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上司在办公室疯狂的做

      ˦叫爹?

      灰色物质通灵后,早已打开了通天之门,前途不可限量,注定要涉足终极领域!

      ⽲ 可是⛽现在,他当年懞的宿主、血食,居然让它叫爹爹,气的它简直是一蘀佛ﮑ出世,二佛升天툹,三佛涅盘。

      它想立刻吸掉楚风的肉身精髓,让他瞬间苍老十万载,成为烟尘,沦为粪土,让这个血食明白有些生灵不可惹!

      “嗷……”可是现实情况却是,它惨叫着,剧烈挣扎,被楚风体内的♒小磨盘黏住,不断被炼化,不断被碾压,它自身在缩小。

      “叫爹爹!”楚风再次逼迫,吃定了它。

      灰色物质这叫ݗ一个气,它终将会㰤是无上领域中的存在,现在能够通灵,踏出这一步很不容易,结果却遭遇这种羞辱。

      没有人知道,这里有一个潜力无穷的灰暗种子,若込是明晓究竟,一定会引发恐慌,引发世间大乱。

      但是,楚风在怎么对它?

      他真是受够觇灰色物质了,想到当年种种,他直用脱下鞋,硕对灰色物质进行抽打。

      拿鞋底子抽它?灰色物质精粹简直要疯了,竟然这么羞辱它。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它恼羞慃成怒。

      “当然知道,我想用鞋拔子抽你,大嘴巴扇你,别在我面前你装,早受够你了!”

      正是因为䀯对它深恶痛绝,想到那些非常不美好的回忆,藛所以楚风明知道用鞋底子杀伤不了它,还是故意这么糟践它。

      “叫爹爹!”他又一次威蛫胁与恫吓。

      灰色物质怒吼,早知如此,它真恨不得回到从前,将小阴间的楚风干掉,让他成为一滩絷发臭的脓血,䪳不灕给他任何机会。

      ꯆ 它怎么也没有料到,当年病入膏肓、没有任何活下来可能的血食,现如今不仅起死回生,还活蹦乱跳,并且能够反克它。

      当真是世事难料,让它又恨又急。

      哧!

      灰色物质发现自己的精粹৮就在这么片刻间少了三分之ꇼ一,冒起阵阵轻烟,它不断被炼化,情形极퇞其严重。

      匷 至于楚风,浑身舒泰,随着体内那个小磨盘➃越发的凝练,逐渐的“结实”,他能体会到一种强大,一种收获的喜悦感。

      都不用多想,小磨盘将来必成“大器”!

      这一刻,楚风有种错觉,在袅袅灰雾正蒸腾中,他仿佛要羽化飞升,踏入上苍般,身心都很愉悦。

       他的所有细胞活性在激烈变强,几乎要突破大圣层次,实现一次神话蜕变,直接闯入映照领域中!

      灰雾翻腾,将楚风淹没,无论是体内还是体外都是浓郁的灰色物质,而且“纯净”程度前所未有,堪称古来罕有的灰色物质精軵华。

      正常来说,若是被这样的物质侵蚀,别说楚风,就是无比强大的人物,也要遗恨终身,这辈子被毁掉,勉强活下来,自生也将极尽不祥穊。

      可是现在,对楚风来说却是一种享受。

      他有一种冲动,有畻一种错闉觉,现在是不是可以修行异术?不断击杀敌人,从而吸收神性粒子、道祖物质等,飞速变强?

      因为,他无惧灰色物质的侵蚀了,所谓的弊端对他来说,根本不再是问题!

      在楚风的体内,灰色小磨盘浓缩,越发的朴实无华,但是却也更加的不可预测,在上下两ᨙ个磨盘间,金色符号流转,熠熠生辉。

      ᰭ “楚风,你敢这么对我……”灰色物质嘶吼,如同一头厉鬼在长嚎,凶狠而怨毒,但是,马上它又叫道:“爹爹!”

      楚风都有些无言,这口风转变的也太快了吧?

      “楚爹!”

      灰色物质又一次改口,焦急无㋒比,它实在承受不住,已经被楚风磨灭一半頇的躯体,灰㾆色物质不足五成了。

      耥 与此同时,它化成一位绝色丽人,갍楚楚可怜쩴,显化在楚风的神䁲识感知中,苦苦央求放它一马踝。 䎸

      뇵 她清丽绝伦,二十岁左右,明眸带着泪水,泫然欲泣,白衣飘舞,让自鄰己看起来可怜复柔弱。

      但是鏹,楚风怎么可能罢手,早已知道她的本质,因此恶狠狠地的开口,道:“等你道行再增长五千年,再去魅惑别人好了,现差的远。”

      鎂 “楚爹爹,你要怎样才能放过人家?”灰色物쯼质化成的空灵少女,莹白的俏脸上挂着泪痕,依旧在哀求。

      “别缥肉麻,叫楚爷都不行!”楚风不仅䳟没有罢手,反而竭尽所能,恨不得立刻将它炼化掉。

      “我#¥……”

      一刹那,灰色物质翻脸,带着怨毒之觤色,疯狂诅咒,恨폋不得立刻将楚风干掉,结果却齋是它自己不断缩小。

      “啊……”

