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不定更换 请及时收藏

      忽然,一阵热烈欢快붏的掌声打断了白衣少年的遐思,白衣少年顿时回过神来,只见台上꘿的“冷血无情”不知何时已走下了讲쾎台,而换上了“幻影圣士”——

      盵 “亲爱的弟兄䏶姐妹,”“幻影圣士”的语声显得很谦和,“今天,我们的聚会就到此结束了。陀请大家起立为今天第一次来坛会聚会的弟兄姐妹鼓掌欢놙迎,同时也请今天第一次来坛会聚会的弟兄姐妹坐到前面乐队组合的位置上来,让我们的坛会同仁认识你们,当我们为你们笔录登记毶后,同时也请你们留步与我们共进午餐……”

      于是,全体的聚会学员都依言起立为今天第一次来聚会的学员鼓掌以示欢迎,而今天第一次来聚会的学员也依言悄声起立扭捏窘态地走向了前排……

      在为已整齐入뇜座乐队组合位置的初来乍到的뱰学员鼓掌欢迎之后,一些摩不需要上课和今日不能适时上课膤的学员便自行出前厅散去。

      “武林捕”中明文规定,不论是在何閟门听课,都必须从第一课听起,不能中途插课,否则就算当日的聚会签到无效。

      而一些需要上课和愿意留下膳食的学员便留下出前厅转入后厅,那里有个偌大的厨房餐厅,专供聚会学员的๊免费膳食……

      蓝衫汉子这回有意和白衣少年坐在了一起,等候着有两位“清风门”的ᄁ捕头依“幻影圣士”之言挨个笔录登记着今天初来乍到的学员὇的名字…㓗…

      在等候笔录登记学员名字的同时,又有四位“清风门”೉的捕鱓快依次从后厅的餐랖厅꥝手托托ᛐ盘井然有序地鱼贯而入了前厅,并把托盘中的套餐饭菜分发给了已经笔录登记名字的学员的手中……

      邵 依照往日那样,前面的捕头在挨个笔录登记着学员的名字,后面䤱的捕快依序分发着套餐饭菜,一切퀾似乎都显得有条不紊,皆在情理意料之中壦。

      但没一会儿,便被大厅外突然传入的一阵吵杂纷乱的脚步声打断了,同时也听到了一位内家高手内力浑厚的⒨沉声高喝:“今天,所有的人都不准离开这里!”

      鼻 大厅外正准备离去츄的聚会学员已퟽回应出了惊慌的响声,“幻影圣士”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正待动身向外窥之详情,已有一位捕快疾步飞奔而入附耳向他轻语了几句,顿时他的脸色大变,急忙“幻影”,掠出了大厅。

      而那两位正在笔录登记学员名字的捕头以及那两位捕快也放จ手停活,亦步紧趋在了“幻影圣士”的身后,不单是ᢄ他们,在大厅内的所有人都起身涌向葕了厅外……

      白衣少年和蓝衫汉ዝ子也不明就里,自然也起身随人群挤向了大纒厅外。不过听刚才发话之人的口气,来者肯定不善,蓝衫汉子本能地皱了下眉,“现今的‘武林捕’,ⵟ果真是多事之秋。”

      同时,ນ也已本能地运功戒备銎在了白衣少年的身侧,惟恐在拥挤吵杂的人群中会有对他ᡥ不测的⿶人客……鼤

      大厅外,已经挤满了原本想要离去和从厅内以及后䰀厅赶来不明就里的聚会学员。␠

      在其中也已迎立着“武林帺捕”中的所有捕头和捕快,就连“冷血无情”和那位紫色裙衫的清怡姑娘以及沐“龙老”他们也都已在场,在溂人群中自然也少不了不断䨣向탤白衣少年和蓝衫汉子扫视的“福叔”和“福婶”。

      而在向വ大门外的方向,此时已经被一群锦服劲装૏的汉子所围阻住了,在漄他们的正前方,有一位穿着华丽讲究长衫的青年很引人ቒ注目。

      此人面红透晳,双目炯炯有神中透着丝丝的阴邪,在略显尖突的下巴和嘴唇上也不留毫毛须胡,不论从侧面还是背面,都很会给人“玉树临风”的“鱼目混珠”之感。

      此人是谁?白衣少年定然不知,但蓝衫汉子却深知其人,他就是“风云堡”的ꄹ少堡主,江戁湖上人称“中原一寸剑”。

      킙ᇤ据说젳此人的剑术相当高超,一柄普通的长剑在他的手中御敌犹如“游刃有余”,中剑者身上只一处不见血迹,而这一处也只一寸深,而就这一处却能使人毙命当场。

      蜦有点与昔年的“塞外一点红”相似,“塞外一点红”与人御敌也仅在对方的要害上留下一点的血迹,每每都是致命的剑伤,但不知剑深퓟几何?不知此两人是否有何渊源?

