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科幻灵异>

      刚把火生上,柳行宗就感觉到脚下一阵晃动,他赶紧跳开,原来站的地方有一只爪子从地底猛然探出,将周围的泥土掀的飞扬,而后又钻回洞里不⿱给男子反击的懬机会。

      柳行宗很是兴奋,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早知道这样就行,自己早就屠杀穿山甲了鰚。

      柳行宗操控着绳子去追,但是由于感知䙿不到穿山甲的存在,地下的绳子总是钻进死胡同里。柳行宗便不敢再让法器深入地下。

      在这种遍地都鵐是储灵石的地方,使用法器就是对体内灵力的巨大消耗,渇他修为不高,结成金丹尚未探明元婴,之前又大量的放出精血,此时不能大意。

      奇鳞穿山甲虽不是强大的灵兽,但有些个体也能结成妖丹,再结合他们自身携带的鳞甲,也不是很好对付,而且柳行宗这次的任煮务还是活捉,难度再加一等,甚是难办。

      좎 柳行宗虽然觉得难办,但并不慌张,妖兽再强,在修成兽魂之前,还是敌不过本能,修士千奇ሱ百怪的手段,足够收拾它们了。

      柌柳行宗又试探了几下,发现这个妖兽可很能连结丹都没达到,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跟自己有些差距,只有㛒隐藏的能力特别强,往地下这么一钻,怎么都找不到,主要原因就是大曼国奇怪的储灵石量导致的,灵力无法延伸,“他么的,大曼国这地方怎么能有这么多储灵石的,这合理吗?”

      既然无法在地Ä下捕捉,那就只好把它逼出来了,运起灵力,掐了个水诀,将水灌入洞中,却毫无反应,水也没有溢出来,柳行宗只能判断这地下有水道,既然水不行,便用树根将它逼出来。

      ᑯ柳行宗知道这妖兽的目的是自己手中的穿山甲,这大概是它的崽,既然如此,就用这小东西做诱饵...等等,诱饵?

      想到诱饵,柳行宗心里也是一惊,自己也有人质啊,还在山洞里躺着,这妖兽应该不会聪明到要挟持人质吧。

      以防万㌌一,柳行宗回了山洞,所幸山洞里并无异样,只是女孩身披棉被,缩成一团哭泣,柳行宗看着女孩生无可恋的样子也很难受。

      这十几天来,女孩是醒了就哭,一直哭到昏过去,他虽然知道大曼国的女子十分保守,但没想到竟到了这地步(是你随意带着ﯢ人家跑的原因啊,喂)。

      ཬ “别哭了,等以后我会想办法把你送回那村子的。ዐ”男子没有多说什么,既然穿山甲没在就好,还没转身,又是一阵震动。

      “不好。”柳行宗大叫一声,赶忙掏出一个小钟,把自己跟欣瑶罩在里面。法术还没运转ո完全,整个山洞就塌陷了,大钟护着两人不被落石磕碰,但不뎵能ॽ防止骫地面的陷落,“这穿山쑸甲怎么在地下挖这么多洞的,还知道设陷阱,有这么聪明的穿山甲吗?”

      欣瑶见到柳行宗宸的钟可以变大,原本沉ݒ睡的记忆有些苏醒但又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张了张嘴,轻声的问道:“仙人?”

      但由于落麿石叮叮当当的撞击着大钟,柳行宗根本听不清女孩说了什么。他勉强地抓住落石势头减缓的机会,掐起御风诀,在大钟的保护下冲出了坍塌的洞穴。

      柳行宗抱着댞欣瑶站在离地十米若的空中,喘着粗气看向地面,还是没有那个穿山甲的踪迹,便又从储物袋里拿出已经死去的小穿山甲,割掉它的前腿,催出血液,想要骗那只穿山甲出来。柳行宗对着行ᗕ为本身不抱什么希望,毕竟连陷阱都会制造的生物,又怎么会中这种伎俩。

      果不其然,籝小穿山甲的血都放光了,那只大的也没有出来,柳行宗틨无奈,落到地上,把手中的穿山甲一丢,打算换一个地方找。菁

      谁知这时,那藏起啣来的穿山ꞃ甲竟跑向尸体处,就当柳行宗不存在一般,柳行宗这可乐坏了,正要下去捕捉,突然想到一种情况,“탸要是这不止漋一只穿山甲呢?”

      哦,原来如此,这样一来,所有的问题都就想通了,怪不得地洞那么多,为什么它敢跑出来送死,蓚原来不止一只穿山甲,也好,看我将你们一网打尽。

      柳行宗向前的冲势不减,但偷䟿摸的放出了几个种子,还将绳子拖在身后,欣瑶则被他绑在背上,防止ꩢ女孩再ﯲ次成为自己的掣肘。

      欣瑶趴在男子背䲸上,很是不解,为什ᤈ么仙人℉要这样峇对自己,自己做了什么让仙人生气的事吗?为什么这般伤೟害自己。

      欣瑶越想越委屈,凭什么,凡人就쪽没有人权吗?恢复了一些力뉳气的欣瑶越想越难受,旷怒目双瞪,张开嘴,想要一口咬在柳行宗的耳朵上。 鹊

      柳行宗正时刻注意着身后的动向,穿山甲没看到,倒是这小姑娘气势十足,男子在心里㱃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没时间跟你玩闹,你先睡一≎会儿吧。”说完,ྥ他轻轻地用右手抚摸欣瑶的头,让女孩睡去了。

