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天陷阱

      ꗨ 楚若卿以最快的速度跟上去,却发现自己还是晚了一步,小虎子终究还是一个男儿身,想要被追到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对此,楚若卿턵只觉得有些许懊챏恼,自己当初来的时候并不应该这般打草惊蛇。

      比起自己独自一人前来,最有用的还应该是带上一些儿人佨手,估计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得到一些儿有用的线索了。

      也正是쵽在这个时候,楚若卿的眼前出现了一个ﲛ熟悉的身끋影,这人正是慕凌风。

      ゔ 看到楚若卿此番懊恼的模样,慕凌风说道:“其实这些事情你交给我来办就可以了,你是不放心我吗쌌?”

      当然不是,只턇是这些事情事关楚若卿自己的祖母,更多时候她还是想要自己来调查。

      看着楚若卿略显茫然的眼神,慕凌风觉得自己并不想要去直视,他在这上面花的心思绝对不詍少,在得到线索之后他也是很早一刻赶到的,目的实际上就是希望楚若卿不要在찥这件事情上面过度操劳,他之前不是没有关注楚若卿的状态,一旦事情是关ⰳ于她祖母的事ﷇ情,就绝对较真,甚ᆵ至有的时候还会睡不着觉。

      自此之后,慕凌风便开始花心思在了这件事情上面。

      녷但也不知道是什么ⳍ原因,楚若卿的步骤总៹是会在慕凌风之前,慕凌风自认为ﰖ自己的几个暗探也不差,朝廷上什么大事情没有打听到过,却在这件事情上总是晚楚若卿一步。

      隃“你是不放鷋心翬我吗?”慕凌风似乎是有些쓭儿不理解,问道,“你想要调查这件事情,我从头到尾都是支持你䯖的,只是希望你不要퓲在这件事情上面过于消耗你的精力,或者说,这件事情你全权交给我也是没有问题的。”

      퀈 这个问题在之前,慕凌风并没有扽少和楚若卿提到过,但是楚若卿在此之前一直都把调查这件事情归属于自➜己的事情之内,并不希望慕凌风太过于插足进来。

      但是现在,她有些儿改观了,在看到慕凌贄风如此Ḥ担忧的神色ᴹ之后,她马上说道:“我不是说不放心你。”

      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件事情她开始自顾自地解释起来了,随后她抬起了眼神,对菔上了慕凌靛风,笑了笑,说道:“慕凌风,你䂑知不知道䥛,你刚才那副担忧的样子,好特别啊。”

      刚开始还是一脸非常认真拗的慕凌风在听到这쮡句ஶ话之后,先是愣了愣,随后低下头,像ﶺ是在努力保持眼下严肃的神态,但最后还是忍不ꯈ住笑了笑,问道:“有多特别?”

      也像是愣住了似的,楚若卿并没能够答出话来。

      旗 这是在一个旧巷当中,虽说人流少뽊,但终ⵧ究还是会有那么容易几个㻂人经过。

      像是ꤙ终于给想͠起来了这里是公떨共场所的楚若卿说道:“好了,这里还是不要待下去了,旁边的人都看着,多尴尬啊。”

      而慕凌风㏪像是丝毫都感受不到似的,说道:핅“嗯,那我䊱们先回去吧,马车一直候在大街旁。”

      两个人一前一后上去了,车夫឵像是苦等许篇久,看到灿两人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两人要是在不来,自己也不知道是走还是留。

      在马车这个狭窄的空间里面,两个人第一次这般近距离地看着对方。鵊

      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曈没有追到小虎子的丧气在此刻全部都没有了,她对慕凌风说道:“你知道吗?你刚才走过来的时候,我心里除了惊讶,实出际上还是有那么几句话。”

      似乎是摸不清楚楚若卿莬的套路,慕凌风木讷地㗨问道:“是什么?”

      됱 瘬 “我这样ꢺ直接说出来那又有什么意思呢?你要猜一猜。”

      j这可是把慕凌风问懵了,这㠒若是换了哪个风귍流ᇤ倜傥的公子哥,估计随后就能够说出几句调情的话来了,但是系慕凌风在情场方面犹如小白,对此是一点门路都摸不着。

      或许是ࠥ慕凌风这副䡘痴흘呆的模样持续了实在是太久了,楚若卿便失了让他继续猜下去的意思:“行吧,你若是猜不出来,我૪便ㅧ直接告诉你퇭。”

      疑问在心里放得越久幭,慕凌风便越发好奇館,看着楚若卿作势要告诉自己,慕凌风把耳朵凑了过去。

      “我当时就在想,是哪个玉树临风的公子经过啊,一抬头,嘿,是你。”最后的两个字余音上扬,夸张了语气,慕凌风听到之后反而有了几分哭笑不得的意思。

      봖语气确确实实是有一些儿䘞夸张,但是这可都是楚若卿的真实感受,她感受到了强大的槽气场,用余光看过去,并没有看清楚脸庞,只看到了身子,当时她不光是觉得熟悉,鈾更多的还是觉得这鷲身后经过的应该是以为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公子,结果一抬头,看到的ﺮ便是慕凌风。

      经慕凌风一说,楚若卿便觉得心中十分感动,她觉得慕凌风ً清楚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回想两个人相识已久,这么多次慕凌风都是无条件站在了她的身잓后,再想一鹻想这ꮰ一段时间,自己对于䍅慕凌风抱着的,还是一ᖙ种不信任,对此,楚若卿看着慕凌风的眼神都有了几分愧疚。

      沁 这让慕凌风有些儿生疑,溜问道:“怎么了?”

      “没事,就想了一些儿事情。”

      对于楚若卿不愿意说出⑐来的事情,慕凌风从来不多去问,因为他一直觉得,这是对楚若卿的一种尊重。

      王府已经到了,楚若卿准备起身离开嫇,䛩可是被慕凌风拦住了。

      “俬怎么了?”楚若卿皱着眉心生疑惑。

      璩而慕凌风微笑不语:“我ﵼ看你今天一整天Q都忙里忙外的话,身子总有一些儿乏了吧。”

      还没有弄清楚慕凌风什么意思的楚若卿随后便知道了,慕凌风一把将自己抱起,下了马车,她由最开始有些儿愣到现在默默地看着慕凌风,不知道为什么在心里有一阵子暖流流过。

      全府上下ꋡ的人都看着两人,有非常吃惊的,也有几个婢女走在一块非常激动,当然也有府曀里头的几个老人对于这种场面见怪不怪的。

      楚若卿和慕凌风两人就在这样的实现当中一路走到了内院,楚若卿自己也说不出自己脸红的具体原因,可这脸确实是和猴子俎屁股一个颜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