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灵异奇谈>

      今天,并没有新的嘉宾到来,倒是让蘑菇屋有了短暂的清净。

      对于清净的环境,苏逸感觉是最舒服的,坐在凉亭上安安静静地品茶,望着远处山林独特的风景,再追剧吃瓜,可以说这是别人羡慕的生活。

      可苏逸,其实本身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咸鱼久了,心情也就那样了。

      “小苏,晚上要不一起出去吃饭?老何带你去一个国宴大厨开的老馆子。”

      就在苏逸认真追剧时,黄雷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苏逸一听,看了看自己的小院,随即点了点头,说道:“等我一下,我换个衣服。”

      很快,苏逸换上一身搭配很好看的服装,就跟着黄雷他们出门了。

      说起来,苏逸也很觉得自己,快两周没有出门了,是时候出去透透气了。

      经过一个小时的驱车,何炯带领几人来到当地一个市里,找到一个偏僻的小巷,拿出手机看着,确定是这里之后,进入了一家私人菜馆。

      进入私人菜馆后,有人接待了他们,带领着他们进入了一个包间。

      “就按照昨天预约的来做吗?”确认了预约信息后,这名少女望着何炯几人,再次确认了一声。

      “就按照昨天预约的来吧。”何炯点了点头,随即跟大家说了一句:“大家先等等吧。”

      苏逸点了点,他一点也不急,望着少女给自己沏了一杯茶,苏逸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随即细细的品茶。

      轻轻的抿了一口,苏逸的眼神一亮,这茶比李阿姨给自己的山茶,还要纯净、味道浓厚不少,味道虽浓厚,但苦涩感很少,这茶绝对是上品茶。

      “品出来了吧?”看见苏逸精神大震的模样,黄雷笑着问。

      苏逸点了点头,看着正在沏茶的少女问道:“这茶可真是好茶,放在市面上绝对是昂贵的,放在这里招待客人,感觉有些浪费了啊。”

      “先生多言了,用来招待客人,一点也不浪费。”少女轻笑了一声,随即离开了这个包厢,去后厨帮爷爷的忙。

      苏逸摇了摇头,招待客人用这一种茶,是能体现这一家私人菜馆的品德的。

      说值得,就有它值得的价值。

      静静地坐在包厢等待了大致四十分钟,一盘盘精致,香气四溢的佳肴,端上了餐桌。

      一共是九道菜,荤素齐全,可以说这是一个最简化版的“满汉全席”。

      直到这一刻,这家私人菜馆的主人,终于现身。

      他是一位年近花甲的老人,老人一袭简单而又朴素无华的着装。

      老人的脸上布满了被岁月侵袭留下的皱纹,但他双目依旧炯炯有神,没有一丝垂暮之气。

      来到了包厢,他先是与大家问了一声好。

      “师傅你好,感谢你为大家准备的美食。”林启礼貌的回礼,扶着老人在空位上坐下。

      “很久都没有明星来这里了。”老人坐下了之后,先是感叹了一声,随即看着大家介绍起自己。

      “老朽姓为朱,你们叫我朱老就行。”老人没有太多的架子,一点属于国宴大厨的气度都没有,反之平易近人,跟大伙介绍这今日九道菜的来历不明以及做法。

      苏逸听得精精有味,不只是他,哪怕不得厨艺的兄妹俩,也听得格外认真。

      “好了,这些故事以及做法都给你们讲了,大家还慢慢享用,我孙女有地方招待不周的,还请给老朽一个面子。”

      老人说了之后,拒绝了众人的好意,并没有留下来一起吃,而是回到了后厨,继续为下一桌的客人准备食材。

      “朱老,今日能为我们讲这么多,似乎是要找传人啊。”黄雷看着老人匆匆离开的身影,叹了一口气。

      老人是一代功臣,曾经为多国首脑主持过大局,不少有名的菜式,让外人吃了都赞不绝口。

      更别提自己这些普通的人了。

      如今老人的时间也不多了,他不香自己手中的传承断去,因此不惜付出一些口舌,似乎想要寻找对国宴有兴趣的人。

      其实,黄雷有那么几秒很心动,但他很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放弃手中的职业,转而去学国宴。

      苏逸他特别喜欢这其中的一道素菜,这就是“开水白菜”。

      虽然老人讲得很清楚开水白菜的做法,但苏逸感觉很有难度,厨艺不高超的人很难做出老人这种级别的味道。

      苏逸叹了一口气,他还是打消了尝试的想法,转而认真的品味着这九大菜式。

      今日的消费并不算太高,也就是一个普通饭店的价格,在这一种年代,可以说这已经非常的良心了。

      回到了小院,已经是深夜十一点。

      苏逸并没有选择睡去,而是像往常一样,打开手机,又开始游戏之路。

      夏灵梦似乎心有所感,早已在那里等待多时,看见熟悉的ID上线,她没有一点犹豫拉苏逸进入房间。

      随即,开了麦。

      “今天怎么这么晚上线?”夏灵梦好听既轻柔的声音,时隔十多小时,再次传入苏逸的耳中。

      听着熟悉的声音,苏逸嘴角上扬,开口说道:“今日去看了某位女孩走丢的那一个综艺节目。”

      夏灵梦听了,特别的羞恼,很不开心的说道:“啊?别看那个节目啊,简直都羞死了。”

      “但我已经看完了呢,是谁走丢了找不到大部队,都要急哭了。”

      苏逸继续在作死的边缘试探,他永远不知道,在女生伤口上撒盐,有何种嫌命长的行为。

      “过分了!我不理你了!哄不好的那种。”夏灵梦听完苏逸的话,那是又气又羞的,想要解释,但却发现自己怎样都解释不清楚到了最后,干脆不理苏逸。

      苏逸看着夏灵梦好像真生气了,就没继续说下去,其实他还想笑,谁让当时夏灵梦走丢时,着急的样子特别的好笑。

      但苏逸还是有点分寸的,继续在人家伤口上撒盐,的确有些过分,于是苏逸转移话题。

      但很不理想,夏灵梦一直生苏逸的气,无论苏逸说什么,她都没有吭声过。

      让苏逸有些心虚,自己是不是玩的太过火了?

      苏逸想了半天,最终想到了一个法子,那就是吃她的兵线!

      第一波线,苏逸美滋滋地吃下来了,夏灵梦并没有吃什么话。

      因为她死过了一次。

      看见夏灵梦没说什么,苏逸越来越大胆,几乎是吃完自己的兵线,就跑到中路吃,久而久之,夏灵梦终于忍不住,急得大叫了一声。

      “别吃了呀,我都没装备出了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