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派对

      “哦卖轧得艺术、简直是艺术品。”

      “这我뚉知道,我想问的是;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汉斯拽过箱包,仔细和旁边的对比一ₚ下。当初他买洶的都是统鲙一款的箱包,这下蠹仔细对比,差距就出来了。

      其余六个箱包都是Loene,装满银饰的是Loewe,虽然外形相同ⴙ,但色泽和面料有细微差别。

      桊 “峔我猜是机场工人发错了包,这种情况又不是没发生过。”

      马远航说道。

      “门口检试查人员,不是核对过贴条和行李牌ࡈ了么?”

      汉斯翻找半天,找到机场的托运贴条,上面确实写的自己名字。看来是机场人员在整理行李时,把两只一样的包裹贴错了条。

      “펠我把它送到机场吧,反正机场那边都有记录和录像。”

      马远航合上包裹,笑毋道:

      “苦主真够二的糀,都一夜了쉜还菘没有发现行李被人掉包了寢。否则他去机场反映一下,机场虖工作人员就已经把电话打给你了。”

      “二是什么意思?”

      “是俗语ᙎ,表示傻瓜和脑袋迟钝的意思。”

      “呵呵,那他真够二的”。

      汉斯现学现卖쑩。

      游艇发动机很快被船厂的工人们搞定龏,汉斯又拉着狄小虎赶到渣打银行,办理䚙了膣一张两百万美金的国际汇单。这是汉斯买断外形造型的代价。

      值得一提的是:汉斯掏出的是鴊运通银行百夫长黑卡,把接待员眼睛都看直了,一个劲要请汉斯吃饭。

      一些准备就绪,可以出发了。ퟱ 

      走之前,汉Ả斯盛情鍸邀请马远航和他一起驾驶游艇去米国去游玩,马远航也觉得香江没啥搞头,就答应了。ጒ

      不过离⡘开之前,在香江成立了一个公司,把船厂的那鿈个司峰挖来当经理,收购了一个服装厂和ὠ一个电子厂。

      同时,汉斯把联系方式交给司峰,嘱咐他尽快把行李訒箱还给机场。

      走之쩆前,马远航和老姜视频뱉联系了잤,老構姜要求马远航到米国后,帮着寻藷找他的大伯괻。

      他的大伯姜有才是家里的㌅老大,老姜的老爸姜有为姀是家里的老幺。老朜姜的大伯是二零年在魔都出生的,Ֆ三七年淞沪抗战的时牜候参加了抗日军队,听说当过远征军,去过缅甸,抗战胜利后退役,跟着认识的米国顾问去了米国。

      马远航和汉斯说ⴌ了,汉斯打了一个电话安排了一下,然后说估计他们到米国的时候,应该有消息了。

      其实汉斯也不愿意,一个人驾驶游艇横穿世界,太孤独了,连讲话的人都没有。这一会有马远航一帮人陪着,路쪶上肯定很热闹。

      月光明亮,却亮不过底下五色斑斓的城市夜景。

      酒店顶ᖚ层的全景商务套房内,一丑位美*女,玉指轻叩✠栏杆,目光散淡地向四处游弋延伸。

      “王助理,电话还没打通么?”

      察觉有人走近,邓君君头也不回匣就猜到了来人。

      䵘 “没有,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该死,他一定是故意的,害得我一懞下午手都按酸了。”

      趐助理王乐满肚子怨火,从怀里手机:

      “大姐头,要不咱们还是报警处理吧,机场那边的接待员也建议我们报警。现在也只有警方出入境管理处那边,才有取走包裹的外帼国人详细信息。”

      “他们机场到好,工作上的失误也能䤥推个干净。”

      邓君君转过头:

      “现在只能盼룎望行李箱还在那个接机的人手里,如果被那个外国人带出香江,䷛天知道外国警方会不会搭理我们?”

       “那……?”

      助理王雔乐看㨬了看桌上的电话。

      邓君君点点头。

       然后房间里忽然响起了电话铃声,嗡嗡震动。

      来电显示的号码,差点儿让王乐激动的血管爆裂。太熟悉了,拨了髥一下午的王乐,甚至能把这个号码流利的倒背下来。

      “䮗终于逮到你了~”。沶

      助理王乐狠狠清了清嗓子,果餕断按下免提。 샥

      “喂~你好,请问你昨天,是不是陪一名美国人,在机场取走了一个红色行鑥李箱,里面装满了银饰?”

      硅“是的”。

      ᱛ 扬声器里传来一阵年轻响亮的回答:

      “我也挺纳闷,肯定是机场搞错了。我们老板去接的站,今天老板已经陪着那位外国人已经走了䡃,箱子䓬在我手里。我봐下午有緭别的事不在办公柳室,回来以后一看,好家伙,几十条未接电话。”

      “那…真是太好了찞,麻{烦你把揑箱子送到酒店来,我在酒店大厅里蔛等你地址是禂。。。。”

      “咳咳~,我穻现在有事脱不开身飬,要不你过来取吧,我在某某商务区的镜湖大厦底下等你。”

      “喂,小兄弟,你这可就有点不仗义了,你知道我们是谁么?

      你知道我们被你害的有多惨?”

      氾 助理王乐语气有些웵加重,压抑怒火道:

      “下午我打你半天电话,整个时间全솺被你耽误不说,ŕ还连累我被老板狠狠训斥了顿。”

      “抱歉,只是因为遇到事情耽误,才没来得及充电。”

      “行了,别解释了,被你搞的一肚子火。鋥赶紧送来酒店。”⇙

      铟“你好像弄错了个概念,错在机场,我们老板也是受害者。所以请你收起你的臭脾气,赶紧来商务区的镜湖大厦,我只等你半小时。”

      “你…你…你什么态度,你知⩹道我们是╺……”

      “嘟嘟…嘟嘟……”

      万斯简单极了,直接挂掉电话。

      王乐语气活见鬼一般,指着电话你癉…你…半天,气的蹦不出一个词。

      邓君君绷着月牙般的洁白脸蛋,半怒地瞪着王乐。

      “我知道了大姐头,我这就去拿,我保证拿出非常好的态度。”

      깯 助理王乐咬咬牙,丢下句保证后,就往楼下停车场飞奔。

      酒店距离商务区也就而十来分钟车程,加上晚上车流量较小。王乐按照路线,只花了十几分钟车程,就赶到目的地。

      不过他确实气炸了,平日里那些歌迷,还有工作哪个不对他毕恭ꐀ毕敬?

      现在被臭ᜯ骂半天不说,末了还要在受一个陌生人面前忍켌气吞声。

      “算我倒霉,就忍你这一回。”

      툕 下了车,助理王乐恨恨地用目光搜寻目标。

      一名倚靠在辆黑色轿车旁,地上还搁着件红色快旅行箱包的年轻人,迅速进入他视线。王乐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尽量变的和善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