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佳人直播成视频人app

      ——————间章——————

      没想到美术社的社团表演是画肖像话,“这样坐着不动就行了吧”

      “嗯,你这样就好了,稍等上半个小时”那位女生说到。主动被要求当模特还是挺让人高兴的,不知道启云那里怎么样了,好不容易让洛溪使启云加入轻音社。

      看他们的表演感觉关系处的还行吧,希望他不要像初中时一样吧!“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电话显示的是洛溪,我是特地不去是给他机会啊,但洛溪说他很需要我,还真是拿我这个朋友没办法啊。

      “抱歉,我忽然有点事”

      “啊…有事你就去忙吧,我可以根据记忆画,到时候再送到你手上”

      “那谢谢了”

      我去,什么情况。这个死妹控又和妹妹在一块,轻音社那么多人搭讪去啊,算了只能看我的。话说这家餐厅还真豪华,这家伙看不懂眼色吗,算了,来日方长吧。

      别自顾自的和我走在一块,我都已经走的这么慢了,这家伙。晚自习又开始了,这是我唯一比他好的英语。唉,假装看书实则发呆,书都还在上一节,我只能主动的帮他翻到下一节。

      如果没有我,他可能永远不会翻到下一页。

      总不能永远不翻页吧,毕竟我是他最好的朋友。

      因为他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结束了晚自习,陈启云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了家,陈潇潇在抱着加菲看着电视,。加菲,在我家排名第三,顺便一提我是第五,第四是老爸。

      加菲是一只纯种加菲猫,当然胖,懒是它的特点。据说是因为潇潇爱看加菲猫的动画片,所以要求老爸给她买。喂,是不是太宠她了。

      “哥哥真是笨蛋,大笨蛋。”陈潇潇头也不回的喊到。

      “坚持自我有什么不好,改变也就意味着逃避最真实的自己。”

      “又来了,又来了。哥哥那令人担忧的语句。”我也知道那是诡辩,甚至是从书中看到的话语,根本练自己的话都算不上。

      无聊,打把游戏吧,打开手机显示有一条新短信。徐磊这家伙搞什么啊,还篮球赛。陈启云抬头看了看电视,就装作没看见好了,还是不打游戏了,以免他一会会打电话过来。

      “现在的初中生都看韩剧的吗?”

      “还好吧,不过像哥哥那样看小马宝莉的人还真没了。”

      “不是吧,明明那么好看的。”这是不是就证明我是独一无二的,“果然啊,哥。不舍弃一些东西是无法改变的。”竟然被妹妹说教,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吗。陈启云打开手机,点击了编辑短信,明明只有一个字,却打了将近五分钟,看来手指也退化了。

      “早点睡吧。”走回房间,关上门。望着漆黑天花板又回忆起初中的事情,怎么尽是创伤,我是阿木木吗?虽然总是输,但也想破天荒的赢一把啊!———————————————

      听了半天这小子的计谋,真是比老班讲课还催眠啊。

      “所以你想让我扮猪吃虎,可太久没打了我也不太确定。”其实我有好好练习过投篮技巧啦,还不是因为无聊,我是那种一到关键时候就失误的人啊。

      在我们的飞纸交流中上午的课很快就结束了,大概就是打一场徐磊VS段临的篮球比赛,好像围观人数还挺多的,不过大多数都是支持段临的,他们是山王吗。(山王指山王工业,灌篮高手中全国大赛蝉联三年冠军的队伍,最后被主角所在的湘北击败)

