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票房 实时

      在宾馆内呆了片刻,站起身、来到阳台上。望向仍然车水马龙的街道,已经快进入午夜时分,城市内街道上灯红酒绿,行人仍然很多。

      感觉心一下子静不下来,想了想找不到缘由,龙泰郅干脆下楼、出了宾馆沿着街道慢慢行走,不思不想、也没有目的地,就这么放空心思,跟着感觉走。

      似乎是冥冥中命运的牵引、龙太子不知不觉来到了一条大街边的小巷口,停下了脚步。

      小巷不长,大概50多米,小巷两旁的路灯闪着幽暗的灯光,小巷的尽头是一间五层的大房子。大房子门前是一个小广场、停放着诸多高档的轿车。

      高亢的刺激人类精血喷发的摇滚乐不断地从大门传出,老远就闻到了大门口飘出的浓烈酒精味。

      霓虹灯闪烁下、一闪一灭的幽暗灯光下,众多受酒精刺激的青年男女在大厅内摇头晃脑地碰杯、随着摇滚乐高歌。

      哦,这就是传说中的酒吧!

      有意思,深更半夜不休息,看样子是要通宵达旦了,人类也是够奇葩的!

      想来这就是因为大都市生活不易,工作压力巨大,周末青年男女聚众、放纵、降压放松的地方。

      既然来到,就进去瞧一瞧!

      龙泰郅迈步向前、刚要踏上酒吧门前的台阶,一道身影晃晃悠悠地低着头、缓缓推开酒吧大门、慢慢走出来,让的龙泰郅眼前一亮,瞬间惊艳,好一位出众的玫瑰花。

      那姑娘虽然低着头、长发飘落遮挡了脸庞,但看其穿着打扮必然是一位成功人士。

      身穿一件简洁洁白的真丝白衬衣,外加一件米黄色短款修身风衣,一眼看上去就是高档的、手工顶级面料制作。

      身材高挑、目测至少有一米七,微微露出脚踝的浅蓝色九分牛仔裤,显得纤长大长腿更显诱惑,配上棕色皮短靴,猛然让人眼前一亮。

      那姑娘低着头脚步踉跄,显然是喝多了酒,有些神志不清。

      就这么直直地朝龙泰郅撞了上来。

      龙泰郅刚要侧身想让,那姑娘似乎受了惊吓,身子就要向另一边倒下,左手下意识地自然而然地抓住了龙泰郅的肩膀。

      这一刺激,那姑娘似乎瞬间清醒了一下,意识到差点撞到了别人,但也只是略微抬头、就这么含糊不清地道歉:

      “对、不、起,酒、喝、的、有、点、上、头、了!”

      “没事,你小心点!需要帮忙吗?”

      美女摇头,“谢、谢,不、用!”

      龙泰郅心想一个酒鬼,多说也无用,既然拒绝了,想来必然另有安排,或许有人来接。

      直面那姑娘,龙泰郅不禁多看了几眼。

      就见到这个姑娘其实不仅身材完美,脸蛋其实也无可挑剔,鼻梁挺拔、眼睫毛很长,柳眉花了淡妆,那醉酒后有一丝迷茫的大眼睛和泛红的双颊、忍不住让人有一些别样的诱惑。

      只是那姑娘好像刚刚呕吐过,脸上、嘴角边、白衬衣、风衣上均沾染了不少污秽,随同着低头飘下来的一缕缕头发站在一起,破坏了整张脸,减色了不少。

      龙太子不由有些厌恶、不自爱。

      “哎,看相貌倒是高贵典雅、是一个旺夫相,可惜了、是一个酒鬼!”

      随即龙泰郅不再理会,跨上台阶、推开酒吧大门准备进入酒吧内。

      “啊,滚开!你们是谁?要干嘛?”

      一声尖叫声瞬间便传入龙泰郅耳中。

      “光头、快过来!捡到一个极品!”

      龙泰郅猛然转身,就见到一个男子扛着刚才那个姑娘往远处跑、姑娘在男子背上又踢又喊。

      刚才幽暗灯光下自己也没留意大房子边还有一条极窄的小道,想来那男子刚才是躲在小道里面、从那里冲出来的,自己进来的时候也没发现外面有其他人。

      “王麻子、你先扛上!”

      巷口远处临街一侧还有一个光头男子撒腿向这边跑,就如同饿狼见到了小白兔,双眼都冒着绿光。

      听到他们的对话还有举动,龙泰郅暗暗皱眉,隐隐猜到了什么。

      酒吧、迪厅等娱乐场合往往有一些恶心之徒,蹲守在门口,把那些醉酒的落单姑娘捡走,实施侵犯,行犯罪事实。形象地称之为“捡尸”。

      想到这位貌美如花的“小酒鬼”就这样被“捡尸”似有不忍。

      龙太子随后移步快速向前,随手捡起了台阶前刚才两人侧身时那姑娘遗拉下的精致小跨包,几步就冲到了那个男子后面,一脚踢到了小腿上,在巨力作用下那个男子“噗通”一下跪倒在地,龙太子顺势将姑娘拉到身后。

      已经冲过来的光头男子看到龙太子抢走了自己两人辛苦蹲守一晚的猎物,嘴都气歪了,连忙拉起倒地的男子,两人使了一个眼色,拉开架势,拦住了龙太子二人的去路。

      一脸麻子的男子猛地卷起袖子,抽出了腰间别的匕首,光头男子一把甩脱体恤,露出了浓密胸毛以及布满全身的恶狼纹身。

      “娘的,你个小白脸敢抢你熊哥到嘴的美餐,想英雄救美,活腻歪了吧?!”

