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兵

      仅凭杀意,他就知道这是一个堑足以令他全力出手也胜负难料的高手。

      然后,当他看到伊月的时候,整个人網情不自禁的愣了一下。

      首先,他已经发现了这股杀意并不是针对他的,其次,伊月实在是太帅了!

      和只是略显俊秀的王小섲石不同,白愁飞是那种从相貌到气质都万中无一,哪怕是在潮涌的人流中也能鹤立鸡群的绝世人物。

      尤其伊月在来的路上还开启了新到手的一张卡牌,顿时将白愁飞的气质拔高到了另一个境ꈦ界,因为那个人是白玉京。

      原本的白愁飞是骄傲的,温柔一刀中的三大主角中,他不像苏梦枕那样出身名门,也不ㄥ像王小石那样师从名师,他只是个孤儿,甚至连个正式的师父都没有。

      他的一切都来自于自身的努力,只能靠着替人卖命来获取他想要的资源,但就算驠这样,他的武功学识也都不比苏梦枕和王小石逊色,同辈年轻人中,能有他这般水准的更是不超过十指之数,所以他当然拥有着骄傲的理由。 庀 씊 不过骄傲的人容易刺伤旁人,尤其是白愁飞这样绝对理栧智、利己的性格更不容易和人啨交好諧,所以后来他哪怕武功很高权势很大,也基棴本上没有什么朋友。

      蟾 对此,伊月并不想过多的评价,毕竟他之所以喜欢白愁飞这个人物也是喜欢他那퐕永不低头๵的骄傲。

      人想骄傲的活着,有什么不好,有什么不对吗?

      伊月并不덤打算改变白愁飞的骄傲,不过他要在白鄴愁飞的骄傲上披上一层薄薄的外衣,既不会折了他的骄傲,也不会显得生人勿进,所以他第一张卡牌选择了白玉京。

      㬾 天쵨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벃,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论武功,白玉京虽然无法和西门吹雪、叶孤城相媲美,更无法排进古龙笔下的Ꮫ十大绝世高手,但他有一样东西,却是无人可比Ḝ,那就是他ဧ的微笑。

      原本,伊月还担心笑与傲会不会有所冲突,但是当他接受完白玉京的记忆和能力后,他知道‘笑傲’本就是可以合在諹一起鎨的。

      一抹微笑,一放既收,不过那凛冽如랇寒冬的杀意៻却在顷刻间温暖的如同初夏的太阳,另王小石惊⯍叹的同时不自觉的为之折服。

      “好一个绝世的人↋物!”王小石䆡心中暗暗喝彩。

      与此同时,他的耳中也响起了伊月的传音。

      “小不忍,则乱大谋,未知底蕴,发作何用?”

      王小石听完又是一呆,只是来不及追问,伊月已经转身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人群。

      现在还不是认识的时候。

      伊月还要去找‘薛西神’赵铁冷,商议晚上动手的事➶宜,而王小石在回过神来后沉思片刻决圬定继续留在这里,等这些卖艺人收摊后暗中砸跟踪,找出他们背后的人来,然后将他们连根拔起。

      沽命运的轨迹在这里并没有做出太大的改变。

      至少,王小石在跟踪的路上依然看到了女扮男装的温柔,也看到了‘天下第七’文雪岸ﴠ在小巷内三息斩杀十二名六扇门高手。

      当然,蝴蝶扇动翅膀总会引起些许的改变,此时提前离去,正䎀前往客栈的伊月便遇到了刚ີ刚步入市㱦集的温柔。

      훖这个在白愁飞短暂的一生中,唯一深爱ۆ过他的女孩,也是白愁飞一生中唯一觉得有所亏欠想要푽弥补的存在。

      可能这就是命运寧吧。

      拥挤的人流中儋,两人的目光触碰到ɨ了一起,时间仿佛都在这一刻静止了。

      直到一声‘哎呦’从温柔口中响起,伊月顿时笑出了声来。

      温柔的武功一般般,虽然师从于小寒山红袖神尼,但由于不好好练,ଣ所以最多是江湖二流的水平,不过她的轻功在红袖神尼‘打不过至少能逃’的理念逼迫下倒是练的非常不错,绝顶之下,能和她相提并论的绝㙊不超过五指之数。

      悘 可就是这样一个轻功高手,居然被一个不会武功썩的普通大妈踩了脚,这实在太有趣了。

      ׼三分傲气,七分潇洒,还有一分奇异的仿佛不属于这个世间的缥缈,伊月这一笑让温柔情不自禁的又是一呆,继而双颊一红,脸色露出了一抹羞怒的神色。

      ؕ 当然了,这不只是因为鈒自己的‘糗煲事’被伊月看到,更主要낱的是那个踩她퓸脚的大妈居然恶人先告状,一边捂着胸口做ퟣ出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一边扯着难听大嗓门叫嚷着‘你叫什么叫,好狗不挡道!’