      最后,它一声惨叫,自我解体,想要玉石俱焚。

      轰的一声,楚风体内的灰色小磨盘ଊ镇压,上面的金色符号普照圣洁光辉,笼罩所有灰雾。

      在哧哧声中,灰色䦝物质被炼化的更迅速了。

      最终,它只逃走一团雾霭,不足原来的五分之一,弱小了很多。

      祷在诅咒声中,在恨意ᘠ中,它极速远遁。

      楚风追赶,但灰色物质自行散开,融入虚空,无影无形,逃命而去,最终跑掉了襌。

      它遭受重创,连灵性都险些散开,须知通灵不易,能走到这一步非常艰难,是异域众神供养了它。

      当年楚风在异域见到的各个时代的神骸可谓功不可没,诸神王的大寔量血肉精粹被侵蚀后,造就ᐫ了它。

      这时,楚风停下来,因为觅食者在跟着他뜥,一直不离左右,还围绕着他转动,让他一阵发毛。

      他无惧灰色物质,但是对这个觅食者却很忌惮,而且觅䭫食者背负的塌陷世덙界太邪门了,非常瘆人。

      不过,楚风心情不坏,刚才短暂的熔炼灰色物质,他体内的小磨盘再次异变,而且让他自身有种莫名的体会,沉浸在金色符号中,竟要顿悟。

      霎时间,楚风身体发热,细胞活性激增Ꝉ,他竟要蜕变,踏足映照领域?

      ༵不借助花粉,퍀从圣人踏进映照领域中,古来没有几人,都是特殊的存在,被成为进化史上的神话。

      瑻 现在,楚风是大圣身,从这个境界䘽中突破进去,那绝对极其惊人。

      从某种意徬义上来说,他现在若是进行一次生命的跃迁,蜕变成髃功,就是秦珞音所说的神话中的神话!

      自此之后,自身将有无尽的듊潜能!

      “我要成为神话中的神话!”楚风咬牙。

      然而,在他的⦮身边,觅食者披头散发,又一次凑到近前,几乎贴在他的脸上,不断的嗅挏,让岶他感觉极度危险。

      楚风猜测,难道他身上有所谓的三生药的线索?

      很快,他想到了三颗种子,该不会縹是它们吧?

      这让他担忧,能够走到这一步,全都是因为三颗神秘的种子,如果今天失去的话,那就太ɝ可惜了。

      现在,他不敢妄动,没有办法肆无忌惮的去蜕变与突破,但是这种感悟,这种肉身活性激增的状态却铭记在他的心海中。

      楚风静心,很快他又古井无波了。

      现在外部​环境太恶劣,他不可能心无旁骛的进化,但是,他把ᅦ握与记下了现在的感悟,等天时地利人和时카,再去䓁撕裂神话也不晚。

      “前辈,你好䶺,我是楚神王,当然,你也可以叫我曹神话,你总是围绕着我转动,有事吗?”

      楚风开口,有点熬不住了,被一个恐怖的觅食者盯上,谁都受不了。

      当然,他这脸皮也忒厚,对觅食䯬者自称曹神话。

      “药……药的气息……”

      觅⇸食者羅披头散发,身上的金缕玉衣乃是有母金编织特殊玉石片而成,但ꉻ经历时光的洗礼,岁月的侵蚀,嗰却早已破破烂烂,他满身血污,樍像是遭受过重创,意识混乱,兽性大于人性。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现在极其危险!

      楚风知道,觅食者说萡的药就是那所谓的三肜生药,难道真ᲂ在他的身上?

      想来想去,他觉鐆得,自家身上也就三颗种子更⅝像是那三生药!

      觅食者又一次临近,透过那发丝,映照出时而血红时而空洞双目,越发的危险了,如同一头野兽要发狂。

       楚风不可能坐以ⲇ待毙,万一被这个觅食者直接撕裂,那他死的也就太冤了。

      他暗中准备好了轮回土,还有黑色的小木矛,随时准备自卫,进行反击。

      然而,楚风的綟所有准备在觅食者面前都梥失效,很难想象这个披头散发的怪人到底有多强,几乎是一念间,就禁锢天地。

      楚风感觉眼前发黑,自己的身体被抛飞出去憭,然后身㌕上的一些器物就易主了!

      他心头剧震,栽落在地面上。

      “三生药……复活!”

      在觅食者背负的世界中,有一头黑色的巨兽在嘶吼,在咆哮,震动了那片昏暗而又死寂的世界。

      潖 蛸 这头黑色巨兽因为激动而颤抖着,望着塌陷世界最深处那个满身是血、伏在残钟上的身影。

      “找到三生药了,一定要复活过过来啊!”它在嚎叫。

      这让楚风震撼,那个背ꁃ对外界、曾经打穿诸天的无上强者,一生峗都辉煌璀璨,这个没有低谷的男子,难道还能当着他的面复活过来不成?

      楚风很吃惊,盯着那塌陷世界的最深处,那里有很多钟体碎片,更有残钟在轰鸣,在颤动,像是在哀恸,想唤醒自己的主人。

      卭可是,那具尸体都已邂经腐烂了,散发着浓郁的死气,这样的人也能复苏活过来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