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公交少妇裸体露B正面图

      这时就见穿着破落的三个小男娃,扔下柴草直奔马车跑了过去,大声喊道:“不要卖了我妹妹!”

      车上的两个小女娃见哥哥跑过来,都在车上张着手大哭大叫起来,“哥哥快救救我们!”

      廖老太见事不妙,忙跑向马车,恨恨的喊道:“你个天杀的!咋跑回来了?我不是告诉你们天不黑别回来吗?”

      兰三月这时才明白,这个恶婆!今天是算计好了要将自己和三个小女娃卖掉,才支开三个小子去山上打柴。

      这时老二廖小西怒视着奶奶,“你走开!别把小北小猫卖了!”

      廖老太气的伸手直接给了小西一个大嘴巴,咬着后槽牙狠狠的说道:“你们这些狼崽子,我廖家白白养了你们这些年了!竟敢和奶奶这样!真是反了你了!今天我都给你们卖掉算了!”

      看着小西在地上挣扎,三月忙跑上前伸手扶起小西,将他拽到身后,直接又跑到车前帮着小东将两个女娃抱下车。

      兰三月看着自己身边站着的五个孩子,知道还有个小五,忙问老大小东:“小五在哪里?”

      小东却怒视着自己没说话,又往院子里跑去,边跑边叮嘱,“小西看着妹妹,我去找小五!”

      身后的廖小西刚要跟过去,听见大哥这样说,忙往三月的身后跑来。

      三月知道,这个小东是被女主孽待,已经开始憎恨自己了。

      廖小东这时正好和出来的一个穿着黑色披风的男人撞了个满怀。

      “你个小鳖崽子跑什么?”

      那男人骂完,往地上啐了一口,又伸手掸了掸衣服,转头看向身后婀娜的往出走的女人。

      小东也不答话,闪身躲过那女人,直接往后院柴房跑去。

      “哎呦!这咋还多出一个人来?”

      两个人出了大门,见站在三个女娃身边的兰三月,惊异的喊道。

      兰三月知道,这两个就是来买孩子的主了,忙护着身边的三个女娃,凛冽的眸子对上两人的目光。

      这时,不远处跑来一个人,边跑边嚎叫:“小贱人,我让你跑!”

      三月见是刚刚被自己踹趴下的郑铁牛追了过来,一股怒气油然而生,忙伸手抓起旁边的一个木棍准备和那猥琐男拼命。

      廖老太见状,忙迎上前扯着嗓子喊道:“我说铁牛啊,你没事吧?婶子可是把人交给你了,你怎么搞的?咋跑回来了?”

      郑铁牛伸手将廖婆子推到一边,瞪着眼睛骂道:“你这老不死的!竟敢骗我的银子,你可是说了你这寡妇媳妇很听话的,这特么给我踢的,肚子现在还疼呢!赶紧的,你看这事怎么解决吧?”

      “看看你这孩子,别急眼啊,我这不是帮着给你解决呢吗!”

      廖老太急忙看向三月,恶狠狠的喊道:“赶紧跟着铁牛回家去!人家铁牛哪一点配不上你?别在这里瞎掺和!”

      兰三月怒视恶婆,“你喜欢他你怎么不把你女人嫁给他?我三月就和孩子们生活在一起了,别想将我们分开!”

      这时,门口又跑出来两个人,三月搜寻书中剧情,知道那男人是便宜公爹廖栋梁,那穿着花棉袄的一定是小姑子廖云凤了。

      这个公爹也不咋地,好赌成性,经常性的不在家,今天怎么回来了?

      “怎么回事?在大门口喊叫成何体统啊?”

      三月挑眉看着这装模做样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公爹,想着剧情发展。

      既然自己改写了剧情走向,那就不能走原主女配的道路。

      孩子们不能卖,自己也要好好活下去,要不然真的对不起炮灰给了自己重生的机会了。

      想到这里,三月忙喊道:“公爹,你也看见了,我被你们卖了不说,还要卖孩子们,你们真狠毒,对得起那死去的汉生吗?汉生也是你的亲骨肉啊!”

      廖栋梁冷着脸,撅着花白的胡须喝道:“你个不知好赖的妇人?你婆婆这是为了你好,你还这样说?”

      “就是,我看你是脑子有病了吧?”

      这时,一直看着三月运气的小姑子尖声对三月喊道。

      兰三月看着这一家极品,突然很同情原主,心里默念:“你放心吧,我今天一定替你教训教训这帮恶毒的家伙!”

      想到这里,三月光脚直接窜到廖云凤身边,伸手啪啪啪给了她几巴掌。

      “今天我把你以前打我的嘴巴都如数奉还给你!你脑子才有问题!”

      打完,兰三月甩手又退到孩子们的前面,对旁边的那两个陌生男女喊道:“都特么给我滚开!今天我看谁敢动我的孩子们,我跟他拼命!”

      这时大门口的所有人都一脸惊讶的看向三月。

      尤其是廖家人,这老大媳妇平时窝囊的要命,今天怎么变化这么大?

      廖云凤反应过来,捂着脸呜呜大哭着跑向廖老太,“娘啊,你看看这疯婆子打人啦!呜呜呜~”

      廖老太心疼的拽过来廖云凤,抬手替女儿擦擦眼泪,“别哭,你等着!”

      说着伸手又操起木棍就往三月头上砸来。

      兰三月慌忙躲开,借势一把抓住木棍拽了过来,转手直接往廖云凤身上招呼过去。

      “你哭什么?以前你不是经常这样打我的吗?今天我也让你尝尝这被打的滋味!”

      “啊!你个疯婆子真打啊!”

      廖云凤慌忙抱头鼠窜的往廖栋梁身后躲去。

      “你住手!”

      廖栋梁护着女儿大声呵斥着。

      那两个买孩子的城里人站在一边看事情不妙,忙对廖老太喊道:“你赶紧的吧!这叫什么事啊?赶紧给了我们的车脚钱我们好走人!这事闹的,你事先也没跟我说你家媳妇不让卖女娃们啊!”

      “别介!”

      廖老太见状忙陪着笑上前说道:“再等等,我会给娃儿抓上车的。”

      说着转身对着廖栋梁喊道:“你还愣着干嘛?赶紧的干活!”

      正在这时,就听见一声吆喝,“都消停点!这又是闹的哪出?”

      顺着声音,三月转头看见老大小东跑在前面,身后跟着一位五十几岁的老人家,正气哄哄的往大门口走了过来。

      三月不解,老大刚才不是进屋看小五去了吗?是奔后门去找人去了?

      “理正啊,你可来了,赶紧帮我说说这个傻媳妇,跟铁牛回家吧!”

      三月这才想起,这个老者是廖家村的理正廖成业。

      “廖叔啊,你快给我们母子做主啊!”

      兰三月忙委屈的将几个娃儿搂在怀里,蹲下来抖动肩头哽咽着哭了起来。

      廖成业忙上前安慰:“老大媳妇别伤心,快说说是怎么回事!”

      然后又低头看看,忙说道:“这怎么不穿鞋,哎呦!这不冻坏了吗?”

      说完转头对小东说道:“快给你娘找鞋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