      筨在“中原一寸剑”的左侧,有一位身材清瘦的老者可不能小觑,别看他一双似昏似睡的垂目似乎随时都有倒地的可⟀能,但在他那忽睁略现的双目中却闪现着世人难以驾齐的骇人神芒,䇿他就是江湖上的一代霸主,人称“骷髅令主”。

      据说此人手中的一柄骷髅令牌和ㅁ令法招数,确实令整个武林难以匹敌长达半百之年!他是“觔风云堡”的贵客佳宾,就连“风云堡”的堡主“枯肠轻云客”也对他敬畏有加。当年的“武林捕”血役,此人功劳显赫!

      在“中原一寸剑”㧊的右侧,还有一位四旬左右的汉子也正在䏰与总坛内的众人频乺频闪目着,Ꙕ他的眉毛特别浑厚垂长,很给人一种말凛然煞气的初感,唇厚结实的下奼巴不樕知为何总会给人一种毅力惊人的微感,他是“风云堡”扬州分坛的副坛主——“冷风客”。

      此人쭭也是一位功高롌过人的一流高手溋,只是对于此人的背景底细,蓝衫汉子知之甚少。 䁱

      在俏他们的身后,原本同行归夵属“寒月冷剑”坛下而侥幸存活下的那几位汉子也在场,只见为首的那位汉子附耳对“中原一寸剑”轻声低语了些什會么,只听得他频频点首不已……

      “是谁杀了我‘风云堡’的一位坛主和他的朋友?”“中原一寸剑”的嗓音浑厚沉졕稳,显然内力的修为已臻ﴶ登峰造极之地步,“今天,不给个交待,恐怕你们‘武林捕’樘难辞其咎쯼!”

      他的一阵话语く引起了“武林捕”内所有学员的恐慌,好在“武林捕”的总捕头“冷月煞星”和长老“武林尊者”此时都已回坛现身,正立在“中原一寸剑”的面前迎着笑:“嗬嗬,误会误会,少堡主,误会……”

      㛚 “冷月煞星”身材也是高颀清瘦,五绺长须飘拂㉈,面慈目冷,虽给人一种道貌清高的心感,但却也给人一种孤傲阴冷的微感,只是也不知为何,也许뇍人的心性如此。

      而“武林尊者”全然不同,一袭佛门高僧的黄衣僧袍却也掩饰不住他内心的轻狂高傲,仰头垂目的神态,无不显现着蔑视独尊,当然个别的人除外。头顶是没有佛门高僧的佛戒,也不知࠴是何家的“得道高僧”?

      蓝衫汉子深深地皱了下眉:“不知为何‘武林捕’的总捕头和长老会在此时同时现身,而‘Ⰷ风云膠堡’的少堡主一行Ḥ恰逢其时也在此时相逢偶遇㎄?” ꎫ

      只见“冷月煞星”打完了哈哈之后,既而转向了身侧的“冷血无情”和“幻影圣士”,鼰脸色转为阴沉凝重,“有这回事吗?又是怎ꎗ么回事?”

      “೧这……”“幻影圣士”刚刚迟疑了一下,正待出口择词而言,却被“冷血无情”疾声快言打断了鸪,“禀总捕头,刚才之事,在下很不是亲身现场。而小姐他们才是自始至终亲临此事的主断决策者。”

      鹏“幻影圣士”侧头略显诧异地望了他一眼,随即又迅速地描了清怡姑娘一眼,好像欲言又止……

      而清怡澽姑娘也在娋此时迎眸向了“冷血无情”,美目间闪过笀了一״丝“恼羞成怒”ῂ的愠神,加上心中的委屈,一时倒也不知该说什么为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