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合直播宝盒官网蓝奏云下载

      在琴房一直待到了晚上七点。

      犹豫了很久之后,徐小阮最终才做出了决定,敲定了一首《莱茵河畔的春天》作为表演曲目。

      虽然也有一些更适合炫技的曲子,但这首曲子欢快的曲调更适合在迎新晚会上弹奏,而且寓意上也比较积极向上。

      哪怕现在已经入秋,也并不妨碍什么。

      即便对其他院系的实力没什么认知,也拿不准他们会整什么节目,但郝云觉得凭她钢琴十级的实力,冠军应该是没什么悬念了吧?

      “以后我还是自己来练琴吧。”

      听到徐小阮自己说出这句话,郝云总算是松了口气。

      虽然听专业人士弹钢琴是一件精神上的享受,但这家伙无论是无意间流露的气质还是干的事儿,都让他有种被病娇给盯上了的感觉。

      老实说,他还是挺慌的。

      “辛苦了!”

      “没事。”

      脸上带着礼节性的微笑,转过头去的徐小阮,食指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小声嘀咕了句。

      “看来有些操之过急了。”

      郝云:“……?”

      是错觉吗?

      总感觉她好像说了些什么……

      无论心里是不是慌得一批,郝云还是拿出了一个男人该有的风度,从琴房一路将她送到了寝室楼下。

      出于好奇,在分别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多嘴问了句。

      “说起来,你为什么不学钢琴专业?”

      “家里没那个条件,这个理由可以吗?”

      没条件?

      若不是看到那张卡,郝云差点儿就信了。

      “可是……”

      仿佛是猜到郝云打算问什么一样,徐小阮踢了一脚地上的石子,用无所谓的语气说道。

      “我爸确实有几个臭钱,卡是我生日那天他送的。不过他有没有钱和我也没关系,很久以前我就判给了我妈,我这么说你懂了吧?何况……我对钢琴也谈不上有多喜欢,只是高中以前凑巧学过而已。”

      “要不是没找到买家,我都打算转手卖了。”

      没多喜欢也能练到十级吗?

      虽然不知道夏国的钢琴考级难度,但想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考下来的。

      “……但有意思的是,即便我并不喜欢钢琴,他知道我在这儿读书之后,还是送了我一张琴房的卡,”徐小阮淡淡笑了笑,“是不是很讽刺?明明一起生活了也有些年了,他却连自己女儿喜欢什么都不知道。”

      目送着那个女孩儿的背影消失在宿舍楼的入口,郝云收回了视线,抬起拇指掐了掐眉心。

      “没有特别的天赋么?”

      要么是她本身并不具备能够入系统法眼的潜力,要么便是还没有满足某种未知的判定条件。

      直觉告诉郝云,这应该和那冥冥之中的“因果”有关,但具体的关联他也没搞太明白。

      难道……

      契机是一起吃顿饭?

      不过换个角度想,这样其实也好。

      根据系统分析的结果,总归是没有从她头顶上弹出个【跟踪狂】或者【变.态】之类的危险头衔。

      如果是这两个头衔,而且潜力值还不低,可能想“名垂青史”是有点难度,但干出“非凡”甚至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儿机会还是有的……

      肩膀不自觉地抖了下,感觉有些冷的郝云寻思着这天变得也太快了,遂转身匆匆朝着男寝的方向走去。

      ……

      走在回寝室的路上,郝云忽然想起来今天还没吃晚饭,正好看见路边的包子铺还开着门,于是顺手买了两个包子当晚餐。

      走到寝室楼下。

      就在他正要上去的时候,恰巧被趴在宿管房间门口的阿黄看见了,朝着他汪汪了两声。

      郝云估摸着这狗东西大概是饿了,于是当着它的面把两个包子吃完才上了楼。

      一回到寝室,他正打算去冲个凉,结果还没跨过寝室的门,便被隔壁寝串门儿过来的小胖子周轩给一把拉住了。

      “可恶,你这家伙……到底有几个女朋友?!”

      郝云愣住了。

      “……你在说什么蠢话。”

      啥几个女朋友?

      爷是那种人吗?

      然而,周轩却是龇牙咧嘴地递出了手机。

      “别装了!你自己瞅瞅。”

      不耐烦地接过了手机,郝云本以为这煞笔偷拍自己,结果看了一眼才发现,原来是自己在某个人的朋友圈里入了镜。

      顶点小说网

      看琴房的光线,大概是五六点钟的时候拍的,背景板中的自己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玩手机。

      郝云:“……”

      这家伙到底想干嘛?

