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太粗太深了h

      白叶带着婧薰,慢慢地往附近酒楼走去。现在白叶身子十分虚弱,不敢肯定自己能走多远。

      ……

      步入酒楼内,嘈杂声入耳,令白叶有些难受。

      白叶让小二带着来到一间僻静的小包间内,等待美味的菜肴上桌。

      坐到桌子边上,白叶捂住嘴巴,咳嗽了几声,不由想起,几年前,他被苍蓉府暗算时留下的箭伤。

      婧薰听到白叶咳嗽了几声,连忙斟了杯水递给他,说“喝点水吧。”

      喝下婧薰递来的水,顺了一口气后,白叶虚弱地对婧薰笑道:“明天午后我带你去戏院玩吧。”

      “嗯。”婧薰轻轻应一声,想起御医说的话,不禁问道:“你这旧伤,是怎么来的?”婧薰心中疑惑,以白叶的武功,就算在战场上受伤也不至于落下旧疾才是。

      白叶一怔,望向窗外回忆道:“几年前,苍蓉府率兵攻打距离我六十里外的小城,我带兵前去支援,路上遭到苍蓉府大公子婧泷的埋伏,当时他趁我不备,用特制的劲弩射向我,还好当时穿着我父亲留给我的金丝软甲,不然那根弩箭,就会射穿我的胸膛,亡命当场。”

      说着,白叶想起当初被婧泷偷袭时的场景,心有不甘:“婧泷暗算我这笔账,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跟他算!”说着,用力拍了一下桌案,结果胸口一闷,呼吸不畅开始咳嗽“咳咳咳……”

      听到婧泷这个名字,婧薰心头一阵颤抖,双手不自然的紧握。

      婧泷是伯父的长子,自幼跟父亲和伯父上阵杀敌,立下不少战功……

      婧薰苦笑的闭闭眼“你应该……很恨苍蓉府的人吧!”

      白叶闭上眼睛,没有去看婧薰,说:“倒不是说恨,我们各自为主,只是我跟某些人有私人恩怨罢了。”

      “叩叩”

      婧薰刚想说话,就传来敲门声,接着包间门打开,

      小二端着饭菜进来……

      婧薰深呼一口气,假装轻松的说:“先吃饭吧。”

      说完,婧薰就率先动筷,夹了些菜放进白叶面前的碗里,说:“你多吃些,补补身体。”

      白叶吃了几口,似乎因为身体不适,胃口不是很好,便没有再吃了。但依旧拿着筷子,看着婧薰吃饭,心里担心他一旦放下筷子,婧薰就不吃了。

      吃着吃着,婧薰发现白叶虽然手拿筷子,却不再夹菜吃饭,不由一愣:“你怎么不吃了?是饱了还是没胃口?”

      白叶轻轻勾起嘴角,笑道:“我想看着你吃。”

      “我已经饱了。”说罢,婧薰放下碗筷,微微侧身,靠在白叶身上,轻声说:“我有些难受,你让我靠会儿。”

      白叶伸手抱着婧薰,感受婧薰身上传来的体温,心缓缓宁静下来,或许只有这一刻是他最想要的。

      婧薰闭上双眼,静静的依靠在白叶怀中,什么也不去想,心中的压抑感消散些许,似乎没那么难受了……睁开眼睛,看向窗外,不知何时,黑夜笼罩了天空,皓月已高高挂起,繁星点点,扯扯白叶衣袖,说:“不如我们上屋顶赏月吧?”

      “好。”

      不等婧薰起身,白叶便将她横抱而起,在桌子上留下菜钱后,横抱着婧薰飞出窗外,一路上来到酒楼的屋顶上。

      夜风有些冷,解开大氅,将他与婧薰一起裹了起来,当他感受到婧薰的体温,总是他最冷静,最安心的时候。

      “今天好像还没满月啊。”白叶望着夜空,那仍缺一边的皓月,开口说道。

      婧薰站立在屋顶上望着明月,轻轻笑道:“还没到十五。”

      婧薰伸手抱着白叶,小声的说:“不知道月亮满月的时候,你还会不会陪我上屋顶赏月。”

      “嗯。”白叶想也没想就点了点头,在她耳边轻笑到:“过些天就是十五了,到时候我带你到帝都最高的清鸣寺塔上看圆月。”

      “好啊!”婧薰开心的笑笑,在白叶脸上吧唧的亲一口:“就这样说定了,不许忘记,知道吗?”

      被婧薰亲了一口,白叶有些开心,低下头,顺势吻在了婧薰的嘴唇上。

      或许在这月色下,拥吻自己的佳人,是最美的事情了。

      ……

      在屋顶待了好一会儿,婧薰恍然间想起……

      “糟了,红鼻还被我撇在院子里呢,今天一整天都没有给它喂食,不知道它会不会乱跑。”婧薰揉揉脑门,今天确实没有闲暇时间去管红鼻,但愿这小家伙没有乱跑去找吃的。

      “额……”婧薰这么一说,白叶这才想起红鼻。牵着薰儿的手说:“那赶紧回去吧,不知道红鼻会不会乱跑。”

      “噗……”婧薰见白叶这样的反应,忍不住笑了一声,调侃道:“你怎么比我还紧张啊?”

