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呐影院

      余业下去后,就是在等去东山矿熙场的人回来。

      然而,他췾一直等待,都预没有等到回来。

      他那里知道,过去请赵霁明的人,早就被留在东山䶉矿᩸场的死士给扣留了。

      等了半个时辰行,还是不见人来。

      按照뗴那些下属往返的速度,应该早就到了才对的。

      “先开始吧!你船后看着,如果赵大人什么时候来了,立刻来通知我。”余业对身边的一个宗师吩咐道。

      “是!”

      这宗师领命下去,余业则是去宣布宴会开始。

      这个宴핧会,就是在船的两边摆着酒桌,人们坐在这里,看着这千叶湖中的景色。

      然后然后便是互相认识的,而互相认识最好的办法,那就是ࢭ交流诗文。 櫂

      因为没有看到赵霁明来,余业还是忌惮谢归尘的,他将谢归襪尘和姬雪灵安排在了首座。鋪

      ᮿ

      在他们对面的儹,则是大周的二公主,以及大周的范丞相的儿子,范禧⭭。

      大周二公主年纪比薟谢归尘要小一岁,她是典型枃的文学少女,所以才会特地来参加这样搚的宴会。

      暐 二公主名叫姬如云⇹,与姬雪灵是姐妹,亦是倾国倾城之姿。不过,姬如云给人的感觉,更多的是文静、优雅,一娉一笑,尽显优雅。

      她身着一身碧绿的衣裙,肩上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帋不过,除了谢归尘,也没有第二个人敢多看一眼了。

      間 至于那눕范禧,这人如今已经在大周为官了。

      在他考试那一年,他拿下了探花,自身水平也算是没有辱没其父。⋙

      范禧在对面,看到谢归尘,眉头微皱,䯾有些不解。

      他不明白陀余业为何安排谢归尘冃在这里,是⎁因为害怕谢归尘吗?呉

      姬如云更ὧ不用说,因为곡皇室和易水楼的关系比较近,所以,她还特地的ﳫ接触过谢归尘。

      那时候,她曾经听说过,谢茑归尘很喜欢看古籍,于是ꑄ曾经去见过谢归尘。

      她承认,谢归尘十分努力。

      但是,有的东西不是努力就能行的。

      自从那次见过谢归尘之后,她便没有去过。喗

      大家不是一路人,自然是没有见的必要。

      近来她听说易水楼的谢知귿秋去世了䩡,她不清楚现在易水楼是什么情况,更加不解谢归尘为何有心情出现在这里。

      “他身边的那人,究竟是什么人?在帝都有这样漂亮的人,为何却没有听说过呢?”姬如云ᖫ看着姬雪灵,更是好奇无比。

      那个和谢归尘打赌的林庚,此时坐在谢归尘对面的第五个位置处。

      余业这时走过来,对众凹人说道:“相信ﳆ的大家都是怳认识的,也不用我多介绍了。希望大家尽兴,也希望今日能够多一些名篇传世。” Ꞿ

      “余降家主,不知今日你请来出题的人,是哪位先生呢?”这时候那林庚问道。

      余家每次请来的人,必쐧定是ਗ文坛响当当的人物。

      毕竟那么多有才的大人物,总有一些ై是需要用到钱的。

      而且,这凌薇船上,每年来的人,也都是一뺐些名流,那些文坛大人物来此,到也算不上辱没。反倒是有培养后生的美鍖名。

      “不会让大家失望的。”余业自信地보道,而后,对身边的人去请先生过来겥。

      ㈉ 仆人过去不一会,便请来了一位白发老翁。

      这老翁慈眉善目,留着长须,长须如银聯白的飞瀑一般。年纪虽老,却是精神矍ᚆ铄,走过来时,亦是健步如飞。

      看到此人过来,在场之人不禁惊呼道:“原来是孟夫子。”

      而后,众人纷纷齐声ᷟ,稦向他行礼道:“拜见孟夫〟子!”

      来人谢归尘也认识,以前的谢归尘还想要去请教对方呢?

      ら可噤惜,就算是有谢知秋的关系,对方也不愿意教导他。

      沋谢知秋虽然是宗师,但也不敢得罪对方,最后也只好作罢。 ⑔

      此人名叫孟梁,是大周的三大儒之一。人虽然在野,但朝中有矓不少人都是他的学生。

      在场没有站起来对他行礼的,也就⠭是谢归尘和姬雪灵了。

      谢归尘因슩为当初的事,不愿意敬他。

      딬毕竟以前的谢归尘,绝对算是好学之人的,能力⠺确实差了点。

      但孟梁直接那么无情的拒绝了,让谢归尘是很受打击的。

      ٹ 而쑘且,在谢归尘看来,这也不是一个大家该做的。

      至于姬雪灵,她是皇帝,自然不会起来拜对方的。

      䫙῝ 而孟梁此时也看向了谢归尘他们这边,他眉头微皱,向一旁的余业问道:“余﵉家主,不知那位是?”

      “那位是易水楼的谢公子。”余业说道。

      他安排谢归尘在那个位置,其实就퇛是希望䣜这些文人看谢归尘不緗爽。

      现在看来,效果算是达到了。

      ꜇ “哦!谢知秋的义子,谢归尘?”他有些不高兴,而后补充道鸘:“在这里,一切全靠文化造诣来排座的,希望쿏谢公子等下不要辱没了那个位置。”

      “鵆孟先生放心,虽然当初我未能请你指教,但自信自身所学也不算差,相信不会让先生你失望的。”谢归尘冷鲗呵道。ଧ

      풖 “谢公子都这么说了,老夫相信你。”孟梁的这话,有几分真心,几分假,谢归尘是能看出来的。

      也许在孟梁心中,谢归尘等下就是要出丑的人了。

      “孟夫子,⑱请您宣告题目吧!”范禧此쳋时向孟몳梁请求道。

      于“嗯!”孟梁点点头,而꺣后十分严肃地道:“此次我准备了两个题目,一㸞个是给诸位公子,另外一个,则是给诸位小姐的。”

      ỷ “多럥谢孟夫子!”这时候姬如云等女子向孟梁起ꬂ身行了一礼,因为这是尊重她们女性的表现。

      “二公主客气了。”

      孟梁说罢,随后郑重地道:“现在先公布第一个题目,以水,以美人为题写诗文,诗文一体,大家可以按照自己拿手的来。这次我前来,还带了一块文荃圣碑来,大家的诗文如何,文圣碑自有定论。”

      他说罢,从衣袖之뗄中拿出一块高훘二十多厘米的白色石碑。

      不过,这不是一般的石头毅。

      这是文圣石,如果好的文,它是会有感觉得。

      而表现出来的,就是通过上面퓚散发出的光芒。

      有文圣碑评判,这是十分有威望的。

      “现在,便请大家踊跃的开始自己的创作吧!”孟梁请道。

      水、美人。

      꾬 所有男子开始思考,一个个⮯都是无比的ߣ认真,唯独谢归尘看上去漫不经心的꙼样子。

      “谢公子,看你这胸有成竹的模ꥣ样,莫非是已经有了?”孟梁问。

      “我靠,这老乌龟还想搞我?”谢归尘心中暗骂一句,对孟梁彻底没了好印象。

      垆“我确实是有一篇好文,不过,냡我觉得还是等他们先念他们的吧!我担心我念了我的以后,他们都羞愧难当,不敢再念,那岂不是扫兴了?”谢归尘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