了,舞台掌控力超强,气氛调动功ᯎ夫一流。” 㞽

      说话的同时,安德鲁把夏景行推搡进了舞池。

      ⟼ 夏景叅行本来还有点放不开,但看见安德鲁这个两百多磅的胖子不停的朝他挤眉弄眼,也只好跟着蹦起了野迪。

      쁵 䣳蹦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夏景行才大汗淋漓地跟着两人离开了。

      呼吸着外面的新鲜裝空气,夏景行看向两人,问道:“回去了吗?뫅”

      “回去?”

      安德鲁笑得脸上的肥肉一阵乱颤,“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接着。

      两人把夏景行带到一间脱衣/舞俱乐部。

      长方形的表演台上立着一根钢管,十几位穿着比基尼的年轻女孩儿依次开始表演各种舞姿。

      坐在第一排的绅士不停往场子里扔着小费,夏景行三人也往里面扔了一些。

      三个人津津有味地看完了表演,安德鲁和刘海又带夏景行去了一家安静一点的酒吧。

      围坐在卡桌,安㦜德鲁对其他两人说道:“待会儿有看见漂亮的姑娘,自己上去搭讪,我们明天早上见!”

      说完,安德鲁就闪人了。

      夏景䵠行和刘海目送安德鲁朝꺺一个孤身一夁人在那喝酒的金发女郎走去。

      然后,安德鲁就坐下了。

      接着,金发女郎哈哈大笑了起来。

      再过了一会儿,安德鲁搂着金发女郎就离开了,临䕏走前还回头看了两人一眼,眨了眨眼睛。

      “安德鲁那蜀个死胖子有那么大魅力?绝对是钞能力?

      你说是吧?海哥。”

      夏景㜹行见半天没人答复닂自己,回过头一看。

      刘坌海人不见了。

      他四处看了看,终于找到了,对方正和一位小麦色肌肤的棕发女孩在那聊天,两人有说有笑的。

      过了一会儿,刘海也走了,走之前,还对夏景行挥了挥衣袖。

      ᰊ夏景行心想这两位大哥真不讲义气ꐄ,居然抛下自己,就这么走了⃗。

      就在夏景行准୆备离开的时候,传来了一个动人的女声:“亚洲男孩,能请我喝一杯吗?”

      夏景行心中一喜,看来自己还是有魅力的,居崚然能够“守株待兔”。

      他顺着声音,回过头一看。

      怎么没看见人呢?

      “嗨,我在这!”

      夏景行这次终于看见了,一个黑妹正对自己大笑휩,一排白牙在昏暗的灯光下很是耀眼。

      也幸亏有这对白牙,不然他真的还找不到人在那。

      “噢,抱歉,我该回家了!下次吧!”

      夏景行结完账,赶紧开溜。ﱮ

      …………

      …………

      翌日。

      夏景行在旧金山的一家高级酒店内醒来,他赤裸上身,睡眼朦胧地走到酒店的落地窗前。

      屙 一把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一下子全照射在ઐ他身上。

      他赶忙用手挡住眼睛,慢慢地再松开了手,任由阳光照射在身上。

      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他瞬间活力满满。

      此时已经差不多快中午了,说早上见的那两位兄弟还没頢打电话给他。

      于是,他只好给两人打电话了。

       中午⺧。

      三人在唐人街的鸿运酒楼碰面了。

      安德奵鲁和刘海满面春风地走进了酒楼,径直往夏景行这䂼桌走来。

      “怎么样?昨晚的生活,满不满意?”

      安德鲁笑呵呵问夏景行。

      “还可以,你们俩走得早,没看见有妹纸主动请我喝酒!”

      夏景行一脸愉悦,脸上露出男人才会懂的笑容。

      “真的?还有妹纸请你喝酒?”

      刘海眼睛瞪得老大,一副不怎么相信的样子。

      夏景行脸上挂着浅浅的笑複,端起了茶杯,小抿了一口,不说话돫。

      两人信以为真,纷纷落座,想要追问个究竟。

      “哎哟!”

      愉安德鲁刚一坐下,就按住了腰。

      “安德鲁,你怎么了?”

      ნ夏景行看安德鲁一脸痛苦,赶紧把后者扶住,一脸关切地问道。 Α

      安德鲁摆娝摆手,“老毛病了,没什么事。”

      “是不᭨是昨晚闪了腰啊?”

      刘海咧嘴一笑,“大家都这么熟了,不用遮着掩着,没人会笑你뷦。”

      安德鲁失口否认道,“绝对不是!别多想。”

      邱志义从厨房走了出来,笑着走过来同三人打起了招呼。

      “哟,安德鲁先生,你这腰怎么了?老毛病又患了?”

      邱志义看见安德鲁扶着腰,关心地问道。

      闆“看见没有,邱可以给我뢢作证,跟你们说了,老毛病了!”

      邱志义问道:“那安德鲁先生,还是给你上滍甲鱼汤?”

      夏景行正喝茶,被这句给呛住了,连连咳嗽起来。

      “甲鱼汤,哈哈哈~”

      夏景行眼泪આ花都要笑出来了。

      安德鲁耸耸肩,“那个汤不错,不管腰疼不疼,我平时都要喝的。”

      刘海打趣道,“安德鲁,你还是悠着点,一把年纪了,别跟年轻人比横。”

      安德鲁这下也不嘴硬了,老老实实地接受批评。

      一会儿后。

      一大桌子中餐全上齐了,三个人开始吃菜,一边吃还一边聊天。

      “海哥,你投资咨询的证书都已经拿到了,有没有想过自己未来的打算呢?”

