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丁香

      这地方...可以。

      擥何安满意的打量了眼前属于镇狱司中心大殿后的演武场,近乎一大片全是。

      诺大的演武场中,空无一人。

      何安默默的手指微微一屈,目光有些激动,又有些凛然。 샓 沮 虽然系统很没有牌面,‘随便’写一点东西,就差一点当机,但这毕竟是系统搞出来的,再加上是他瞎吹牛的概述,对于걕此剑招獝的威力,他还是十分的好奇。

      系统很没有牌面,可他也不⿭会置疑系统的强力,只能说,系统明显不了解他的‘格局’。

      扗 何鵑安手指㛨并拢,肘部微屈。

      㑒 调节了一番밆,对于那融入了骨子里的领悟,仿佛翍与生俱来的。

      ꋹ一股强绝的锐利剑气埵,开始朝着他的双指汇拢。

      细细的䱟感受了一下,첫何安目光有着一丝惊奇,뽦因为随着他的‘何为道’起势,他感受仿佛融入了一方天地之中。

      天地䵧之间的一草一木,飞扬而起的尘土,都感觉清晰了不少。

      냕 ύ他身体之中的剑气随之涌动,孤ⵦ独感涌上心头,目光悄然变化,仿佛天生跏就与世不同。

      这感觉?有一种天人合一的味道啊。

      何安倒是不急不缓,毕竟是第一次使用,他还是得好好的体验一番,而这一番体验,也是让他心中暗暗点头,就这起手,满意至极。

      演武场的一幕,跟着而来的三人看的目光微微一亮。

       哪怕陆竹没有什么感觉,可依ᙼ然认真的盯着,生怕有半点遗漏。

      南末与陈正同样是死死盯着。

      剑势随心而起,身上白袍无风自动,何安双指并拢,身上的气势也是越来越强。

      何安感受了一下,均达到了最高点,也不在有意拖延,手臂一抬,他体内的剑气,瞬间涌入了双指尖。

      一道锐利之芒从指尖出现,瞬间ᶳ整个天地,仿佛௭进入了寒冬。

      矬剑芒在天,化跓成了无数道,随之轰杀而至。

      没有刀剑相撞的铿锵之声,没有灵气撞碰的气爆。

      那锐利如芒,如春雨润物,细而无声,可是那演武辯场内,留下了清晰可见的풱剑痕。

      显然不是没有碰撞,而是那剑芒过于锋利,割裂天地之间的灵气。

      “这剑招...”南末的瞳孔微微一缩,仿佛看聃到了一个不可能的事情,鬼面之下倾城之容,满脸不敢相信。

      霜 而陈正目光同样楞住了。

      “壮河一品?”

      他发现何安身上的气势虽然玄奥,但是只有壮河一品的气쨍势,这与他所想,起码半步融血的境界完全不符啊。

      可心中刚刚疑惑,那磅礴剑气,瞬间让他感쯇觉皮肤生痛。

      哪怕他不是亲自面对,也有一种面对死亡的危机感,这也让陈正满眼不敢相信。

      “壮河一品能让我感受到了危机感?不可能...”陈正随着何安的实力显现,很明显感受到了何安的境界,就是壮河一品。

      可是他又有些不敢相信,壮河一品的实力,能让他产生危机感?

      甚至直面的话,ᥬ可能会有死亡的䝽危机,这根本拼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蠱是那剑招的威力,壮河一品发挥壮河八品的威力,借用天地大势멏,对剑的领悟,他已达天人...”◇南末目光充满煶着凝重,她感觉自己还是低估了何安对剑的领悟。

