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太快了段仕琛

      婢邙山的魔头们不过是清廷的马雅前卒,清廷⺜真正依靠的萨满、灵教、藏密、禅宗等门派高手并未킍出手,或许ᛂ等待㯁致命一击。

      所以,我的事情还要积极准备。

      今天끠晚上我还不能休息,运用《清微元降大法》给老翹君上表,以请他뉝老人家授法遮蔽天馃机,掩藏踪迹,甚至,还要准备给很多星书君奉表知会,告诉他们げ要在什么时刻,什么信号,然后,大伙儿隐蔽投放星力别被,除了发信࣯号人之外的人察觉。

      㝧当然,星力外泄,这事瞒不住的,是个修슺行者都能觉察到,但是星君将星力投엾入何方唫,却并不是一般人能算到的,尤其是星君将星力隐蔽的情况下。 啧

      做完请香奉表的法事,已经三更半夜了,一脸哈欠的我连洗漱都没有,直接倒头就睡,毕竟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正长身体呢。

      大概,四更天,一脸睡眼惺忪的我被老头子从床上拽起来,ꯋ因为老头子要㺿做法鄩遣星,向周天星君借力,封印鬼域了。

      而Ӷ我则是维持一个遮蔽阵法。

      这次法坛简单,只有一张鉉桌子,但ꎐ地幔得铺,莲灯得摆,起码主要星君都得有个位置。

      老头子一脸郑重的抄起法剑就开始飞符念咒,老君步下,走遍地幔所有莲灯,灯火都是一道道星力点燃,也代表星裸君就位。 闵

      接着老头子掏出一个古朴的八卦盘,中间放置龙气金钱,金钱早在下午的手就被我用秘法洗过,早就没有了岁月的锈痕,亮闪闪的在盘子中呆着。

      法剑一引,所飤有莲灯上的火焰都聚集到八卦盘上,悬空的燃烧在上方,然后,老头子将八卦盘向外抛出,运用搬运术,八卦盘消失在客房之内。

      只消片刻,一只龙气金钱单独飞了回来,至于螺丝结顶到底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毕竟那里荒无人烟,就算嶠是有人也是穄夜深人静,总之,鬼跓域已然附在龙气金钱之上。

      此时,老头子才向空中放了一只纸鹤,乃是通知茅山派开鬼门的地点。

      ⍪然后,我撤去遮蔽阵法,将阵法图与莲灯一齐带拴上,将屋Ὓ里简单收拾了둙一下,便影匆糽匆从窗户出门,到真武庙旁的一户农家而去。

      榛当然,出门前还用了桃木替身术,最起码,客栈的人是觉察不出异样的,就算是修行人只要不去搜查房间,也不会发现异样,毕竟,桃木人是쪜叫伟不醒的。

      来到农家,汇合上三位高僧,就赶紧出发,赶到了顾家坟。

      这是扬州一块历史悠久的阴地,也是大家族的祖坟所在地,所以,这里最适合开鬼门了。

      在松柏密植的一块坟地旁边,茅山派的人已经做好了准备,只等我们좍到来就놈开始布阵。

      当셀然,大家都有充裕的时켼间,因为封印螺丝结顶的事情并没有遮蔽,所以很多清廷高手估计现在正在螺丝结顶找线索。

      当醀然,也有可能已经有善算天机的人,追查到了我们所在客栈的区域,不过也只能有个大概␶了,那五六条街,十几道巷的繁华市井中,小客栈훞多如牛毛,什么人都有,逐一排查,怎么也㝞得天亮了再说,加上龙门派씇与净明派的两班人ꀜ马阻挠,估计进展不会很快,就算是所有高手尽出,也不可能很快就能发现他们的身份。

      至于,顾家坟的鬼门,就要靠我的天机遮蔽阵,与莲灯迷踪阵来遮掩抵御了。毕竟一旦发现鬼门这事儿,扬州所有的清廷高手估计会在一瞬间云集于此,只怕三位高僧性命不保。

      老头子是能独自穿梭阴阳的,但再从冥界肉身穿梭回来可就不知道会身处何处罢了。

      老ፎ头子闲庭信鮁步,我则紧追不舍的踏空而行,人还未至,阵法已开。

      没办法,抓㢩紧时间才安全。

      阵已经在四周布下,莲灯也툖已就位,茅山派的四水被一行人也不曾拖拉,一张硕大的先天八卦布幔被扯开,众弟子各守一角,四水道长,轻身一点,站在撑起的布幔上,ଭ位置恰巧是八卦图的中点,然后,人向上冲퍜,脚下布幔也随之升起᰿,带썻到一定高度,布幔下方金光一点,逐渐散向四周。

      冥界鬼懴门已经打开,只见阴风阵阵从中吹出,似有哀嚎传来。

      老头子扫向三位高僧,都面씔色一凝,听这动静,门开的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不过时间不能耽误,三位高僧高唱梵音,手中金佛乍现,光芒万道,杀向鬼门。묈

      궣 原本的阴风、哀狭嚎瞬间寂静下来。

      四人已经踏入冥界,而ΰ那龙气金钱正被老头子祭在身前,也是豪光不断,紧懄随着金佛Ⳝ前行,看样子鼅是很顺利。

      随着ⶆ,四人远去,周围一下子῕寂静下⥄来,此时也正是天最黑的时候,毕竟距离五更最多还有一刻钟,而땠老头子他们最好就是要在五更캁前回来,不过冥界广袤,就ꦵ算汷是有神行之法,也怕这鬼门开的远蕌。

      此时,城中斗法也正是フ激烈,各种法术造成的波动与声光,城外也是远远的能够看到、听到、感知到,而且好巧不巧,一道遁光从城中飞出直斧奔这个方向而来。

      虽㛚然我对遮蔽大阵很有信心,其大阵遮蔽꼁天机,隐藏狼行踪乃是一绝,据说是当初女娲圣人的山河社稷图中的一部分,后来被老君ꋠ传了下来,一直被历代师祖用来遮掩天ு机干些隐秘的事情,比如暗中拆一拆朝廷的旇台,隐藏一下斗法行迹之类。也许是见不得光的事情㲦做多了,被天道嫌弃,故而今天遇上个렴意外。

      毕竟再怎么遮蔽天机,隐藏踪迹,也难免瞎猫碰上즠死耗子,人家正好落在你的头䢚上怎么办?所以老头子为稳妥起见,又加了慠一个莲灯迷魂阵,主要是困人。

      因为頥人死很容易被对方知道,所以再藏得隐秘也会第ヘ一时间暴露,而困人就不同了,只要截住往外递的消息,怎么也能拖延一段时间,ꣂ毕竟不可能真的有人每一刹那都在联系,一般人隔段时间联系一次很正常,有些甚至联系次数或时煳间长点都可能不会引起对方注意。

      所以,汣这个人如果真的来此落鐨地,也就是莲灯迷魂阵启动的时候,只消一刻钟,估计所有人都会顺利返回阳间了,等那时候你就算察觉,一帮人做鸟兽散,清廷也只能徒呼奈何。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