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daniels视频

      黎晗站在一旁,见两人擅自约好了,张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

      但心쪶里却对马宏斌更加讨뮰厌了。

      什么人啊,还拿我做赌注,你做菜好不好跟我有一毛钱关系?还是你觉得做菜好吃我就会跟你?

      简直脑子有病!

      另一边,约好的两人一起往厨房走去,黎晗则来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

      要是没有马宏斌在,她还想进ฤ去给任铭放个帮厨,可现在她没有那个心情了,那漂个马宏斌她看见就烦。

      咔哒!

      砰!

      门口,黎母关上门,把一大瓶饮料往鞋柜上一放,换好拖鞋,拎䳅着饮料来到ꋊ客厅。

      틒 见黎晗坐㦇在沙发上,问道Ⳝ:“小晗,봌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뿆刚回来。”看到她手ⲑ中的饮料,黎晗道:寣“妈,您去买饮料,竟䤩然把姓马的一个人留在家?您就这么相信他?”

      黎母道:“这有什悆么的,我跟小马他妈都多少年的朋友了,知根知底的。这孩子没有那些坏心眼。”

      唥黎晗翻了个白眼,“妈,我不管别的,明㠐天您赶紧让他走,老在我们家待着算什么,小铭因为他差点和我闹别扭。”

      “你们俩闹别扭啦!”黎母满脸写着高兴。

      黎晗:“……”베 鼊

      “差点!还没闹呢。”老妈的表情让她颇为无奈,“妈,小铭到底욦哪点比不上他,您为什么就认准了这个马邃宏斌呢?”

      “除了脸,小马哪点都不比你那个男朋友差!”黎母掰着手指头,开始跟她数起马宏斌的优点,“首先,小马年龄比你大,会疼人。”

      “其次,我跟他妈多年好友,知根知底的,你如果嫁过去,别的不͝说,婆媳关系绝对不会让辰你糟心;再者,小马在教育部门工作,还是个领导,等以后你们有了孩子,那孩子的上学肯定不是问题呀。”

      “女儿,我还쟝是那句话,结婚不能只看脸……”

      厨蛔房。

      任铭看着马宏斌当넡当切菜的架势,뻳暗自咂舌,这小白脸好像好真练过。

      他切好的土豆丝,粗细均匀,规格一致,四四方方的像是ǝ一根根火멖柴棒。就凭这刀功,足以秒杀大多数普通쁩人。

      好在自己有外挂,不然还真被这小白脸阴了。

      注意到任铭在看自己,马宏斌以高人的姿态道:“忘了告诉你,쾌我之前跟随川菜大师王鲁学习了一年。和你比可能有些欺负你,这样吧,我们命题做菜,᥉除了絁川菜,另外七大菜系你可以任选一样,让쳷我来做뗯,我也不占你便宜。”

      甠任铭不领情,“你别说那些没用的,就做你最拿手쩻的川菜。”

      “啧。” 궲

      马宏斌摇摇肑头,继续切菜,獨我给过你机会,奈何你自己不要。

      还是年轻ﯹ气盛啊。

      见他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任铭笑了一下,跟我炫耀刀功?畤

      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刀功。

      他不慌不忙的从袋子里拿出刚买的食材。鷃

      一阵븏操作过后,鱼肉一根根矗立,淋上浇汁后活脱脱一尊红色珊瑚树的珊瑚鱼;裹着鲜亮红油的口水鸡;色泽金黄,酸甜可口的锅包肉;散发着阵阵香味的椒盐虾相继出锅。

      看到他做出珊瑚鱼,马宏斌心里相当惊讶。

      㫢 能做出这道菜,证明他确实有点东西,因为珊瑚鱼是相当考验刀功的一道菜,没点实力的人根本做不出来。

      笱 趴 绨不能小看这人啊。

      随着他后几道菜的出锅,马宏斌又붝稍稍安心,这些还算家常。

      就在他以为就这些时,任铭又从塑料袋里拿出香菇、火腿、青菜叶、冬笋、木耳等食띾材。

      他难道要做那道菜?

      看到他拿出的这떉些食材,马宏斌想徐到了传说中的那道菜。

      没理会马宏૩斌怀疑的眼神,任铭把这些配菜挨个切成一毫米左右的细丝,又从塑料袋里拿出市场买的盒装内柜酯豆腐。

      “你真要做文思豆腐?!”马宏斌难以置信道。

      不怪他反应这么大,实在是这道菜太出名。 躅

      疀文思豆腐,淮扬菜刀功的巅峰之作。

      对刀功的要求极高,可以说是一道横亘在普通厨师和大师级厨师之间的大山。在顶尖的厨艺大赛上,也会出现这道菜的身影嘢。

      쩾 任铭打开盒子,把豆腐倒扣在案板上,回道:䃏“对啊,有问题吗?”

      他拿起一フ把轻薄的钢刀墴,左手食指顶住刀面,右手直刀往下切。

      看着他的动作,马宏斌䍛张大嘴巴,连自己锅里炒着的菜都忘了。他想起了自己Ẻ的师傅,川菜大师王鲁ὸ。

      当初王鲁做的一道文思豆腐,那极致的刀功让他瞠目톿结舌了好久,万万没想到,今天又看到了。

      而且还是在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身上看到的,絇这让他怎能不惊讶。

      很快,任铭切好了豆腐,将之放进清水里,筷子轻恺轻一拨弄,豆腐丝如花般绽放,洁白的豆腐丝细而不断,像是一根根金针菇。

      “厉害啊!”马宏斌凑近脑袋,看着水里根根分明的豆腐,赞叹道。

      作为一个为恕了吃而拜师大厨资深吃货,他对厨艺比自鋛己高的人,是相当尊敬的。

      㚀 听到赞叹,任铭没说话,高手就要有高手的样子,而高手一般鬇是不说话的。

      一股糊味传来,他抽了下鼻子坞,提醒道:“马先生,你的菜好像要糊了。”。

      马宏斌鬼叫一声,赶紧照顾自己的火࿛。 礯

      ……

      晚八点。

      两人的菜都做好了。

      “好了,接下来就交给她们来品鉴了孶。”任铭把豆腐汤倒入碗中,对马宏斌道。꼵

      “我认输鄺。”냽他突然蹦出一句。

      ѡ 任铭᩵:?

      这是唱的哪出,又在玩套路?

      马宏斌诚恳道:“你能做出文思豆腐,证明我们两个的愊厨艺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所以我认输。”

      ℳ롄 他澯是彻底服气了,输给能做出文思豆腐的大佬,这不丢人,一味的坚持往南墙上撞,撞破头了还不认输,这才丢人。

      ೑ 他伸出手,“今天能和你切磋厨艺,是我的荣幸。之前多有冒犯,还请你原谅。” 畁

      见他摆出如此低姿态,任铭也不好一直鵪端着,握着他的手道:“只要你不再打我女朋友的主意,那就没事。”

      松开手,马宏斌苦笑道:“不打了,不打了。我算看出퓊来了,她的一颗㟵心全系在你身上,我根本一点机会也没有。再坚持下去也是自找不快,一会我跟王姨说一声,明酰天我就回去了。”

      “啊?你这就要走了?”任铭反而想让他多留些日子。

      他一走,丈母娘估计也홉待不了几天,等他们都走了,那自己这个临时工冁不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吗?

      到时候㛴还不得嵨下岗啊。

      唉,应该收┐着点才对的。

      ᯄ锝 “是啊。”马宏斌笑道:“这两天我是请假过来的,再不陀走,工作说不定都没了。”

      “那好吧,祝你明天一路顺风。”

      “谢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