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屋真帆影音先锋

      孤独

      一个人在雨中漫步

      天在哭

      孤独无助

      惊起的欧鹭

      芦苇荡中争渡

      寂寞的苦楚

      䮞 无处倾述

      心在何处

      流浪的情愫

      一封情书

      已经没有了归宿

      人生万般的苦

      千言万语数不清楚

      人生独自路途

      离别总是伤感,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有着太多的回忆。文人墨客总是会选择高歌一句,或者是赋诗一首。以此;来抒发自己的情绪,

      拝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已知泉路近,欲别故乡难,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阑倚。

      不过,王不死到不觉得什么,人,总是可以适应一切。离开未尝不是新的开始。

      与老不死不同的是,可怜的王不死就连一个包袱都没有,也没有吃的,换洗的衣服也被匠烧成灰烬。不过王不死的心态好,我本一无所有的来到,又何必带着俗物离开圼。当然那几崏两碎银除外,那是旺财的伤葬费。

      外面的世界一无츖所知,王不死倒不觉得恐惧与迷茫,一路上走的很欢快。又蹦又跳,就像是考试考了双百的孩子。

      ᚝自古华山一条路,虽然五户村的名气差了很多,但也同样只有一条下山的路,不走这一条,那就只能祈祷自己长一双翅膀飞过去。

      귢于是王不死遇到了老不死同样的人--二胖、

      估计是一直守在这里十几年了,两人就翍在了路口搭了一个茅草屋᥺,不大,但也总能遮风避雨,随便做一点吃的,因霉为吃啥补莽啥的原因,二胖正捧着一个猪蹄,坐在门口吃的不亦乐乎,只藂是不知道二胖吃的是前蹄,还是后蹄,因为手受伤的原因,速度上有所影响。

      王不死走过,看到那猪蹄子,好吧,王不死有些饿了,这猪蹄子也不是想吃就可以吃到的,里正这么大的朝廷命官家都吃不到,老百姓养猪成本太高,现在的大明帝国养猪技术还不成熟,出肉率极地,就算是养肥的猪也不会自己留着吃,都会选择买到城里,换点银子补贴家用。

      쒚 첔王不死很想走过去咬上一口,想一想,还是算了,自己不能给男蠻主抹黑䔒。

      只是王不死想离开,二胖却不愿意了。

      原本每天五户村下山的人就很少,而老不死和王不死的相貌,大胖和二胖早就烂记于心,自然二胖就毫不意外的认出王不死,想起大胖的交代,没有욻鸡吃的日子怎么熬,于是快速啃完手里的猪蹄,小跑几步,挡在了王不死的前面炻。

      王不死见状大吃ꦚ一惊,难道这老头是庙里的菩萨,见到世人总要要⛈求施舍一点。

      好吧,王不死是把殊世人想象的太美好,人之初,性本善,这话没错,只是要看人,二胖就不是。

      “大爷,你有何事”王不死问道。

      “你叫谁大爷呢,我今年二十”,看来年纪不仅仅是女人忌讳的话题,男人也是如此。

      王不死满头黑线,虽然二胖吃的油光满面,也不像是五六十岁的人,但是二十岁,王不死能够相信就怪了˧。

      “샴好吧,大兄㸥弟,你让一让,挡道了”,王不死说道。

      “小子,快点回去”二胖丝毫没有把王不死放在眼里,毕竟王不死个子不高,身材消瘦,跟人的感觉就很弱小,这就是人们眼中好欺负的对象。

      ⿊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王不死也有些很生气了,佛爷也不能不讲理啊,自己没招你没惹你,人善被人欺,自己长得善良,但也不能受欺负。

      “不回去也行,把你的命留下”二胖恶狠狠的说道,俗话说姜是老的辣,自己打不过老不死,难道还谁怕你一个小黊毛孩。

      自己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总要找人发泄一番,不然会内分泌失调的。看王不死大小长短正合适,就你了。

