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亲爱的法官大人

      就在齐天正ݳ处于得意洋洋的时候,灵老一盆冷水泼过来ᖷ:“飭喂!先别得意,前面两道屏障都是小儿科,真正的好戏还在后头呢!如果说第一道屏障是考验你面对突发情况的决断;第二道屏障是考验你遇到问题憨,能否换狁个思路解决问题的话;那这第三道屏障便是考验你ꠧ是否有愬真实力,是否有资格成为同슄缘戒环的主人啊!”

      㐫 “师父,您这也太小看徒儿了吧,我倒是要看看这第三道屏障究竟有什么名堂!”齐天﵂被师父的话重新点燃了斗志,一鼓作气地冲向他톳面前的第三道屏障,可是,迂齐天还没等到触碰到第三道屏障时,他就被一股强大的斗气弹了回来。

      “鵞斗……气?斗ﵬ气不是只有修炼斗气或者拥有圣魂的人,才䉅会拥有的吗?可……这只是一面类似镜子一样的屏障啊,它怎么会有斗气!䒛这实在是有点想不通啊!”此时的齐天,一脸疑惑,下意识地看向灵老,可一旁榪的灵老寕依旧站在原地笑而不语。

      ׿ “我就不信了,我辛辛苦苦修炼了半年多的斗气,㇝还打不破㔆一面镜子!”齐天再一次运转了体内流动的武斗气和寒斗气,准备再次尝试。

      齐天将斗气凝于手心,一股脑拍向屏障。

      “转动吧!武斗技——刚御魔碎!”

      只见齐天右拳发出一股巨大无比的,由肐武斗气集合⪯而成的气流。

      此时的齐天只顾关心屏障是否受到影响,并没有注意到一旁师父灵老关注的眼神。

      灵老不禁喃喃道:“这臭小子的武斗气中,怎么还有一股子,琳御魔斗气的味道……”

      说罢,灵老便端坐在地上,开始了冥想。

      这时禢,由½齐天打出的巨流刚要打向第三道屏障的时候,如同水滴融入大䤣海一般,消失了!

      “什犽么?消失了!这…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第三道屏障是靠吸收别人打出的武斗气或者系斗气,才拥有释放斗气的能力?”

      齐天看到这样的场景,心里直发痒,心中的疑惑慢慢变成了怒火,气的齐天一把抓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向屏障扔了过去。

      可那块石头却没有像吸收齐天斗气那般,反而像刚刚齐天那样,被一股强大的斗气弹了回来。由于斗气过于强盛,듑所以那块石头刚一落地,就化为了尘埃。

      ᙰ这个现象顿时引起了齐天的深思。

      “难道,只有斗气才可以进入那屏障内部?可这屏障密不透风,力道又是如此的强大,会不会是斗气并没有进入屏障,而是被屏障打出的反斗气抵消成普通的空气了……不对啊……”

      不久,齐天因这个问题也进入了冥想状态……

      (齐天的㛹冥想世界内)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唉,真﮶的是有点说不过去啊。”冥想状态下的齐天,不断证地反问着自己,一遍又一遍。

      就在楌身陷囹圄的齐天反复思索셞着其中的奥妙之时,一个男人咳嗽了一身Ҫ,猛地将齐天吓了一跳。

      齐天立马大惊失色道:“您是哪位?何方神圣?为何会出现在我的冥想之中?”

      “小子,不要疑惑,尔与吾本是同气连枝,吾驻尔心,自尔生。欲问吾乃㸭何许人?尔䬸后吾前魂本宜……咳咳,这么说吧,自你出生之时,我就生在你心里,所以,你在外面发生的一切,我都知道,你想겦知道的一切,我全都知道!”那个男人说了一大堆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接着说到,“你……额䫺……你可以叫我玄大哥,或是可以飠直接叫我玄就好了。”通

      “那玄大哥,你既然知道我在想什么,那你可有什么办法?”

      “嗨,就这将器级别的法器保护屏障,你的前世……哦不……口误!我生前放个屁都可以轻易将其쩗破之,不过,转世成……哦,不对不对,口误口误!以你现底在的阶段仅仅只有第二阶段——斗灵的功底돹,恐怕……”那个自称“䱸玄”的男人停顿了一会儿,“算了,我破格将你越过第三阶段斗师,直接提升至第四阶段功圣吧。”

      “第四阶段功圣!我!太棒了!额,不过,玄大哥……你生前是……多少阶段呢?”齐天吞吞吐吐地问“玄”。

      “喂,小小的謵第四阶段功圣就如此洋洋得意的话,那将来成为和我一样的封号:仙之神皇,你还不原地飞起来啊,真是的。”玄一脸不屑的对齐天说到,“仙之神皇,我以玄清惊的名义,在混沌大帝面前起誓,绝不妨碍齐天的现实生活,请ુ让빓他接受我的能量!传承吧!”

      这时齐天突然飬感觉自己的身体极速升温,之后又极速降温峧,并发出淡淡的蓝光来,齐天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寒斗气仿佛有了质的飞跃。 

      “这략就是封号……仙之神皇的力量吗?”

      大约过去三分钟,齐天忽然潄焕然一新,他屏住自己的呼吸,让体内高速运转流动的斗气,打出一部分来,竟一下子劈开了岩石。

      “第四阶段……功圣……我是第四阶段功圣喽!”

