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视频APP软件

      哈维逊在显示屏前稍微整理衣冠,把撂在眼前的红发撇到一边,清了清嗓子。在刚刚的战斗中自己搞得衣衫褴褛,为了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囧况只能把那件情报局的外套脱掉。他双眼通红,缺乏睡眠,加上不间断的战斗使之疲惫不堪,精神衰落。

      显示屏接通了秋风之墩号舰桥,现任舰长雅各布·凯斯是在不久前接手这艘船的,他是一位久经考验的战术家和舰长。而他身旁的全息投影仪上搭载的人工智能,正是韦尔斯利。

      “凯斯舰长。”哈维逊中尉把双手背在身后,作稍息姿势。

      “韦尔斯利告诉我你有一个坏消息。”凯斯没有面对显示屏,他对着舰桥正面巨大的观察窗不时举起手中的烟斗。

      哈维逊的神情很不自在,不仅是因为面对长官,更是害怕凯斯对之前的失误作出批评甚至惩罚。他还在犹豫着如实汇报是否是最佳选择,很快他意识到,他根本没得选。

      在花几秒钟理清思绪后,还是开口了“长官,桑迪上校阵亡了。”

      凯斯面对窗外的荒凉景色,哈维逊只能看到舰长的侧脸,他自己现在都不确定是否想要去捕捉凯斯的微表情。他揣测着凯斯接下来会说些什么,低垂着脑袋准备去接受对方的谴责。

      舰长从嘴里拿出烟斗,长长地呼出一团气,一直没有说话。

      只好由韦尔斯利来打破这个僵局“他们已经抵御了来袭的敌人,正在等待您的指示。”

      凯斯晃着手里的烟斗,转身背对显示屏离开舰桥“让他们保持行动。”

      …………

      ……

      HALO—灰雨

      雅萨干船坞 1232时

      预定的着陆区

      哈维逊位居吉普车的副驾驶上颠簸前进,通往起降平台的小径根本就不是一条路,不过有一句古话这样说: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好在疣猪号的越野底盘和轮胎可灵活适应大部分野外地形,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路上把巨象号抛弃,它的缓慢车速不仅成为了累赘,也无法通过接下来的路段,在经过几次打击后剩下的人也根本不需要这么大的运输载具。

      在少尉提出抛弃巨象号的时候,哈维逊默认了。他根本无暇去顾及一路上的情况,也没空去理会这些琐事。他还在想着到达秋风之墩号后会发生的事,当他见到凯斯舰长之后。

      从火枪基地疏散来的四十七个人现在只剩下十二人,车队最多拥有十三辆载具现在只留下了五辆。这趟旅途快要到终点了,而在那里还有一支圣约人部队等着他们。

      “敌袭!”

      红色的等离子炮弹冲着挡风玻璃上来,轰的一下把整个吉普车逼退,哈维逊从侧座上跌倒,捡起了旁边的武器就往后面跑。

      那个带头冲锋的橘红色盔甲桑赫利极其嚣张,它一马当先冲进人类车队,一脚踢翻了在地上苟延残喘的伤者,又用等离子步枪补上了几枪。

      那些情报员甚至没有抵御伤害的护甲,面对汹涌的火力他们只能寻求掩护。少尉爬上吉普车后的重机枪,打倒了那个桑赫利,其他圣约人很快就冲上了阵地。

      杰克森击毙了试图推进的昂苟依,拉动换弹泵,大口径的8号霰弹红色弹壳从弹仓上方的抛壳口弹出。两个豺狼战士举着盾牌出现,他的武器可很难对这些家伙起作用。

      杰克森把霰弹枪背在身后,抄起地上的等离子手枪,一边后退一边还击。科赫攻击护盾缺口,全自动的火力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精度,豺狼战士被打掉了持枪的右手,露出了瘦小的身躯,这让他有机会把它击毙。

      兄弟倒下后,另一个豺狼战士用等离子手枪快点射来表示自己的愤怒,绿色的等离子打在卡车上融出一个个小洞。杰克森被击中右臂护甲,不慎负伤。

      科赫一把拽住他推进掩体,两个桑赫利的高大身影挡在了面前。陆战队员无任如何都无法匹敌桑赫利人,在漫长的战争中,它们基本上都在一路凭借着自己的科技优势碾压人类。要说它们有什么弱点的话,就是它们对于荣耀的过度渴望,导致它们的狂热,和轻敌。

      其中一个敌人用脚丫重重地把科赫踹在地上,两个人围上来把等离子步枪枪口对准他,它们好像没有发现后面的杰克森。武器发出轻微的滋滋噪音,这样也无法判断它们会何时开火。

      它们的四瓣嘴被深蓝色护甲保护,真的是武装到牙齿。它们的嘴有节奏的蠕动着,似乎是在交流该怎么处理这个手下败将。它们享受战斗得到的荣誉,更享受在战斗中剥夺对手的荣誉,不过它们普遍认为异端——也就是人类,没有荣誉可言。

      希斯击倒了两个昂苟依,这些橙色和红色护甲的昂苟依属于这个种族乃至整个圣约人军队的最低级单位,常常被当作冲锋陷阵的炮灰,在它们的圣约帝国甚至连基本的公民权利都难以维护,除去有晋升通道,几乎可以用“奴隶”这个词来形容。

