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二维码加油2020

      有Ỵ人过来了,顾长歌听着李二狗大喊了一声后,就听到一阵呼啸声,接着一女子骑着白马从两人身旁的丛林里面冲了出来,腿脚处被灌木丛划出几道血痕都浑然不知,在血痕的映衬下大腿显得格外的白嫩!就连李二狗都不禁赞叹一句好白啊,

      白是白,可是比起来也只能排第二,看到前方女子的白腿顾长歌不禁想到몁东湖那天的场景,便说出了这句话,

      哦,当初在쥚东湖那青衣女子就是因为你说她腿白才连我也띒起了杀心,看来我还是沾了你的光啊,说完李二狗表现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顾长歌自然知道李二狗故意打趣他,便뒪岔ヤ开话题指着早已不见的白马说,再不快点人都跑没影了,到时候我们又要在破树林里面不知道在呆多久。

      在两人说话间,而后又接二连三的蹿出十来骑人马,璦对前方的白马是紧追不舍,看这形式大概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只不过还没看见模样,就剩下滚滚烟尘,后面紧跟着十来骑的人马,嘴맿上叫嚣着欢呼着,对于站在路旁的二人看都没看,在看二人一人拄着木杖,一人拿着一把破剑,身上衣衫褴褛不说就连头发都因为许多天没有清洗都凝成一块,比起二人比起街边的乞丐也不惶多让,这群人下意识把他们当作乞丐,自然不会过多的留意,撇了一眼就直接奔向前面的白马追去,这可是今天的重要任务,上头下了死命令,抓到这个女人謈回去至少能保证以后衣食无忧,锦衣加胇身。

      顾长歌和李二狗在㢉在城内过完新年后等到李二狗伤势恢复的差不㳲多两人便按照秦绍仪给的地图一路出发,半月前来到此处,结果两人在这座森林里面走着走着发现迷路,怎么转也转不出去,饶是李二狗也没一点法子,如今被困在这里面已经十来天了,这时候突然瞧见有人进来就说明可以带着他们出去,这让李二狗怎么能不兴奋。

      팆李二狗自信的说,等了十来半个月才等来人影,如果还跟丢了,你狗爷还有什鰶么脸在修仙。随机转头一笑,准备好了吗?还没等顾长歌回答,拎䕊着顾长歌的˅后衣领,便쌄御风向前儬追去。

      你就不能等我让我准备下吗,顾长歌破口大骂,可还是没有挣扎任由李二狗拎着自己,早在困在鬼地方的时候两人在镇内带的干粮早就已经吃完的情况下,李二狗怂恿顾长歌去偷小猪仔,结果被一群野猪围攻,就是这样被李二狗拎着跑掉的。只不过顾长歌知道李二狗故意又是这样詫坑自己有点气不过。

      虽说样子有些滑稽,可速度却不慢,一会的功夫就追上前方的女子,李二狗迎着风声咧着嘴大声喊到,二白姑娘,需要帮忙吗?李二狗不知道这女子怎么称呼,稾只能按照特征来叫,这女子腿又白嫩,本来李二狗心里愿意称为大白腿的,听到顾长歌说只能排行第二,如果自己在叫大白,那不表明他李二狗没见过女人吗。故此就按照顾长歌的排名叫了一声二白姑娘。

      听到这声音那女子一惊,回头看虺见身边出现两人速度丝毫不慢于自己씶,以为这二人和身后追击的是一伙的,不由分说拿起鞭子便向二人抽⛣来,李二狗大概早就猜到酬着二白的动作,轻而易举的躲开了,不过他忘记了手里还拎着一个顾长乹歌,顾长歌被破风来的鞭子抽中小腿,瞬间感觉小腿一阵痛意,不用看猜都能猜到小펞腿一定红肿了。顾长歌痛的大喊二狗。

      李二狗没想到着女人下手这么重,一把抓住准备挥斥的鞭子,用力一挣便把鞭子夺了过来,那女子没想到李二狗能轻而易举的将她手中的鞭子一把夺去,自己身上的力还没卸去,一声娇呼飞落马下。

      真是麻烦,李二狗说完还是出手,在弒女子落地的同时灵力拖住了那娇嫩的身躯,这才没有受到多大的伤。那女子心中也是惊骇不已,自然知道出手这人不是寻常人,一时间呆呆愣在原地。

      你在动手别怪你狗爷不客气了,李二狗有点微微生气,见这女子没有反应➫。嘿,嘿,二白姑娘,这不是被吓傻了吧。李二狗又叫了一声。

      你先把我放下来行吗,顾㸳长歌没好气的说,

      忘了忘了,李二狗笑了笑。

      顾长歌刚站稳,后面追赶的人马也到了,李二狗完全没有理会,叫了几声二白姑娘。听㙰到阵阵马蹄声发愣的女子也惊醒过来,看着李二狗对着自己叫了几声二白姑娘,一脸无措指着自己像是在问是在叫自ꈧ己吗?

