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号女主虐哭

      对于宁卫民来说,找宋华桂要求把霍欣从自己身边调走,无疑是个错招。

      他还真不如不去呢。

      ὎ 因为他根本没想到,人家霍大小姐很快就知道这事儿了。

      Ԍ 或许是由于宋罷华桂私下里提醒了霍欣一下。

      也希望溛她收敛点脾气,能㪣以公事为重。

      或许是因为宁卫民和宋华桂是在走廊里进行的那番谈话。

      很可能是被另一间屋里公司的前台听见了。

      结果就导致这件事在公司内部传了起来。

      总之,霍欣很快就知道宁卫民一点不愿意留她在身边。

      那她还能楼得住心里的火儿吗?

      这位傲娇大小姐,最直接睧的反应,当然会倍感委屈啊。

      这不,大概是知道了这件事后,她一宿都没睡好蔭,越琢磨越气愤。

      第二天一大早,她跑到天坛的斋宫,直接就跟宁卫民发起火儿来。

      当时宁卫民可正在无梁䞙殿跟施工方的带班Ḱ组长礛,一点点对着图纸细节,讨论工作呢。

      他全没想到当着那些干活工人的面,霍欣就肆无忌惮的跟他吵吵起来了。

      这臭丫头非说他欺负人。

      问他为僓什么非要把自己撵走,还要让他当面说出个一二三才行。

      弄得一大帮工人都围着他们忍不住咧着嘴笑。

      这宁卫民还能不急眼?

      要知道,这年头的国家工人,干活本身就糙得很。

      宁卫民要想让这帮京大爷,既得注意保护古湃建文物。

      又得按照外国人对施工质量的要求,可丁可卯的准时完工,那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他既不能像南끵方人似的,用钞票和他们说话,人㽬家会认为是一种侮辱。

      他也不能太软乎了,让这帮人觉得他好糊弄,把工作干得稀稀拉拉。

      獎他得从京城人的心理出发。 ﬔ

      一边“民族瑰宝不可复制”和“外交无小事”督着他们。

      还得一边用好烟好茶供着,跟他们套臚交情。

      最后还得认认真真的坚持原则,表现出就事论事绝不动摇的态度。

      好不容易这几天才在工人心目里树立起点威信,见了成效。

      这〾霍欣突然当面闹这么一出,不是直接毁他吗?

      所班以当时给宁卫民澐气得啊,真想再蹬上自行车,再狠狠怼霍欣一回。

      还骨裂?

      直接给丫怼到八宝山,埋进了小盒儿才好呢。

      可终归他也只是想想,实꧚际上绝不能这么办。

      因为女人本来就是情绪动物,这大小姐就更不是吃素的。

      这事儿惹恼了她就펶已经不好收场。

      真要给她招哭了,在这儿嚎啕起来,那就更完了,回头甚至都没法跟宋华桂交代。

      க于是没辙,窲宁卫뺖民别无选择,只能硬压着火儿,皱眉急匆匆往外头走。

      要说这手调虎离山倒是管用,他前脚走,后脚霍欣就追着他来了。

      这样直到走到了内院正门外,御河边上,宁卫民才终于松口气⦡,不用再担心让工人们看乐子了。췗

      “哎哎哎!你这是干嘛呀?你不是毁我ꇫ呢嘛!”

      他停下脚步,把头扭过来兴师问罪。Ⓝ

      但不料,对方扔过来的话更难听。

      “哎哟,你还会说话啊,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

      휬紧尥赶慢赶的霍欣也停下了脚步,冷冷瞪宁卫民一眼,然后又趾高气昂把头扭了过去。ㄈ

      십“Ⱡ哎哎哎!不是我说你,你能不能分分场合啊?没看见我正在谈正事嘛。你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我留啊!”

      ꛜ“宁卫民!就你要面子!那我还要面子呢?你还敢恶人髠先告状!”

      霍欣再度爆发,那气鼓鼓ﵯ的样子,简直是忍无可忍了。

      ⋌ 后面的斥责也是Պ一뀩句追一鴢句。

      “不错,我们俩以前是闹过误会。或许묨我当初是有点过分。可后来不都过去了嘛。”

      “我也跟你道歉了。你一个大男人,用不着总把这件事记心里吧?”

      “行!你真行!我算是认识你了。看不出来啊,你居然也是个打小报告,背后说人坏话的小人。”

      “你既然这么讨厌我,处心积虑要撵走我。那从今往后,咱俩就是死敌!有你没我,有ퟟ我没你……Ÿ”

      宁卫民颾顿时觉得脑袋䷮变成了两个那么大。

      说白了,他对霍欣的看法,其实和其他同事看他差不多。

      他一样顾忌霍大小姐的背景,并不愿意白白得罪。

      所以他尅相当清楚,这时候千万得让霍欣的气儿顺了才行。

      不然就这么翻了脸,他在公司的好日子也就算到头了。

      他还没站稳脚跟呢,更没蹭着多少好处,冤不冤啊。

      “不是……你能不먋能听我说?哎哎哎!停一下!停一下!”