      要不然,不可能领悟出如此恐怖的剑招。

      跨越了中三膿品大限,跨越了上三ꕯ品大限,以壮河一品的修为,发挥㗦出壮河八品的威力,如此恐怖的剑招,在隐神宗记载之中都没有,更不要说收录如此恐怖的剑வ招了。

      万山修剑者,不计其数,可是眼前之人,绝对是万山记载以来,剑道第一人。

      哪怕就是她被谕为万山剑道青首,也不得不承认一个问题。

      那一切胾是建立在没有遇到眼前之人崅的前提下,而阬现在,她真的被震住了。

      十年磨一剑,磨出了天生剑骨。

      而现在,这剑招,显然是对方领悟所得,壮河一品,就能发挥壮河八品ᴋ的威力,如此恐怖的剑招。

      剑骨逆成끦,龙入大世,万里쏂腾途,扶摇直上。

      풺南末静静的看着何安的᛹背影,如何安进万山,那何须有青年之首,因为青首只一人,那就是眼前之人。

      “壮河一品发挥壮河八品的威力?靠剑招?”陈正的三观仿佛全部㣚被毁了。

      在他的理解中,놭壮河三品想战四品,哪怕就是天才亦是难上加难。

      更不要说以壮河一品了。

      南末显然也是知道陈正心中的观念崩塌,不过,她根本没有闲心去关注陈正狐,而是死死的盯着何安,仿佛想껋从中领悟一些什么。

      可是她失望了,她根本没能领悟出任何,何安就站在那里,看着Ⓑ满地的剑痕,慢慢궬背起了双手。

      㽒他对剑的领悟太高了。

      南末心中轻轻ද一䏤叹,显然是因为自己对剑的领悟太低了,根本领悟不能从何安这昇一剑招中,有所领悟。

      “手中无剑,心中有剑,何为道蜯,威力还行....”何安赮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一剑出去,感觉身体被掏空,但是系统执行力还是튛没Ƒ有问题的。ꏷ

      먘他当咍初的描述是差一点身体被掏空,起码行走没有问题。

      如此剑招,他十分的满意。

      陈正已经来不及思考何安到底是壮河一品,还褈是半步融血了,此时他呆呆的看着何安。

      一月之前,他与李战辰登门,还是草木竹石皆궰为剑。

      这才多久,就手中无剑,心中有㈦剑了。

      显然,族长对剑的领悟又提升了...

       ᡌ他虽然不懂其中真意,但这明显比草木竹石更高的理解。

      陈正心中不敢相信,可是眼前事实如此,他扫チ视着那演武场中的剑痕,突然仿佛想到了什么。

      以半步融血的实力,全力施展出顤来这剑招,这里必将移为平地。

      㛥是了,族长绝对隐藏了修为。

      鄙陈正目光灼热,用力的点了点头,最后目光落在了何安的身㰾上,死死的盯着背着双手,淡淡看着演武场的背影。

      要是族长能指点自己一下....

      哪귣怕只是想想,陈正心头灼热非常。

      何安背着双手,感受着自己有些发软的双腿,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之后ﵘ,准备回自己훒休息的偏殿。

      一转身,他的脚步微微一뱰顿。

      “这招?”南末迎着何安的目툓光,首先反应了过来。

      “何为道....”何安背着双手信步从演武场走出,双腿賏虽靎软,可脚ᬊ步不急不缓。囔

      南末楞了一下,随后仿佛陷入了思考,而何安见状,显然是自己的话,让鬼面人误会了。

      “此招:何为道,近日所悟。”何安解释了一下,更让南末眉头微皱,低着头。

      何安也不管其它,说完之后,继续朝着偏殿而去。

      陈正与陆竹听了之后,他们也沉默了起来,开始认真的思考。

      “何为道....”南末低语喃喃,仿佛这낕三字,有着真正的深意。

      䢳 ⻸抬头,她看着何安背着双手,漫步离开的背影,目光有些复杂。

      只是她总感觉何安的脚步好像很轻浮,一点也不着力的样子。

      错觉。

      南末욻摇摇头,把这离奇的想法甩了出去。

       “鬼大人,是有所悟?”陈正想了许久,也没有想明白,看着南末摇头,眼神中带着๷企求。

      “何为道,漫漫而求索,果然真正的大师,永远有一颗擷谦逊的心...”南末轻叹,她仿佛看到了何安脸上的谦虚。

      领悟手中无剑,心中有剑,悟得一招,取,何为道,道漫漫而求索。

      何安出生三流家族ℏ,步步靠自己,能成长到如今,她认真想想还真的不易。

      年少天资纵横,展露头角,可是发现家族保护不了自潔己,默默隐锋十年。

      如今,哪怕就是走上了正轨,依然如此谦逊,如果不䠆是亲眼所见,她绝不相信世间有如此之人。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陈正楞了一下,低着头,南末的话在他的脑海中盘旋。

      띖PS:求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