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下载的文件夹

      许坚再次把眼镜摘了下来,在几个人面前走向了沙发,缓缓的坐下,整个身子好似陷了进去,眼镜拿在一只手里晃着,另一只手拿起沙发上不知是谁的衣服,捏着衣角慢慢的擦着眼镜的镜片。

      他的脸部线条尤为明显,严肃起来更像是一座廥雕塑的脸,两位警察饶有趣味的看着홙他。

      他一边擦着一边说:“我就不去,怎么,还能强迫我?抓我走?識在我这儿就没有这样的道理。”

      除了两位警察,那三人感觉头䚒有点大,年轻的那位警察往腰后摸了摸,摸到了手铐,不经意地微微헪点了点头。

      “黄大明,你认识嘛?”年纪大点的警察问。

      许坚手里的动作顿了顿,“认识,怎么了!”

      “三月二十二日晚上八点左右,你在干什么?”

      “我ۏ在……就跟他在一起。”许坚心安理得地说。

      “那天晚上他的同居室友死了,然后他就消失了。”

      许坚把眼镜戴上,眉间皱了一下,双目显出了凶意,走到年纪大点的那位警察面前,年轻的警察警惕地看着他。

      “在我这里,我认为死个人倒没什么䩳大问题,那人要是被人杀死的话,在我这里,也没什么大问题。”他的两只眼睛很明亮,盯着面前的这位警察,“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是这样说的吧,我认为很有道理。”

      他面前的警駋察脸色有些难看,似乎完全弄不ㅽ懂他在说什么,把脸朝向了刘小渡。

      ⻦刘小渡明白了过来,“说点人话,我们都去,你去不去。”

      “去也行,什么时候回来?”

      “五点之前。”年轻的警筓察接着说。

      “好!”许坚把眼镜又拿了下来,在手里晃着。

      刘小渡翻了个白眼,心下想,净说废话。

      “那我跟你们一起去。”许志伯说。

      “你ॸ去干什么?又不是去什么好地方!”许志伯的爸许治说。

      “你会끦不会说꤄话。”那位年轻的警察听到许治这样说,又加上刚才许坚那些不ꛄ太正常的表现,㫙似善乎有些兜絿不住了,好像被耍了一样,作势要往许治面前去,那位年纪大些的警察拦着他。

      刘小渡立马说:“对不住,对不住,我这位兄弟也不太会说话。”

      “好了!”年纪大些的警察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你们俩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懂吗?希望你们配合。”

      刘小渡眼神僵了一下,立马恢复过来说:“明白,明白。”

      칈 许治脸上似乎是ㆭ不甘闅心一般,但也没说什么,眼神飘飘忽忽的,似乎想起来췁了什么。

      “为什么,他们怎么不是五点之前回䶨来。”许坚把眼镜戴上,“这不对,朝九晚五,那时候大家都下班了。”

      刘小渡只说了两个字:“闭嘴!”

      “好,好,反正我五点下班。”许坚把眼镜一把拿下来,放进了口袋里。

      “两位,我能跟我儿子交代点事吗?很快。”刘小渡说。 䵑 薣

      年纪大些的警察点了点头,往后站了站。

      鎒 쒳 “小伯,待会你给你ﱫ张阿姨打个电话,告诉她,明天我可能相不了亲了。”刘小渡想了想又说,“你给她打,不然她ീ又怨我,可别告诉她,我被警察带了去。”

      퍕 许志伯此时无语,刘小渡接着说:“让她给我留着稀,我回来还接着相。”

      许志伯说:“干爸,你还想着这个。”

      “还有你妹,明天下午她回来,你去接她一下。”

      “我记着呢。”许志伯说。

      刘小渡往后⡍撤了一步,两位警察接着转身줩,以为终于可以走了,这时候许志伯赶紧说:“爸,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嘛。”

      许坚与许治都看向了他,但许坚闭紧了嘴,好像是ꣲ觉得什么时候都能说话,就这个时候不能说,他的目光有些暗淡。

      䣭  “➲明天接了你妹妹,一起去看看你爷爷吧。”许治说。

      “你放心。”

      “还有……”许治狖停顿了一下¤,低头想了想,走到许志伯面前说:“其实我还有个儿子。”

      除了许志伯的亲爸许坚,其他几个人的眼睛几乎同时瞪大了起来メ。

      刘小渡的嘴巴微微张了一张,“你,你,还有个儿子?私生子?”

      许治无奈道:“这个是我跟我老婆生的。”

      竑 ﭵ许志伯如他的亲爸那样紧紧的闭着嘴,可心底里却在“啊!啊!啊”的尖声大叫。

      他强装镇定,皮笑肉不笑的说:“那要ﺏ不……我也接上他,去看爷爷?”

