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情欲欲超市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愿,쐌是为试儁剑!”

      “试剑?大师没有试剑石?”

      孔樾摆摆手:“这个自然有,其实这试剑,试的是剑法有无漏洞。”

      “不知需要在下做什么?”

      骫“那儿就是你等会,需穿戴的装备与武器。”

      江元顺着孔樾手指的方向望去。

      只见不远处的空地上,摆着三副铠甲,边上还㰭插着3柄剑。

      ૢ 甲有铜甲、铁甲、皮甲。

      剑有木剑、铁剑、铜剑。

      品种还蛮齐的!

      孔樾自储物袋里,取出柄湛蓝色的长剑。

      镦“等会我持三星剑,施展剑法攻击你,而你只需按要求穿戴装备,可听明白?”

      江元点点头:“可是大师,我不会剑法,等遷下测试能不能用刀?”

      听闻江元此言,孔樾在储物袋翻腾一阵后,趇将一本破旧的书籍扔过来。

      隤 江元看着手里的书籍,不由无语。

      ֟ “一品石?”

      “ꕩ别嫌弃,高品剑法你一时半檉会,也学不会!所以这本旋风剑法刚刚合适!”

      﫠 江元试着比划䠠几下剑招:“这剑法还行,就是没有守势!”

      “守势?要知道就算是高品套路,也常常只有攻势。”

      江元点ꂔ点头:“进攻是最好的防守,这点我懂!可本来输出就不行,再没有守势,这还怎么打?”

      “所以是一品石,不然你还想咋样?”

      볎 说到这,孔樾舞出㈳一朵剑花:“闲话不多说,我们赶紧开始,这测试剑法可是非常繁琐的!”

      灕时光荏苒,20天时间就这么悄然而逝!

      做了20天的沙包,总算搞定,真心不容易!

      “大师,你这自创的三星连突刺,Ỻ似乎还有漏洞!”

      孔樾将三星剑收起:“放怒招时无法移动,是我特௣意设计的。”

      “虽然伤害极高,但谁뫕会站着挨打?”

      渧 “所以需要控制技能!”

      “还要测试?꽥”

      曪 孔樾摆摆手:“不必了!剩下几招我还没想尀好,等完成后再测筠试逑。”

      “如此,这第二愿在下是否ꕮ完成?”

      孔螆樾点点头。

      “这第三愿也简单,若你能弄来以东明湖芦花鳜,制作而成的江㴒上潮,我就为你开炉铸造퓮雀翎!”

      在府城一堳番打听,븶这江上潮似乎只有江心阁的杜籁大厨会做。

      紖也不知,先前遇上的那位大叔,有灏没有诓自己?

      뛚整个府城竟只有一个大厨会,怎么看都不太现实。

      算了,还是先去江心阁看看再说。

      “小二哥,请问杜籁大謁厨在吗?”

      跑堂的小二,上㎩下打量番江元:“找杜大厨?”

      江元点点头。

      “可真不赶巧,他最近休假。”

      “碑那小二哥,可知他家住那?”

      小二摆摆手:“他这会估计不会待哊在家,若真想找他,你可以去平康赌坊妈看看。”

      括 江元对着小二哥一礼:“多谢!”

      켳 说完ට抛给小二一些小费。

      平康赌坊是张家的产业。

      这张家是江州豪族,产业遍及整个江州府域。

      不过旗下大多是灰色产业,所以名声并不好。

      看着赌坊内➹人来人往,江元一时犯难。

      돒如此热闹,又该去何处寻杜籁?

      “这天崌才刚黑,杜兄你竟要回去!快说凌,是픾不是家里藏了个美娇娘?”る

      杜籁摆摆手:“赌了一天,饿得먚发慌,回去吃些再回来。”

      守门大汉甄闻言大笑道:“看来杜兄今天星手气不错륑,否则趟也不会忘垄了吃饭!”

      “小赚了些,算不得什么!” 邡

      大汉点鬴点头:“事后可别忘了请客!”

      “这是自然!”

      听闻两人对话,江元上前询问道:“可是杜籁杜大厨?”

      杜籁闻言打量番江元:“你是?”

      江元对着杜籁抱拳一礼:“在下想请大厨做道菜。”

      “求我办事?闺”

      江元点点头。

      ᙆ 杜籁摸了摸稀疏的胡须:“想让我帮你也不是不行。”

      “不知大厨有什么要求?”

      灴“这样吧!你陪我赌一局,赢了我就给你做。”

      江元抱拳一礼:“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不知大厨想怎么赌?”

      “我们摇骰子,点大则赢,不过需三局两胜!”ᬱ

      江元点点头:“可以!”

      这时杜籁出言道:“既然是赌,岂能没有赌᳣注?”

      “不知大厨你婒想押多少?”

      ᄈ 杜籁摆摆手:“我的赌注自然是做菜,至于你就押那对臂铠如何?”

      江元闻言迟疑了。 ﰮ

      若没了臂铠自己的顨实力,铁定大打昆折扣。澰

      虽然还有刀法和剑法,但总归没有好武器。

      有点难办!鶃

      略一思索,江元出言道:“ᘇ我押金币如何?”

      ߒ杜籁摇摇头:“我像是缺钱花的主?”

      江元叹了口气:“那就押臂铠,我们快些开始!”

      因为江元与杜籁的对赌,平康赌坊的管事,特意为他俩清理出一张赌桌。

      当然不是免费的。

      “12点大!你输了!”

      杜籁看了眼骰盅。

      7点小!

      轻笑着摇摇头:“运气不错,不过希望你接下来,还能如此好运!”

      덡 ⺺也不知是杜籁的话一语成谶,还是自己真的运气耗尽。

      接下来两局,点数竟没⳵有超过6的。

      这结果,也太出人意料。

      “小子,愿赌服输,还不把臂铠交出来?”

      江元看了看手上的臂铠,叹了口气。

      有点对不住,司空雄与司马扱建溃南两位大哥。

      虽然万般不情愿,但做人基本的信用,江元还是有的。

      人无信而不立!

      看江元如此爽快,就将臂铠交出。

      杜籁面露喜色。

      这对臂铠若是寻到好买家,绝对能卖个不错的价钱!

      毕竟千金难买我乐意!

      肽从平康祺赌坊出来,已是月至中天。

      江元叹了口气。

      这都什么事?

      波 做江上潮没办成@,现在又赔进对臂铠。

      这成本也太大些!

      还렜是先回客栈休息,明天再想办法。

      “灵山妙乐法,即行即غ得道㝶。 仛

      大雄慈悲相,不语已佛心。”

      空旷寂静的街道上,突然响起这么一声吟唱。

      紧接着是一阵拐杖拄地声。

      伴随这有节奏的拄地声,一个瘸腿僧人出现在江元的视线里。

      ꠣ 高深莫测!

      又是位高手!

      自켊从学了这探查术,怎么三天两头碰上5阶之上的生命?

      难道这九州大陆,真像师傅툷说的,隐世高人扎쐀堆?

      ⱜ 那瘸腿僧人扫了江元一眼,就自顾自地远去。

      췎 当僧人消失于视线中,江元才放松下来。

      正准备离开,不过突然顿住脚步。

      编 不远处的地面上,似䓷乎有什么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