      看到这女子反应过来,李二狗笑着把鞭子还给她,二白姑娘看来遇到危险了啊,需要帮忙吗?

      那女子也是平静下来冷静的反问,瞧阁下应该也是修行之甅人,可不会无缘无故的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出手吧。想必有什么条件吧。

      李二狗笑眯眯的说,不知道二白姑娘可知☨道出去的路。

      这个自然,在这生活了快二十年,这点在熟悉不过,听到李二狗问了这个问题,薛潇潇想都没想的就直接回答了。至于为何称自己为二白姑娘,薛潇潇也没在意追问。

      言下之意李二狗又怎么会听不出来。我哥俩帮姑娘解围,清理这群菜狗劳烦姑娘带我哥俩出去,你看如何。李二狗说着指着后面的囆一群人看都没有看。

      就痒这,薛潇潇有点怀疑的问。后面的这群人可是杀ㄗ了自己的护卫队,在家仆的掩护下才᪹逃出重围,本想跑到这个布下了遮山阵大阵的山林⟁里面,在遮山阵掩护下在转回山河城内,没想到这群人也熟知这山林里面的阵法一般,这让薛潇潇更加笃定这群人定然֖是受到城内的主使,在后面一直穷追不舍如此以来被追了一天坩一夜。

      若是二白姑䭱娘觉䆅得这个条件太过简单,待会解决完这群菜狗后,可以把你那雪白的大腿让我哥俩在看几䖠眼吗,李二狗笑着指了指薛潇潇腿脚残破蚸的衣服藳下半隐半漏的小腿。

      薛薛薛听后一阵脸红,无奈衣服被划破㠾的太多,遮了这边那边就露出来了,索性不去理会,对着李二狗说到,对面实力不弱,其中也有一个境界更是达到了式微境,你行吗?

      李二狗听后,一阵气笑说,男人可不能说自己不行。惹的薛潇潇又一阵脸红。

      那群追赶的人,见到薛潇潇落马后和两个乞丐小声私语,倒是李二狗口藝中说出的几个菜狗字眼不避讳的被全部听见。在前面打头阵的一个禐身型二百斤的壮汉听后,那能忍受得住被别人称为菜狗,而且还是出自一个乞丐之嘴。

      上头只是命令不能伤了这女子,可旁人就随意了,不然他们也不会把跟随的护卫家┢谱都宰了。这大汉但也聪明,回头询问了中间的一个人,得到允许后,憋了半天⎸的怒气终于Ằ迸发出来,一拍马身提起重刀一榦跃而起,马被拍的一声嘶叫。大喊一声,狗崽子吃你爷爷一刀。

      李二狗斜眼瞥了一下,ꗩ手指一指丢落在三四米的木棒轻轻一挥,大汉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见到迎面飞来的木头棍子便一刀劈去,只见那木棒原处不动的停ὃ在空中,那大汉倒是被震的连连后退,双手一阵生疼。

      说你菜狗,你还不信,连个木头棒子都砍不断,李二狗自从在东湖被人嘲讽一句菜狗后,见到实力弱的也喜欢用菜狗嘲讽,别说这感觉让李二狗格外喜欢,在配上李二狗的阴阳怪气苷。

      大彪回来,你不是他的对手,后面传出一声。

      那大汉早被激怒的满脸通红,瞬间失了理智,哪管对面꒔实力高于自己,握紧大刀连砍数刀刀身都快被砍出火花,依旧不能碰木棒分毫。

      李二狗虚空那么一指,还在砍木棒的那大彪瞬间被震一口血线落在途中,倒在马群面前昏迷不醒。

      这大彪他们都知道实力如何埙,虽说都没有踏入修行之路,可这大彪天生一把力气,再加上他那吓人的体重,饶是他们中任何一个人也不敢于这大彪相对,更何况是大怒的大彪,那可᪠是手撕猛虎的存在,如今却这大彪打成这样丝毫没有还手之力,一时间噤若寒蝉。

      李二狗看着倒地不起的大彪说,这菜狗已经倒下了,如今正主也该出来了吧。在旁边看了半天也该看出来了什么名堂了吧。

      那马群中让出一条路,一个瘦弱的中年男子骑着一匹黑马出来,岼大概也知道李二狗是个不好惹的角色,下马后报了个拳说,在下黑风寨黑鹰,不知道这位朋友可否赏个面子就此离去,我黑风寨定然答应办⪌完事儿后送二馵位道友安全离开此阵在厚礼相赠。见到李二狗两人这个样子黑鹰大概也知道这两人被困在这有些日子了。

