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久久发

      商尹与憨憨两人,杀得身旁都堆满䉺了马贼的尸体。阓

      可是敌人,依旧无穷无尽的涌上来。

      只见有不少刀枪落在憨憨身Ả上,但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他如同一尊不知疲倦的战神,看得诸多马贼胆寒不已。

      赖鹏则是双眼放光:“这奴隶要是能够为我所用,必塢然又增添一员大将。”

      “钠憨憨,我快不行了,到时候你冲杀出去,有多远,走多远。”商尹感觉到自己胸前两枚符染纹的力量,消耗严重。

      “发起总攻,谁能够砍下他的脑袋,我多㲝赏赐十万上品陼灵玉。”赖鹏将一切悉数放在眼里,心道:“也幸好龙泉新军不在他手上,不然的话,我这些人还真不一定能够活着回去。”

      “杀!”诸多马贼,眼神之中,尽是贪婪。

      龩 “我要把这小子浑身的肉,一片片割下来,烤着吃。”

      “我要用它的骨头来熬汤,给马喝!”

      他们能够明显感觉到,商尹力量有所衰减,这一波总攻,必然抵挡不住。

      哪怕有憨憨,能够替他承受一半的攻伐,也不行。

      “憨憨,不要혻管我了,你杀出一条血路吧。”商尹与他背靠背。

      “憨憨,不…走…呵!”他抡起手中的盾牌,一手抱住商尹,在马贼群中奔跑撞击。

      只是马贼的数量ꘀ太过庞大,诸多刀枪砍刺在他身上。 檫

      “你个憨逼啊……”商尹握着铜锈ꈅ刺,感觉身上的力气,所剩晿无几了。

      古藤残袓甲的防护,悉数崩溃,ൖ如今只有铜锈刺,能够在他ᗁ周身十丈,自主杀戮。

      他已经完全抵挡不住马贼的攻伐了。

      自己的肉身,不比憨憨,没有藤条的守护,根本挡不住。

      “哈哈哈,不得不说,你的奴隶很勇敢,但那又如何呢?”赖鹏大笑。

      唳——

      就在这时,原本亮着的天空,瞬间仿佛被什么给遮住,天一下子暗下来。

      还没等马贼反应过来。

      败 嗖嗖嗖!

      一根根利箭破风极其刺耳。

      围攻商尹的精锐马贼,身体被利箭贯穿,有的甚至连人带马,被破杀。

      看到这一幕,赖鹏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他感觉有同境界的存在,正死死盯着他。

      而后劲风袭来,黑影遮天蔽日徔,风暴席卷,诸多马贼直接被九天之上的青鹰䰬抓起,他们的身体被当空撕碎。

      䊺 下起阵阵血雨。

      僆“商兄,我来迟了。”耶律艂保站在一头青鹰之上,他高呼道:“把剩下来的马贼,全部给我灭了,一个活口不留,在这商贸之地,巡杀马贼一个月!”

      “是,小皇子!”一时间,箭如雨下,残余的马贼,被精准射杀,根本无处逃脱。

      頦“青鹰军,辽国顶尖精锐之一。”赖鹏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没想到竟然会招引来这等存在。

      “终于赶上了,我以为要死踈了!”商尹取出两根戮仙箭,看向赖鹏,他双拳紧握,看着遍地商队护卫的头颅,尸骨:“憨憨,把他给我杀了!”

      “就凭你们?”赖鹏知道,自己想走,没人留得住:“走。罋”

      憨憨一直都在用鳄鳞盾砸翿人,只觉得很很不解气。 型

      如今商尹终于允许他动用戮仙弓了,不由得眼前一亮,他搭起戮仙箭,瞬间将此弓拉成满圆,一箭射出。

      嗖,平地里尘沙涌动,狂暴的气浪震荡,箭啸争鸣。

      赖鹏在这一刻,心神巨震。

      獒 自他身上的战甲곷,支撑起一道守护屏障,谁曾想憨憨竟然有如此恐怖的攻伐之隆威。

      那战甲,已到达仙器级别。

      防护屏쐘障,寻常攻伐,根本难以檙打破。

      然而却如同薄纸片般被撕碎,戮仙箭洞穿他的护甲,强劲的力道,震得他体内五脏碎裂,使得赖鹏身体横飞出去。

      戮㥐仙箭中的力量,在他体内肆虐,灭绝着他的生机,他口中不停涌出血沫,神色绝望。

      ꈪ憨憨又是一箭射出,那一头仙身境的黄金战狮也被洞穿的身躯,躺在地上,鲜血潺潺。

      商尹一步步走上‽前去,对着憨憨道:“把他的头给我割름下来,还要有他的坐骑。”

      “呵……”憨憨傻笑着。

      还没死透的赖鹏簞,神色惊恐,憨憨明明给人感觉就是完全没有修炼的人。

      他很清楚,可怕的是那一张弓,以၂及洞穿自己身躯的箭,拥有ꋝ对仙身境之人的绝对压制。毁灭。

      憨憨出手极快,手中的铁索,硬生生那ﳾ偌大的狮子头車勒下来,砸在赖鹏的☾身上㈝,看着自己坐骑的尸首,他忍不住浑身颤抖。

      鑚无数年来,只有人在他面前颤抖。

      他来到赖鹏的身旁,将戮仙箭从他体内拔出,而后往下用力一扎,洞穿他的颈部,根本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商尹取走赖鹏身上的空间ᱣ戒指,仔细一看ᮿ,里面竟然是有五百丈的空间,别的뛶不说,单单这空间戒指价ᄣ值就不费了。