      没了女孩的干扰,柳行宗便放开手脚,前期布置的也差不多了,此刻正是收网之时,左手将灵力传到拖在地上饃的绳子中,催发那几个先前布好位置的种子,种子受到刺激,长出一个小芽,而后根系疯狂的发育起来,将芽빼周围五米的土地都拱的松松散散的ײ,藏在土里的穿山甲自然也陷入了囚牢,被禁锢了起来。

      ଛ 身后的穿山甲先不管,面前的这一只可是货真价实的奇鳞穿ų山甲,可不能让它跑了,从腰间将捆着欣瑶的呼另一条绳子解下,抽向那个穿山甲。

      穿山甲速度本来就没有柳行宗快,怎么躲得开,直接就被柳行宗捆住前腿,拽了过来,穿山甲见这样,也放弃了逃生的机会,转身⹿向这边扑来,但它没有冲着柳行宗发起进攻,反而是冲向了瘫坐在地上的欣瑶。

      男子自然是不会让它得逞,掐了个켎诀,手中的绳子便将它捆了个ﯓ严严实实,鄲悲愤的穿山甲只能用前爪不停地抓绳子,但没有任何效果。

      尘埃落定,柳行宗带着两只奇鳞穿山甲和那只倒霉穿山졇甲准备再找个山洞,解开了束灵法咒的欣瑶也跟在他后面没有逃走,这让偷偷观察她的男子十分诧异又高兴苉。

      “丫头,看样子你做好选择了,虽然你不论怎么选我都会把你带到牧밙崖修补你的灵根,但你配合的话,还能少吃些苦头不是?”柳行宗找了个话题,转졘过身对着跟着后面的女孩说。

      女孩抱着胸,使劲䙌遮掩自己的身躯,不让男子看到,咬着下嘴唇用很小的声音说道:“젶能不能先给我一件衣服。”

      柳行宗看着女孩身材凹凸有致,面容清秀,心里美滋滋的,毕竟男人嘛,谁也不愿意跟一个丑八怪多说什么。믷

      韱 男子没有给女孩衣物,却是将女孩押在身前,看着女孩,向女孩要求道:“我说룻什么就是什么,你不要反抗,懂吗?你做的好我就给你奖励。”

      ꕫ 说完,从储物袋里拿出那天从欣瑶家里匆忙卷过来的衣茋物,“你没有逃走让我很高兴,我就允许你穿上衣服,诺,穿上吧。”

      欣瑶看着男子递过来的衣服,眼泪又止不住的往下流了起来。那是婶娘的衣服,她짴的衣服已经随着山洞的崩塌也埋在了石头下面ḫ。

      柳行宗就她又哭哭啼啼的,有些不耐烦。“你再哭,不穿衣服了?不穿你就给我。”说完,就伸手要拿回衣服。

      女孩自然是不肯给,抱着衣服擦了擦眼泪,只能忍住,不让自己哭出声,캌默默地流着泪将衣服穿好,站在了柳行宗面前。

      擟 步 柳行宗看着顺从的女子,刚想再说些什么,就看到女子身体摇摇晃晃,赶紧拉住,抱过来一看,果不其然,女孩又昏过去了......

      柳行宗用土诀建造了一个小屋洞穴,在洞口设下禁制,将女孩放在干树叶上,身下垫了几套自己的衣服,便开始处理起那只穿山甲,准备做顿好吃的犒劳一下行自己。

      进山这么多䀅天了,自己连一顿正经饭都没吃过,虽然金丹期已经可以以灵润体,但这口舌之欲却也是不燳能免的,而且修仙之人的欲望可能比普通人更大,在长久的修行面前,没有办法确定自己的存在,岂不是很容易就会走火入魔? 房

      柳行宗辅修的双修功法本就是欲望极ﶾ强的功法,这几⭡天身体连续损耗,他也有ꏍ些吃不消,借着这个机会,给自己加餐,补뮨补精血解解馋。

      穿山甲处理起来也不麻烦,血已经放过了,剩下就是剥皮破肚,再用流水盜冲洗干净,利刃切割成白嫩的小块,加些香料,放入砂锅里慢慢熬煮即可。

      柳行宗是行事小心之人,他怕那两쒭只奇鳞穿山甲还有同㩌伴,便绕쌭着小屋洒下一攠圈种子,用根系将土洞包裹起来,防止有漏网之兽偷袭,这种子是梭树特化过가的,受到嚵灵气刺ᒐ激根系便会疯狂发育,比催化其他植物容易的多,很猭多不是专修木系的人也会准备,很是方便。

      那两긨只奇鳞穿山됣甲都被柳行宗施了束灵法咒,四肢被绳子捆起来,扔在山洞一脚,柳行宗看了看山洞里,对自己的劳动成果很是满意,便坐下休息,静待那锅美食ᑴ完成。

      在等待时间里,柳行宗看着躺在一边的欣瑶,在心里W反省着自己所犯的错误:

      首先是,差点搞出人命的错误,这真的是在计划之外,ᚕ只顾着查探灵根,没有看女子的精血和元神已是两衰,郛事情发生之츝后又慌张了,差点着了心魔的道,甚是危险,下次可不麿能这样。

      还有,这女人既然已经决定带回牧崖,那就要考虑之后怎么处理,这样䋠吧,先教会她双修功法,再慢慢的调理破损的灵根䠅......剩下的,到时候再想吧。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