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吹是什么意思

      苏春生也忍ā不住ᅦ附和道:“对啊,雨涵,这深山老林的,你还是헃留在酒店吧,就算没有辧什么危险,迷路了也不行啊。”

      “再说了,叶锋那么厉害,应该不会有事,你就把心放进肚子里吧。”

      苏雨涵确实担心叶锋出事,也㳆确实很想出去找叶锋ℕ,不过胡彩﷉华说的没错,如果她就这么冲动的带着苏小花出去폮,想曧必会十分危险。

      所以最后,她到底是停锚了下来,鸻准备老譝老实实留在这儿等叶锋回来。

      期间她又联系了叶锋好几次,不过迟迟没有人接听。

      就在这时,酒店外面走来了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个쎙带着墨镜的女人,清瘦高挑,胸口裸露的肌턔肤上,印着很明显的乌鸦纹身。

      后面几个人也是紁一样的打扮,身上也有图形不一样的乌鸦纹身。

      五道身影,带着让人恐惧的气息,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就好像是恶魔的聚会一样。

      “墨鸦,叶锋的妻女,确定在这里吗?廊”为首的女人看着面前的酒店,慢慢开口,说的是流畅地道的英语:“这里是华国,世界的黑暗势力都轻易不会踏足这里,更不溕用说在这里杀人了。”

      “要是你的信息有卨误嶭,我们在这里动了手,估櫳计今天就不能活着离开这里了。” 

      身后一个男人赶紧说道:“鸦后,信息确实没错,叶锋的家人是来砊这鏥边旅游的,这里住了一个憻剧组,不过剧组的人全都出去了ᔹ,ꕠ不过叶锋的家人还在里面鄫。”

      “而且有确切的消息说,夜网里对那个小明星的悬赏,是罗⡼刹故意传出去的,就是缶不知道罗刹到底在计划着什么。”

      为首的女턳人闻言,冷笑开口:“罗刹有什喧么计划我不在乎,我也不在乎什ꉀ么赏金,我只想让叶锋尝尝我曾经受过的痛쒹。”

      说到这里,女人的眸色渐渐沉了下来,她随手摘纱下了脸上的墨镜,双眸赤红无比。

      ╌ “当初我最爱的人死在叶锋手里,还有我们黑鸦佣兵团那么多兄弟丧命,这次总+算菫是可以报此血仇了,哈哈哈……”

      蕈一时间,酒店上空回荡着女人舥诡异又放肆的笑声,身后的四个人也忍不住笑了出来,神情隐隐有些疯狂。

      大扖约是三年前,国际上有个实力强大的佣兵团,叫做黑鸦佣兵团。

      룟佣兵团的掌权者是一对夫妻,被叫做鸦皇鸦后,夫妻俩实力强大,领导能力也是一绝,前后不过几年,就将佣兵团的名号打出去了。 쁈

      最辉煌的时候,黑鸦℮佣兵团都能算得上是前三名的佣兵组织了。

      不过三年前,战神殿跟无间狱的矛盾Ꞅ越来越严重頴,经常会发生战斗。

      几番较量下,无间狱渐渐招架不住,最后在一场场战斗中,无间狱里衻的高手越来越少,实力大不如从前。

      那时候,无间狱是在海外叱咤多年的老牌组织了,所以相对来说,里面的高层大都是年纪偏大的成瞜员,至于战神殿是一个突然杀出来的新组织,里面的高层也是热血勇猛畲的年轻人。

      所以两方大战,一般都是战神殿越战̱越勇,鶐无间狱则是能避욒则避,最后知道实在是打不过战神殿,只好花重金寻找高手,跟战神殿对抗。

      至于黑鸦佣兵团,就是无间狱花重金请来跟战神殿抗衡的。

      那时候㆘的黑鸦佣兵团,差不多有200多个成员,每뷷个成员实力都很强峼大,配备的武器也十分先进。

      而且有实力强大的᝸鸦皇鸦后联手领导,发展得不可谓不䭘快。

      在接受了无聨间狱的重金聘请后,他们就开始准砆备对付战神殿,最初的时候,他们确实表现出了强大的实力,重创了战神殿的势力,还杀了战神殿䛰的一员猛将。⟃

      出了那件事后,战神殿殿主叶⥴锋震怒,然后就由叶锋亲自带人,跟黑鸦佣兵团开始了一场大战。

      Ᏺ 那一战,叶锋将战神殿殿主的能ẗ力疂发挥得淋漓尽致,把黑鸦佣兵团打得溃不成军,흍最后几乎杀光了黑鸦佣兵团的所有成员。

      不仅仅是这样,当时叶锋以极㘇其残暴的手段解决了黑鸦佣兵团的鸦皇,而鸦后则被鸦皇拼死保护下来,没有死在那一战里。

      从那以后,海外再也没人提起黑鸦佣兵团,不过很多人心里都明⏥白,꡸黑鸦佣兵团并没有消失。

      毕竟鸦后还在,而且这些年她一直带着黑鸦佣兵团的剩余势٥力到处活动,他们压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找到合适的机会헤斩杀叶锋,摧毁战神殿멇,帮鸦皇报仇。

      这一次,黑鸦佣兵团롶跟着罗刹一路来到了华国,无意间竟然发现了叶锋妻女的消息。

      因此,他们当机立断,放弃了朱庽妍的赏金⦹,径直朝酒店的方向走랖来。

      鸦皇鸦后的感情一直很好,༇当初叶锋뭤手刃了鸦皇,后来的那些年里,鸦后一直生活在痛苦煎熬里。

      䣛所以,鸦后就想⤗杀了叶锋的亲人,让他感受一下自己当年的痛苦。

      “叶锋,我隐忍了这么多年,是时候让你付㙵出代价了,这三唼年来,日日夜夜,我没有一分一秒不痛빈苦的,如果⍂不报这个仇,我怎么甘心?”

      话落,鸦后戴上眼镜,带着攀身后的人就朝酒店走去。

      “你们是谁,来这边干什么?这里΃已经不接待外人了。”几个人刚走进酒店大门,就有两个保安拦住了他们。

      这不是寻常的保安,高挑健硕,看起来就是从部队里出来的。

      궺鸦后冷眼骷扫了过去,什么都没说,就像是ߨ没有听见一样,大步朝里面走去。

      后面的一个男人,手里突然多了把军刀,一脸漫不经心的把玩着。

      “喂렩,你没听见ឪ吗?这里不能进。”一个保安抬步就追了出去,伸手就准备用手去抓鸦后的肩膀。

      쩖 然后就听见刺啦一声,那名把玩着军刀的男人身形一闪,寒芒就对准了那名保安的胳膊。

      “啊!”

      夜色里䌦,突然传来了一道凄厉的惨叫声,保安的手腕竟然被人齐齐먶斩断슜,温热的血飞溅了出来,地上落下了ᆉ一只手掌。

      傲穚“你……你们……”剩下那个保安睁大了眼睛,他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名男人的줋目光又锁定了他,军刀划破了他的ฎ喉咙。

      雄下一秒,保安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然后,五个人就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酒店,门外的地上,躺着两具尸体,无声无息。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