      李二狗漏出为难的表情说,哎呀,我这刚刚答应人家二白姑娘,现在在答应你这不是出尔反尔吗,那这和你们这群菜狗有啥区别,不过你到不是菜狗我看你的样子,以后别叫黑鹰吧干脆叫菜鸡更为贴切。你说带着我们离开,说的这阵法是你布置的一般。

      听到李二狗駇一连串说了这么多句不堪入耳的话,后面一群面目都漏出怒色,倒是前面黑鹰没有什么太大的神情变动,笑着说,阁下这是哪里的话,有人苿带着离开自然也为阁下开心,黑风寨也是想着结交一下两位朋友,阁下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们就此离去,改日后阁下要是有空的话可以到黑风寨坐坐,还想和阁下探讨一下修行一事。黑鹰说完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停了一下转头回问,不知道阁下出自那位仙山师从各派啊! 뜘

      去你那坐坐就没必要,狗爷忙得很,还要有事呢,狗爷散修一个无名无派。李二狗还是没有一点客气的回应。

      无名无派,嘴里低语了一会,抬头笑着说,那打扰了,转头就做离开的姿势。福

      狗爷不送了,李二狗刚说出自一句话,那欲要离去的黑鹰突然转身,猛的发力双手做爪直扑过来,小子既然无名㼞无派还这么猖狂,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今天就留在这里吧。

      䐷 就퐂知道你这菜鸡一肚子坏水,你要是走㛦了狗爷还觉得没有意思呢,说话间李二狗轻描淡写的运起落在地上퉼的木棒飞向冲过来的黑鹰。

      뵥 黑鹰见此不退反而加速过来,双爪萦绕着灵气,这是他当初带着᝛黑风寨全胟寨人员拼死了四十多个弟兄为身后的天风门灭了一个揼敌对鶙的小门派,天ㅑ风门믋破例给了一本黑鹰爪的上等秘籍,为了能坚定修炼成功这本秘籍他特意改了黑鹰这个名뺷字,黑鹰爪一共七层,如今䕓黑鹰已经习练了五年之久爷早已经ꃫ到了第四层䍼,퓳加上踏入了式微小成,就是碰到式微大成他也敢碰上一碰。刼

      看到李二狗刚一出手黑鹰就ニ知道这人实力也和自己同一个境界,甚至还要高出一点,所以刚才故为卑躬屈膝之姿,也是想要让对方放低警戒性,就是为了这一刻寻找机蜰会出手,追求一击必杀,若是李二狗躲掉自己这蓄满全力的一爪然后再和自己周旋,自己可能还真奈何不了他,不过见李二狗没有退让魈,直接运转傖灵气操纵着木棒飞击而来,黑鹰一阵冷笑,正是求之껯不得,要是这一爪给他这招打散,잾奔溃的灵气绝对会给李二狗不少的冲击,就是没有太大的伤一时঴半会也不会好过,再加上自己身后还有十来个弟兄,那时候还不是做困兽之斗。䒯

      手爪碰到李二狗的木棒,黑鹰就感觉木棒上泛散的灵力绝对是式微境,看到自己猜想已经正确,直接运转内息一瞬间将自己的黑鹰爪第四层一并使了出来,只见那如枯柴一般的手指泛着青光,大喝一声黑鹰全身用力一爪在身前如剑锋般的木棒捏成齑粉,藏在背后的左手突然一道残影穿过空中洒落的树叶向李二狗袭来。

      李二狗立刻向左侧跳出三米,拉开距离,再回头看向原处,地上数道三四尺深的沟痕,也是没想到黑鹰这一招伤害不俗,差点翻车。

      횪李二狗和黑鹰第一次交手,一旁的顾长歌和薛潇潇看的是提心吊胆,两个都能看出来李二狗处于下风。

      你个菜鸡到有几分实力,不过现在也该我出手了吧。

      黑鹰看自己一招没有得逞,听到李二狗这么一说惨白的面庞微微笑着,那模样倒有几分戏虐的神情。

      李二狗收起之前的吊儿郎当对着茨远处的顾长歌喊了一句,好好看,好好学。

      ꓼ 뇫说完也不管顾长歌能㏜不能看懂,右臂一伸只见李二狗身上破衣不知是不是被风鼓动的猎猎作响,全身的灵力向着右臂聚集,最终凝聚在食、中二指之上,食、中二指隔空在额头由上而下划落,一颗淡紫色的印记散着灵气慢慢浮现出来,李二狗动作都有些迟缓下来す,大喊一声,白鹿。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鹿鸣声,破空出现一把淡白色的轻剑,立在李二狗身旁还有丝丝剑鸣声响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