      他不相信昂苟依是自己选择加入圣约帝国的,而是这个神权霸权****帝国一路疯狂扩张之下的牺牲品。但这不会让希斯产生一丝怜悯之心,战争机器没有一个齿轮是无辜的。从猎户座那边远道而来,那当然要奉陪到底。

      启动等离子手榴弹,粘住了一个桑赫利的后背,它想要伸手去够那个手榴弹,但其的粘性特性让它难以挣脱,最终在光荣的爆炸与火光中死去。同伴直接向一边扑倒以躲避爆炸,杰克森借此机会命中目标,用一枚霰弹把它定在了地上。

      豺狼战士偷袭,向杰克森的全身快点射打击,他的全身瞬间融出许多血孔,皮肤和肌肉被高温烫得熏黑。

      哈维逊赶来,从背后用枪托击倒了豺狼,往它的脑袋上打了半个弹匣。

      “这里是来自秋风之墩号的鹈鹕机V933和B22,我们要进入战场了。”

      鹈鹕号临空,车队附近都在短兵相接,无法使用两侧机翼下挂的铁砧—2飞弹攻击,只好使用机鼻下方的M370 70MM机关炮作精确射击。

      科赫把杰克森平放在地,用手去探他鼻子下有没有呼气。哈维逊蹲下来把住他的经脉“他死了。”

      “…………”

      科赫和希斯沉默

      …………

      ……

      哈维逊没有时间为这个陌生人哀悼,他登上鹈鹕机的座位,思绪混乱。登舰后,还有一个大麻烦等着他。

      而希斯和科赫呢,他们和哈维逊对坐,同样低着头保持沉默。科赫无疑感受到巨大的自责,这股无形的压力像海啸一样一波一波的冲击着他,而他的心灵就好比身处波涛汹涌之中的小船,一浪高过一浪,没有停止。

      芸希望杰克森活着,自己也希望他活着,所有人都希望他能活着,而他现在却死了。这其中一定有自己的某些责任,当时自己和他在一起。一阵烦躁压抑在心头,科赫想要破口大骂,在这种公开场合又感觉不太合适。

      鹈鹕机飞跃与干船坞之间的沟壑,秋风之墩号正停泊在这里。它在这里加装了改进核聚变发动机,如果需要的话能在短时间内将总输出功率提高百分之300。

      聚变反应堆会产生极高的热量,必须将这些热量排出,才能保证其正常运作。通常,多余的热量会被传导到一种化学物质中(即冷却液),然后释放到太空中。秋风之墩号大翻修的升级范围还包括改进冷却系统,是一种激光诱导离子冷却到接近零度的光学可溶物,这远比经典方法更有效,并消除了对化学温控物质的依赖。这种自我调节和自我冷却的机制在战斗中至关重要,它几乎消除了指挥官对舰船引擎过热和熔渣的担忧。

      最初,它只装备有一门普通的MAC炮和六个射手导弹吊舱,升级后得到了广泛的改装,包括一些武器系统。最终它得到了非常强大的武备,远远超过了“翠鸟”级巡洋舰的范围。

      MARK II型轻型线圈—56A2D4\/MAC与大多数舰载MAC炮相比,炮弹更轻。有了额外的电容器和电力回收系统,它每次充能可以连续发射三发。

      32个M58射手导弹吊舱。

      一枚湿婆神级核弹,装在远程控制的长剑截击机上,以及三枚哈沃克战术核弹头。

      18门M910点防御炮,具有重叠的火力场。6个M66自动哨戒炮和8节MARK33线圈电池。

      翠鸟级是UNSC建造的最小的巡洋舰,它的大小仅有马拉松级的三分之一,但若是升级得当,会是一个很可怕的对手。

      鹈鹕机放下机鼻下的轮子,展开尾部的起落架,并排降落在了狭小的停机舱。在这里临时停靠只是为了能尽快安置他们,就无需耗费大量时间途径战舰背部的勤务走廊,稍后两架鹈鹕还得返回舰船尾部的载具停泊间。

      “啊,你们在这,我会给你们找个地方安顿。”一位陆战队员迈着轻快的步子穿过一些吉普车走来“请出示你们的身份识别牌,我要登记你们的信息。”

      他把情报员和陆战队员分开,自己带着科赫和希斯。“听说你们是从很远的地方赶来的,嗯哼。”

      “是的。”

      “想必你们一路上肯定遭到过许多危险吧。”

      “啊,对。”

      他拿出一把门卡摊开,找到与面前的宿舍对应的那张“这里就是你们的住处,记住门牌号,这是门卡你拿好。”看希斯没有拿,科赫就自己伸手收下了。

      两个人坐在对坐的床铺上一言不发,他说“餐厅和浴室跟着箭头走就到了,走廊上也有布局图。我晚些时候会给你们带来生活用品,你们现在应该需要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哈林刚刚关上门转过身,就看见一个衣衫褴褛的陆军士兵“伙计你打哪儿来,登记过信息吗。”

      “呃……没有。”他拿出身份识别牌,哈林拿起手机扫描了上面的条形码,他的个人信息即刻出现在显示屏上,哈林问了几个问题后就把这些信息上传到秋风之墩号人员名单。

      “老天你身上可真够臭的,把你的武器放好,我给你找些干净的衣服,然后你去浴室洗澡。”哈林打开旁边的宿舍门“正好这里还有空位置,这就是你的住处了。”

      埃文看着里面的科赫和希斯,取下了背后的狙击步枪“呃,好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