      更是从他身上근搜刮出一卷帛书,能够被他随身携带之物,必然是十三大盗中的机密。

      这一次,商尹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十三大盗,他被彻底激怒了:“我倒要看看,十三大盗死绝后戕,太后还有什么手段来对付我。”

      这时,金仙侍与耶律保乘骑青鹰,从天而降,ퟭ落在地上。

      “商公子,我来迟了,还请恕罪。”金仙侍心中松了一口气,再晚些,怕是商尹就坚持不住了。

      鋫 “哪里的话,你们来得正及时,不然我可就没命了,金仙小姐姐,再劳烦你一件事。”商尹之前,就怕途中会有所闪失,便让金仙侍前往辽国求ﲲ助耶律保。

      当日耶律保给自己一张令牌,能够在辽国内畅通无阻,并且在第一时间找到他。

      没想到耶律保竟然带来如此强大的辽国精锐。

      “公子请讲。”她心中震撼,赖鹏二星仙身境,竟然就这样被射杀了,不由得多看了憨憨一眼。

      “将这狮头㵕与十三大盗的头颅,挂在西金关的城墙上。”商尹缓缓道:“传我一句话,让其他的十二大盗给我听着,要剺是他们再敢嚣张,这就是他们的䩹下场。” 

      첯“明白。”金仙侍从憨憨手中接过两颗R头颅。

      “三统领,你亲自送这位姑娘回西金酡关一程。”耶律保看向商尹的眼神,尽是钦佩。隧

      “是。”偸天空中,一头青鹰从天而降,那一名年轻男子实力在仙身境ↀ,赖鹏就是被他盯住,心生恐惧。

      他带着金仙侍女朝着西金关的方向,破空而去。

      “可惜了,就剩下我一个。”商尹看向周身,满地的尸骨与瓧头颅,心中有说不出的无奈,脚下的黄沙,已经被鲜血染红,变成一片泥泞,醐空气中流散着血腥味。

      “你캡保护了数万人的商队,换成我,也᱄都做不到这个地步。”耶律保心中感慨。

      “不是我,是这六千勇士,用自꩘己的性命,守卫住商队,罢了,先上车吧。”商籚尹只觉得损耗有些严重,需要ꛮ好好恢复一番,他已经连促动铜锈刺的力量都没有了。 㟄

      圃“我跟商兄一同撵乘骑马车,你们这些时日,就在这一条道上,好好巡杀,见到马贼当场正法,真当我辽国的百姓,是可欺的吗?”耶律保知道,如果自己来晚一些,商队中不知道有愩多少辽国子民要被斩杀当场。

      “遵命。”遮天蔽厕日,满天的青鹰军,卷起一阵狂风,朝着漠西口的腹蘁地探去。

      憨憨当起了车夫,缓缓驶离这一片死伤惨重的区域。

      自古以来,也不知道这一条路,埋了多少白骨。

      商尹盘膝而坐,汲取青鹰灵玉以及纯阳玄马玉中的力量,进行修炼,调息自身。

      一个时辰过去之后,他这才撥恢复许多。

      “多谢小皇子,及时援手。”商㉑尹第一摉次看到有这么多人,死在自己面前,还是因为自己组织他们对抗马贼:“要是我不带着那些勇士,对抗马贼他们也许就不会死。”

      “哪里,如果没有商兄带领他们一路断后,阻击马贼,怕是那数万人的商娔队줛,如今都已经身首异处了,他们死得其햲所。”耶律保也让青鹰༑军去看看,这一路上的战况,毕竟出动他们,发生什么时候最后都要向萧太后回禀。

      “怪我,势单力孤,如果能够有洪武军鐉一营那样的兵马,怕是不至于沦落到如此地步㹁。샣”뫲商尹摇了摇头,如今自己的实力还是太过弱小。

      不过此番铜锈⮌刺所展现出来的杀搱力,远远超出自己的预料,这白狐仙所留下来的东西,怕是没有想象中那般简单。

      “平日里,漠西口马贼虽然猖獗,但还不敢大肆杀㢺戮,不曾想几年没有整治他们,竟然残暴道如此地步,说起来也是辽国失职,没有好好保护自己边域的百姓,却是要让商尹兄劳心劳力。”耶律保也是收到商尹的䚁信件,才知道原来漠西口发生如此残暴的事件,由于事态紧急,他就直接向萧太后要了三千青鹰军,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㰀 “……”商尹很想把十三大盗给圼一锅端了,简直丧졨尽天良。

      “不说这些了,商兄既然来了,就不急着回去,在我辽国住一段时间,刚好奶奶也很想见一见你。”此番붜能够请到青鹰军出动,是因为事关商尹的生命安危,萧太后才特许前往接蕫应。

      “也好。”商尹不曾ڌ想,自己阴差阳错,这都快要到达辽国境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