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被曝出轨

      “不阻止他们?”

      训练室外的角落,身着lgw队服的人问道。

      隐匿在黑暗中的人同样身穿着lgw队服,他的视线落在让众人纷纷侧目的突击手身上,忽而低声说道:“再等等。”

      ……

      在末日中,一切追寻生命的力量都是主宰。

      海上运输船顾名思义,是一艘停留在海上的巨大运输船。

      该地图开放时,所有玩家被分别投放到巨大运输船的底部,在厮杀与时间的消磨间,船体开始渐渐渗水下沉,所有活着的人都必须寻找出口并进入下一层的船舱。

      在一层一层最后杀出甲板后,获胜者还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取下逃生皮艇,方可完成逃生任务。

      在这期间,玩家需要计算船舱进水时间、又要清理敌人,还要时刻提防着从漏水处钻入的鱼类丧尸。

      薛澜随机到的位置还算不错,落地后解决了几名附近的敌人,又开始向船舱的中心方向『摸』去。

      最底层的船舱有九个出口,下一层有三个出口,而最顶层通往夹板的出口却只有一个。

      薛澜没有硬拼枪,他一路避开了火力集中的地区,小心翼翼的走在众人身后溜着积分,一路混上了一层船舱。

      眼看着众人躲避着追赶的鱼类丧尸都来到了一层,未参赛的人不约而同的落向生存栏中仅观赛才能看到的名字,在仅剩的十几个人中发现了薛澜的身影。

      第七名。

      他竟然能坚持到这么久还活着……虽然他们对这个女主播的轻慢态度收敛了不少,可毕竟也只是第七名……

      而生存赛的胜利者,只有一个人。

      在这些人眼里,薛澜似乎都是依靠苟着不死撑到现在的,毕竟此刻的他虽然爬上了一层船舱,可他的人头数却已经被前六名超了一大截。

      面对积分相差这么多的六位准职业选手,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薛澜这场比赛必输无疑——

      “这个薛澜……我还以为她怎么突然转『性』了真是为了《末日》来的,以为他真是什么突击手高手……看来也不过如此啊……”

      温衍的身影隐匿在玻璃墙外的阴影内,他的目光始终落在一旁某一个开机观战的显示器上:

      “你没发现,他跟别人对枪别人都是三枪就可以清掉他的血条,而他在不爆头的情况下却需要至少五枪才能将血条彻底清零。”

      那人明显没有听懂他的意思:“那怎么了?”这样三比五的对枪不是刚好可以说明实力的差距?

      温衍瞥了他一眼,像是对他并未认真观战却草率下了结论的态度不太赞同。

      “是枪。”

      “枪?”

      “恩。”温衍正『色』点头:“他的枪没有配件,芯片、『插』头和自身能源的数值都不对。”

      “什么?!”

      那人闻言哑然的再次望向薛澜,这一次,他才发现薛澜突击手的账号的确不对。

      “可……可就算这样,他的积分也不可能超过这六个人,更何况后面还有跟他分数咬得极紧的□□名……”

      “你怎么忘了。”

      温衍的目光落下那一排座位中的薛澜,他的神『色』早已褪去了跟人说话时下意识的羞怯,面对这样的败局和离开青训营的赌注,目光反而越发的沉稳淡然。

      “《末日》着重考量积分,可生存才是决胜的关键。”

      那人哑然的再次将目光转向薛澜,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那……你关注他这么多也没用啊,咱们战队又不缺突击手。”

      温衍的视线依旧落在不远处的薛澜身上,就在队友觉得他大概是不会搭腔的时候,温衍却低声道:“事情都没有绝对,你怎么知道……咱们就永远不缺突击手?”

      队友一愣。

      “突击手?替谁?我还是孟棋?而且这么个人,你敢把她放进俱乐部?你就不怕她晚上偷偷『摸』进你房间……”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在温衍冷冷的目光下闭了嘴。

      他回过身随意的笑了笑:“衍哥,我知道这几年孙浩山退了对你的打击很大,但是咱们这一路都是一起走过来的,无论是我还是孟棋都会一直跟着你的,咱们仨还在,lgw就还是从前的lgw!”

      温衍没有说话。

      “段闻峥那小子怎么还没来?”他像是早就习惯了温衍这样,别开视线在人群中寻找着段闻峥的身影:“这小子虽然从小就一直不怎么靠谱,但他的狙是真的牛『逼』,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说的狙竟然就是他……”

      温衍却忽然目光一动。

      “开始了。”

      队友顺着他的视线将目光落回薛澜身上——

      只见剩余的十几人已经分地相遇并开始了火力交锋,而薛澜……却收了枪躲在暗处看着所在区域的几个人相争。

      温衍的队友顺着他的目光看到这一幕,正不赞同的皱眉想说什么,却见薛澜再次架起了枪。

      “他这是……”