      并没有注意到郝云的无语,周轩激动地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好兄弟,你可得帮我个忙!”

      “……什么忙?”

      “帮我……要一下徐小阮室友的微信,”这小胖子这回倒是难得的不闷骚了,而是明骚地厚着脸皮说道,“名字叫郭玉婷。脱单了不请吃饭没关系,但这件事儿你可得帮帮好兄弟。”

      “……走开,我管她叫啥,”甩开了小胖子的手,郝云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人家不就在班级群里么,你自个儿不会加?”

      “微,微信我当然有啊!但加了这么久一句话都没说过……我的意思是,你们要是一起吃饭啥的,正好她室友也在,不妨带上兄弟,兄弟也好帮你撑撑场面……”

      “滚滚滚。”

      充场面……

      还特么冲马桶呢!

      一起吃饭?

      别逗了。

      察觉到了那家伙有些不对劲之后,他现在躲还来不及。

      扔下了嗷嗷叫唤的周轩,郝云关上了卫生间的门反锁,把衣服扔进盆子里,打开了淋浴喷头。

      梁子渊还没回来,那卸磨杀驴的歌声自然不会有,哼着小曲的他忽觉挺闷的,正打算开个窗户透个气,结果手刚摸到窗边就僵住了。

      那家伙……

      应该不至于这个点了还在暗中观察吧?

      宿舍楼正对面是操场,理论上来说想要看见窗户里面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这仅仅是在一般情况下。如果是不一般的情况……

      郝云咽了口唾沫,将手收了回来。

      淦!

      这臭女人,搞得爷都要神经过敏了!

      在心里头骂骂咧咧了一句,他最终还是放弃了开窗,连哼在嘴边的小曲都不自觉地停了……

      ……

      另一边,距离江城大学几公里外的一处宅子里。

      一位穿着恶魔兔睡衣的小姑娘,气不打一处来地将手机扔向了枕头,紧接着对着被子就是一通粉拳乱锤。

      “气死你爹了,气死你爹了!”

      全网最稀有皮肤神殿守护者!

      0.3%的理论爆率!

      讲道理就算脸再黑,人再非,氪个一万块钱来个13333连抽,拼个最高连抽的保底爆率也该出了吧?

      结果谁能想到,这个狗币云梦游戏竟然不按套路出牌,根本没有保底这个设定?!

      看着物品栏里的一堆碎片和没用的垃圾,林娇娇眼中嚼着泪水,气的双jio冰冷,浑身发抖。

      那可是一个星期的零花钱啊!

      她又不像姐姐那样不在家里住,干什么老爹都惯着,想买什么还得从自己的小金库里抠……

      “垃圾游戏,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退坑退坑,你爹我不玩了!”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保姆阿姨的声音。

      “娇娇,还没睡啊,时间已经不早了。”

      “嗷,知道了!”

      嘀嘀咕咕地在心里咒骂了两句,怒气无处释放的林娇娇打开直播软件,登陆了自己的土豪账号,气势汹汹地敲了句【煞笔主播是我儿子,又恰烂钱】,点击了发送按钮。

      看着被骂的一脸懵逼不知所措的主播,她这才一脸神清气爽地丢掉了手机,拱进被子里香甜睡去……

      与此同时,并不算远的城南创业园区。

      坐在写字楼里加班的李宗正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敲了下回车的按钮。

      就在刚才,他总算是收到了外包商那边发来的最后一个皮肤模型,并且将模型加入到了下一次软更新的内容中。

      是的。

      为了赶工期,并不是所有的皮肤都已经实装。

      比如靠抽奖才能拿到的限量版皮肤,最初更新商城的时候,只挂了张效果图上去。等到皮肤陆续做完,才通过软更新实装到游戏中。

      而在这之前抽奖,是无论如何也中不了的。

      看着屏幕上那个散发着森然寒光的【神殿守护者】,李宗正嘀嘀咕咕了一句。

      “到底哪儿比我做的好看了?”

      蹭蹭往上涨的后台数据,已经无法让他提起兴趣了,身为一名有理想的游戏制作人,现在的他只对真正的艺术感兴趣。

      无论怎么看,他都觉得明明是原版的怪兽更有创意,也更符合他对狰狞这个词的理解。

      然而林君这个狗东西偏偏是一通花言巧语,连哄带骗地忽悠着他开发了个什么皮肤功能,给了玩家选择自己被哪支怪兽锤成粑粑的权力。

      要不是看在下一部游戏的预算的份上,他才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妥协。

      摇了摇头,李宗正幽幽叹气。

      果然。

      艺术是属于少数人的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