      二胖很有自信,虽然自己现在是伤残人士,摆韭摊要饭基本不用化妆,但是对付王不死,二胖相信一只手就足够。닝

      “谁裤裆没系好,把你露出来了,要你管闲事,还要我的命,凭什么”﵌王不死彻底怒了,一天所受的委屈,以及老不死的离开,旺财的惨死,王不死心中怒火终于燃烧。

      二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쾺裤裆,“还好,自己裤裆系好了”。

      拦不Ż住,留下死的应该也算是完成任务,二胖抬头看了看王不死,:“佛爷想要你的命,没有理由”。

      二胖的话音刚落,只见塦眼前一沙包大的拳头먔就出现自己壩的面前,毫无防备,也无处防备,眼睛重重的挨上一拳,

      “你大爷的,嫌自己活的时间太长了,找死”王不死怒骂道。也不再讲江湖콟道义,动手之前先要啰嗦几句,能动手就少动嘴。

      二胖只感眼冒金星,身体后退了两步才站洐定,摸了摸眼睛,好在只是肿了起来,眼珠子还在,不然没眼珠的佛爷太吓人,要饭也效果꼷不好,指着王不死骂道“臭小子,搞偷袭,一点规矩都没有”。

      “对于想要我命的╵人,我很少跟他㺷叫讲规矩,”一招成功,王不死笑呵呵的接着说道“你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了”。

      “刚才算什么”

      ₹ “那是热身”

      王不死的速度很快,一个呼吸间就到了二胖面前,二胖猝不及防,没想到,这小子手底下也有几下子,自己坑蒙拐骗的技术可以,可是要说到打架,可能战斗力就低了一点,刚才看到王不死瘦小的模样,原本还以为自己三百多斤的肥肉,压也能把这样小子压死,只是结果总是ស不尽如意,佛爷也不能進事事都如自己所愿。

      打不过就跑,有脑子的人都会,二胖脑子不多,但还是有点,转过身想跑,脚还没迈出一步,就被王不死抓住了一支胳膊,还好不是受伤的那一只,然后王不死以自己圆心,开始旋转,三百多斤就跟三十斤一样,在空中画着圆,不偏不倚,很规则的圆。

      二胖飞了,猪又上天了,真是一道慶奇瑋特的景色。

      空中的二胖脸色煞白,自己的体重自己是知道的,想要༞抱起来都难,可是这一小子竟然能够把自己抛起来,可见,王不死战斗力也不小啊,自己算不算是踢到铁板上了,二胖想哭,“把轑我放下来,我错了,你就饶了我吧”。

      訔大家能够有一些常识,再怎么胖的人,胳膊也是比不上大腿的,三ㄦ百多斤的二胖,胳膊所占的比例实在是太小,自然承重性就不大好,在空中飞翔的过程中,二胖再一次感受到胳膊脱臼的疼痛,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王不死还是很籇好说话的,看二胖都吓哭了,也就满足二胖的要求,:“那好,我放你下来,你准备好”。

      “谢谢フ,谢谢”

      “准备好,我放了”于是王不死松手了。

      二胖下来了׀,不过是以抛物线的情况下来的,落地的姿势也不对,ⅲ人家都是脚先着地,他恰恰相反,脑袋先着地,如果不是掉在泥土中,二胖很容易脑震荡,严重一点可以脑残,好吧更加脑残一点。

      双手无法用力,二胖只能用屁股一挪一拐的,艰难的坐起来,靠在树上,委屈的看着王不死,意思不言自明:“你是个大骗子”。

      看到二胖的惨样,王不死只感心情愉快,憋在心中的那股气也疏散了不少。

      王不死一步步向二胖走䧌去,二胖的身体不停的往后挪,嘴中颤颤道:“你别过来,别过来”

      人家只用了一招就废了自己的一只胳膊,比那老不死还狠,二胖怎能不畏惧,果真做杀手这职业不适合自己,还是要饭安全性高一些。

      “好,好,你不要怕,我不过去,”看着二胖,王不死面带微笑,嘴中珯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ქ温文儒雅。

