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茎进入图片集

      薛澜觉得, 他们和邓锐秋之间可能真的有一种玄妙的命中注定。

      虽然……他其实一点也不想跟邓锐秋的队伍打。

      齐思雨却并不这样觉得——

      “reset不是说了,他们不过是手下败将而已,再赢一次就好了, 怕什么!”

      “邓锐秋虽然冲动,但不像是没头脑的人……”孟蔚然总觉得有些不妥,喃喃道:“而且今天雷霆战队和lgw的经理都在场……”

      “那不正是我们好好表现的机会!”齐思雨闻言热情高涨:“咱们这么努力,不就是为了能进入目前这两支最强的战队!”

      齐思雨的话孟蔚然无法反驳,可不知是不是因为段闻峥刚刚拒绝了与邓锐秋的比赛, 如今要再打一次邓锐秋的战队, 他总有些奇怪的感觉。

      安静坐在一旁的薛澜却始终没有说话。

      段闻峥像是看出了他有所顾虑,队友调试准备的空档, 他划过座椅靠近。

      “紧张?”

      薛澜忙摇了摇头,端正又小声的答道:“我在想等下邓锐秋又输了该怎么办。”

      段闻峥像是没想到他会这样说, 反复打量着眼前的小孩。

      “我怎么觉得……我是不是带坏了小朋友?”

      薛澜看着他含笑的眼底,学着他的样子挑起眉:“你说谁是小朋友?”

      段闻峥没有回答,道是话锋一转:“这场比赛如果赢了……”

      薛澜竖起耳尖, 不正纳闷着段闻峥是不是又要故意讨什么谢礼, 却听他问道:

      “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薛澜不可置信的反复打量着段闻峥, 那目光就像是在说,这人怎么会忽然转『性』了?

      “没有?”段闻峥被他盯笑了:“我前阵子不是赢了点奖金,刚发下来了, 你要是没什么特别想要的……那我就去选选有什么适合你下次来我家穿的裙……”

      薛澜就算耳聋眼瞎此刻也能猜到段闻峥想说什么了, 慌忙捂住了段闻峥的嘴。

      偏偏指尖之下, 却还是段闻峥那双轻挑的笑眼。

      薛澜竟下意识抽回了手。

      “准备好了就开始吧。”

      温衍的声音让整理着键位和技能的几位选手一同正『色』,薛澜也忙转回视线,安安静静准备开始比赛。

      经过了上一次的比赛,邓锐秋的几名队友当时不欢而散, 薛澜甚至觉得当时战队几人的关系已经岌岌可危。

      不过还好,这次的比赛几人虽然面上都带着些许紧绷,打法却不似从前那般激进,走稳妥的战术突破。

      本次的地图随机为空中补给站。

      空中补给站与海上运输船相似,地下有同面积的两层,但地图与其他55地图相比较小,友军支援所需时间较短,段闻峥开局便先去清理丧尸。薛澜和其他人则沿着补给站中心的滑道向前『摸』去。

      可是这一次,情况却有些奇怪。

      本来就不大的地图,薛澜几人在中间溜了几圈也没见到敌方的半点影子,他忙在战队麦中低声道:“reset,你那边小心点,主道一直没有遇到敌军。”

      “恩。”段闻峥随口应了一声:“我这边暂时安全。”

      “这帮人都去哪了,地图就这么大一点。”齐思雨跟着几人转了一圈,始终没看到人,疑『惑』道:“需不需要留一个人守基地?”

      “不用。”薛澜摇了摇头:“就算他们来偷基地,这地图这么小,我们赶回去也来得及。”

      齐思雨想了想也是,可这么大的地图,他们五个人又能去哪里呢?

      “会不会……”

      苏一语顿了顿,紧张的低声问道:“他们也去刷怪了?”

      “刷怪?”齐思雨皱眉,并不认同苏一语的话:“甲板没听到有枪声,他们如果是去刷怪了,只能是地下单刷,如今还在比赛,分散刷怪一旦被我们单抓……”

      “但如果他们都是分散清怪,拖到大后期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孟蔚然提醒道。

      “怎么不是了?”

      “exist……”孟蔚然顿了顿,像是顾及薛澜的感受,委婉的说道:“现在枪和技能等级都不够,单场比赛获得积分是会以乘法形式与自身等级计数的,所以如果账号有所欠缺,在后期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他的话让众人陷入了沉默,苏一语的目光几次扫过前面不远处的集装箱后,犹豫开口道:“前、前面好像、有人……”

      “在哪?”齐思雨声音戒备的问道。

      苏一语的话欲言又止:“辐『射』区。”

      众人闻言一同向辐『射』区看去,在不远处辐『射』区内丧尸摇晃,可最角落却当真似有人影一晃而过。

      “当心!”

