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灵异奇谈>

      这一夜,穆瞑城内,马统领呆在自己的房间里静思。他面前的案台上正摆着一只籫玉制的马和一只玉制的鸡。这只玉鸡,林辰若见了肯定不会陌生,这正是当年老祖摆放在书房当装饰的那只玉鸡。

      那马统领把玩着那只玉马和那只玉鸡,轻声自语道:젻“这么多年了,千辛万苦才找到一个,本已不期望能把全部都找回来。没想到还是老天不负我,让我再发现了一个,太好了。”

      林辰不知道,⻃这马统领一直在寻找十二只玉制的生肖,其中就包括他手上的玉鼠和玉虎。马统领曾经找到过飞鼠大盗,也知道他手上⺴有只玉鼠。但当时他考虑到飞鼠大盗的特殊本事,就以告知谁是杀害飞鼠大盗父亲的凶手为条件,让其到炎家的宝库中偷取观天镜以做交换。

      䙉 当初马统领只是想借飞鼠大盗的手得到炎家的观天镜,到时候再一并除掉飞鼠大盗,从他手里拿走玉鼠。却不想那飞鼠大盗很是机敏,很快意思到他的企图,偷走了观天镜后便逃到雾云古城去。知道此事后,马统领当时就派人去追杀他,却不想飞鼠大盗会意外掉入鬼雾中,从此人和玉鼠都消失不见了。

      自那事抏之后,马统领都有些心灰意冷了。却不想今天会发现一个人,不仅有玉虎,还有观天镜在手,他当时就兴奋不已。只可惜他有要职在身,容不得他乱来。

      而就在马统领静思的时候,一名属下忟敲门进来禀告道:“大人一切都已安排妥当,现在只剩最后一批了。”

      “知道了,那你也赶快去吧,稍后我自会与你们会合。”

      “是,싱大人。”

      那人告退之后不久,马统领收了桌上的玉ᜄ马和玉鸡,便消失在了这间房间里。

      清晨一早,亿曲将军便将全部筑窞基修士叫到自己的营帐内。就在刚刚,有探子来报,说穆瞑城一夜之间已人去楼空,连一名敌军士兵都没有了。听到这等消息,亿曲将军一时也拿捏不准,컃所以门特叫全部筑基修士前﹍来商议。

      “逃了正好,省的咱们大᣼动干戈。”赵阔说道,他认㔾为敌军会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亿曲将军也觉得不无这种可能,昨夜林辰就曾濛来禀告说,已从那位俘虏口中得知፮,敌军很可能要弃城而逃。

      棣 不过对此,林囔如山反倒有自己的顾虑,他上前说道:“属下当心这其中会有诈。昨日还见敌军一副誓死抵抗的样子,转眼怎么一夜之间就弃城而逃?再说,三千人马,怎么可能悄无声息㏡的就没了呢?属下觉得事有蹊跷葖。”

      这也正是亿曲将军所顾虑ⷣ的。昨夜他得知敌军可能逃走,他就ꎒ派兵到穆瞑讏城其他三个城门口埋伏着,就是要看看对方是否真的会弃城而逃。可垭是把守一夜,也未见ㄓ敌人出来。而今早却莫名的发现全部敌军在城中凭空消失了,这的确显得很蹊跷。

      “这有什么可蹊跷的,”赵阔还是认为敌军已弃城而逃了,“敌人见我军威武,肯定不愿意与我军相争,在我军未杀来之前就做好了弃城的准溣备。也许是当心还未与我军照面就逃走,会被他们上头怪罪。又或许觉得如此逃走会有失颜面,所以才假惺惺的与我军僵持一天。等他们知道我军今日正午就要㸬攻城时,他们自然一早就仓皇逃窜了。”

      赵阔说得也不无道理,亿曲将军一时便显得瀌犹豫不决。

      “长老,”林辰此时上前说道,“属下认为与其我们在这里争论不休,也猜不透敌方的心思,不如先派一千士兵进城查看,翻它个底朝⧳天。如果真是敌人使诈,想来个请君入瓮,我倒不认为他能有本事在城中藏住三千人马,而不留下一丝蛛丝马迹。要是真有异动,咱们再来个里应外合,也容易破城。而要是铔敌方真的弃城而逃,咱也不需再当心,大大方方的进城便是。”

      “此主意甚好。”

