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爵迫爱

      ዆ 豺 楚꥓明諙跟厉鬼头领,朝前走去出了镇子发现他净们正朝着螭龙山庄的方向走去,心中也是疑惑万分,自从昨天往山上去了一次后,怪事一个接一个的룢,然后回头看向雪玲低声问道:“忘了问你了,你山庄那边触发生了焎什么事,你大晚上的怎么跑我我那去了?”

      雪玲犹豫了下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怎么ᑀ回事,就在昨晚,酒店突然就停电了,外面一片漆黑,而且不管我怎么喊,可没一个人羭回话,好像홃都突然消失了一样,我很害怕,就开着车一直往前ྷ走,后面一直有个鬼影㝙在跟着我,我不敢停下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把车开到了你那边,真的是对不起,给你招惹来这么多麻烦懟,差点连命都没了”,说着有点愧疚点看着닰楚明,低下了头멙。

      ࿔楚明听到解释后说道:“没事,不ᵽ怪你,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估ꂋ计是那些鬼做的手脚”,说完边领着她慢慢的向着山上走去,此时的内心倒也不像刚才那样害怕了。

      就在楚明他们离开不久,宋神婆和老头二人,终正于赶到镇子上,刚走入镇子,老头ꈮ便喊道:“小心点,有鬼气,而且比我们之前碰到的那些还要厉害”,二人走到刚才楚明他们的位置处,看到地㺻上的血迹,宋鎧神婆心中有点着急说道:“看样子他们已经出事了,不知道是死是活,”说着便要继续往前走,这时老头拉住了她的手说道:“等一下,我算下他们往哪里去了,我这有张师门的传音符,你给ꕪ师门传音说,这边出现了很ө多鬼怪,甚至有鬼兵出现,更有可能还狟有鬼将级别的鬼物出现,让师门赶紧派些高手过来”。

      宋神婆接过来应声“好”便不再说ય话,拿起那张符手指再空炮中滑了几下,然后点在那张符上,快速ꢴ的把刚才的輩话ⰴ重复了一遍,然廍后往空中一扔喊个“去”字。那张符顿时燃烧起来,一会便烧成了灰烬。老头把符递给宋神婆后,手指开始掐算起ᦧ来,在宋神婆说完后,也停了下来,“走,他们往那边去㯺了”。说着带着宋神婆一去往楚明现在的方向追去。

      此刻几百里之外的一座山上,一间房子里有一排书架一样的柜子整齐排列着,书柜上面海挂着之ꛓ一个个令牌一样的东西,这时一䪒道白光亮起,然后在房子中央有一个铃铛,叮铃铃的响了起来,房屋的中间蒲团上正坐着一个道童打扮的小孩,大约有十岁左右的样子,正在歪着头睡觉,这时听到铃声,一下子㨢醒了过来,看到其中一个令牌正在发着白光,道童跑上前去,拿起令牌随手一点,令牌里竟然传出⚺声音出来,正是那宋神婆发出䨲的声֮音。

      道童听完传出来声音的后,心中一惊,急急忙忙的拿着。令牌跑出房间,朝着另一间房子跑去,跑到门前,꜎便用小手,使劲的拍着房门鎜,一边拍一边急切的喊到:“师⌊父,师父,出事了”。

      这时候里面传来一声有点苍넪老的声音淡淡᤭的说道:“紫阳你如此的大呼小௸叫,成뻳何体统,为师平常是怎么教⣹你的,遇到事情要冷静,你看看你的现在的样子”。

      名叫紫阳的斴小道童听到后深吸一口气说道:“知道了,师父”,뙂屋里的人听到后说:“进来吧,发生了ާ什么事”,道童打开门走了进去,唨对着屋里正坐在蒲团打坐的一个大约有五十左右的中年男作了一揖 ா

      说道:“师父,刚才鼟弟子正在传音殿,修炼打坐,殿里的一个传音令牌亮了,是山下的一个外门师弟传过来的,说是山下出现了大量的鬼物出现,而且还有鬼兵,甚至㞅还有可能有鬼将级别的鬼物,想让我们派几个师兄过去”。说完㧸就把那傗个传音令牌递给了中年人。

      那人听䊈完道童说的话,眉头不禁一皱,接过道童递来的令牌后,随手点了一下,听完里୘面传来的声音⚿,心中有点微惊,大量的鬼物,还有鬼兵鬼将级别的,山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了,一般都是些厉鬼什么的在人间作乱,这次竟然连鬼将都出䧇现了,看来要去找下掌门师兄了。 

      想到这便起身혘对道童说道:“我知道了,你继续回传音殿看着吧,如橖果还有什么事,记得速来通知为ꎻ师”。“是,师父”,道童应了一声,便朝譢着传音殿跑去,道童走后,中年人也走出门外,줚朝着正中间的一座大殿走去,刚到蝩大殿门口芶,

      便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林师弟,你怎么过来了”,这个姓林的中年人听到声音后,便推开门走了进去说道:“掌门师兄,刚刚收到山下弟子传来的消息ሠ,霧山下今天出騵了大事,”随后便把刚才知道的事情૮给诉说一ﱁ遍。

      那掌㿭门听㡗完后也是眉头皱起,思索七起来,片刻后说道:“不管事情꯬真假,先派几个小辈过去看看,他们也都在山上修炼措了这么长时间,也该下山去历袐练一番了,᳝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再派一⪉个长老跟着吧!”

      “那该ྃ派谁比较好”林姓老者Ʇ问道,⎺掌门想了一㖃下说道:“小辈嘛,就派排名靠前的那几个吧,长老就让江峰去吧,他的做事比较周全,功力也很不错”驔。

      “쏔好”林姓老着听完,转身走了出去,䒏此人名叫谐林宏是传音殿的殿主,而刚才那个掌门人名叫陆千星,是茅山派第七十七代掌门人。

      在林宏走出大殿之后,庀他便暗自琢磨,随后拿出了໷三个龟壳,还有一个八卦阵盘放在地上,随后坐在蒲团上켅打坐一会后,便把龟壳在手上摇了几下,扔在了阵盘之上,龟壳外真盘一阵乱转后,全都指向了一个方向“死门”,

      掌门࣋看顕到后脸色一变,然后又重新拿起龟壳,从新扔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指向死门方向。掌门心中吃惊“怎么会是这样,三龟定生死,这次竟然全都是洠死门方向,难颹道这次的事情已经严重到这种谙情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