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

      ᚴ 见明智光秀此举可行,㹟义银有点心慌,他是真的不想去打仗ǯ啊。

      此时,一ꑮ直低头沉思的尼子胜久,抬头问道。

      “明智大人,那仁木家在伊贺国边境也有几处村落,她家这些年也赚了不少吧?

      你如何能让仁木义政舍弃这些好处,心嬺甘情愿为斯波御前求取守护代。”

      “对啊!”

      义银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马上跟着附和。

      明智光秀胸有成竹地说。

      “仁木家自从失了伊贺国,家业已经大不如前。家督仁木义政现在是将军近臣,与足利家一损俱损。

      而且她家弱小,这大笔的好处轮不到她☝享用,无非是手尾漏点给她罢了。

      䴐如今三好势大,万一足利家抵挡不住,她仁木家又如何保得住家业。

      她可没有伊势家那种底蕴,没了足利这颗大树,仁木家只能任人宰割。”퉽

      檍这世道就是吃人的。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䌕。

      仁木家没有选择。要么丢弃伊⩒贺封国的那点好处,要么就得赌将军垮台,自家可以不受牵连。

      后者几乎是在做梦。没有后台没有背景,谁认识你仁木家是什么냎玩意儿。

      伊贺守㽸护?能吃吗?

      作为足利近臣,她家只能帮着足利义辉愪尽可能过了这关。

      如果斯波义银得ᳰ了守护代,真挡住了十河一存的攻势,那⃾她仁木义政就是有功之臣叙。

      一边是不给守护代,守着些许好处但家业难保,一边是给了守护代,结个善缘廠以后还有大益处。

      ꂬ 你说,仁木义政怎么选?

      义银有些绝望了。难道真的逃不脱要为幕府打읞这ꫤ一仗?

      心里一发狠,说。

      “那就去试试吧,如果真的如㾳你所言,得了伊贺⤡军势,我就去大和会会那个鬼十河。”

      明智光秀点点头您,说。

      “藤孝姬与仁木义政私交甚好,我想去和藤孝릳姬谈谈,让她出面说服仁木义政。”

      “细川大人吗?回来以后还没见过她,她还好吗?”

      明智光秀看了一眼义酏银,譆眼神有些奇怪。

      “不是很好。她为了帮您说ᅬ话,之前被细川䂌元常大人关在了细川⧥府邸里ꎺ。

      ⸝后来又因为没帮上忙,觉鈳得无颜来见您,心绪纠结。”

      义银笑道。

      “她已经尽力了,我怎么会怪她。你这次去见她,替我问个好,请她有空过来坐坐。都是一起上过战场的战友,有什么好纠结的。”

      明智光秀嘴角带着蘔笑意,说。 ぀ 䢟

      “我会转达的。”

      事不宜迟,她这就去细川府邸。

      찢她走后,尼子胜久问起义银。

      “主上此次出战,这里的姬武士全部会去吗ひ?”

      她也是才看到高田阳乃雪乃姐妹,؛觉鷣得这两人不ꦲ似姬武士,有些奇怪。

      “高田姐妹潲不去。高田阳乃是家中商业奉行,会前往堺港,高田雪乃会入幕府为剑术教授。”

      㦃 尼핹子胜久点点头。

      ꑒ义银忽然想到,说。

      “阳乃,现在要打仗了。去堺港的路我怕会不太平,要找人护卫你前去吗?”

      说着,扫了手下一眼。

      尼子胜久与䘌山中幸盛是客将,为的是奉뛑公恩赏,봑自然不会去护卫奉行。

      前田利益与藤堂高虎目光闪躲。这两个惹祸精不想去,他也不敢派出去,谁知道会给阳乃惹出多大麻烦。

      最后쒮,眼神停在了大谷吉继身上。

      “大谷䵞姬,要么麻烦你陪着阳乃去堺港?”

      大谷吉继一愣。

      囅“主上,我可是您的护旗官。”

      大谷吉继뛹现在是守护足利白旗的驫护旗官。这位置不但要武力强横扫,还需要忠心耿耿,一般人替代不了。

      阳乃也插了嘴。

      “义银大人,你要出战,手下能用的姬武士自然是ꦺ越多越好,不能为了我这些小事分散家中力量。”

      暸 义银说。

      “可京都到堺港一线,这次必遭兵乱,要不你先别去了。”

      ш阳乃摇摇箼头,感激地回答。

      “雪乃会陪我去一次。将军现在要应付三好家,暂时쏅也᷌没了心思练剑。雪乃可以告假陪我去,等之后战乱平了,再让她回来。”

      멛义银想想,这样也行,就认可了。看了粒看左右,논见᥺没人想㿕说话,于是将会议散了。

      心里想着,如果明智光秀真能说服仁木义政让出伊贺国,他就认命去会会十河一存这个猛将。

      䎲反正在外挂之下,⠧猛将和咸鱼没什么区别,无非是一刀还是两刀的概率罢了。

      뵘细川첒府邸,细川愋藤孝在茶室招呼明智光秀。

      “几天不见,你已经成了幕府相伴众,与我身份相当。看来,斯波御前很是器重你。”

      相伴众身㿆份一般赐予大名家少主,或者退休的大名。这身分与和泉细川家少主的确可以佟说是平起平坐。

      但和泉细롗川Ȋ家身份尊贵,是足利亲族,细川藤孝这话又有些嘲誜讽的意思。

      껮明智光秀不动声色,回了一句。 ꨙ

      “主上厚恩,光秀感辂激不尽。”

      “呵,攀上了高枝,的确是好命。难怪当时你一心想随着去北近江,好一手计算。”

      细川藤ബ孝今天很看不惯明智쎮光秀。也不知道是嫉妒她相伴义银左右,还是她当初起了抛弃自己跟随斯波义银的意思。

      明智光秀也不是个善茬,两人是密友,自然知道打哪儿能让细川藤쪺孝感觉疼。

      “不敢当,只䥽是有些勇气罢了,总比某些人连自己的未婚夫都不敢去见要好。”

      育 细川藤孝顿时涨红了脸。这事算是她一生的羞耻,当时怎么就误会了呢,还让明智光秀这个腹黑舽的贱货给知道了。

      “休得胡说!大御台所看上了斯波御袣前知道吗?也许他之后就是御台所了。你乱嚼舌根,不怕日后死无葬身之地吗。”

      细川藤孝无奈,只能用母亲的猜测来吓唬明侚智光秀。说着,心里不謣禁泛起了酸水。

      明智光秀鄙夷道。⇃

      “这就是我认识的细川藤孝?你如今怎么变成这般模样?瞻前鶘顾后,胆小怕事,如何籥做得了大事。”

      ꬩ 细川藤孝恼怒。

      “你懂什么。和泉细川家看似尊贵,其实危若累琏卵,岂能为摁所欲为。”

      细ቬ川藤孝心里早就委屈得୎不行。心爱的男人不敢去见,还要被好友连番嘲讽。

      ᕕ 明굍智光秀冷笑一声。

      쉉 “我和主떇上睡了。”

      “你说什么!”

      明智光秀看着密友的脸,一字一顿地说。

      “我用奉公恩赏胁迫,把你心苀心念念的那个斯波义银给骗上了퉁床。”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