      白叶苦笑一声,无奈道:“你那么稀罕红鼻,它要是走丢了,你会伤心的。”

      闻言,婧薰心中动容,笑问:“那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稀罕红鼻吗?”

      见白叶一脸疑惑,答不上来的样子,婧薰轻轻一笑,伸手捏了把他的脸颊:“因为红鼻是你送给我的,所以我会格外珍惜啊!大笨蛋,这都想不出来吗?”

      对于婧薰这个回答,白叶非常开心,牵着婧薰快步跑回府中,刚步入府门,就见到刘管家坐在过道的阶梯上,给红鼻喂着一大块排骨。

      白叶牵着婧薰走过去,刘叔抬起头,连忙站起身,说:“少主,您回来了。”

      “嗯,辛苦刘叔照顾红鼻了。”白叶心中苦笑,刘叔给他家当了一辈子管家,现在又多了一条狗给他照顾,看着他脸上的皱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刘叔笑着摆摆手,说:“老奴提着婢女买回来的排骨去厨房,路过客房,听到有呜呜声,以为有老鼠,开门一看,它直接扑上来,死死咬住了婢女刚买回来的排骨,老奴只好坐这将这排骨喂给它了。”

      闻言,白叶无奈一笑,看向身边的婧薰。

      婧薰走上前,蹲下身摸摸红鼻的头,那小家伙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摇摇尾巴,然后继续低着头啃排骨,吃得津津有味。

      摇摇头,婧薰站起身望着白叶,无奈的摊摊手:“这家伙有吃的就不跟我了。”

      白叶见薰儿满脸无奈,忍不住嗤笑一声,道:“那我可找到方法治它了。”

      婧薰挑了挑眉,饶有兴趣的问:“是什么办法?”

      白叶神秘一笑,指着排骨说道:“只要给点吃的,它不就立马听话了吗?”

      “哈哈哈”闻言,婧薰不由哈哈大笑:“我还以为是什么办法呢,这个我也知道,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红鼻不就变成小馋狗了吗?那别人随便给点吃的,它也会跟别人走的。”

      婧薰瞥了眼红鼻,它还在啃排骨,想了想,索性不理它了,拉着白叶走回房间,边走边问:“什么时候是你的生辰?”婧薰心想,她生辰白叶给她送了份礼物,那等白叶生辰的时候,她也送上一份礼物吧……这样想着,但是没有把想法说出来。

      白叶心中一怔,想了想说:“也快了吧。到时候我会跟你说的。”说完,看向婧薰,在她嘴唇上轻轻一点,问道:“你想干嘛?”

      “秘密,不告诉你。”婧薰将白叶拉回房间后,关好房门,看着他说:“今晚你就不要忙了,好好休息,你身体还没好利索呢。”婧薰轻叹一声,继续说:“就算要忙,也得懂得照顾自己的身体才行啊!”婧薰心里有些无奈,有时候夜深了白叶还在忙公务,平时她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但是现在白叶旧疾发作,就算压制住了,也要多加注意才行。

      “嗯。”白叶点点头,慢悠悠地坐到床上,捂了捂胸口,无奈道:“只是明日我还要到天策府上指导那几个弟子。”

      婧薰站立在床边,目光直直的看着白叶,张张口,不知该怎么说,只好上前替他宽衣,边说:“既然明日还有事情要做,那你早些休息吧!”

      白叶见婧薰欲言又止,没有开口问,而是轻轻一笑牵起婧薰的玉手,说:“那就歇息吧,夫人。”说着,白叶牵着婧薰的手顺势一拉,将婧薰拉入怀中。

      婧薰心中苦笑,现在她哪里睡得着。为了不让白叶操心,所以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哼唧一声:“那你还不为我宽衣。”

      白叶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伸出手,解开婧薰衣带,褪下外衣,只留里面轻薄的衣物。

      “看什么看,睡觉!”婧薰见白叶褪去她的外衣之后,目光停留在她身上,轻哼一声,双手别于白叶的肩上,用力一推,将白叶推倒在床上,伸手扯过被子,随后躺下,抱着白叶,缩在他怀中。

      白叶感受怀中的体温,不由自主地勾起一丝微笑,双手揽住婧薰的腰,心中无限平静,加上今日旧疾复发,身子虚弱,很快就睡着了。

      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婧薰睁开眼睛,看着白叶的睡颜,忍不住伸手抚摸他的眉眼……

      婧薰心里苦涩蔓延:在你心里,究竟是东空重要,还是我重要。心口传来一阵阵刺痛,婧薰闭上眼睛,其实,她心里何尝没有答案呢……

      夜已深,婧薰终是带着重重心事入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