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被强

      刘管家听了车夫的话,精神就是一振,看来是得到了什么消息。

      昅 䡟 果然,刘管家很快就来到杨恒的身旁,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前几天有一个年轻的后生,来到了王仙姑的家中,当时村民们询问他的来历,那后生说是王仙姑的远房亲戚。”

      杨恒听了皱皱眉,然后说道:“村民们就因为这一句话,就让这个年轻人进了王仙姑的家?”

      刘管家哼哼的笑了一下,“这怎么可能?王仙姑在附近十分的㐤有名,家中还有些积蓄,村子里的村民还准备吃绝户呢,怎么会让别人来分一杯羹?”

      “后来村民们以来路不明为由,将这个后生给赶出村去了,从此嶄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这个后生。꒪”

      杨恒皱着眉头,觉得这䉏事其中有蹊跷,那个前来认亲的年轻人,怎么会就这么㝂容易放弃?

      不过现在先不考虑这些,先进王᪤仙姑的家中看看再说。 䭕

      ଊ“走,咱们进去看看这王仙姑家中有什么古怪。”

      杨恒说完之后就当先向杨仙姑的院子中走去,而刘管家紧跟在后。 ꖊ

      两个人先进了王仙姑家中的堂屋,一进来就发现这间屋子中大傭部分家具已经不见了,Ⲿ不过在正中央供奉着的不知道什么神牌却完好的保存。

      看来这些村民也是有些忌讳,不敢搬神牌之类的东西。

      村民们害怕,杨恒却没有这个顾忌,他走近前去,䜢仔细的看了看那神뭈牌上供奉的是何人。

      杨恒这一看算是明白詯了,原来正䈺中ᙱ央供奉着的是胡三奶奶。

      听着名字,都不用找别人问,就知道这是一个狐仙。

      在接下来杨恒就在这供桌四周来回的查看,想要从上边找出一䕫些线索。

      不过结果让他大失所望,在供桌上除了那个牌矷位以及香炉之外,什么都没䆲有。捦

      杨恒到此完全失望了,最后只能是去其他的屋子中看一看,还有没有什么线索。

      在王仙牃姑的房子中走了揀一涱圈,最后在一个偏僻的小屋中发现了那里供奉着的五通神的神牌。

      杨恒见到这神牌马上就明白了,王仙姑为什么会有养小鬼下诅咒䝭这些诡异的︍法术。

      筶 这应该是从五通神那里得到的。

      至于杨恒为什么不去怀疑那个狐쿣仙,那是在杨恒的心目中,狐仙虽然也算是妖类,但是却十分通人性,它自然不会自损道行去绅搞这些歪门邪道(杨恒这时自以为是,狐仙有时候比别的东西更加的ꎎ邪。)。

      不过虽然是邪门歪道的法术,但是用对了地方,它也能发挥很大的威力。

      皺有了这个想法之后,然后便在这间不大的小屋里开始四处的翻走。

      房间就这么大,除了正中间供的五通神之外,几乎是一目了然。

      不过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又一个黑黝黝的洞口,这让杨恒晑看到了希望。

      杨恒来到洞口处向下观望了一下,发现由龭于光线昏暗,底下黑間黝黝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杨恒叫过刘管家来询问道:“这个地洞人们下去查看过没有?”

      对此是刘管家自然是㵮不清楚的,因此接下来还得劳⬣动那位车夫出去询问。

      没过多长时间,那车夫就带着答案重新回来了。

      உ “刘管家,道长,我刚才询问了外面的村民,他们说已经有人下去过,不过里边非常的恶臭,后来人们就不再管他了。”

      杨恒听了之后眼睛一亮,如果是这样的话,王仙姑如果有什么秘籍,也许就藏在这里了。

      于是杨恒就命人给他准备了一盏油灯,然后顺着一定到旁边的梯子下到了地洞之中。

      等到杨恒一下来,就有一股刺鼻的恶臭扑鼻而来,万这么让杨恒直皱眉。긵

      不过杨恒还是强忍鑘着,拿着手中的灯四处照了照。

      原来在底下的这个地洞,已经被人挖成了一间小房的模样。

      在地洞的下边,乱七八糟的堆着一些杂物,偶尔还能看到一节半⑍节的人骨。

      怪不得那些村民悄悄看了一下就走了,这地方又是恶臭又是阴森,十分挑战人的感官。

      杨恒从地犙上捡了一个木棒,开始在那堆杂物中翻找。

      结果让人大失所望,地上都是一些用了很长时间的旧衣物ⅰ,上边有许多的虫子在来回的爬,看着让人一阵阵恶心。

      龥杨恒叹了口气,看来这一次뮈自己要无功而返了。

      杨恒失望的把手中的棒子随便的一扔,就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因为这地方实在是太臭了。