      “剩下这四个人的血量都已经低于百分之四十了,也就是说,在百发百中的情况下,他只需要两枪就可以完成一次击杀。”

      “这……可是,四个人,如果都将目标集中在他身上……”

      温衍没有回答,将目光重新定在薛澜身上。

      薛澜一直潜伏在暗处,他对这张地图十分了解,如果借助鱼类丧尸巡查的优势可以成功避开其他玩家的搜索。

      而此刻他见时机已经成熟,便将枪调试好冲出了躲避的掩体区域。

      原本跟人刚过枪正在打血的一名玩家听见脚步声急忙中断了回血,他架起枪正打算向脚步声源的方向开枪,对方却已经一枪将他打得只剩下一丝血皮。

      芯片技能和能源的差距在平日组队中体现得并不明显,但到了单独对枪的时刻这样的差距就表现得尤为突出。

      他急忙退回身后的掩体。

      可谁知薛澜竟像是猜到他的动向,开过一枪后竟直接收了枪,疾步越过障碍,在那人下意识躲避的同时自另一侧绕到了掩体后又补了一枪!

      对方被直接血线清零。

      薛澜的目光平缓,再次隐入身后的掩体中。

      生存赛赛区是一声摔键盘的低咒,观战区却是一片哑然的低呼。

      刚刚他们或许并没有注意薛澜的枪法,可这一刻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薛澜的方向。

      这样的极限『操』作……真的是薛澜不小心瞎猫撞上的死耗子吗?

      这两声枪响和四周人的反应成功引起了其他三人的警觉,原本还在刚枪的三人不约而同的缩回了各自的掩体补回血针剂。

      薛澜将枪收好,没有继续搅入三人的战局,而是转身向另一处枪火声还在延续的地方跑去。

      然后又是同样的打法,补掉了最边缘的人头,再转战下一个枪火集中点。

      整个过程,他的面『色』都平静如初,像是他在进行的不是一场多么重要的比赛,而只是在如同很经历过很多次的练习战一样。

      原本站在温衍身边散漫的打量着一切的人目光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凝重起来。

      在生存赛中的薛澜将对手逐一击破,最后整个赛场内竟只剩下了加上他在内的三个人。

      此时此刻,原本站在观赛区的人已经有大部分干脆围在了薛澜的身后,他们一同屏息观察着这走向难辨的生存赛到底还会发生怎样惊天的逆转。

      比赛进行到这里,剩下的两名选手实力也都不俗。

      薛澜的目光更加谨慎,在三人各自绕行时,终于他和一名狙击手率先相遇了。

      好在薛澜在第一时间占得了先机,几枪将对手解决,不过自身的血量也已经见了底。

      解决对手后,薛澜第一时间躲进了船舱内堆放油漆桶错从复杂的掩体后打回血针。

      他切换着视角,一刻也不敢放松警惕。

      这样的三人困局,其中率先与对手遭遇是最不理想的状况,因为对枪的突然不可逆转,且两人发生冲突时,第三人也可以通过枪声辨别出两人的位置,最后坐收渔翁之利。

      他一刻也不敢放松警惕。

      将回血针打好后,他的血量才勉强恢复到32%。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血量,也就是说,对方是有几率可以一枪将他击毙的。

      他记得对方……也是个突击手。

      可他将附近范围小心翼翼的『摸』遍,也始终没有找到对手的半分踪影。

      如果是这样……那如今只剩下一种可能。

      ……

      “这个邓锐秋……听说雷霆战队一直在私下接触,开了不少的价格,可惜他压根不理直接来了青训营。”温衍的队友看着还在存活的另一位突击手低喃道:“……不过咱们也别五十步笑百步,毕竟段闻峥不也是这样?”

      “不一样。”

      温衍的回答让他身侧的人一怔,可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人群众传来一阵惊呼——两人急忙将视线落回训练室内被人群重重围在中间的薛澜身上。

      之间薛澜顺着通往夹板的通道扔出一颗烟雾丨弹,随后快速冲了上去,两名突击手的对决就在这时正面相迎!

      对方竟在层层的烟雾中盲开了一枪,只一盲枪竟正打中了在『迷』雾中穿梭的薛澜,薛澜的血量也瞬间只剩下一丝血皮——

      0.4%

      这样的血量,任何的擦边一枪都可能轻松取掉他的命。

      刚刚还希望他被淘汰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早就忘了,自己在前一刻还低讽嘲笑着希望他尽早被淘汰。

      好在这一枪之后,薛澜便已经闯入了夹板上的箱堆中。

      对方叫做邓锐秋的突击手乘胜追击从所在的掩体内『摸』了出来,仅剩下这样一丝血皮的薛澜一定是躲在某处打回血针,在这样胜券在握的前提下直接向薛澜藏身的掩体方向『摸』去。

      可当他『摸』到薛澜藏身的集装箱后,还未看清眼前的局势便听见子弹破空而出向他飞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