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者 苍井空

      一夜雪过后,大地一片银装素裹,地上积雪足有三尺之深,人涉足在上,艰难异常。

      在那三足峰之下,一个孤单背影踉踉跄跄朝着山边村落走去。

      右足峰,林中原,聚集着一群人。

      “可有线索,是何方势力”?

      叶红娘看着地上那具早已被积雪覆盖了的尸体愣愣发呆,这人便是那人神共愤的王老虎,她自是熟悉。

      一夜之间死了将近两百人,剩下的疯的疯,残的残,关键是找不到任何关于这个势力的线索,若他们有意与黑风寨为难,那该如何是好?

      看到黑虎洞中那修罗战场,叶红娘没有一丝因为自己逃出魔掌而开心的感觉,反而连眉头深处都藏在心事。

      黑风寨,黑虎洞是整个三足峰上的两大势力,虽同为山匪,可两方却有着本质区别。

      黑风寨被三国边境百姓誉为“义匪”。

      何为“义匪”?舍生取义,劫富济贫,荡尽世间不平事,所作所为皆从一个“义”字出发。

      为此,黑风寨深受老百姓的爱戴,在三国边境处颇为有名,而后随着众多慕名而来的江湖侠士的加入更是让黑风寨如虎添翼,其实力已经远不是一个小小黑虎洞可比拟。

      不过黑风寨的辉煌却是在老寨主叶修的手中昙花一现。

      蜀高宗十年,夏

      蜀国灵云道道令贪墨西南赈灾粮饷,欲借道之境县运往魏国,而这之境县便是定界峰(三足峰)山脚的小县城。

      老寨主在得知这个消息时也曾经起疑过,只因报信人是跟着自己打天下的兄弟便硬生生地打消了这个疑虑。

      他不顾众人反对,带领黑风寨主干前去劫粮饷,结果发现这只是个陷阱,一个专门针对黑风寨的陷阱。

      叶修在这场预谋已久的冲突中身亡,同时随他而去的还有黑风寨“十二护法”和数千马前卒。

      老寨主一死,黑风寨便成了一盘散沙,没多久便彻底没落,被黑虎洞强强压迫。

      不过民间却有传言称,当时的“十二护法”之一的“诡护法“其实别没有死,而且非但没有死,还入朝为了官,至于官衔几何便是无从得知。

      叶红娘这两年一直在暗中调查当年父亲阵亡的隐情,直到前两个月,也就是龙牙来到这个世界的那段时间,她才有了眉目,原来当年有关父亲的事情中还有黑风寨王老虎的影子。

      其父叶修之死和王老虎脱不了干系,所以当王老虎以黑风寨上下性命想要要挟叶红娘嫁于其子王霸天为妻时,叶红娘几乎没有作何考虑便应允了这门亲事。

      她的目的有两个,第一查出当年父亲被害真相;第二为父报仇!

      可现在,调查父亲被害的线索没了,甚至还有可能搭上黑风寨数百条人命,叫她如何不堪忧?!

      .......

      .......

      狗蛋并没有直接回答叶红娘的问题,而是随手从一具尸体上抽出一把刀,一把砍柴刀。

      “小姐,这个”。

      当狗蛋把砍柴刀递到叶红娘面前时,她只觉得一阵眩晕。

      “寨主,可否借你手中刀一用”?

      “你用这砍柴刀做甚”?

      “呵呵,用它还一份情”。

      “还情”?

      这是发生在半个月前的一段对话,也是龙牙最后一次和她的谈话。

      “小姐,他在一个月前向我询问黑虎洞的情况,当时我以为是他刚来想要多了解了解咱们这三足峰的两家人,便也没多心,可后来的时间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早出晚归的做着一些奇怪的动作,他说这副身子骨太过瘦弱,打起架来会吃大亏”狗蛋沉思回忆着。

      “那也太扯了吧?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怎么可能干出这惊天动地的事来,不可能”,小胖子对于狗蛋的言论显然是持有否定态度。

      杨二郎怎么看都只是一个读书人,虽然行为习惯奇怪了点,把不住这天底下的读书人都是这样呢?

      所以,打死他都不相信这一切都是杨二郎做的!

      “那你如何解释那些活着的人所说的”。

      “这,这或与是他们胡说八道而已,还有可能是长得像杨二郎的人所为,反正我不认为这是他一个书生能干出来的事”,小胖子倔强的噘着嘴,一副不服输的模样。

      “你这憨货,你才和他相识多久,你了解他们?古人常说,知人知面不知心,画龙画虎难画骨,你别被他的表相所迷惑,你个呆子”!狗蛋恨铁不成钢地揪着小胖的耳朵转了转。

      “疼疼疼,放手,放手,快放手”。

      “小胖说得对,不可能是他,你们先去把黑虎洞内能用的粮产都搬到寨子中,将尸体集中起来挖个坑埋了,对了,还是就把他们都统一埋在黑虎洞,我在四处看看有没有别的线索”。

      我希望是他吗?可我又好害怕是他啊!

      叶红娘的心里其实已经相信这一切就是龙牙所为,可她却是难以接受!

      她还想找一个证据来打消自己这个念头。

      林中原再次恢复平静,叶红娘四处看了看,当他路过几具尸体旁,尸体的伤口再次佐证了“就是他”的念头。

      “你这图上所画之物甚是奇怪,我未曾见过”。

      “这匕首名叫‘三棱军刺’,你看它的三条刀锋之间还有沟槽”。

      “这有什么用呢”?

      “嗯~他的作用就是伤口不易缝合,不宜结痂,用来杀猪最好,嘿嘿。只可惜现在的工艺怕是还原不出它十分之一的杀伤力”。

      “杀猪”?

      “嗯,杀猪”!

      黑风寨的人在忙着运送尸体,叶红娘站在雪地里望着遥远的天边愣愣出神。

      “呵呵~你说我是该感谢你呢?还是该恨你”。

      你现在何方?是否安好?

      “这人啊,有些时候还得要为自己想想,如果自己都不爱自己,那会是一件很可悲的事”。

      答应我,你也要好好爱自己,而我也不会让你失望。

      谢谢你,杨二郎!

      “小姐,小姐,你快上来看,发财了,我们发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