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尝一下你那里吗

      林恩此刻很想把弗雷叫来。

      然后指着晃荡颠簸的铁皮运送车,对弗雷说:“看到了吗?这才是不尊重生命。”

      他脑补着弗雷哑口无言的画面,表情有些得意。

      一旁的老邓肯显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他对于矿场和稍远处冒着黑烟的冶炼炉都不敢兴趣,从下马车开始,就一直在观看四周的地形和土质。

      乌拉尔大师的表现和老邓肯差不多。

      之前黑金在讲述矿场“先进”技术的时候,林恩就偷偷瞥了两眼这位机械工程学大师。

      对方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表情中带着不屑。

      这并不是刻意的嘲讽,只是一种本能。

      就像文明社会的人来到原始部落,看到刀耕火种的生活方式所表现出来的本能轻视,即便所有文明都是从此演变而来。

      林恩不想放过任何能乌拉尔大师搭上话的机会,他踏着碎步小跑到乌拉尔身边,明知故问地说道:“大师似乎对于这片矿床不太满意?”

      乌拉尔低头看了一眼仰着脑袋的林恩,收起了手里可以伸缩的单筒远望镜,“不是矿床,而是采矿场。”

      “大师是指的人还是设备?”

      “设备……还有人。”

      “噢?”林恩故作惊讶:“据我了解到的信息,这里的所有设备都是锻造作坊定制的,不少还是托林大师的亲手作品。”

      乌拉尔大师嘴角轻扬,似乎是对托林大师的嘲讽,他神色中带着些许倨傲:

      “落后的产物,即便手艺再好,依旧还是落后。一副滑犁纵使是经过千锤百炼,它还是滑犁,需要耕牛拉,需要人手扶;一块铁料,把他锤成任何形状,他依旧还是一块铁料,不能飞上天。概念不更变,永远不能突破。”

      “铁块怎么能飞上天呢?那么重,同盟的飞艇也不是铁做的啊!”林恩表情夸张,反问道。

      “在大陆的北方,一座由钢铁打造的岛屿,已经在空中悬浮了一百多年,而且还在逐年升高。地精在地底给他们挖矿的时候,他们在用锤子锻铁,当地精在地面建立国度的时候,他们还是在用锤子锻铁,如今地精带着他们主城飞上了天,矮人还是只会用锤子锻铁,没了地精给他们当奴隶,他们甚至连矿都不会挖了。”

      乌拉尔大师虽然没有提托林或者黑金的名字,但是林恩能感受到他话语间对于矮人的轻视,那种感觉就像是,和矮人托林一起同被尊为大师,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你难道不知道机械浮岛吗?”乌拉尔大师有些纳闷,他觉得林恩不应该问这么浅显的问题,作为领主的继承人,还是有名神童,对于机械浮岛至少应该有过了解才对。

      “知道倒是知道。”林恩点了点头,挠着后脑勺说道:“从书上看到过,就是不太相信。”

      “不管你信不信,机械浮岛都存在于那里,而这让你无法置信的造物,还只是地精一百多年前的技术,如今机械浮岛封闭了百年,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科技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乌拉尔大师看着北方,神情有些怪异,既充满向往,又十分忌惮。

      “那你让钢铁飞起来吗?”林恩仰着头鼓着腮帮子,赌气一般说道,似乎依旧不相信。

      乌拉尔大师看着林恩,眼神中带着对于无知者的可怜,“埃蒙子爵学问渊源,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无知,如果只是想要飞起来,只需要设计……呃……”

      工程学大师的话语戛然而止,看着林恩此刻那副天真的模样,他突然轻笑起来。

      “呵呵呵……呵呵……呵……”

      林恩察觉到了不对,估摸着已经暴露,但依旧硬着头皮顶上,小嘴一撇,满不在乎地说道:“哼!我看你根本就不知道,编不出来了吧。”

      “呵呵呵……呵呵……呵……”

      乌拉尔大师不予理睬,依旧在笑。

      这还是林恩第一次见到他笑,虽然满打满算他们也就见过三次面,但是要么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要么是一副超凡脱尘的模样。

      “呵呵呵呵呵……”林恩被这个不苟言笑的大工程师笑得有些发毛,自己也只能陪着笑来缓解这尴尬的气氛。

      “你是不是觉得工程师都很好骗。”乌拉尔终于收起了笑脸,严肃地问道。

      “我是觉得纯粹的工程师应该比较好骗。”敢作敢当的小巴雷特勋爵并没有退缩,迎着乌拉尔大师激烈目光,还有很不友善的质问,正面怼了上去。

      “纯粹的工程师?”乌拉尔大师抓住其中一个关键词,带着疑问重复了一遍。

      “嗯!”林恩郑重地点头:“我父亲对你的评价,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纯粹的工程师……”

      乌拉尔大师再次轻声自语一遍,然后转过身去,没有再和林恩纠缠,向老邓肯那边走去。

      在林恩看不到的角度,这位卡利亚斯最自负的工程师会心一笑,这是他来到卡利亚斯之后,第一次正真发自内心的喜悦。

      虽然他一向看不太上像埃蒙的这样的文化学者,但是这一刻不得不承认,领主埃蒙这识人的水平,还有评价的用词,都非常的精准。

      “呼……”林恩长出口气,依旧有些后怕。

      如果刚才乌拉尔大师突然翻脸,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在来时的路上,他还在抱怨这具七岁的身体没法骑马、驾车,但是现在看来,儿童的身体也不光全是坏处。

      如果刚才他的行为换成父亲埃蒙,可能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但是一个七岁的孩子就不同了,即便这是一个神童,也仅仅只是一次调皮的行为,无伤大雅。