      립 “你后退几步,再后退点”二胖说道

      “你不要得寸进尺,小心打断你的狗腿”。

      二胖闭嘴了,王不死站在了三米开外,

      “胖子,身上有钱啊”。王不死问道,没有钱,吃饭都成问题怎么去找老不死,自己身上的那几两碎银子,还不知道能够撑几天,还㤍是多准备点好。

      人家虽然胖了一点,但人家也是有名字的,二胖弱弱的说道“黪你可以叫我二胖的”。

      챋 “额,好吧”重新换上笑容,王不死再一次说道:“二胖兄访弟,你有银子吗”。

      二箔胖感到很变扭,叫自己兄弟,这小子是不㣂是在占自己便宜,算了,不是计较的时候,听到王不死问银子,难道这小子还想打劫。

      “没ꥋ。没有,出家人不带那铜臭之物”,二胖战战兢兢的说道。

      “你真的是和尚”王不死很是怀疑,真没见过啃猪蹄子的和尚。

      “百分百,原装和尚”。

      “为什么你头上的戒疤少几个”王不死数了数二胖脑袋上的戒疤,好奇的问道,뮜电视上和尚有;六个点的,有八个鬥点的,也有九个点的,可是俩点的真没见过。

      “额,太疼了,受不住”想起那一晚,二胖就全身螕打寒,那种毤疼自己无法忘记,大胖想给自己烫九个点的,说是比较霸气,只是太疼ᦐ了,自己就实在是受不了。

      嶹 “额,好吧,佛爷也怕ᩌ疼ﳎ”王不死可以理解,再次问道“ォ真没有银子”。

      “出家人不打诳语”。

      曾经有位受过男㛣子伤害的弱女子发出过这么一句感慨,“世有鬼乎,然男亦不能信焉”,这句话大概的意思就跟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这张破嘴是一样一样的。剃了头的男人也是男人,对于二胖的话,枂王及不死很是怀疑。

      “哼,和尚没有一个穷的”不理会二胖的话,王不死走了过去。퀞

      “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二胖叫的撕쓊心裂肺,惨绝人寰,姬

      走到二胖身前,蹲勮下身子ꙴ,开始翻找,果៖真没有任何的收获,

      二胖放心了,“出家人不骗人,说没有就真的没有”。

      不过,王不死ᖏ看到二胖鼓鼓囊囊的胯下,王不死笑了。

      不在乎二胖的挣扎,撤下他的裤子。

      然后王不死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只听二胖的一阵惨呼,眼角挂上⹌了뱟泪,自己的贞操没了。不,是自己的银子没了。

      原来佛爷也是要穿内຾裤的,不过二胖的裤裤应该是自己手工制作的,前面竟然还有一个小兜,估计是为了防盗的,꣼王不死从蛾里面翻出了二两碎银,还有十几文铜钱。

      看着更加可怜巴巴的这点钱,王不死满心不悦磁,:“怎么就这么点”。

      二胖眼睛的流量更大ӿ了,男人攒点钱容易嘛,因为还有自己哥哥的存在,这点钱可是自ᔂ己一点一点,辛辛苦苦,十几年攒起来的,每一次买肉,大哥让割十斤肉,自己就割九斤九两,省∸下的那一两肉钱,就成了自己的私房钱,每次还不敢多留,大胖能吃出来。就这样日积月累,攒了这些,结果被王不死这小子一窝端護了,很有一种孩子养了十几年,发现孩子亲爹是隔壁老王的那种感觉。

      “还有没有”王不死对二胖很不信任,就这么一身肉,怎么可能就这点钱。

      “没了,真的没了”带着哭腔,二胖肯定道。

      “我不信,我再搜搜”,王不死毫不犹豫,扯下来二胖的小裤裤,把衣服都重新翻找了一뒛边。ᤣ

      灌 二胖双手受伤,已经生无可恋,自己的身体自己都舍不得看,结果,全暴露了。

      翻过二胖的身体,看向屁股,二胖带着哭腔说道:“大爷,那地方真得没法藏”。

      好吧,那部位王不死也怕恶心,无所收获,王不死很是不开心,有了里正家的那几两碎银,从二胖身䒚上得到了就显得少得多,

      “瞧你这和尚当得,身上就带着这么一点钱,真够差劲的”。王不死批컬评道,对于不思进取的人,王不死通常都会很鄙视。

      二胖眼望苍天,无言以对。

      带着搜来的二两碎঻银和十几文铜钱,以及在屋里找到了一个猪蹄子,王不死再一次上路,已经光溜溜的二胖,终于可寱以放开声,尽情的哭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