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淫骚的性感网袜国人美少妇被4名老外伺候玩弄

      修行的境界,大致分为九等,每历댜一劫,便增一等。

      修行之劫,是每个修士都必经的劫难。修士修行鑼到一定境界,便会出现劫感,不久迎来修劫。或雷劈,或火烧,或心惑迷乱,形式不一。成功应劫者,修为大增,不能成功应劫者,神消身陨。

      第七修院院主林有德,是已历三劫的大修士,而几位长老,也已都历经两劫。

      姜宇听完赵无山所讲,心道:“原来,成了修닫士,也不是一步登天,㙻随着修为境界提升,还要经历生死劫难”。

      롁 新弟子第一课,自然是޽修体,增强命力,使自己不那么容易死。

      几个队长和一些高阶弟子,包括林沐晚在内,似乎对新弟子的表现很是关心,全程跟随。

      为了测试弟子的天资,赵无山长老带领众人来到一块比人还高的巨石前。

      那石头石色青灰,质地细腻无比,看上去不像普通石头。其上,密布着许多掌印,拳印和指印。

      “此石名为力石”,赵长老指着石头道,袷“用尽你们所能使出찴的最大力量썧,以拳击打莃,拳印深浅,便代表了你们力量的大小。放心,力石并不坚硬,不用担心受伤”。

      赵长綈老挅解释完,随即指向石头正中一个深达半聕个拳头的一个拳烩印,道:“如果你们能够达到놿这个拳印的水平,就可以不用ꀞ修体,直接开始修睞行其他功法。这个拳印,是第二ण队队长常墨然所留”。

      听闻赵长老所说,众弟子不由向第二队所在看去,只见퍣为首一青年빈脸现微笑,一副得意之相。

      姜宇在禁闭室时,有八个队长都去拉拢他,只有第⟽二队的队长ق没去,而刁斗云又对二队颇有微词,刚⬍才他站到林沐晚身边时,这常默然投过来的目光最为毒辣,此时见他一ᕉ副睥睨天下的模样,立刻生出反感。

      “好,下面,新弟子依次测试”,赵长老组织着。

      新弟子击打过力石后,或兴奋或好奇或沮丧༽。姜宇属于第一队,很快就要轮到他,这时,刁斗云凑了过来。

      “力石是测力量,겓不是హ测速度,出拳并不是越快越好”氂,刁斗云给了姜宇一些经验ᔁ。

      姜宇冲刁斗云一点头,随即上前。这几天在禁闭室,姜宇的修န为虽无大的进境,但他却有一个更大的收获,那就是,熟悉了金轮的运用。

      面对力石,姜宇念头微动,灵台金轮立刻急转,随着一声嗡鸣传뱭来,他瞬间感觉身体力量增长了几倍。

      按照刚才刁斗云所鷧讲,姜厧宇缓缓出拳,正对着常默然的拳印而去。

      姜宇甫一接触力石,才发现,这石头竟然是软的。可是,虽是软的,却又觉炦拳面阻力极大。

      姜宇调动全身力量,灌注臂膀和拳℀头棤。一点一点,姜宇的拳奏头在前进。昻

      旁观弟子见到姜宇的拳法,潔似乎恍㟔然大悟一般,纷纷跺脚횊拍手,“原来是这样的冔呀,我刚才出拳太急了!”

      常默然见ᡅ姜宇放着整个力石那么大地方不打,偏偏往自己拳印上打,立刻脸如寒霜,冷笑一声,如毒ᮇ蛇一般盯着姜宇。

      \ 姜宇自从吸收魔力后,金轮觉醒,便觉身体力量爆发式增长。这次他故意覆盖常墨然的拳印,一方面是看他不爽,另一칒方面,ꯐ也是为了让自己的力量有一个对比妯标娰准。

      不抏一会儿,赵长老忽然一脸惊喜道:“姜宇拳力已达半拳!”

      半拳,那就是和常默然齐平了噴。

      姜宇继续发力,他羼感觉硵,自己力量才袥用了一半而已。

      “半拳?!果然是拥有命力血脉的人!”

      其他弟子又是敬佩又是羡慕。

      姜宇タ拳头比常墨然大,此时早ꙺ已将他的拳印完全覆盖。常默然颜色已冰冷至极。

      林沐晚早先听说了姜꣇宇之事,本也好▬奇这雷生血脉是怎么回事,袕所以才在西院等待。但见姜宇浪荡轻浮,心生恼怒,打消了好奇。刚才选队,姜宇直接报自己名字,更是恼ॣ上加恼,心想以后要给这新弟子好好上一课才行。윹而此时,见他一拳之下,竟抹消了驻留三年之久縄的常墨然的拳印,不由又心生好ᖿ奇起来: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片刻后,姜宇力尽,而他的拳头,已完全陷入力石之中。눅

      윻 众弟子早已陷入震惊之中,就连常墨然,一直揣在䘈胸前的双ུ手,也下意识地放了下来。

      “姜宇,你的拳印擺深达一拳,可以不用修行体쯄法了,你想学什么功法,告诉我”옕,赵无山道。

      功法?姜宇ꇩ此前一直在练十方拳,而他觉得十方拳法就不错,他目前还쀂没有修成拳阵,如果再换别的功法,会贪多不烂,于是道:“弟子正在练习十方拳法,还没炼好,想继续修炼”。

      赵无山点点头,道:“扎扎㤛实实,不错。只是,攪十方拳乃是基础功法,不需要下那么大功莠夫㷎。这段时间你先了解一下各种功法,看튡看哪种适合。记住,选对功法很重要!”

      赵长老又讲了一些修行事퉠宜,一天的讲授就此结束。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剩下的时间,还是要靠个篼人戞修行。

      一散㰱场,屠飞又热心地凑到姜宇身边,“哎呀师兄,没想到咱们能到同一队笑,不不不,我早知道,师兄一定会来第一队”。

      姜宇道:“咱们是同期入门,就别师兄师兄的了,叫我姜宇就行”。龸

      屠飞立刻不以为Ꙣ然道:“那怎么行!”,他略思片刻,“这样,我叫你宇哥,你叫我小飞就行”。

      隃 姜悅宇无奈,摇摇头,道:“随便!”Ԩ

      “宇哥宇哥,你可已澹找到䑻结对帮修ᤢ的师兄ண了吗?”,屠飞追着姜宇。

      姜宇一愣,停下了脚步,“结对帮修?什么意思?”

      垶“宇哥你不知道,咱们院,除去院主,⦃只有四位长老,弟子却有近千,长老是没有办法对弟子莌进行一一指点令的。所以,除了集中教授之外,修院一直㎔采用以拒老带新的方法,由高阶弟子帮助低阶弟子修行。但需要高阶弟子愿意邴,所以,找一个修为高的师兄来带睍自己,很重要的”,屠飞倒是对修院很是탬了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