      齐思雨说着立刻在众人身上加上了一层保护罩,众人一同暂避在掩体后,他目光却死死的盯在那人影晃动的角落。

      “好像只有一个人,跑了。”孟蔚然低声道。

      “刚刚他好像是自己在那边清怪。”苏一语顿了顿:“用匕首。”

      “那边好像是死胡同。”齐思雨盯着那人消失的地方沉『吟』道:“去看看。”

      “等一下。”薛澜切换视角反复查看着:“会不会有埋伏。”

      齐思雨看着时间已经走过15分钟,两支队伍在十五分钟内都没有正面遭遇,再这样拖延下去情况极有可能对他们不利。

      “reset回来!”齐思雨斩钉截铁道:“咱们去看看,就算有埋伏,reset也能在第一时间赶到支援。”

      “来了。”段闻峥收了枪,向通往夹板上方的通道口跑去。

      “可是……”

      如今看来,这样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可薛澜不知为什么,就是觉得事情有些过于简单反而让他觉得……

      小队的打法大家习惯商讨,而因为无人愿意指挥是以关键时刻大家都习惯听齐思雨的决定。

      薛澜虽然心中尚存疑『惑』,可想着只要段闻峥和他们汇合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便强将心中的不安压了下去。

      “对方应该只有一个人,在左前方通道的集装箱后!”负责查探前方情况的苏一语反复确认后报点道。

      “确定吗?”齐思雨再次确定道。

      “冲。”齐思雨当即示意。

      薛澜暗觉不对,可齐思雨却已经带着人已经冲了上去。

      错综的枪声四起,薛澜来不及制止前冲的队友,他却在这时忽然想起初进俱乐部时的那场未打完的单人赛。

      那场比赛最后仅剩他和邓锐秋两人,在所在层无法寻找到邓锐秋的自己只能孤注一掷的从唯一的通道口登上夹板……

      “不对……”薛澜呼吸一滞:“reset小心!!”

      就在他出声的瞬间,几人同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枪响——在一阵混『乱』中,枪声在极短的时间内又再次戛然而止。

      系统提示:reset成功击杀了frank

      系统提示:unknown成功击杀了reset

      “对面还剩三个人,朝你们的方向去了。”段闻峥微微舒了口气,声音带着一丝与往日不同的低沉。

      薛澜的心瞬间沉入了谷底。

      是了。

      他刚刚就觉得一切似乎有些奇怪,这一切竟与他和邓锐秋打单人赛时的情况近乎一样——同样是多层的地图,同样只有一条通道。

      他们在负层极难找到善于藏匿的段闻峥,但如果能在通道的位置拦截……那么他们就有极大的几率成功。

      邓锐秋竟然当真下了血本,孤注一掷的带着四个人一同去拦截段闻峥。只是在这样四堵一的情况,邓锐秋的小队竟然还是被段闻峥换掉了一名输出。

      “怎么会被换掉!”齐思雨不可置信的低喃道。

      他还未从段闻峥竟然被一换一的震惊中走出,那名原来躲在集装箱后的人竟突然发起了反攻,自爆式的向他们扑来!

      “别慌,他只有一个人!”齐思雨忙强作镇定的指挥道。

      敌方的突击手蛰伏已久,以雷开路后将枪口尽数对准苏一语,将他强行一波带走!可那人却并没有退回掩体,一波伤害过后竟直接冲向被刚刚手丨雷炸去半管血的齐思雨!

      在一旁等重生的段闻峥散漫的神『色』一凛:“回来!”

      可齐思雨此刻哪里还听得进他的话,敌方突击手只有一人,他却是跟两名队友一起的,齐思雨当即决断道:“打!”

      在一场比赛的进行中总会有判断的失误和偏差,而在这种时候,所有人最应当做的就是听从指挥的调令——

      所以即便薛澜在心底也觉得段闻峥的判断是对的,他在第一时间还是按照齐思雨的决断将火力集中到敌方那名突击手身上。

      战况急转之间,薛澜和孟蔚然虽集中火力将敌方突击手带走,可邓锐秋三人也在此时赶到!对方的狙击手直接在高处以那名突击手为饵换下了齐思雨的人头,邓锐秋也带着队内的医疗兵意图秒掉残血的孟蔚然。

      狙丨击枪声响后,好在孟蔚然及时躲进了一旁的掩体后,这才勉强保下一丝血皮没有被瞬间带走,可他与薛澜二人还是在这一波突击中被冲散。

      情况非常不好。

      被一换二还带走了团队中较为重要的医疗兵,且对方此刻有状态良好的突击兵、医疗兵和高处的狙击手,己方却已失去了一狙击、一突击和一名医疗兵……

      赛场中只剩下薛澜和残血的孟蔚然,两人如今虽被冲散,可此刻被自后方包抄的三人紧『逼』进死路,已然落入原本被他们围堵落单突击手的境地。

      齐思雨颓然的跌坐回座椅。

      “刚刚那一波真不应该接着打的。”一向沉默少言的孟蔚秋亦忍不住说道:“这……怎么打?”

      “拖着,等reset复活。”齐思雨咬牙道。

      “怎么拖?我和exist都在死角根本没法躲,我现在的血量别说是一枪,医疗兵一刀我就倒了。”

      闻言,齐思雨的面『色』更加青灰,几人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能打。”

      在一片寂静中,薛澜的声音显得平缓而坚定。

      孟蔚然顿了顿:“我等下去去冲一波吸引火力,咱们先秒医疗兵?”

      “不。”薛澜习惯『性』的调整好耳麦,目光扫过对方狙藏身的高点:“我来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