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穿越历史>

      吴奇柳苦等已久ᰃ的白望总算登场了。虽然早在预料之中,但真切的看到人时,吴奇柳才觉得踏Ḃ实。望着眼前的这个男子,他知道,自己的命꽊保住了。不是靠鑵天心门的施舍,而是自己靠努力赌回来的。这种成就感让他整个人精神焕发了许多,连黫扫近日来的阴霾。

      轉 白望虽然已经是百余岁的人了,但身上不见一点岁月的痕迹,看上去丝毫没有上位者的感觉,反而给人一种,公子哥的样子。难怪会有人说白輪望年少时也是浪荡子。身上那一块极具象征的玉佩,让人一下子就能确骍定,眼前这一位正是天水郡公。

      ठ 这块玉佩上的庙图案栩栩如生,一眼看上去恍ꃝ惚间仿佛是一条游动的真龙!据说当年人굹皇将一郡龙脉抽取了出来,放在了这熫一块玉佩上,因此这一块玉佩的真龙,才有了游动之感。玉ᭁ佩其上一面刻着:天水,另一ᷞ面刻着:永镇。

      游龙佩,隔这是八位郡公才会ﶣ有的,天下只有八块,连仿制品ᜌ都没有。早些年魔道大教左丘有不信邪的天才弟子仿制了一块,后来某一日突涹然人就消失了,从此天下不见他的消息。而左丘也没有追问,似乎从来没有过这个弟子一般。自此之后,哪怕是再癫狂之껒人都不敢仿制。

      白望很自如,如同主人家一般,随意找了一个椅子做了下来,便开⋰口道:“将这玩意儿关了,接下来没有严仲什么事了。你如何知道我会来?”

      电话那头就传来ዙ了严仲切齿的声音:“白望!᪂你且等着!”他知道吴奇柳不会拒绝,因为这正是吴奇柳所期望的。

      听话的将手中大哥大关闭,吴奇柳也坐了下来:“天水城离쥊齐云山虽然隔着一些距离ᇵ,但是一个月的时媥间,再怎么慢瀛,那些弟子也应该回来了,但是并没有。所以必갿然是有人插手作梗了;而天⫼心门若是作梗ݦ,那些凡人十有八九会索性就一起丢在齐云山葛上,뺵但是并没有。所以,在天水城能有这个能力的,除눑开天心门,只有天水白家。也只有白家,会想%在天水城和天心门掰手腕。”

      白望半是欣赏半是感叹:“后生可畏틿,连我和天心门都敢一并算计。”

      吴奇柳却是塹无奈:“命都要没了,也就顾不得许多桀了。天心门做大太多年了,慼有一些镲丧心病狂了。想当然觉得我这里有仙法,就不顾这么多人性命,准备封山杀人了。”他自然是有一些夸大的᡽成份,早些夸大有仙法诓白Ꮂ望上山一探究竟,而今说天心门封山杀人也不㪂过是为了凸显뎤自己的重要性。

      白望却是不接他这一茬:“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来了?”

      吴奇柳璣笑了笑:“封坚下山的时候,你应该就来了。”

      白家既然关注了齐云山,但是却一直没有现身,吴奇柳推测,白家是在等待,或者说,白望在等待什么。也只有白࠳望逧,才能让白家在被仙法诱惑之时冷静下来。大概是不能确定价值够덢不够让他和훾天心皽门翻脸;キ但也不能确定풠,会不会因ኴ此错过一些什么。但天心门真真切切的죀封了齐云山,却又让他不得不重视起这个事来,至于所谓的仙法之说,白望大概是不会信的。

      白望可以等,吴奇柳却婪不愿意等。但齐云山封山的阵法浑然一体,若是不创造机会,又糀如쀊何能让白望在瞬间进来呢?因此有了封坚下齐云山,齡要去天心门这삆个훴事。늬连封坚都不知道,其实他去天心门最重要的不是送东西,而是下齐云山的时候,阵法要开一个口子。

      这个口子可以供他出ꁗ入,自然也可以供白望出入了;以白望的﹝修为,要瞒过几个元婴期的弟子,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然而,就算是这样,吴奇柳也不敢确定白家到底有没有人来,直到白望现身之前帰他都不确定,因此,和严仲在通话中,吴贲奇柳一步一步展露出足够的价值。

      实际上,这是做了꟤两手准备的。一则,如果白望不在场㢔,这些自然是槭为了罊天心门内部能有人支持自己,而严仲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对方,因텾此,吴奇柳提出的应用场景,才会偏向于天机术,若是换一个人,吴奇柳大概率是要换另一个应用场景的ๆ;而如果白望在场,自然会为了防止吴奇柳展露更多쨰而及쏙时现身。

      果不其然,在吴奇柳和严︲仲臫对话说完时,严仲心动了,白望更是心动了。天心门上제下一共才多少人?天水郡数以亿计的凡人中,有仙缘的能有几㋄个?不到百万之数。而天水郡的门派,数千个之多。便是第一大派,天心门弟子也不过十数万而已。

      白望的军队就不止百万之数了,更不说还有官府的那些衙差。⺛

      对吴奇柳抱有足够欣赏的白望,起了爱惜人才之荑心:“不如离开齐云山,到我天水白家客居䉐?也不需要你눏做些什么,只做你想骐做的事即可。㕠”

      此刻他的邀请,就算是给了吴奇柳多ઠ日谋划一个答复,他愿意保吴奇柳一条性命了。吴奇柳虽然感谢,因为,他并不想这么快就给答复。于是他道岻:“不如等一会儿看看天心门怎么说?” 鶣

      吴奇柳此刻想得很多,但唯独不去想自己的安全:天心门想动手,就要看看白望的态度;白望若是要动手,天心门也未必会让他轻易离开。蓐

      楜白望笑笑,点了点头:“小心思挺多。”

      吴奇柳只得道:“微末之境,不得不多想一些。”

      ┦大人物自然可以大开大合,凡事都洒脱一些;小人物总是要多琢磨一下,免得吃了亏,甚至没了命。

      见吴奇柳如此说㽽话,白望不由得多打量了他两眼:“微末,凡䙽人。ꨃ”他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想不到竟是一个悲天悯人的好修士。”

      吴奇柳一怔,也不由得强装镇静:“谈不上悲天悯人,不过是小家小户,做事难免往小了方面想。”

      ⪊白望摇摇头:“不苛必如此作态。我虽然在修士썟中风评不好,但是我在凡人ܔ之中,也是一个菩萨。”说完,他自己都笑了笑。

      吴奇柳这才ꙃ想起来那鯁日和白玉ꯧ说起白望时,ⅶ也曾提过白望在凡人眼中,始终算得上一个好统治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