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直播公司

      昨天来武市两人,今天再来武市就成了四人,队伍眼见着壮大。

      刚踏入武市,仇天魁又看见了那两个惹事的人,不由得对着他两笑了笑,还恶趣味的招了招手。

      那两人也看见了仇天魁,当即吓得两牙打颤,一下就缩到了角落边,他们昨天被仇天魁打出了心理阴影,再也不敢直面这个男人。

      他两在心中嘀咕,这个瘟神怎么又来了,根本没法好好做朋友啊,连活都没法好好干了。

      仇天魁昨日出手不重,有所保留,这两人经过一天的休息基本没事,又在今日来到武市入口,想找一个倒霉蛋赚点钱。

      可没想到他两就是倒霉蛋,生意没开门就被吓到了,觉得今天不是好日子,打起了退堂鼓。

      还好,仇天魁一行没理战战兢兢的两人,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这倒是让他两松了一口气,赶紧一溜烟消失在了视线中。

      威西镖局!

      笔直向里走,来到了一条宽敞的街道上,远远的就看见四个大字在空中飞舞。

      一栋修葺很好的房屋立在四人面前,门口摆放着两个大石狮,大门敞开,有两个护卫在门口警戒,直勾勾的看着到来的仇天魁一行。

      梁勇抬脚,在商议之后走向了门口,对着两个护卫说道:

      ”请问威西镖局李宇天,李翁在吗?’

      两个护卫扫了梁勇一眼,一个不认识的老头子,然后才问道:

      “老翁,你找我们李大镖头什么事?“

      梁勇点了点头,和蔼的说道:

      ”哦!我是李翁的老友梁三手,想跟他谈一下生意“

      两个护卫对视了一下,之后一人说道:

      ”你现在这等一下,我进去通报一声“

      说完走进了院中,消失不见。

      半饷之后,一个爽朗的笑声传来,洪雷一般的声音叫道:

      ”梁翁,我的老朋友,真是好久不见啊“

      李宇天体型魁梧,满脸络腮胡,估摸着五十好几,但他依然龙行虎步的走了出来,大叫着给梁勇来了一个拥抱,都快把梁勇埋在了怀中。

      ”李翁还是像当年一样啊,这可真是越老气血越充足啊“

      梁勇好不容易挣脱出来,连呼吸都带着喘气,估计用了不少力气。

      ”哈哈,客气了,我俩怕是有七年没见过面了吧,我还以为你早死了呢,连个吊念的地方都没有“

      机关枪一样,李宇天口无禁忌,言谈之中毫无避讳,豁达的有点不像样。

      梁勇知道这位老友性格,也没往心里去,出言道:

      ”托了李翁的福,还能再活几年“

      李宇天又拍了梁勇肩膀两下,力气大的梁勇身形都矮了一截,还满脸怨气的说道:

      ”那你怎么也不出来走动走动,来看看我们这些老家伙的“

      梁勇摆了摆手说道:

      ”老了,走不动了,现在没事就在家带带孩子“

      老朋友见面,两人拉家常,又是闲话了几句,李宇天这才把大家引了进去。

      ~~~~~~~~~

      正厅!

      几人坐好,李宇天叫来的茶水,这才进入到正题。

      ”我听下面的人说,梁翁要跟我谈生意,难道那个梁三手又准备出山了?“

      梁勇把茶杯放在桌上,谦虚道:

      “出山不敢当,只是领一下路而已“

      李宇天点了点头,思考了一下再次说道:

      ”所以?“

      李宇天是一个直爽的人,两个字直奔主题。

      梁勇回答道:

      ”所以我才来你这,想跟你借两个人用用“

      ”你想要什么样的人?“

      “最好是当年那群兄弟,他们的本事我信得过“

      梁勇说完之后,李宇天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恐怕有点困难,没办法帮你这个忙了“

      ”为什么“

      李宇天说道:

      ”梁翁你应该知道,当年那些兄弟中有些跟你我一样大了,他们早就隐退江湖,现在想找也很难再找到他们的落脚处,至于另外几个,他们已经被雇佣了,也是抽不开身,实在没法子出手帮你“

      李宇天说的是实话,能跟梁勇同代的怎么可能还年轻,他们早就在岁月中老去,无心江湖。

      至于能动的,那都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人物,基本很难有多余时间,专门等着梁勇的出现,所以注定梁勇无法雇佣到他们。

      短暂的沉默,大厅中各有思绪。

      ”那李翁有没有信得过的人物,帮忙推荐一下“

      既然最好的选择无法完成,梁勇就开口询问老友,希望他能推荐个好帮手。

      李宇天眉毛皱在一起,思考了半天说道:

      ”镖局里身手不错的已经被派出去了,现在嘛~~“

      停顿了一下,李宇天在脑海中思考人选,突然两个身影出现,于是他再次说道:

      ”有,单就身手的话,这两个人是镖局新生代中顶尖的人物,不过他们才加入镖局,所以人品方面我无法保证“

      梁勇与仇天魁对视了一下,仇天魁点了点头接话:

