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APP下载安装

      魏来心想,说本店爆单,消费者就会认为我们店产品的性价比高。

      只要是一个人,就一定会有从众心理。

      潖同时,发放一张₇八折卡,那么,这个客户就会变成我们的老客户了。

      在同时,又能通过八折卡安抚买家。

      池映月提醒了一句:“先处理急单,后处理缓单,▋先给11个小时没有发货的买家打电话,接着是10个小时。顺序不能乱。” 觨

      뫴魏来道:“我知道了。”

      段泽趭阳这时候问道:“池经理,걊如果给这些买家棙打折,那么,这个费用谁来出?”

      ꬲ 池映月并没有回答段泽阳的话,而﷛是对傅斯年说道:“你记得给客户说∷一퇯下,24小时之内一定要大货。

      还有,你记得给客户说八折卡的事情鬿。我想,客户一定蜑会同意的。你安抚客户之后,就和魏来一豳起,给下订单的买家打电话。”

      傅斯年点了点头。

      池映月又看了一下手表,ấ“现在已经10点了,所有人11点不管完成多少任务,都来我州办公室给我说一下结果。” ⣾

      춹 现在的池映月,如同是征战沙场的女将军,又如同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军事,她是那么ᚔ的从容,淡定,说话之前有条不紊,逻辑清晰。

      说罢之后,池映月便走进了쁓自己的办公室。

      魏来看着池映月的背影,英姿、雅致、知心。

       如果说波波的背影是婀娜的,如同春天的柳枝一般妩媚,轻拂你굯的脸庞,让你瞬间兴奋。

      ច那么,池映月的背影就如同春天的月亮一般,洒在你的心上,俨然的御姐。

      一个小时后。

      对魏来、段泽阳、成风和傅斯年已经到了池映月的办公室。

      池映月还是坐在老板椅上,非常烦闷,手掌揉了揉太阳穴해,一看她这个表情就知道,事情并没有解决,又或者说是,事情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池映月现在有些慌张,댺眼睛紧紧盯着网店的后台,对几人说道:“你们说一下问题出在哪里了? 颽

      为什么到澂了ﳳ现在还有很多客户投诉?为什么都是大订单的客户投诉?”

      几人都没霦有说话。

      “ຩ到꠹底是哪ﶮ一衺步出错了?”池映月眉头紧紧锁住。又忽然对段泽阳说道:“炓泽阳,你说下。”

      段泽阳虽然总认为自己很聪明,可是这时候,他也没有任何主意了。

      壏 “池经理......我不知[道。”

      段泽阳很少低头的,可是现㌹在,他低下了头。馚

      䥭池映月又对成风说道:“你两都是我的得力干将,你说说მ!”

      成风挠了挠后脑勺,“我就是感觉有些奇怪,明明已经安抚⊶了买家,却还是不断的投诉。”

      “废话!这句话我刚才就说了。”池映月道。

      忽然,池映月看了下魏来,两只Ꝼ眼睛都发光了,“魏来,昨天那么棘手的事勺情你都解决了,今年你又办法吗?”

      魏来不喜欢出风头,除非领导不在身边,又或者是非要他出马렍不可的时候。所以,他⨣没有说话。

      ꉂ 池映月看了下手表,“现在已经11:30了,如果还没有办法,半个小时之后怎么给客户交代?魏来,你快想一下怎么解决。”

      这时候,就到了他非要出风头不可的时候了。 

      魏来道:“我先看一下后台吧。”说罢之后,走到了池映月的旁边,池映月让开了,让魏来坐在了椅子上。 

      他的鼠标快速点击,查看每一个订单,虽然系统ﭖ已经告诉他是职业打假人,但是,他总要说出理由来。

      片刻之后,魏来说道:“现在的订单投诉差不多有二百多单,其中有三十单我已经和买家沟通,取消了投诉。

      可是,还有䭪一百七十多单。这些订뮳单都有一个特点。”

      “什么特点?”众人几乎异口同声。

      “下单金额非常大,并且是分时间段多次下单。”

      “这◗说明了什么?”池映月对魏来问道。

      魏来道:“职业打假人!”

      就᳓是这短短的五个字,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害怕了,膐震惊了。

      他们的害怕是因为一单惹上职业打假人,就是很难解决的一个问题。

      他们的震깕惊是因为魏来竟然能够看一眼就知道是职业打假人的问题。

      池映ଯ月手掌撑在办公桌上,身子向魏来这边挪的更近了,㼶整个身子呈现一个弓形,魏来似乎一抬头就会蜪撞到本不该ᜍ撞到的地方。

      魏来都已经感受到了池映月身上悠悠的香水味。

      她的ꄵ眼睛齻也距离屏幕更加近了,因为她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问道:“确定吗?㲴”

      这句话一出,所有的人都看着魏◷来,他们显然不相信是职业溙打假ᐬ人,又或者说是,他们根本就不希望是职业打假人。

      所以,想要在ɷ确定一遍,

      可覚是,魏来却说道:“确定!”

      ﵥ两个字一说出,所有人面如死灰,心如뾅死寂。

      傗 池映月继ૅ续说道:“可是,他一个人下这么多订单,难道不会买家账号异常吗?”

      魏来缓缓说道:“因댼为᯸.皿.....这个店不是遇到一个职业打假人쫑,而是遇到八个䭦职业打假人ᮕ。”

      所有人的脸色更加暗了,一个职业打假人都难搞,现在可是八个职业打假人!

      魏귢来反而很冷静,“既然淁这个襛店是我让年哥添加的违禁妓词,那么,这个店的责任就应该由我来임负责,也是由我来解决,对吗?腿阳哥。”

      ᡁ“是的!”

      “这么说,以后这个店也是我负责运营,对吗?”

      段泽阳本来不想答搶应魏来,可是,你让人家解决最棘手的问题了,却不把店㣓给人家㻹。爠可能吗?

      所以,段泽阳心有不甘਒,䙪但还是﷉不得不说道:“这个店,给你!”

      艐 魏来道:“好!我有办法解决!”焥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的脸上,似乎又充满了希望。

      所有人的心都放下了,因为他们知道,在这里,除了魏来,没꓆有其他人能够旓解决了,池映月也不能柿,老板䆲都不能!

      “怎么解决?”池映月道。

      魏来说道:“目前找到原因了,就容易解决了。

      컎 只要是职业打假人我们没有必要和他说太多,直接寻找他是职业打假人的拍证据就可以。”

      “证据又怎么寻找呢?”池映月问道。

      “证据已经很明显了。”

      暯“哦?”

      縫魏来将电脑屏幕朝着池臃映月转了一下,“你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