      乌拉尔大师此刻正和老邓肯在“指点江山”,举手投足间,颇显风采,这和他以往在林恩心中的固有形象有些不一样。

      他看上去并没有被刚才的谈话影响到心情,反而兴致高昂。

      林恩屁颠屁颠地凑了过去,正好听见他在阐述他的想法。

      乌拉尔大师的语气充满了坚定和不容置疑,虽然只是一家之言,但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似乎就是不二之选:

      “工厂至少要分两个厂区,配件生产和组装测试,既要能够独立开来,又不能分散建造,所以厂房要足够大,另外还要修建工人宿舍和食堂。”

      在乌拉尔大师停顿的时候,林恩也提出自己的建议:“还有休闲娱乐场地,比如球场,工人在工作之余,能够休闲放松,这有助于提高他们的工作积极性。”

      “为了事业和理想而工作的人,没时间休闲,为了钱而工作的人,下工后的休闲只会让他们更加厌烦工作,至于娱乐,领到了工钱后,他们自己知道去哪里找乐子。”乌拉尔大师的声音微微激荡,有些和林恩针锋相对的意思。

      林恩刚听到第一句的时候有些诧异,还以为乌拉尔大师要讲“福报”理论,那样的话,可就没法聊了。

      还好,乌拉尔大师只是一个“纯粹的工程师”,并不是剥削阶级的资本家,不过最后的那句找乐子倒是让林恩若有所思。

      他看着大师憔悴的面容和虚弱的体格,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因为娱乐过度所造成的结果。

      面色憔悴的乌拉尔见林恩没有再次插话,就开始继续往下说:“冶炼工坊东边的那块地,如果地质没有问题,很适合修建工厂,东面傍山,西面开阔,向阳而且背风,只需要把那个斜坡推平,空间就完全足够。”

      然后他又指着西北边的峡谷和干涸的河床,认真说道:“这里还需要挖一个水库。”

      林恩精神一振,来了兴趣,眼巴巴地望着工程学大师,等待着下文。

      “工厂需要足够的水源,挖井取水,效率太慢,在河谷上方修建水库,然后在西边和北边开凿多条水渠,等春天雪化之后,就会汇聚到水库中储存,平日的雨水也能因此聚集,然后引一条支流用来供给工厂,剩下的用来防旱,水库开闸,顺着干涸的河床往东去,可供下游取水灌溉农田。”

      这是个极具建设性的提议,虽然乌拉尔大师一直以来都给人一种不问世事的感觉,但他这番话让林恩看到了他对于民生的重视。

      卡利亚斯这地方最不收人待见的就是气候。

      冬天寒冷,夏天干旱。

      约克王国断了卡利亚斯的河流,对于这里的居民,尤其是农户,可以说是苦大仇深,平均每五年,就有两年遭旱灾,粮食大幅减产。

      霍格把持卡利亚斯多年,却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

      或许在他眼中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粮食减产,又不是绝收,少点就少吃点,反正他的佣兵团不受影响,作为一个靠无本买卖起家的武装势力,很难让他去重视粮食中的那点微薄利益。

      水库当然得修,而且还得修个更大的,不光是用来防旱,还得能防涝。

      通过乌拉尔大师刚才的那番话,林恩可以确定,他知道上游河流对卡利亚斯的威胁,但是却没有说出来,他只能理解为不方便说,或许这也是为什么他工厂选址地势偏高,但是却没有就这一点说明原因。

      毕竟在同盟法理上,卡利亚斯是约克王国的领土,而且巴雷特也是约克王国的世袭子爵。

      修水库是没有异议的,林恩觉得父亲也会非常赞同,但是要达到能够缓冲上游洪水的容量,这工程实在有些太大了。

      虽然这能够为卡利亚斯提供很多的工作岗位,对于凝聚民心也有帮助,但是还是那个问题,工程体量太大,绝非人力可为。

      始皇帝能用人力修建长城,可那是征召了百万人出力,死人不计其数。

      虽然这水库和秦长城相比就是个屁大点的工程,但是卡利亚斯和大秦相比连屁不是。

      年老成精的老邓肯似乎看穿了林恩的心思,语气缓和地说道:“我觉得工厂需要抓紧修建,而水库的事情可以循序渐进,等工厂建成,我们能够生产大型设备之后,开凿水库的工程就不会那么费力费时。”

      林恩近段时间因为造枪的事情和老邓肯接触频繁,两人之间太过熟悉,说话也没有什么顾忌,打趣道:“就这么迫不及待想当你的厂长?”

      老邓肯也不否认:“子爵大人让我跟着他来卡利亚斯的时候,说过要让我办工厂,这都十年过去了,工厂依旧还是一个作坊。”

      林恩朝着乌拉尔微微努嘴,微微拔高了些声音:“老邓肯,你觉得自己和乌拉尔大师相比如何?”

      “不敢和大师相比。”老邓肯已经猜到了林恩要说什么,但是依旧顺着他的思路去。

      林恩瞟了一眼一旁的乌拉尔大师,对着老邓肯没好气地说道:“这不就对了吗,人家大师至今也不过只有一个作坊。”

      对于林恩的试探,工程学大师无动于衷,依旧在观察着河谷的地势。

      等到乌拉尔大师走远之后,老邓肯这才认真地说道:“如果他想要当这个厂长,你会同意吗?”

      林恩打量着老邓肯花白的头发和胡须,沉默了一小会,在老邓肯紧张又期待的眼神中缓缓开口:“那是你退休之后的事情。”

      PS: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预测一下,地精这些年关着门在干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