      有一说一,遇到这种情况,别说温柔一个女孩子了,就算是伊月也会忍不住想要出手了。

      熙 不过让人意外的,温柔这个莽撞冲动的姑娘居然忍了下来,手中的宝刀星星刀被她攥的隐隐作响,但她最终却并没有出手。䥌

      她不喜㼳欢用武功欺负普通人,对方虽然讨厌,但却还罪不至死。

      몔 温柔虽然不温柔䗵,但鼊是心地却非常的善良。

      囎 可这也꧟正是白愁飞无法接纳她,两人无法走到一⾎起的原因所在,白愁飞是个成年人,而且是个心高气傲,有野心,有Ṧ抱负的成年人,他做事只看利益,不看对错。

      还好,现在的他做人做事还是有底线的,不然也介成不了苏梦枕和칂王小石的兄弟,伊月也不会这么欣赏他。

      只是如何在一展抱负得偿所愿的情况下,又能和温柔有情人终成眷属,伊月还没有想好。

      “好像又进入的太匆忙了啊...”

      一笑过后,伊月眼神闪烁片刻,然后他选择了‘逃避඿’。

      在温柔和那个恶大哞妈理论的时候,伊月身形一转,如同游鱼一骐般消失在了人流之中。栀

      客栈内,早已等待덈伊月多时的赵铁冷一看到他便站起身⾑来,脸휳色有些严肃。

      “刚刚得到消息,今天下午城里死了十二个六扇门的高手,看伤胓口应该是一人所为。”

      “我知道啥。”

      “你知道?别告诉这是你做的!”

      戹“怎么可能?浍我只是⋓知道是谁做的。”

      닡“是谁?”

      “一个你惹不起,你背后之人也不愿意招惹的人。”

      “......”

      略显昏暗的房间内,赵铁冷盯着伊月的脸看了好半天,眼中透着▵一抹古怪的神色。

      쁈“怎么了?我脸上有花?”

      “没有,我只是感觉你这出去一趟有些变了。”

      “这有什么奇艉怪,人总是会变的嘛,赵兄这不也变了吗?以前的赵兄可不会跟我说这么多话啊。”

      “......”

      벏赵铁冷张了张嘴,眼中的古怪之意越发的浓烈。

      作为一个心细如发,能够孤身打入敌方高层的二流高手,赵铁冷很快就发现了伊月身上发生了那些变化。

      气质,냕眼前的年轻人还是那个傲气的年轻人,只是他现在的傲气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给人以一种曲高和寡的感觉了,他现在的傲,傲的让人舒服,让人亲切,仿佛他就应该这样傲,他的傲无比和谐。

      놅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傲캁气怎么可能会让人感到亲切?

      以赵铁冷的阅历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ㅂ不过蓘他更好奇伊月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泫,怎么会一天不到的功夫就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当升然了,他不会开口去问,他们的关系还没有亲近到那种地步。

      他和伊月之间只是交易伙伴罢了,这次行动过后他们便会分道扬镳。至于为什么这么重要的行动他会找伊月这个外人一同出手굡。

      一个是白愁飞从前的良好信誉以及金风细雨楼掌握了白愁飞的所有情报핛。연

      另一綳个也是因为他如今身份的缘故实在不宜动用自己人。

      롉 明面是六分半堂十二堂堂主的他,实际上却是金风细雨楼五方杀神中的薛西神。

      ꢙ这次他要对付的就六分半堂的九堂主,不论用金风细雨楼的人,还是六分半堂的人都不合适,所以他才找上了无门无派,武功却已达到一流境界囮,还有过一次成功合作经历的白愁飞。

      至于白愁飞会答应,目的倒是十分的单纯,那就是为了银子。

      艤是不是很难想象?

      六分半堂可是如今江湖上的第一大帮,高手如云,势力遍布黑白两道。

      他们的九堂主武功先不说怎么样,但至少身쎭份摆在那里,杀了他六分半눰堂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可白愁飞却答应了,而且不是为了交好金风细雨楼,以他的骄傲,一个薛西神根本不值得他去巴结交好뵛。

      他真的只是为了酬金去的。

      作为一个无门无派的孤儿,他没办法像那些出身世家、豪门、帮派的高手一样,根本不需要为钱操心,需要了,他们身后的势力机会立刻送上来。

      他的钱都需要他自己来赚。

      可他又太过骄傲,寻常鸊江湖中人用的最多的‘劫富济贫’他根本不屑去用,所以他只能靠这些来赚钱了。

      “太过骄傲就成了矫情了~”

      白愁飞身上的很多地方都让伊月十分欣赏,但是不包括这点。

      在他看来如果是真的劫富济贫并ә没有什么不好,尤其是那些贪官污吏如果能将他们杀怕了,对这天下反而是件好事呢。

      只可惜秦,今晚之后他㍲就要和王小石、温柔一起上京城了,一路上三人同行,他就算想劫富济贫也抽不开身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