      都怪徐磊这么激情四射,害的我午饭都没吃好,被他催的只顾得上狼吞虎咽了。

      穿上许久未穿的篮球鞋,稍微有点夹脚,看来我长高了啊!看着双方队长选人我毫无悬念的在徐磊队。

      “我们队的陈启云可是航天七中最强中投”徐磊很有气势的朝对方喊到,段临认同似的点了点头,他们立刻以看情敌的看着我,看来不能像以前一样跟着跑跑就行了。

      喂喂喂,那边的薛尘,别这么卖力的为我加油,好突出的。旁边的洛溪怎么一副吃醋的表情,看到闫雪我就放心了她们还是老样子,应该是徐磊叫她们来的吧。

      盯我的人看起来好猛啊,这身高得有185吧,感觉一米七七的我好低。比赛都能发呆,不愧是我,不过目的已经达成了,对面已经全部人都认为我没有战斗力了,除了段临。

      现在就连盯我的人都换成了168的小个子,段临那里有徐磊,暂时能招架的住。趁面前的人一个不注意立马跑到空位,接球,投球,三分,没有一丝犹豫。

      在我尽力的展现自己后对面已经把人换回来了,面对185的身躯身体还是有点打怵的。望了望比分表,还差9分,还好,再投三个三分就行了。我可是每天都要练五百球的(这里是模仿灌篮高手神宗一郎,每天500球),假动作,后撤步,三分x3。看来比分拉平了。

      我大概已经这个球场上最靓的仔了吧,终于如我所愿段临来盯我了。

      “来吧,一对一吧。”意识到头上的汗,立刻用衣服擦了擦。段临拿着球,眼神变的异常凶狠,不过在我无神的死鱼眼都一样。

      段临忽然来了个急停跳投,我便也跟着跳了起来,准备给他个盖帽。直见段临轻蔑一笑,将球穿给右下角的队友。

      “以为我没想到吗?”全力伸出右手,“徐磊!”朝前方喊到然后将段临要传的球空中拦截了。接球,跳投,欢呼。这是属于我的欢呼。

      ”这个会是你这局比赛最后的进球,你不必为此感到遗憾,因为你已经逼我使出全力了。”

      等他说完这句话后,我果然一球未进,不过我们俩互相限制,最后靠着徐磊的精湛球技,勉强和对面打平。over

      “哇,哥们。刚那招空中拦截真帅…”好吧偶然改变一下自己还不错。谦虚的应付了几句之后便上课了,最后还是没赢他啊!

      “我发现陈启云其实很聪明,我一提出问题你们都在忙着举手回答所以导致没时间思考,但陈启云一直在思考,是吧!”

      突然被点到名的我立马回答了黑板上的问题,教室里立马掌声雷动。“想象力真够丰富的啊!”语文老师似乎听见了我的小声吐槽。

      “其实是你们班主任告诉我的。”随着铃声的来袭,老师便离开了教室。老班竟然这么看我,就算用鼓励法我英语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差。

      “原来启云这么强啊”为什么洛溪总是装作和我很熟的样子啊,真令人有些反感,不过看在她温柔的样子就算了吧。

      “这种鬼话你也信?不过我并不否认就是了。”毕竟是夸我的话,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其实大部分时间都在发呆,高中的课只需要稍微听听就能考的很好了。

      “那次也是,如果没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那次、那个、这样、那样,老是说这种词语谁能理解,语文阅读理解吗?话说最近有些小说为了体现文笔老是说话不加主语,要是阅读理解强的话就去名著了,谁看小说啊。

      那次应该是我救她那次吧,她被一群人围了,当时我是真的想直接走的奈何只有那一条路,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以后我在社团还怎么混?

      我刚想说没关系,话可能是说了出去,不过被上课铃挡住了。这类似与《秒速五厘米》的情节是闹哪样啊!

      ——————————————

      《进击的巨人》里说过,想要改变就必须付出些什么,比如团长为了能和巨人抗衡舍弃了人性,不过我并不讨厌这种人,同情是最没用的东西,戏外人眼中的团圆未必是剧中人愿意承受的。

      吃完我亲爱的妹妹做的晚饭后便看了会电视,最近的电视剧我倒是提不起什么兴趣,便看起来歌曲的MV。

      《谢谢侬》明明讲的是个悲剧,却用欢快的语调唱出来的。默默努力吧,没有人歌颂总有人被感动。

      等待并心怀希望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