      于是,亿曲将军立即调拨一千人,让林辰和林如山带兵进城查看。

      ꕍ这一进城,林如山便命人挨家挨户的搜查,看是躅否有敌人藏匿其中。同时,林如山和林辰也亲自带队,将穆瞑城大街小巷搜查了一遍,不遗漏任뽇何一个死角。这一搜查,林辰他们还真在东城墙角发现一个隐藏的大洞。这洞有四百米长,直接连接到森林深处。

      “好家伙,竟然挖了这么长的一个洞。他们为逃走也是煞费苦心了。”林如山看到这洞不禁感叹道。

      他们已经在城中里里外外的搜查了一遍,的确未发现一个敌人。林如山这时也不得不相信,敌人已经逃走了뫪。

      “你难ꕀ道没觉得奇怪吗,”林辰看到这个洞反而疑惑了,“他们明明是秘密逃走,却不毁掉出逃的通道,甚至隐藏工作都做的如簉此草率。似乎明摆的在告诉我们,他们是从这里逃走了。而且你看这洞口不大,要一晚웆上通过三千人两,能不闹出一点动静?你刚才也发现了,城里的大多数百姓也只是在白天才知道敌军离开了穆௔瞑城的事情,你不觉得这很说不通吗?”

      “你这样一说,我也觉得不对劲。那么他们到底是怎么一晚上从这里逃走的?”林如山疑惑不解道。

      “只有一种解释,就是通过传送阵。”

      鱈 林辰可还记得,当年火鸟组织就秘密在穆林家布下过一个传送阵。

      “传送阵?可是我们并没有发现过一个呀?”

      “这就说明对方隐藏的非常好。我猜他们是故意留下这个洞的,让我们ͮ误会,以使我们掉以轻心。你我也知道,建造一个传뫳送阵非Â常的难,他们或许还期䒙望能保留下那些传送阵,以期待日后反攻用吧。”林辰说出自己的猜想。 褢

      “真是这样,那就麻烦了。⊘”钜

      “麻烦倒不见得,我有一物或许能帮咱们。”林辰说着拿出了玉鼠。

      这玉鼠可不只是有偷盗的能力,它最主要的本事是寻物。任何具有쁨灵气的物件,它都能感应的到。所以,林辰把玉鼠一放出去,很快玉鼠就从城中找出九座传送阵来,有的甚至设在非常隐蔽的密室之中。

      而这传送阵有两头,只有两边皆完好才能打开。隐藏在穆瞑城的法阵都是完好的,但却打不开,这便表示켋另一头的法阵已经被敌人破坏了。因此,林辰他们是不可能追查过去的。见此,林辰和林如盃山可不敢私自定夺,他们立马将此事禀告了亿曲长老。

      “竟然是这样,他们还真是煞费苦心了。难不成还想着有朝一日,再反攻回来?哼,传令Î下去,命人将那个洞彻底堵上,那几个法阵尽皆捣毁。”亿曲将军直接下令道。

      眼见长老如此快的下了决定,林辰赶忙上前说道:“长老,属下有一ﴦ建议,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垙

      “说来,我们还不知道敌人到底有什么图谋,但很显然对方是借助法阵离开了穆瞑城,也很有可能打算日后炡借法阵再回来。所以属下建议,毁掉八座,独留下一座픓最为隐蔽的传送阵。”

      “为什么?”亿曲上仙并不明白林辰这样做的意义。

      “对于这座独留下来的℁法阵,属下想在它上面用符纸布下陷阱。只要敌人敢通过传送阵回来,符纸一炸响,我们就能第一时间知道敌人的动向,好及韍时做出应对准备。”林辰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你考虑的甚是周全,我会令最好的符匠去布置陷阱,让他们有命来,无命回。”亿曲上羈仙点头说道。

      林辰献计之后便再也没他什么事了,他对布置陷阱之事并不在行,至于其他捣毁法阵,填䷼埋洞穴的事情也不需要他亲力亲为。而林辰在随靳着亿曲䲰长老进城后,便向长老请假回了一趟穆林府。

      穆林府虽然还在穆瞑城内,可也早换了牌子,变成了敌人的办事场所。敌人离开这里时,便将府上一应物件扫的一干二净。穆林府变了,除了它那巨大的‘壳’外,一切都不一样了。是的,草木依旧,却已物是人非,这里显得那么冷冷清清,那么悲悲切切。

      林辰回到了这阔别十年的宅子,看到那大院子还是老样子,林辰眼里竟流露出无限的感伤。林辰信步往林府中走去,从一处走到另一处。林辰依稀还记得曾经林府的样子,现在这里有些삏房屋变了,有些房屋没变但里头的陈设改了,还有些原本住人的现在荒ꮀ废了,变得破败不堪。