      刽 “我说霍欣啊霍欣,你还让不让人活了?你这什么脾气,弄清事情是怎么回事了吗?怎么什么事儿到你嘴里都变奊味啊?”

      “我怎么就打小报告了?我是堂而皇之,正大光明的去找宋大姐说钑的这事。我有充分的理由……”

      眼瞅着霍欣果然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宁卫民心生急智,忽然就有了主意,着急地又找补了一句。

      “这事儿我鋰绝对的问心无愧。因为我不但是为我自己好,也是为你好긙,知道不知道?”

      可霍欣也不傻,人家不会这么轻易就吃这一套,她似笑非笑地看Ꞡ着宁卫民钳。 呐

      “你编你编,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合理的借口。看你往下该怎么编?”

      宁卫民擦擦脑门的汗,迈步走ꚇ到霍欣的面前。

      ᤯等到四目相对后,他居然已经想好了借口,就这么镇定自若地说道。

      “坦白说,我确实有私心。我不想带껢着你,就是因为我得做事儿啊,就一个月的工期,可텪这边多少大事小情要我忙?”

      “我才刚到公司没几天,其他的人可都盼着我出事儿呢。所以这事儿我必须得干漂亮了。我不想让你干扰我。”

      “烀反过朙来说,你实习也需要一个好评定,我也不想万一干砸锅了,拖累你。那我也于心Ꝧ不忍。”

      “再说了,这儿干的是什么活儿啊?爆土攘烟的,还天天跟这些装修材料打交道。这是有毒作业,于身ꏷ体不利你知道不知道?”

      “难道这些,我都想错了?是不是为了我好也籂为了你好?我不知道你是听别人怎么说的,反正我没有避讳人的地方,否则也不会跟宋大姐在走廊谈这些了。”

      “其实啊!你有句话算说对恨了,咱们的ㅺ误会已经过去了。就算做不了朋友,可咱们还是同事吧?”

      “所以宋大姐既然说我必须得带着你,那我就带呗,这事儿我们一共也没说两句啊,怎么就成我处心积虑了?”

      宁卫鈇民的嘴,还就这点好。

      同样是回绝人家的话,从他嘴里说出韟来,让人听着都感动,都觉得是在他人着想。

      霍欣请不自知的陷入了沉思。

      “㯸既然话已经说开了,宋大姐也说我必须得带着你。那我们就既往不咎,重新做个好同事吧。这你不会ै反对吧?”

      宁卫民则趁热打铁,赶紧挽回ﯲ局势。

      果不其然,年轻的霍欣禁不住츹两句好话忽悠,想了想,就转怒为笑。

      “呵!我为什么要反对?原Ⱳ本我就是想和৪你做同事,甚至是做朋友,要不你以为我想干什么?”

      “唉……”

      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宁卫民感到都快要筋疲力尽了。

      “那就好,那就好,呵呵!友谊万岁,呵呵……”

      Q

      “友谊万岁!”霍欣也随声附쨓和的笑了。

      帵二人之间的误会好像是解除了。

      不过,男女之间有可能存在纯粹的友谊吗?

      这个在人际交往中最复杂的难题,被松了一口气的宁卫民,恰恰䉎给忽略掉了ɻ。

      而就在于此同时,那些䅿无梁殿里的工人们抽着烟,等着宁뛀卫民,嘴里雟还议轰论刚才这一出戏码呢。

      Ҵ “哎,你说䚗,这姓宁的小伙儿是不是脑子有问题?那么漂亮的姑娘,他都要轰走,你说他傻不傻?还想找什么样的?”

      “呵!这你就不懂了。你还看不出来?小伙子弄不好外头还有别人呢。人家模样不错,还是个外企的经理,前途无量啊,能不好好趐挑挑?”

      “什么!还有别人?那……那要这么说,这姓宁⫮的对象应该比那姓霍的姑娘还漂亮?天哪!那不美得冒泡了?”

      “那怎么了?録你也不看看这外企干什么的,时装公司。他们拿过来那些大照片啊,漂亮姑娘多了ᵯ。那就是美人窝啊。小伙子外语还挺好,弄不好可能还惦记出国呢,那个人问题还不得慎重慎重……”

      “也是啊,当陈世美挨骂,既然有这条件,当然最好直接娶公主……不过……也说不好。男女这事儿。有时候,可不是想能控制就控制住的。”

      “哈哈,不亏过纁来人,经验之谈吧?快点,好好讲讲,你跟你老婆到底怎么回事。”

      ᢑ“嘿,你他娘毝的够挤兑谁呢?你才是经验之谈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