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6网址

      来到外面的石板街上,李小妹没有发现二遛子,心想这货不自量力,还敢打她的主意,有朝一日非给他尝尝苦头。

      “媳妇,暀别去太久。一会儿不쬷回来我带狗娃去找你。”

      张炳坤拉着狗娃追了出来,远远地看着李小妹㈅的背影喊道。

      李小妹回头:“知道醐了爸,你带狗娃回去吧。”

      ᓙ 㹨张炳坤这才放了心。抱起狗娃憻进了屋。

      李小妹这时好像看到一个人影在一家屋檐下闪了一下,但很快就不见了。

      莫非是二遛子躲在暗处盯她的梢?李小妹有些不淡定了。顾不了那么多,较快脚步朝李槐花走去。此时帊此刻她的心情十分奇怪,总觉得二遛子在暗处监视她盯着她。想起二遛子那张恶心的嘴脸,李小妹牛只觉汗毛竖立起来,越走越快。

      糑 李槐花和罗碧灵在厨房做饭。李槐花在٢切猪肉,罗碧灵在洗白菜。两美女边忙边聊。

      李小妹一口气跑到屋门前,伸手捶打着木门喊道:“李主任,开下门,我是李小妹,找你说点事。快开门。”

      籵 罗碧灵听见了,说道:“什么情况,李小妹这就过来了。我去开门。”闡

      李槐花:“谁知道呢。听她捶门的势头,好像很急的样子。不会真有急事找我吧。”

      罗碧灵:“那就更不能犹豫了,先뿴放她进来再说。”

      起身跑出去把门打开。李小妹瞅见罗碧灵,啥也没说,迎头撞了进来。

      罗碧灵见她猴急的样子,吓得赶紧躲开。匝

      李小妹直接奔进客厅,气踹嘘嘘地坐在沙发上,倒杯水喝光,喘匀了气道:“别提了,二遛子吓死我了。那家伙就藏在我家附近盯着我呢。暗中盯着我也就算᩸了,我就当他没那个胆。可是罗大美女你知道吗?二遛子竟然蟛跟我儿子狗娃说,他屻喜欢我。你说这小子是不是뮏有病。”

      一匤口气把该说不该说的都说了,然后镇定下来,双手拽着茶杯,一脸诡异地表情地盯着站在面前的罗碧灵。事后才感到后悔,不⫼该向罗碧灵透露这些。

      客厅就在厨房⬸的隔壁,李槐花听见了李뮧小妹说的话,放下活计跑了过来。

      罗碧灵一本正经地看着李小妹,说道:“小妹这话的意思我听懂了。你说二遛子那货喜欢你㌇?有道理,我也觉得ḧ。二遛子不但对你,对我和李主任也是那谺个态度,他好像喜欢麻柳街的所有美女,包括顾向北的妻子刘翠莲。总之,二遛子就是一个人渣。我们必须联手惩治他一下。不然他还以为我们这些好欺负。”

      李小妹看着罗碧灵没有说话,但她的眼神明显在看她的身后。

      罗碧灵诧异,回头去看,却是李槐花站在门口看着她们。

      李主任什么时候离开厨房的,一点声音也没有,吓死她了。

      李槐花说道:“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其实我也很讨厌二遛子,但问题是他也是人,他也有喜欢女人的权力。这样做不太好吧。毕竟二遛子就是一个孬种,他就是个有心没胆的废物。我们没必要与他计较。”

      李小妹不淡定了,走过去再镠次倒杯水喝了一口道:“按照李主任的逻辑,是不是二遛子了贼心贼胆就可以接纳他了。我不同意蟬,反正我想好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二遛子吃到苦头,让他明白,槐花胡同的美女不是他想上就能上的。” 

      李槐花见她误会了,撇下嘴唇想解释,但又找不到合适解释的词儿,只能干瞪眼。

      罗碧灵道:“这样吧。我来想办法。小妹你等我消息。我站在你这一边。李主任묒想让二遛子欺负随她去엫。我也不管了。”

      李槐花被罗碧灵这句话刺激到了,嚷道:“罗碧灵,你给我说清楚,谁想让二遛子欺负了。对待那货我才没有意思呢。就算天底下的男人死绝了,我也不可能跟二遛子发生什么。”

      “那你还不同意我们的决定?”

      李小妹盯ả着李槐花冷笑起来。笑的十分奸诈。她绝不是个弱女子。

      李槐花琢磨半响,觉得罗碧灵烄说的很对,二遛子就是个人渣,不让他吃点厉害,迟早会对魾槐花胡同的女人们下手的,到时候惹出什么祸端来,她这个街道办主任就别想干了。

      ៽罗碧灵:“李主任,想好了没有。”

      李槐花咬牙道:“行,就按照你们说솯的意思办。但我有个提议,不得伤害二遛子,给他一个警告足够了。伤人的事绝不能做。”

      李小妹把杯子里茶一口气喝完,坐在沙发上跷腿点燃一支烟夹抽了一口,说道:“这么说来,李主任蚷对二遛子格外开恩呢。莫非丁长发不回家,李主任寂寞了。”

      李槐花也没在意,笑道:“随你怎么说都行,反正我⎺李槐花坐得正行的端,没有做过༸亏心事,一身清白着呢。至于二硢遛子嘛,他在我李槐花的鿹眼里就是一个躄笑话。”

      罗碧灵沉默下来,她在拼命想招。不狠狠惩治一下二遛子,将来麻柳街会不太平的。

      “想想想,都给我仔细想,看谁能想出个好办法来。我去炒菜,待会一起商量一下计策。”

      李槐花说到这里,扭身去了厨房。

      不料就在此时ﬔ,外面响起了急骤的敲䤑门声。

      赓“谁呀。”

      李槐花跑出去开门。

      .....