      “这倒不用。”许治平静的说,“他离的远。”

      许志伯真真切切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许治还要说些什么,许志伯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你能不퓶能簕,去找找他,后天,你不上学,把他接回来。”

      “曡爸,这不合适吧!”许志伯难为的说。

      “合适,我是你’爸,他是你弟,你就是他哥。”许治眼神诚恳的说忂。

      “呵呵呵呵……”后面的许坚冷笑起来,几个人都看向了他,他露出了个苦涩的笑容,无辜的眨了眨眼。

      许志伯没想到自己还会多个弟弟,他不想봀多个弟弟的,䚗有时候甚至也不想多两个爸,但他还是语重心长的问:“他在哪儿,我去接他。”먶 躉

      “地址是……”许治好好蒢想了想,最后也没想起来,“地㹯址在我屋里,左边的抽屉,一个铁盒子里。”

      “好,我知道了。”

      “小伯,爸爸拜托你这件事,你一定要把你弟弟给找回来。”

      “你放心,找不庭到我就不回来。”

      许坚听몲到돩许治这样说,立马憋不住了说:“什么找不到就不回来,小伯,你有点数,谁是你亲爸,饎你不回来我去哪儿,傻乎乎的就顺着话头说……”

      许志伯没理他,刘小渡走到许坚旁边,扯住了许坚飼一条胳膊,另一条由那位年轻的警察抓着,一起向门那里拽去。

      “小伯,记得吃饭!”刘小渡走出家门时说。

      警车在他眼底ꔮ下一驶錃而过,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记起了许治走之前说的,走到许治屋子里,他直接拉开了左边的抽屉,里面确实有个铁盒子。

      他慢慢地拿出来,把上面的盖子一下掰开,一张白纸在他뫤眼前,上面䀩写了一串字,许志伯念出来,“大明山,光隐寺。”

      就这几个字,他把纸翻了一面,还是就这几个字。

      “大明山上的光隐寺。”许志伯呆呆的说。

      他以为地址会是那种精确到几楼几号的那种,可是这单单的⊍六个字ᓰ,让他去哪找。

      “爸,你是在折磨我吗?”他用两只手紧紧的抱着头,不断的重复着:“大明山,䕣大明山,光隐寺,光隐寺,打听打听?找个定位?”

      他给自己想着办法,想到大明山是哪里的大明山,世上的山多了去了,重名的也多了去了,光隐寺,大明山大不大ກ,大明山,那应쁹该很大吧。

      他蹲在地上,铁盒子在他的腿上,这铁盒涷子里除了竍一张纸,还有一个有小拇指那么大的,圆柱形的容器,他把手里黧的뷣纸放在一边,用大拇指与食指捏着这个容器。

      他把容器上的盖子轻轻的用大拇指撬开,里面似是无物,心里奇怪怎么把这个誉东西放在这里,它看起来是塑料的,也不贵重,而且里面也没什么东西。

      他“啪”一声把塿盖子刚上,用手上下震荡了震荡,确定了里面的确没什么东궳西,将它一下给톬扔了地上。

      那东西一到了地上,突然激烈地上上下下不断蹦了起来,许志伯一下站了起来,那东西忽然朝他射来,他立马籥弯下腰,那东西如一颗子弹般深深的嵌进了墙里。

      许志伯慢慢的走过去,那东西射进墙里大约有五厘米,他把小拇指伸到那五厘米深的洞里,刚好能碰到小小容器的盖子。

      许志伯心里兴奋起来,地上的那张白纸被他踩了脚醑印,“想不到还有这种好东西。佇”

      许志䕽伯也不知道这是个好东西还是坏东西,但看它威力这么大,一定是个駓厉害的玩意,潦而且他从小就有收集一切稀奇古怪东西的癖好,这څ样一个东西出现在他面前,那可比他以前㹱收集过的东西都要好上个十倍百倍了。

       쌕Ɲ他没多想,去一旁的屋里拿了个电钻,二话没说,就打开开关,电钻在他手里震毉动着,他小心翼翼的从洞的旁边钻了进去,他不敢钻的太深,只一下,便把电钻拔൲了出来暴。

      Ԧ 他又去厨房拿了根筷子,无比珍惜的把那东西一点一点的浇给挑了出来。

      豅那东西在他手里十分安静赎,而且这容㷏器里似乎凝结出了什么东西,뎋他拿在眼前看,像一滴水珠,水珠悬浮在容器的中央,没有挨着任何东西。

      正当他想打开容器的盖子看看时,一阵敲门声又响起来了。

      他纳闷着把手上的容器装到了自己的裤子口袋里,出了屋去开门,僶他没有逸从猫眼里看是谁来了。

      平常这个时候是有几个人来的,干爸的朋友,还有他爸的朋友。

      Ꮮ 他一下就打开了门,还没等他看看是谁,就被一掌悊推了出去,踉跄了好几步。

      沙发在他后面支撑住了他,他心头火气,渒想要骂骂那人,如果好欺负的话,也可以打一拳。

      “你他娘的是……”᫛他的话还没说完,抬起头就看到一个人穿了一身的黑色斗篷,斗篷大大的帽子把他的䴜脸给遮了起来,而且面前的这个人还低着头,许志伯更加不知道这人是谁了,只觉得这个人周身神秘阴暗,使人害怕。

      “你,你,你是谁。”许志伯结结巴巴的说。

      那人慢慢的把头抬了起来,没想到帽子之下,那人的脸上还带着个泛着金光的面具。

      “你想知道面具之下我的样子吗?”那人的声音很温柔,但这句话被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又㸾使人瘆得慌。

      “谁要看你的样子,我问你是谁?”

      “有区别吗?”那人又说。

      “当然有区别。”许志伯紧紧的靠着身后的沙发,“两句话都不一样好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