      ”先让我们看看再说“

      得到应许,李宇天叫人去叫这两人,同时它还神秘兮兮的说道:

      ”等下见到这两人你们一定会对他们年龄感兴趣“

      屋子里的人都露出意外的表情,揣摩李宇天这话的意思。

      ”大镖头!“

      两个洪亮的声音同时响起。

      ”进来!“

      同时踏入,一左一右两个完全一样的中年大汉,并排的他两几乎挡住了正门,像是两座大山一般。

      ”好壮!怕是有两米来高吧!“

      罗元生乍舌,小声嘀咕到,其他人也是面露异色。

      ”是那个狠人!“

      仇天魁倒是认出了其中一个,想起了那一刀,在心中默默的评估到。

      李宇天向他两点了点头,示意梁勇自己抉择。

      梁勇又看了下仇天魁,表示你来。

      仇天魁这才起身,在他俩面前转了一下。

      ”你两叫什么名字?“

      其中一个低头看着仇天魁,铜铃大眼直直的看着他,被俯视的仇天魁有点不舒服,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

      “刘,普刺巴尔斯!”

      “刘,哈喇(la)巴儿思!”

      两人相继曝出自己的名字,声音洪亮,震的乌依古尔捂住了耳朵。

      “刘?”

      仇天魁听到这两人名字之后,精神一震,再一次走到他两身边,仰视着他们的脸庞,半天之后在问道:

      “你两是双胞胎?今年多大了?”

      “对,双胞胎,我们今年十七岁”

      异口同声地回答,声音一如既往洪亮。

      噗~~

      还在喝茶的梁勇一口喷了出来,乌依古尔嘴都没合拢,罗元生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惊呼道:

      “这两兄弟十七岁?骗鬼啊!”

      李宇天大笑着拍在大腿上,片刻之后才说道:

      “一开始我也不信,但这两兄弟的确才十七岁,没想到吧!”

      两个面相三十来岁的人,偏偏年龄才十七岁,这种事很难让人相信,罗元生不由得再次说到:

      “这长相也太着急了点吧,都快熟透了”

      其他几个也是忍不住的大笑,难得一见的两人。

      唯独仇天魁打量着他们的脸庞,慢慢的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慢慢的,仇天魁全身止不住的颤抖,眼中已有泪花在闪动,连说出口的话都在颤抖:

      “你两兄弟跟刘,阿狮兰是什么关系?”

      普刺巴尔斯偏了一下头,打量着仇天魁说道:

      “你是谁,为什么认识阿爸的”

      泪水一下流了出来,仇天魁喃喃自语道:

      “果然如此!你两是阿狮兰的孩子,是草原雄狮的孩子”

      伸出了手,仇天魁慢慢拉住了他两的手,像是父亲一样看着他两的面庞,一直看到两兄弟都不好意思了,在心里思考着这个怪人到底是谁。

      “长这么大了,简直跟阿狮兰一模一样”

      仇天魁抚摸了下两兄弟胸膛,吓了他两后退了好几步。

      “你到底是谁?怪渗人的!”

      直到这时候,仇天魁才发现自己失态了,扶掉了泪珠回到了位子上。

      “认识?”

      梁勇问到,其他人好奇的看着仇天魁。

      “兄弟的遗子”

      梁勇默默的坐了回去,不再多言,其他几个也不再问些什么,免得气氛难堪。

      回答完了之后,仇天魁看着他两在问道:

      “你们为什么出来的,你们阿妈还好吗?”

      哈喇巴儿思有点各应,不善的看着仇天魁说道:

      “不好,阿妈生病了,要很多钱,我俩是出来赚钱的”

      仇天魁赶紧摸了摸衣服,想接济一下,这时候他才想起钱袋早已送人,自己现在身无分文,连个见面礼都拿不出来。

      这时候李宇天的声音传来:

      “这两个人怎么样?要不要雇佣?”

      仇天魁沉思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

      “很好,就他们俩了”

      仇天魁本想拿出银两,让他们先拿去给阿妈看病,但发现自己现在没有钱,思量再三之后决定雇佣这两兄弟,相信六十金的报酬能够为他们阿妈找一个好医生。

      梁勇也点了点头,示意李宇天就这样了,于是李宇天才开口说道:

      “你们两兄弟听好了,这位要雇佣你们,你们要是同意的话就跟他们走,一定要完成契约,决不能败了我威西镖局的名声”

      两兄弟相视,点了点头。

      “我们接受雇佣”

      ~~~

      威西镖局门口,李宇天跟梁勇叙旧,仇天魁笑盈盈的看着两兄弟,可惜他两一直躲着这个奇怪的男人。

      “梁翁,有空一定要来看望我啊,别等到下次见面就是为彼此上香,那可太悲伤了”

      “一定,这一趟走完我就过来,到时候只管倍上好吃的等我就可以了”

      众人抱拳互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