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伦理

      守卫城门的主要战力受创。

      西风骑士团纭的后墱勤人员见此,在其他战斗人员掩护下,´迅速将迪卢克抬进城内,让一直在负责救治伤员䤨的芭芭拉医治。 ܿ

      而就在迪卢克被击卂飞㐼的一瞬间,琴发现了稍纵即캱逝的机会,刁钻一剑自她手中使出,直刺岩盔丘丘王➮的心口등。

      “咔。”

      搼 伴随着一阵火花,琴团长的短剑划过岩盔丘丘王的铠甲牾,被格挡了出去。

      “吼!”

      暴怒的丘丘王举起榚布满岩石的双手,向着西风骑士团的方泸向狠狠砸下,三道汹涌的岩石波㫳浪诮直直冲去。

      “小心!听凭风引。”

      看着不断翻滚的地脉凸起,琴团长将剑尖已经䩰折断的短剑竖在胸前。

      一片巨大的风元素领域展开,挡住了汹涌盆的岩石波纹。

      姫此时异变狄突生,一个蓝色的水泡突然出现在琴的面前,眼看就要将她禁锢。

      但琴的反应力也是一流的,迅速侧身挥剑,劈开了这水泡。

      然而,就在水泡释放的同时,她的四周又有更多的攻击袭来。

      此时她要面对的正是数十个四面八方ꉱ而꺤来的尖锐的冰棱,此时的冰롛棱距离她已然就在䠉咫尺之间。

      ꎽ“小心点,琴团蜬长。ㄜ”

      一道绿色的箭矢射出,侾卷起的狂风偏转了冰棱。

      那是站在城墙上的温迪,在危机时刻,他的箭矢不偏不倚的挡在了琴的悋面前。

      “巴巴托斯大人……”

      此刻,琴觉得温迪不正经的微笑格外慈䈼祥。

      就在骑士团的众人陷入苦战的时候,法玛斯躲在史莱姆队伍的最后面,看着几位提着雾虚灯的雷萤术士交谈。

      “我们也要上去冲予锋吗?”一只像是新入职的雷萤术킉士,声音相当年轻,询问身边的姐姐们。

      所有的雷萤术士都戴着紫色的兜帽,看不清面容,法玛斯只能围在一群雷史莱姆后面,悄悄的偷听。

      훋 “我们只是来璫为【博士】收集神之眼꽩情报的,那些㌾肮脏的深渊法师可不值得我们去帮忙。”

      几只雷萤术擅士远远的吊在成群的魔物后面,一道更为成熟的声音回答了年轻籬雷萤术士的问题。

      “【博士】制造的邪眼,真的有堪比那些神之眼的威力吗?”

      “当然,愚人众十一席执行官第十一석位,【公子】达达利亚大人就有女皇陛下亲自赐下的邪眼。”

      听了比她早入职前辈的话,年轻的꫍雷萤髹术士骄傲的点点头,面具下是一副纯ՙ真的表情,“那我以后也会努力,得到女王大人쟌的赏赐!”

      “邪眼?”

      听着几只雷荧术士叽叽喳喳讨论的法玛斯,突然对这个叫邪眼的东西起了兴趣。

      “按照神之眼仿制的邪眼吗?”

      法玛斯思索着,“如果按照火元素神之眼仿制,里面是否有神力呢?如果有,会是冰之女皇的神力吗?” ᣚ

      神之眼只是神力外显的事物,当高踞神位的神灵感觉到人类对于某些东西的渴望过于强烈,就会降下一道神力,和쓋人类♡的精神力量共鸣,形成同属性的神之鲭眼,这也是法玛斯收回神力后,神之眼៩可以继续使用的原因。

      ᚘ 当雷萤术士们提着雾虚灯,记录着战场的簬情报时,颁突然感觉到了굠自己的背后,有一阵澎湃的火元素力。

      “是谁!”

      ﱵ三角継形的雷电折线环绕住所有的雷萤术士,将众人保护起来。葂

      “各位ᧁ妹妹们䩺。”

      法玛斯身穿血红色铠甲、手持长枪、面部被狰狞的起伏的尖刺面甲覆盖,缓缓走到这几只雷萤术士面前,一路上,所有史莱姆都恐惧的让出一条路。

      “你们说的这个邪眼,它好看吗?”㑵 䄒

      “它不是好不好看,它就是那种特殊的,很强的……”

      “唔!”둼

      雷萤术士前辈捂住了还想说点什么的后辈的嘴。

      “是偷窥者呢?”

      几只经验丰富的雷萤术士摆出战斗造型,唯独那只年轻첍的雷萤术士还在原地,呆呆的看着法玛斯。

      “好帅。”

      “既菴然要玩,就ๅ多叫些小伙伴啦!哈哈哈。”

      回头看了一眼年轻的小雷萤术士,剩下的几人召唤出了一大片雷萤,然屮后摇晃着雾虚灯,向着法玛斯攻来。

      옇“赤炎烈风!”

      伴随着法玛斯双手的挥动,฾空前强劲的火焰烈风伴随着破空声,向층着几只雷萤术士袭去。

      躲在后面的小雷萤术士有戸幸见证了这样一幕:

      所有雷萤术士的攻击如侏同摧枯拉朽般的被瓦解,她的前辈们都被法玛斯发出的烈火卷入、撕碎、焚尽,一起化作尘埃随风消散。

      烈火∓过后,整片场地上可以说寸草不生,只留下地面上骇人的被枪刃划过的痕迹。

      当小雷萤术士反꯮应凄过来时,法玛斯畏的枪尖已经指騮着她的鼻子了。

      “现在你可以接着讲解邪眼了。”

      法玛斯张狂的笑了笑,面具下深红的瞳埩孔不断闪烁。

      小雷萤术士似乎是被吓到了,两行清泪从面具下滑落,迫于法玛斯㴜的压力,张着颤抖的小嘴,想要说点什么,又勉强咽下去,一言不发。

      看着法玛斯淡白色的发丝被升腾的火元素带上一层淡淡的红色䐶光晕,有种影影绰绰看不真切的神秘。 甠 촖 这只雷萤术士竟然直接看痴了。

      キ 就这样,过了几秒钟,法玛斯虽然还在维持帅气的姿势劤,但天空中,由攻击引发的火元素风已经开始消散,逼格在迅速降低。

      퍌 “邪眼…在【博士】的工厂里…” 贔

      终于,在法玛斯都准备放下手中的长枪时,㿞这只雷萤䳽术士终于开口。

      “好,谢谢你。”

      松了一口气,法玛斯用枪尖挑开了雷萤术჏士的紫色面具찀。

      神秘的面具下,是一张相当稚嫩的小脸,配着凌乱的쾧浅绿色发丝和泪痕。

      “年纪轻轻,干点什么不好,非要进这ꓴ种全是阴谋的—地方…”

      法玛斯把长枪一收,向着丘丘人大军的方向飞裊去。

      只留ඓ下了凌乱的小雷萤术士和半空中尚未褪去的砨残红。

      ——䏅—————ߞ——␍—————

      셍PS:你们永远猜不到作者的性取向!쟛也猜不到主角的性取向!

      (兴奋!) 㷍

      谢綑谢结束的虚空的1张月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