      顾向北拉着刘翠莲从外面走了进来。 䛹

      李槐花惊讶地看着他们,说道:“两位这么晚过来找我有事吗?”

      顾向北笑笑没有搭讪。他看李槐花的眼神有些奇怪。李槐花搞不明白顾向北心里在想什么。

      瀧刘翠莲道:“我们吃了饭出来散步,ा刚走到你家门口,竟然发现二遛子鬼鬼祟祟地躲在一家屋檐下朝这边张望。发现我们来了,二遛子立马把自己藏起来폶了。李主任,我અ就不明白了,二遛子那怂货为什么要监视你呢。”

      “啊,还有这种事,吃豹子胆了他。”

      李槐花气得几乎失态,脸上的表情糟糕透了。

      罗碧灵走出来ㇴ:“二遛子肯定是跟踪李小妹过来的。”

      ꆕ顾向北:“脓什么,李姐也在这里。”

      刘翠莲拉丈夫一把:“闭嘴,我们女人的事你别瞎掺和,出驪去看着点。快去。”

      “呵呵,好的。夫人遵命。”

      顾向北嘿嘿坏笑着,背手走了出去。

      腧李槐花盯一眼出门而去的顾向北,啥也没说,拉刘翠莲进了屋。

      四美女就在客厅里密谋犘计划起来。

      顾ힶ向北走出门口,回头看看几个女人去了客厅,没有在意,转身把门关上,背手朝刚才二遛子隐藏的那家门前走벅了过去。他在ョ想二遛子的胆子越来越大了,想打李槐花李小妹罗碧灵的主意也就罢了,还敢打他老婆刘翠莲的主意。行,二遛子你等⪝着瞧,老子早就想收拾你了。这次正好借此机会让你开开眼。不整服你我就不是顾向北。

      边走边在心里筹划着整治二遛子的方案。顾向北扛不住心底涌起了兴奋之情。

      就算这几个美女都死男人了,也轮不到他二遛子,他顾向北还在呢。

      不经意中,顾向北荏有了一种私心,脑子里产生了诡异的杂念。

      ឪ这是一种不好的预兆。但顾向北明知道不该这么去想,可心底那份冲动还是无法抑制。

      周围的夜色越来越浓。石板街上看不到几个人了。除了几个老人吃罢晚饭出来闲逛之外,再无其他的人影。两边的路ꓞ灯光照在青石板凹槽处的积水中,闪耀起刺目的光亮。

      汴顾向北下意思괟用手遮挡住眼睛,便在此时,二遛子从一家屋檐底下跑出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顾向北吓一跳,说道:“二遛子,你想干什么?”

      他居然发现自己有꺹些心虚,说出去的话也没有一点底气。

      二遛子双手环抱于胸,融一໻脸階冷漠⑸地看着顾向北k:“顾向北,上次你打了我,这个仇ﮟ我说好的会找你报,现在机会来膸了,别怪你遛子叔叔手下无情了。接҇招吧。”

      뺑 说完挥拳朝顾向北砸了过去。

      顾向北身高远在二遛子之上,身材也比遛子魁梧,居然没有避让,直接挺胸迎了上去。

      啪!二遛子的拳头狠狠砸在顾向北的胸膛樞上。顾向北居然一点事也没有。只是身体微微晃了一下。膭活见鬼了,槐花胡同的瘸腿先生ອ居然练过?

      二遛子发现不是顾向北的对ꔉ手,愣了一下,收回拳头,转身就跑。

      顾向北瀥以前的确练过,对付像二遛子这种货色还是绰绰有余,就在二遛子转身欲逃之际,伸手抓住二遛子的后领,把他生拉了回来。然后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把他ై放到在地。

      “来人啊,快来人,顾向北打人了。”

      二遛子吓得尖声叫嚷起来ዛ。

      顾向北道:“二遛子,你再瞎嚷嚷别怪我不客气。”

      퇚 ᘹ “那你动手打死我啊。我还不信了,你一个瘸腿先生还敢杀人。”

      二遛子油腔滑舌,脑子特别灵光,想一出是一出,在这方面,顾向北根本没办法和他比。 梫

      顾向北气得脸色变成了猪肝色,挥拳就要狠揍二遛子。偏在此时,就近的几户人家纷纷亮灯簰,打开门跑了出来。二遛子的声音在麻柳街无人不晓。

      刘翠莲听见喊声,着急忙慌地从李槐花家跑了出来。

      李槐花和李小䕜妹以及罗碧灵三个美女,也纷纷跑过来了。

      顾向北发现⏸不妙,赶䃜紧放开拳头,急中生智把二遛子从地上拉起来道:“遛酙子叔叔,你看你怎么走夜路这么不小心,摔倒哪里了?”

      二遛子气得ᶚ歪嘴嚷叫:“顾向北,你强ⳉ词夺理,分明就是你把我打倒在地的。”

      纫顾向北瞅瞅ᾒ走过来的人群,说道:“我打你了吗빍?没有啊。分明就是你自己不小心跌倒的,我好心扶ᦂ你起来,你还恩将仇报。冤枉人也不带你这样的。再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打了你。拿出来让街坊邻居看看。”

      这段路虽有路灯,但没有安装监控。哪来ᑸ的证据。

      ྫྷ二遛子Ҋ无话可说了,看一眼跑过来的刘뇳翠莲,以及跟在她身后的李槐花等人,冲顾向北说了一句真行等着老子。灰溜溜地逃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