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番网acg不知火舞

      :“那二叔您졚的妮意思是?”玥云问道。

      :“我决定实行最后的计划,”张彦说道:“利用我们查到的,不管是证实还是未证实的消息,用这些作鄋为쨭与各国国主谈判栖的筹码。”

      㶹 :“这耛是不是有点釜底抽薪的意思了?”玥风问道。

      캔 :“说葋是釜底抽薪其实也没错,”张哲出言说道:“既然我们始终无法确定各国国主的态度,那不如就明着来吧。”

      :“把欧阳家的这场阴谋摆在他们面前,”张哲继续说道:“到了哪个时候,我们就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张彦点点头,表示认同张哲的解释。

      调查也调查过了,推测也쵡推测完了,既然有些事情是无法确定的,不如就让答案自己浮ꌧ出水面吧,诸侯之㓬位,终究代表着一方霸主,谁也不想屈膝在别人之下。

      自己的朝堂中,如果有与⶷别国勾结之人,那就是叛逆之罪,一名君主,如何能容忍叛逆?除非……

      :“二叔,”玥宸对张彦㣣问道:“除此之外,是否别无他法?”

      :“宸儿,你是不是担心欧阳家的谋划会因此而被提前激发?”张彦对玥宸笑道:ꯌ“放心フ吧,你父亲早已做了决定。”

      玥宸之所以有此一问,其实就是担心,ꓶ四国的国主如果事先并不知情,那必䷘定会因为伏国报给他们的这个消息而大肆清理朝堂。

      可如果他们已经站在欧阳家身后呢?哪怕只有一位,很有可能就因为事情既已无法掩썦盖而提前行动,到时伏国就会뷨连这仅有的,可以多做准备的时间都失去了。

      :“父亲……”玥宸带着询问的目光对张傲叫道,他希望知道张傲犀的决定到底是什么。

      :“如果能确定,他们已经和欧阳家勾结在一起㧺的话,”张傲淡淡的说道:“我会立即出兵征伐他们。”

      飧平淡的语气,但这份平淡背后,是一份无与伦比的霸气,也只有张傲,才能在这种情况下,用这样的语气说出这句话。

      鞤除了张彦依然保持着微笑,玥宸兄弟四人都惊呆了……

      伏国初兴,虽然经过这十数年间的大力发展,商业和军事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若只轮国力,伏国无惧任何诸侯。

      哪怕是政权尚未分裂前的齐商国和西夏国,两国联合在一起也不见得就能对䔡伏藅国构成威胁,毕竟北疆连年战事,前线的军队经常在生死线힛上挣扎,绝不是那些刀⪯不だ染血的所谓军队可ਖ比拟的。

      可也偏偏因为如此,伏国一旦对诸侯国开战,那就等于面临前后夹击的局面,朝廷和欧阳家的态度尚且Q两说,伏国鋆首先要担心的,就是身后的草原人。

      这样的结果其实和欧䡕阳家的最终谋划是一致的,差别只在于,伏国将发动战争的主动权耾握在自己手上了。

      化被动为主动,这就是张傲所做的决定。

      :“放心吧,㜢”张彦出言笑道Ợ:“齐渱,商,上西,下西,这四位国主的诸侯乇之位到底是怎么来的,相信你们也清楚。”

      :“他们对自己手上的权力可是珍惜着呢,”张彦继续说道:“除非他们是已经全部站到譽欧阳家身后,否则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绝不会䮋站在旁边看戏就是了。”

      :“若真是已经都和欧阳家勾结在一起了……”张哲接着苦笑道:“那我们也不需要再多想了。”

      :“那今天就先谈到这ﭤ吧,你ត们兄弟几人也不要有太大的心里负担,都把眼前该做的事做好了,”张傲出言说道:“至于其他的,我们见招拆招就是了。”

      :“大哥说的没错,处变不惊才是你们最该做到的,”张彦笑道:“再说了,堂堂닣张家男儿,我们无所畏惧。”

      见漴张彦和张傲说龗到这里,兄弟四人同时对张彦和张傲重重的点了点ᘬ头。

      :“哲儿,”张彦对张哲吩咐道:“你把各国那些与欧阳家有联系的嫌疑人名单整理出来,派人秘密送到使团手上。”

      :“我知道了,父ᢧ亲。”张哲对张彦点头说道。

      相互告别后,张傲带着兄弟三人藴走덥出了悯农殿,还不忘提醒他们,为了避免华悦瞎担心,这件事一定要栢保密。

      回家的路上,张傲对兄弟三人说道:“这段时间闲着也是闲着,风儿ጩ云儿,你们各自从城防军和禁卫军中抽建一队精英,与宸儿的修罗军来几场比斗吧,也好找找各*自不足的地方。”

      兄弟三人正要答好呢,华悦퟉不乐意了。

      :“他们一年到头几乎都䀺吃住ề在军营里了,难得放松一下怎么了?”华愄悦对张傲抱怨道:“你是看不得他们空闲軡的话,自己ﷺ去找未缺练练去,反正他也准备回来了。”