      夏景行夹了一块牛肉丢嘴霋里,一边咀嚼,一边问道。

      安德鲁也看向ᐔ刘海,笑着说:“威廉,这个证书不怎么好拿的,你怎么考过的啊?”

      刘海笑着回答,“还能怎么考过,平时多挤时间出来学习呗!”

      话是这么说,但刘海麛想到这大半年的生活,真是苦逼得要命。

      既㵰要上班,又要学习和考试,别说娱乐时间了,休息时间都快不够了。

      就在他几度想要放弃的时候,想着夏景行给他说过的话,想着夏曣景行的事迹。

      这辈子想要出人头地,眼下这点苦算什么?蓁

      咬着牙,他硬生生地给坚持了下来。 锠

      取得证书的速度,还远远超过了夏景行的预估。

      搞得夏景行的部署都有点被打乱了。

      刘海沉吟片刻,回答起⼱夏景行的问题:“目前还没想好,当时你说你嫙可能会组建私募基金,我就想着先拿到证吧,坷到时候也能出一两分力气。”

      랊 看着夏景行,刘海有些自谦的说道:“只是我虽然拿到证书了,但在投资面前,真的只是一个新手。

      在第一证券这㰤些年,接触的也都是一些小微客户。

      如果要组建基金,那涉及的事情就复杂了,从募集资金,到行研﷘、风控、投资管理……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负责。” 镅

      夏景行摆媱摆手,“海哥,我也是新手!”

      安德鲁哈哈笑道:“一年半赚了500倍收益的新手?”

      夏景行的初始资金只有5万美元,持有的爱美可股票扣除借款,净值差不多有2500万美元。

      ꣰一年半,翻了500倍!

      这也是事实! 洟 ⛍

      邤对于这些事情,安德鲁这个关系亲近的律师加合伙人,是非常清楚的。

      夏景行微笑,“个人炒股,和机构炒股,这是两码事!后者涉及到的资金量更大,决策也没那么灵活,管理起来要꤆复杂很多。”

      安德鲁也不调侃夏景行了,一本正经的点起了头庘:“这倒是!想要再创造你之前的投资神话,基本是不可能了。

      给你一个亿,一年半,给我赚5훰00亿看看?”

      夏景行继续对刘海说道:“在机构化运作层面,你和我都是新手,咱们都需要重新学习。

      쯚 所朧以,你不必有什么心理包袱。

      在行业研究、投资决策等方面,我可以出谋划策一下。

      ⊁但在其他方面,则需要你多多出力。”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豊刘왦海也不再自谦,开口问道:“我们这基金运作方向是对冲基金?还是说私募股权方向?”

      “对冲基金!”

      夏景行斩钉截铁地说道,“私募股权,周期太长,标的也太大。”

      安德鲁笑着说:“像黑石、KKR他们这些老牌资产管理集团旗下都会有多支基金,覆懯盖投资全链条、全品类。”

      “和他们不能爔比,他们都已经发展了几十年了,我们只能先把一支基金,一个投资方向先做好,然后才能谈⟗其他。索”

      櫺夏景行未尝没有一个打造资本帝国的想法,但身上目前穷得叮当响,멻还是务实一点吧。

      “投资策略,有你在,我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刘海笑着夸了一句,然后说道:“但摆在我们面前的第一步,是募集资金。

       对冲基金的成熟投资者,定义是:个人年收入超过20万美元、或与配偶共同年收入30万美元以上、或净资产达到100万美元的自然人。

      机构投资者则为:州或政府养老金、非盈利组织、主权财䞵富基金、银行楝、保险、券商、大学捐赠基金会……”

      刘海看着夏景行,笑着说:“不考虑利润分红斈的前提퉢下,我们떣按2%收取管理费,至少得1亿美金的管理规模,才能收到200万美⻗元管理费,用于一支小团끑队的人员薪资、办公室租金等等各棲种日常开支。”

      “一亿美金,我们暂且不去讨阬论,我说说目前能够联系到出资人。”

      夏景行瞟了安德鲁一眼,问道:“你年收入有20万美元吧?”

      安德鲁感觉被小瞧了,连连摇头,“我没有,我不是合格投资者,别找我。”

      夏景行不理会,接着道:“约翰校长可以为餌我们引荐斯坦福大学基金会的管理人,刘锦杭先生也允诺会出资一部分,并且还会为我们介绍一些合格投资者……”

      看着刘海,夏景行耸耸肩说道,“如췪果这还不够的话,我到时候还能出资一部分。”

      “如果唶这些都能顺利谈成的话,一个亿不一定有,但大几千万肯定是有了。”

      刘海笑着说道:“其实这也不少了,很多小型对冲基金就一两千万美元管理规模,甚至一千万美元都不到。”

      夏景行摇起了头,“他们那是㤱家庭作坊式的,我们不能拿他们作嬩为参照。

      既然要做,我们就要往正规化、高标准化的方向去做。

      쓿 做好了一期基金,自然会有二期、三期,同时募资也会相对容易很多。”

      谈完募资,两人又聊起了基金筹备的其他事宜。

      一顿饭的工夫,把初步的计划敲定了尕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