      但是随着手中的棒子步在地上的声音,让杨恒又站住了脚步。

      因为,棒子落地发出的声音非常的清脆,根本不像平常棒子落地时发出的沉闷声。

      明显这个棒子落地处,应该是一个空洞。

      杨恒有了这个发现之后也就不着急的再上去了,他走到棒子岌落地处,蹲下身来在那里敲了敲。

      地面发出了“空空”的响ﶝ声,杨恒一听果然有门儿。

      于是他两个手开始在这地上划拉开了,等把上边厞的γ浮土拨到两边的时候濩,在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木头做的盖子。

      杨恒轻轻的将这木盖子拿起在地面下,又是ꖐ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这王仙姑还真的是仔细,竟然来了一个套中套。

      杨恒先是随便拿了一件东西,轻轻緢的扔到了洞中,是从东西落地的声音来看,爛应该不是很深。

      接下来杨恒又用一根绳子把手中的油灯掉了下去,发现在底下油灯并没有熄灭,说明下边空气还算是可以。

      完成这一切之后,杨恒才閚敢下到地洞底下。

      獈下到地底,杨衡用油灯照路坯慢慢的向前摸索,终于在转过一个弯的时候,再一次发现了一间密室。

      到玼了这里,杨恒是终于露出了笑容,因为在这密室之中摆着一张桌子,在桌子附近啊,还有一个书架。

      杨恒是拿着油灯来到书架之前照了照,发现上边的书并不多,而且大部分都是普通介绍鬼怪的书籍。

      毷 杨恒对此非常失望,本来还以为找到宝贝了,结果也只不过是一些普通的货色。

      他叹了一口气重新来到桌子边,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心中想着,看来这一次又无功而返了。

      洴 正在丧气的时候,杨恒突然发现他面前的这张桌子有些奇怪,他的桌面竟然比平常的桌面要厚一些。

      䯂 杨恒立刻就重新来了精神,围着这猬张桌子,又是敲又是摸的,最箛后也没뢃有发现其中的奥秘。

      最后杨恒实在是不甘心,型从怀中取出了那枚做过法的剪刀,鲖开始用暴力拆这张桌子。

      롑 这古代的剪刀只不过是拿生铁做成,普通的ය剪刀拆桌子几下就断了,不过好在杨辶恒的这把剪刀是做过法的,比平常的剪刀要坚硬볨许多,这才让他勉强嵓的把桌子拆成几半。

      最后杨恒在一个桌腿处,发现了一层空心。

      杨恒发现了奥秘之后,更加的兴奋,几下的就把这个桌腿拆ᩎ成了几瓣,⿾终于是在里面发现了一卷锦帛。

      恒恒拿出了锦帛,在灯下大致的潻看了一下。

      天杨恒看到的几个字就是《阴魂ᎆ秘录》。

      杨恒接着随便翻了翻,項果然里边都是些阴狠的法术,不是养小鬼就是下ꯔ诅咒,甚至还有炼尸的方法。

      뙊这些杨恒只不过是一带而过,在这本秘录的最后方,甚至出现綼了“香火成神法”。

      杨恒发现香火῰成神法的时候,精神就是一震,不过芛在最后的时候也没有这本法术的蝤具体练法。

      这让杨恒非常的失䶟望,按照这香ꙭ火成神法的介绍,只要是练成了引着,就能够通过这引子,将众生的愿力形成法力,回馈到主人的身上。

      这引子完全就和西方传说中的神格是一个作用。

      而且杨恒还有了一个念想,那就是如果这本书真的能够实现,那么带回朎到现代去䣣的时候,是不是也能通过香火成神法,使笿自己在现代也能够成神做祖。

      现在虽然说᜻没有具体的练法,但是杨恒却把这件事记在了心上。

      因为在这个异界香火成神法这样ﮠ的功法,应该不是什么顶尖的功法,否则的话,一个⿠乡间的神婆也不可能知道这样的密事。

      杨恒掩饰着自己的失望,重新在这密室之中又收集了一遍,发现并没有什么值得自己注意詴的东西᛫了。

      在这之后,杨ᒭ恒这才重新顺着梯子上了到了地面。

      而这时候在旁边等着的刘管家已经有些℞着急了,他正想召集几个人下去看一看。

      结果正在秕这时候,杨恒便上来了。

      由管家一见萪到杨恒,上来立刻上前一步,抓着杨恒的袖子垃问道:“怎么样?下边有没有什么线索?”

      杨恒听了摇摇头说道:“这底下好像已经有人来过了,重要的东西已经不见了踪影。”興

      刘管家听了之后十分的失望,这要是不找到幕后凶手,让这个人一直在暗处Ӻ盯着,现在想一想都起鸡皮疙瘩。

      不忍过杨恒却拍了,拍的他的肩膀安慰道:“管家不必太着急,我在下边找到了一本秘籍,上边有养鬼之术,凭着这法术,我也能暂时控制了那小鬼,然后隔空于幕后之人斗法。”

      杨恒之所以敢这么说,也是因为刚才在下边的时候,他已经大致看了养小鬼的方法,上边有每隔几天就要滴血䝼喂养的介绍。

      这是为了让小鬼和主人心意相通,不过这样做也会产生弊端,那就是小鬼一旦被别人所夺,或者是被消灭,主人也会受到很大的伤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