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破解版安卓下载

      平整的官路上,两匹鞍鞯齐全的骏马正不紧不慢地小跑着。

      䐌“喂,剑法和暗器,你什么时候开始教我啊……”

      离开曲洋的羽翼下闯荡江湖,对于曲非烟来说是一种十分陌生的体验,虽然曲非烟没少在心中计划如何撇开祖父,一个人独自闯荡江湖,闯下名号,但终究不过是十余岁的小姑娘罢了。若不是跟ㆼ在李雾龙身旁,都有一种想转头返回曲颶洋身边的冲动。偏偏李雾龙一直沉默不言,顿Ꞷ时让曲非烟嘟起了红唇,展现出古灵精怪的本性。

      “喏,给你。”

      檧 李雾龙伸手从怀中一掏,然后随手将一丝绸卷轴扔给了曲非烟。

      或许是从小跟在曲洋身边的缘故,曲非烟的马术并不差,哪怕双手忙着解开卷轴,依靠双腿依然可以稳稳地固定在马背上。

      “上天入地,大搜魂针!”

      卷轴一打开,血红色的八个大字映入曲非烟的双眸之中滴,妖异的字体,仿佛有无形的金锐之气升腾而起,让曲非툌烟忍不住紧紧闭上了双眼。

      “不会是假的吧……”

      如此轻易到手,让曲非烟忍不住轻声嘀咕了一句。ﯰ毕竟孱,为了学习黑血神针的绝叁技,曲非烟可是花了大半年的时间,才缠得曲洋不得⛡不Բ传授给曲非烟。偏偏李雾龙不按套路出牌,让原本已经想出数十种方法纠缠李雾龙的曲非烟有种一拳打到空处的无力感。

      不䳐过很快,曲非烟的心神Ꮳ已经完全沉勎浸在大搜魂针的奥秘之쬪中,任由듰胯下的骏马自顾自地前进。

      良久,曲非烟终于将恢复了过来。

      ꯂ “好厉害,눹比黑血神针强多礻了。不对,应该说,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

      曲非烟虽然年幼,不过耳濡目染下,见识却并不低,自然判断出大搜魂针的价值。曲洋素来都以黑血神针名动于江湖,一直也十分自傲,觉得江湖暗器的极限莫过于此,曲非烟也ယ一直深信不疑。偏偏这种种认知,已经被眼前的小卷轴完全打破一空,顿时让灵动的眸子里透露出컆一丝迷茫。

      “谢墳谢……”

      望了藢一眼已经领先大半个马位的背影,曲非烟轻≷轻地说了一声后,双腿微微一夹,催动马匹加快速度。

      偏偏,李雾龙却吁了一声,控制着짚马匹停了下堷来。

      “有敌人?”

      看到李雾龙将目光放在路旁的一蓟处树㹥林内,曲非烟的眸子中跃跃欲试,希望能冲出一群劫匪,好让她体验一下大搜纆魂针的威力。

      反正有人ሧ兜底,不管输赢都无所谓。

      “听!”

      李雾횜龙在춘嘴唇前竖起一根手指,作出侧耳倾听的提示錔。

      静下心来的曲非烟,果然隐隐听到树林里传出悠悠的胡琴声,并且越来越近,悲凉的曲调,让人忍不住泪满쑟眼眶。

      “莫大先生?”

      曲非烟侧着头望着李雾龙,想从对方的口中得到一个肯定。

      李雾龙并没有回答,੊因为,身材瘦长的莫大氞先生,依然披着那件洗得青中泛白的青布长衫,拉着胡琴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又见面了,李少侠。”➴

      待到一曲悠㔯然结束后,莫大㭖先生ࠖ反手将胡琴斜跨在背上,朝着李雾龙拱手道。

      “见过莫掌门。”

      李雾龙纵쑆身下马,还了一礼。

      李雾龙对莫大先生的印象并不差。

      作为衡山派的掌门人,莫大并不像岳不群那么沽名钓誉,也不像天门道人那么暴躁火烈,更没有左冷禅那么不择手段。纵观整个笑傲世界,莫大先生可谓是为数不多的真性情,不计较正邪之分,只看行事的对错,在笑傲世界中显得十分꜋难能可贵。

      “老朽接到左盟主的飞鸽传书,即将前往嵩山,到时候,十再一刃睹少侠的神剑。”

      没咠头没尾的说了赅一句过后,莫大先生再次一拱手,然后很快重新消失于树林之ؤ中,隐㶟隐约约能够听到悠然的胡琴声。

      “刘公公的师兄,怎么如此莫名其妙的?”

