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社区激情片的

      钱晨举剑齐眉平指,好似一位在致敬无上剑道的剑客。

      食鬼神君手中的风神啸发出摄人心魄的怪啸声,凄厉的风声呜咽,高高低低的形成一种动摇魂魄的曲调。

      这曲调入耳,钱晨剑光便是一滞,眼神也渐渐迷离。

      食鬼神君撕风成爪,以右手的虎头拳套,抓住了钱晨手中的惊鸿剑,剑光被他抓在手中。

      一柄锋锐软剑,被本质还在它之上的神兵牢牢抓紧,顷刻间便锁定了剑光的一切变化。

      这时候,食鬼神君才使出了他的撒手锏,他左手也捏指成爪,戴着一只不起眼的黑色手套,浑身真气借助这只手套,凝聚为一种玄黑色的古怪煞气,带着索魂夺魄的诡异力量,就朝钱晨的脸上抓去。

      这一抓,便能将人的魂魄都给抠出来。

      食鬼神君心中有些得意,当着武林正道的面,将这位年轻的新晋大宗师魂魄都给抓出来,定然能重挫正道士气。

      他左手带上的这黑色手套,才是幽冥宫的祖传神兵——鬼神哭!

      食鬼神君竟然是武林中罕见能同时操作两件神兵的奇才……他以力量浩大,威力可怕的风神啸为明面上的依仗,暗地里却以隐蔽诡秘的鬼神哭为杀手,这一次,钱晨似乎在劫难逃。

      远处少数能看穿狂风的遮掩,注视战场的大宗师们,都不禁叹息一声。

      似乎在为这个武林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宗师送行。

      还是太年轻了呀!

      但就在食鬼神君就要抓到钱晨面门的时候,钱晨却瞬间凝聚了散乱的眼神,对着食鬼神君微微一笑……他手中的惊鸿剑脱手,左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杆黑幡,对着食鬼神君的面门就是一刷,右手一翻,手腕上脱出一枚玉环,往下便是一套。

      食鬼神君被这一刷,登时被迷了七情六欲,手中的风神啸无意识的脱手,被龙雀环收入禁制中。

      钱晨再接过惊鸿剑,剑光一点,就透过食鬼神君的眉心,轻轻的了结他的性命去。

      你有两件神兵?我藏着至少八件法器!

      你以为我是诚于剑的剑客?我撒手了!惊不惊喜?

      摄魂夺魄的力量为什么对我没用?因为我本体是先天灵宝啊!先前的中招全是装的……诚于剑道也是装的,这个身份都是装的……我早就从乘雾神君那里打听到了你几分底细,知道你第二件神兵的能力,而你却对我一无所知。

      朋友……你还是太年轻了!

      若是治不了你这个小崽子,老夫岂不枉活了数百万栽有余?

      钱晨手持惊鸿剑,一副剑道寂寞的样子,甚至轻轻吹去剑尖的那一丝鲜血,神情中带着一丝没落……和寂寞。此时随着风神啸被钱晨收走,龙卷狂风也平息了下来,众多正道侠士这时候才能看到钱晨这颇具仪式感的谢幕。

      登时就将康千灯震惊了!

      这是何等诚于剑的寂寞啊!仿佛吹得不是雪,也不是血,而是无人试剑,没有对手的孤独……就好像剑本身就是孤独的。

      钱晨一袭白衣,在食鬼神君的尸体前轻轻吹拭剑尖鲜血的那一幕,成了这里许多剑客一生刻骨铭心的记忆,许多人矢志一生都在追逐这种剑道孤高的逼格。

      康千灯就被这一幕给洗脑了。许多年后他杀死大敌之后,都想要学着钱晨,吹一吹剑上的寂寞,但总是觉得那些对手还配不上这个仪式,于是只能用淡淡悲伤,寂寞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剑尖,倒也成为了一时的风潮。

      空明禅师也震惊了!

      莫非刚刚是鬼哭声造成的幻觉?那个毫不犹豫撤剑,掏出一杆长幡神兵暗算了食虎神君,又掏出一枚玉环神兵套走了风神啸的人,莫非并不是眼前这位孤傲的剑客?而是他空明禅师被风吹花了眼……

      空明禅师下意识的回头,看到同样目瞪口呆的顽石道长和洪四海,才确认了自己没有看错。

      他这一刻心中升起了和钱晨某一刻十分默契的想法——老衲枉活了七十有八,果然还是太年轻。见识不够……比起现在年轻人……老衲真是……

      钱晨提着剑徐徐走来,风姿让一众江湖粗人自惭形秽。

      将惊鸿剑还给康千灯,钱晨被康千灯眼中迸发的强烈崇拜之情给吓了一跳,看得出来,若不是他手中的惊鸿剑之祖传神兵,他都快要忍不住将惊鸿剑献给钱晨了。估计康千灯早就把钱晨下毒弄死索三关的事情忘在了脑后,一心认为他是一个‘诚于剑’的绝世剑客了。

      钱晨心里暗暗摇头道:“少年,你跟我学剑是学不到什么的!”

      “但我能教你装逼啊!”

      “刚刚那只老虎跟我对飙逼格,我只使出了三成功力就碾压的他不像样子。”

      “学会了我一成逼格,就足以让你持之横行天下了!”

      但钱晨现在自然不会说出这种大煞风景的话,他背着天罗伞,满意的再收下一个人头,将任务刷到了斩杀三,就当钱晨准备轻松再取得一颗人头的时候,与洪四海纠缠的司晨神君,却早早察觉不对,已飞身撤退,他和大肚神君汇合在一处,准备相互接应撤走。

      两人正准备合力飞遁,大肚神君忽然面色急变,看着司晨神君背后,就像钱晨站在后面一样,司晨神君惶然忍不住回头,却发现后面并没有人。

      这时候大肚神君已经掏出一个大布袋,正是他的神兵浑天布袋,袋口一张,将司晨神君整个人都吞了进去。

      然后就背起装着司晨神君的大布袋,大肚神君往钱晨那里跑,边跑边道:“别出手,自己人啊!”

      “谁跟你是自己人?人头狗!”钱晨急眼了。这是两个人头都要飞的节奏啊!

      那大肚神君腆着肚子一路小跑到了空明禅师和钱晨的面前,脱下面具,露出一个笑呵呵的胖脸,点头哈腰道:“其实我也是少林卧底,这次十二元辰袭击四海堂的事情,就是我告密的啦!刚刚只是在演戏,我打不过那只老虎,准备和师兄混在一起,假装打到那只老虎那里,然后再翻脸搞他,没想到兄弟你这么生猛。”

      “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要误会呦!”

      空明禅师以手抚额,无奈叹息道:“这确实是我师弟,笑弥勒!法号空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