      걂:“夫人……”张傲陪着笑脸对华悦解释道:“他们还年轻,实在没必要现在❫就谈什么放松,平时多练练,对以后还是好的。”

      :“就你道理多,”华悦撇了撇嘴,不悦的说道:“一位元帅,两位大统领,一名将军,你们父子几人现在都穿上同一条裤子了,我一妇道人家,说不过你。”

      见华悦这样,张傲连忙向兄弟三人打了嫣个眼色,玥宸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位哥哥同时헲推了一把,无奈之下,玥宸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櫉:“母亲,父亲说的其实也就是一些普通的比斗训练而已,没您想的那ﯟ么复杂,”玥宸抬手搂上华悦的肩膀,笑说道:“再说了,要真是闲在家里无所㯳事事的话,那才容易憋坏人呢。”

      ⠱有玥宸当了这个出头鸟后,玥风和玥云也赶紧走到华悦身边,兄弟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倒是哄得华悦呵呵直笑,最后张傲也保证了,比斗的事虽由兄弟三人负责,其实就是主持一下,也不是非要亲自下场的。

      回到元帅府后,上官柔儿迎了上来,她告诉玥宸,小龙和大猴小猴闲不住,已经去城防军的军营里带着修罗军一同操练了。

      冷邪则是一直呆在玥云的院子里,似乎在研究着什么,赖玥风陪同着华悦回屋后,ﳟ张傲也去了书房,玥云当然是第一时间跑去找冷邪了。

      转眼间,就剩下玥宸和上官柔儿了。

      :“我见你脸色不太好,”上官柔儿邾对玥宸问道:“需不需要去休息一下?”

      ꉳ :“没事的,”玥宸对上官柔儿笑道:“昨夜喝了不少酒,ཬ又是在屋顶睡了一夜,脸色差点是正常的。”

      :“你平时都那么豪放的吗?”上官柔儿掩嘴笑道:“放着好好的床不睡,要去睡屋顶。”

      :“m没有的事,”玥宸无奈解释道:“小时候经常和张哲爬上屋顶看日出日落,久而久之的毑,屋顶就成了我们相约的老地方。”

      :“我熬了些姜茶在厨房里,”上官垇柔儿对玥宸说道:“喝碗去去썦寒吧。”

      玥宸有些惊讶,惊讶上官柔儿为他提前准备了姜茶,可转眼一想,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徝应该是上官柔儿从母亲或两位哥哥口中了解到自己的一些往事,毕竟他与张哲,已经不✪知道在那房顶睡了多少次了。

      :“那犀就谢谢你了。”玥宸对上官柔儿说着,两人并肩向厨房走去。

      ꛯ 上官柔儿为玥宸递来一碗姜茶的时候,还端上了一碟桂花糕,想必是考虑到玥宸昨夜会喝튥不少ꂟ酒,午饭的时候应该会没什么胃口吃东西。

      不得不说,上官柔儿的考虑还是非常周到的,午饭的⿎时候玥宸的确没有什么胃口,所以只是稍稍吃了굤一点。

      一碗热热的姜茶下肚后,玥宸顿感精神大振,刚才还有些不舒服的胃瞬间就舒畅了,面前的那碟桂花糕也变得特Ꚋ别횋的香,一阵狂风扫落叶后,桂花糕被玥宸消灭的一干二净。

      长长的出了一횣口气后,玥宸满意的拍了拍肚子,一脸舒适的神情。

      见到自己为玥鉞宸准备的东西一样也没有浪费,上官柔儿自然是很开心,像是想起了什么,上官柔儿对玥宸说道:“哦,对了,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都已经过去一天了,咱们的尴尬还不能消除吗?”玥宸对上官柔儿笑道:“你还是直直接接的叫我名字吧。”

      :“好了……”上官柔儿微嗔道:“我知道了。”

      :“四个月前宋老板托人给我送来消息,”上官柔儿对玥宸说道:“说是我父亲被蒙骗的事已经查清楚了,还有那些突然冒出来的债主,他一并都处理好了。”

      폕 窖:“是吗?没听他提起过,”玥宸颇为惊讶的说道뻃:“四个月前?宋大哥办事还真是够铵麻利的啊。”

      Ƒ 稌 玥宸知道宋ퟓ大钱肯定是会去查清上官家的事,鮩一来是要为上官家正名,二来,当然是确认젗上官家来路清白,这里毕竟是元帅府,有些时候,更深层的查证不是因为怀疑,而是为了一份安心。

      ᔾ :“宋老板让那些蒙骗我爹的人都破产了,”上艸官柔儿对玥宸说道屻:“追回来的一些钱财,他帮我们把图城的老宅买回来了。”

      :“这样的处理方式也挺合适的ꅀ,”玥宸对上官柔儿笑道:“那你以后就可以安心了。”

      뭮 虽说是蒙骗,可那终究也是生意上的事,让他们破产也算得上是以牙还牙,至于上官家的宅子,买回来也没错,那里毕竟记载了上官柔儿最重要的回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