      錭曲非烟虽然聪慧,毕竟年纪尚小,有点摸不着头쪖脑。

      “我们现在一路朝北,目的地就是嵩山。”

      看着曲非烟露出疑惑的表情,李雾龙重新一跃上马,然后提点道。

      “所以,你是去教训嵩山派那些大大小小的恶徒是不是?”

      李雾龙笑而不语,眼神示意曲非烟接着说下去。

      “碾左冷禅生怕打不过你,所以召集五岳剑派的高手齐聚嵩山派,打算用车轮战,甚至是围攻的方式来对付你?这些名门正派,真是不要脸之极!”岢

      越说越气愤的曲非烟,脸蛋显得膕气鼓鼓的,露出一对浅浅的酒窝。

      “走吧!”

      李雾龙一夹胯下的马背,顿时又开始慢悠悠地一路前进。

      “不如我们快聙马加鞭,打嵩山派一个措手不及吧。”

      曲非烟催动马匹从后面追了上来,看到李雾龙依然埥如此慢悠悠的,忍不住提议道。

      毕竟,五岳剑派间的距离可不近。若是两人加快寀速度,快马加鞭,绝对比其他门派的速度要迅速地多。

      “恰恰相反,我们要慢宧一点,给那位左盟主多一点准备的时间。说起来,正好搜寻一下附近的山贼劫匪葅**之类的,给你练练手。”

      既然已经传授了大搜魂针,李雾龙自然要好好督促一番,总不能让神功蒙尘。

      反正偔,闲着也是闲着。

      “那岂不是浪덇费了那位莫掌门的一片心意?” 舾

      不愧是日㘩月教出身,曲非烟显然对李雾龙的提议没有任何的诧异,依然将注意力泦集中㢸在嵩山ꝫ派身上。

      “你不会真以为,那位莫大先生真的是一片好心,特地来提醒我们的吧?” ꫄

      虽然莫大先生确实是笑傲ᘩ世界里的清流,不过能够当上五岳剑派掌门人的,又怎么可能如此简ꂺ单?

      ሎ虽然在实力跟左冷禅有毁着一定的差距,不过莫大先生向来都是谋定而后动。嵩山派借着金盘볊洗手的机会派遣人员潜入衡山城,显然是冲着ㄖ刘正风,更是冲着衡山派去的。作悹为五岳并派的反对者,莫大先生自然希望,李。雾龙能够继续折损嵩山派的颜面和实力,如此才能保住衡山派的传承,以免百年之后莫大无颜面对衡山派ꇟ的诸位先人헡。

      不过,这些话倒是不必跟曲非烟닏说了。

      望了一眼还在思索的曲非烟,李雾龙马鞭一指。

      “前方山脉有一伙黑衣盗,向来杀人不眨眼,正好交给你练练手,做好准备吧!”

      闻言逖,曲非烟也懒得再思索,反正将心神重新投入卷轴中,兴致勃勃地期盼即将到来的试炼。

      ……

      数싖日过后,哪怕两人没有뛕刻意的赶路,已经堪堪到达了湖南边界。

      两省边界,盗匪众多,等曲非烟熟练地﫚摧毁了一处贼窝后,已经错过咤了住宿的村落。好在找到一处半废弃的驿站,稍加清理后也能勉强住人,不至于落到露宿的地步。

      篝火燃烧之下,将不大的驿站照得十分明湅亮,不时响起柴火的剥落声。

      眼看临近亥时,쇤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厑,越有十余骑,一路奔驰而来,目标直指驿站。

      透过墙间的缝隙,已经隐约能够看到,十余名身穿黑色紧身衣的人马已经一字排开,连头部都戴鯾着黑布罩子,仅仅露出一对眼睛。众人隐隐将驿站围住。马头前方悬挂着一盏盏孔明灯,全部照向驿站唯一的出口。

      “神剑魔刀李先生,是在此处吗?”

      只听见一个清凉的声音,从正中间的一骑中传出。从此人比同伴突出半个马头的位置来看,恐怕是这伙人中的首领。

      “哪位?”

      神剑魔刀这种外号,让李雾龙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显然对此不大满意。

      哪怕是被某前辈嫌弃的刀狂或者狂刀,都比这个要好听多了吧?

      “是正主就好。阁下一路走来,心狠手辣,手中沾满了多少뼳绿林朋友的鲜血。今日我等前来,正要为这些山寨的兄弟们讨回公道!”

      盾 话音一落,还不等李雾龙回话,十余骑动作整齐划一地从马背上掏出一켰把长弓,弓弦上的箭头已经跳动着一缕火焰,将露ꣁ出的眸子映衬得异常的明亮。

      “射!”

      十余支火箭,在空中滑过一道火线,然后落在驿站各处,顿时将整个驿站被火光所包围。即便如此,黑衣人依然没有停手,火箭依廏然连续射出,一㗀副要将李雾龙烧成灰烬的架악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