      “ꇵ来,我再教你一腠记口诀,你自己慢慢参透,记住,我只说一遍,'百冰寒气具我身,雪皇᜺斗气灭群魔'…炔”玄一个字一个字的念ﺇ着口诀。

      “百冰寒气具我身,雪垽皇斗气灭群魔……”齐天小声地念叨着玄教给他的新口诀搋,“噢輥!我明白了!”

      齐天立刻从冥想的状态之中,苏醒过来。

      齐天一脸滋的豁然开朗,“百冰寒气具我身,雪皇斗气藺灭群魔!转动㘼吧,寒之斗气,冰雪领域!”䦸

      (冥想世界中的玄,感受着齐天发出的寒斗气,笑鞄着说:“呦!小子可以啊,还没一会儿功夫就参透我这冰雪领域的前脌两句口诀了”,玄有些喜ꩈ出望外。)

      顿时冃,山洞开始气温骤降,石缝中不断冒出寒气,不ᕝ久,整个山洞里面和周围全全被冰雪淹没。

      被齐天所破防的第一、第二道屏障的残渣也瞬间凝固,就连第三道屏障也开始出现了淡淡的皲裂。

      ໠ 齐天看到出现裂纹的第三道屏障,顿时䴤杀兴大起:“呀!看我的雪天傲龙击!”

      只见齐天依旧顺手的打出自己的心法斗技,可与往常不同的是,以前齐天的“雪天傲龙击”发出的是,仅仅只有一条白龙,现如今,居然打出一蓝一红两条巨龙,两条巨龙一股脑冲向屏障。

      随着出现的一阵大雾和接二连三的碎裂声消失了。

      ㎥ 正当齐天以为自己已经成功突破笀了这第三道屏障时,只见大雾中一个ᱼ身穿全铜铠甲的男人渐渐走了出来。

      “尔吵醒了孤,扰孤者,死!”身穿全铜铠甲的男人机械般冷冷地苕对齐天说到。

      “难不成你就是这ݟ第三道屏障的真身?敢问你尊姓大名,我剑下不杀无名之辈!”齐天毫无恐惧,斩钉截铁地朝男人问到。

      “笑话,小小修炼者,竟敢口出狂言,知我姓甚名谁又如何,吾乃护宝将军——罗刹!”男子一脸狂妄地介绍着自己。

      这时,一旁灵魂状态下的灵老并不是被这陌生的气息惊醒,而是被齐天散发出的强大气场强行结束了冥想,说:“小天子뿙,我不知你为何突然提升了如此之强的斗气境界,但对方至少是三阶斗师级别的强者,要小心!”

      “我管你是三阶斗师,还是什么,师父莫急,等下他便是我的剑下之鬼赞!只要是我的目标,那就只有死!”说罢,齐天就将武斗气提高到四阶功圣二星的阶段。

      “徒儿!你何时↓突破成了四阶功圣!”灵老全然不知齐天刚刚发生了什么。

      “罗刹,我奉劝你,速速离开,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的!”

      “小子!你很狂妄嘛!”

      “算了,罗刹,我念在你护宝不易,让你三招伩,请!”

      “将死之人!口出狂言!接招!铜锤震地拳!”

      只见沙包大的拳头向齐天砸去。

      罗刹本以为这足以让齐天粉身碎꼛骨的一击,已经完全让齐天见阎王了,不禁哈섨哈大笑起来:徾“只有口头功夫的小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ⶒ似乎很自大啊,哈哈够了没쬈有?”只见齐天冰冷地声音,从罗刹身后响起。

      “你……你不是已经归西了吗?怎么!!!”这时的罗刹全身已经被齐天的寒斗气冰封住了,丝毫动弹不得。

      “哎,我本以为你是装傻,没想到你是真傻!谁㢸会好端端的站在原地让你那重如泰山的拳头砸三下!”

      “可……孤明明打到你身上了啊!”

      ꮦ “你打在了我玄门기秘甲——玄寒白玉战衣上面了!我玄门修炼的圣魂乃是整个苍之彼混岸上排名第一的敏攻系圣魂——九玄冰沧龙!在你快要打到我时,我利用寒斗气制造了一具冰替身。另外,既然你已经知道了,ق那就不是秘甲了,想要守护这个秘密,就只有你死了!옾”

      “你……你使诈!不过你想都别想!孤的全铜铠甲,坚不可摧,等下你的冰化之时,就是你的死期!”

      “兵不厌诈,你自己没脑子,就休怪ꃮ别人使诈了!看你这一身铜甲确实固薟若金汤,所以,我不得不使用我的寒月极霜刃了,好了,不多说了,上西天吧!沧玄剑第三式:剑荡寒月——졳穿心!”

      只见罗刹的心脏瞬间爆炸,而他本人像一具冰尸一般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唉,你的护宝任务……结束了!”齐天并没有因为成功击杀了罗刹而感到开心,他深知,自己每杀一人,身韱上就多一点血渍污点。

      齐天缓缓走到罗刹的尸体面前,蹲下将他的还没来得及闭上的双眼拂下。

      战斗算是结束了,齐天的右手开始发抖,伴着隐隐的痛:“哎呀,这家伙的铠甲,不得不说,真硬啊。”

      ꢦ“哟,小天子,可以啊,这罗刹乃是曾经上古八大古战神之一——八节弦的徒孙,罗刹死后化作能量体用来守护宝藏,竟被你一剑捅死了。哈哈哈哈!”灵老显得非常高兴,“好了,快渇去拿同缘戒环吧”

      “是!师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