      䃤 “说来,我在林府也呆了六年,不长不短。我在这里成长,也在这里走上了修行之路。欢乐和泪水我都洒在了这里,可惜都已经回不去了。那些刽子手在这ㅅ里不知道杀死了多少人,他们还敢堂而皇之的呆在姧这里,也려不怕这里的冤魂夜夜来向他们索命吗?”林辰看到林府内竟然还残留T着敌军生活过的印记,即有感伤,也有愤怒。

      此时,林辰走到了东房,来到了原是林仁三兄䗳弟和他母亲居住刼的阁楼。林辰看到这阁楼,不禁感叹道:“听林海说林仁他三兄弟从ꡪ了军,也不知道是跟的哪路军。一直说想去找他们,却也一直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看样子,也只能随缘了。”

      林辰正感叹着,突然听到阁楼里传来响声。里头竟然有人!林ᮆ辰闻声便闯进阁楼,不期竟看到三位长相朣一模一样的士兵站在里头쌇。那三个士兵突然见到벣林辰也是愣在那里,然后看到林辰腰上挂着千夫长的牌子,便马上囫慌忙的行礼。

      “小子林仁拜见千夫长大人。”

      “小子林义拜见千夫长大人。”

      “小子林礼拜见千ⶑ夫长大人。”

      “林仁、林义、林礼?竟然是你们仨,赶快起来,看看我是谁?”林辰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们三人。

      听了这话,林仁仨有些不安的抬头看向林辰凭,他们越看越眼熟,直到大声惊呼道:“你……你是林辰大哥?잋”

      “这么多年不见,你们还记得我。”林辰再见林仁他三人,别提有多高兴了。

      林礼望着林辰,有些难以置信:“你是林辰大哥,紭都这么多年了,我还以为你死……”

      这话还没说完,林仁手肘赶忙顶了林礼一下:“林辰大哥,这么多年不见,你去哪了?昨天听闻将军帐下有个骑白虎的将士叫作林辰来的,两招便制服敌军将领,英勇无比。我哥仨当时还在谈论那人会不会是大哥你,现在看来就是大哥你,不会错了!”

      “那倒是我,”林辰笑了笑,“对了,倧你们在这里干嘛?”

      林义回答道:“我们是回来看看㠱,当年六夫人她救了我们,等下我们打算去祭拜……”

      这林义说话也有些冒失了,林仁赶忙接话道:“颺林辰大哥,六夫人还泭好吗?”

      虽然这仨是三胞郢胎,但也就是做大哥的林仁显得ኮ比较会说话,林义、林礼还是像以前一Ꮖ样,那么耿直。不过很显然,他们之前应该是以为林辰和他母亲都已遇害了。也难怪,林辰跟他们断了联系也有十年了,林辰如今回来,他们还是有很多东西是不知道的。

      “我母즕亲她应该还没死,只是现在还不清楚她在哪里,具体情况如何。”林辰也不想有所隐瞒。

      “太好了,六夫人她没事。”林礼兴奋的叫了起来。

      “对了,”林辰从纳戒里取出三把剑来,“之前从林海那知道你们仨上了前线。我现在也来前线,却一直不知道你们在哪路᷻军里头,所以一直迟迟没有去找你们。现在正好碰到,我这里有三把剑,便送给你们吧。”

      榻 这三把极品级法器宝剑,乃是当初在岩榕镇亿曲长老赏给林峋辰的,林辰他反正也用不着,干脆就送给林仁他三人好了。

      “林辰大᧤哥你来军队里头,理应我们去找你才是,尤其咱们现在又在同一路军队里头。只是我们三人༩不过是低级的士兵,没有샴兵长的命令根本不敢随意乱跑。今天能回来这里看看,还是求了兵长老ᙃ半天才同意的,也因此才在这里碰到林辰大哥你。所以ਠ呀,能碰到林辰大哥你,我们已经是很幸运的了,怎么还敢ꔅ要你的东西呢?”林仁说道,他们仨真不好意思收林⊲辰的东西。쌪

      听了这话,林辰不禁心中暗叹,林仁他仨不过比林辰小了三岁,却因为条件有限,一直都没机会突破筑基修为。而且他们在军中也呆了五六年,却还只是小小的士兵,这境遇的确算不上好的。

      并且,林辰一眼就看出来,他们身上连一件븇像样的武器都没有,唯一的剑还是军队里统一发的最低等的法器。癹看到这些,林辰怎么会不感慨墬,又怎么不会想着给他们一些好东西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