      “自从这小妞一个人进去我们就开始蹲守了,两个小时、想半道截货,我狼哥看上的货,你个小白脸也敢动?把人留下,快滚!”

      一边威胁,一边光头男子摩拳擦掌,指关节咔咔炸响,一副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无人敢惹的嚣张模样。

      龙太子好笑地看着两个虚张声势的混混,也不言语。

      当然也不敢用力,只能轻轻地,毕竟凡人可经受不住自己的力量。

      一脚一拳同时起步,瞬间两个男子趴在地上疼的直惨叫,感觉似乎全身都散了架,身体好像不再是自己的,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

      龙太子走到王麻子身前,用手轻轻一捏,王麻子的手就像是被老虎钳夹住,感觉手就像不是自己的。

      “啊,我的手断了!”

      龙太子一只手捏着匕首中央,两个手指稍一用力,匕首将像塑料一样从中断为两截,一只手上捏着半截匕首,另一截掉落地上,发出清晰的金属与地面相撞的“铿铿”刺耳声。

      两人目瞪口呆地注视着这一切,张大嘴巴、也惊得顾不得惨叫了。尤其是王麻子可是知道这匕首可是自己经手买来的不锈钢制作的。

      随后两人目瞪口呆地看到,龙太子将半截匕首置于两手手心,来回揉搓,丝丝粉末就从指甲缝中飘下。

      顾不得疼痛,两人互使眼色,鼓起余勇奋力爬起来、赶紧跪下恭恭敬敬地磕头认罪:

      “大侠,大侠!

      我们该死,我们该死!

      今天晚上我俩喝了点小酒上头,这是第一次来!

      看在我们均上有老、下有小的份上,饶了我们吧,下回再也不敢了!”

      “大侠,饶命啊!”

      想了想初次进入世俗也不能随便杀生,龙太子威胁了两句便放了两人。

      “滚、再干坏事,让我发现,下次绕不了你们!”

      两人相互搀扶、一撅一拐地慢慢挪出小巷,不敢回头、也不敢高喊,只是每一步都伴随着“丝、丝”、压抑剧痛的痛叫声传过来!

      回头看了看软倒在地、嘴里还嘟哝着“再来一杯”的姑娘。那姑娘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安全了,刚才清醒一下后瞬间便又被就酒精侵袭上头,愉快地去和周公喝酒了。

      龙太子一脸纠结。拉开小挎包,翻了翻,发现小挎包里面仅有一些纸币、一包纸巾,没有身份证、没有车钥匙、也没有手机。

      龙太子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哎,这可怎么办?

      这女酒鬼!

      总不能狠心将这姑娘丢在这里吧!

      熄灭了再次进入酒吧的念头。

      无奈之下,龙太子只好弯腰抱起那姑娘。或者是因为龙太子作为一位修炼者自身灵气环绕、躺在怀里感觉很温暖舒适,也或者那姑娘似乎也下意识知道安全了,这一过程中竟然睡的很熟、期间竟然还自如地调整了自己的睡姿。

      看来,我这才是真的无奈“捡尸”!

      龙太子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自己住的宾馆,将那姑娘随手扔在床上,给她盖上了棉被,就不管了。

      自己则一个人来到阳台上、席地盘腿坐下,龙太子静下心来思索。

      自己刚刚好像是心血来潮一样,就这么对凡人直接动了手,好在控制了力量,都是些皮肉伤害,外在的,当时感觉很痛苦、实际一晚上过后就会好了、没有任何后遗症遗留。

      那两人行为虽恶劣,但龙太子也没有在两人身上发现罪孽在身,或许也仅仅只是两个普通凡人混混,小恶不断、大恶不犯,相信此次惩戒过后估计不敢再作乱为恶了。

      小心为上,龙太子拿出手提电脑,入侵户籍网络,查找出并给两人的银行卡上各打了1000元。想来这下不会再有因果牵连了。

      对、重要的事情思索三遍,刚才自己心血来潮、心血来潮来着,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是对事件本身,不能纵容不管?

      还是对那姑娘,不过是第一见面,还是个女酒鬼,也不应该呀?

      虽然一开始看上去有心动的感觉,但没有灵根,芸芸众生当中的一个普通凡人而已,自己今后甚至都不会再有打交道的机会,应该不会有牵扯?

      思索良久未果、随即龙太子放下心思,想不明白就不想。

      手里捏着灵石、开始运功驱毒、并运用简单法术清洗衣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