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影视同人>

      一行人拉拉扯扯来到广场上,原本正锻炼的弟子们,渐渐停下身姿,震惊地望着这一幕。

      外门弟子有高低之别,突破第五劫“劳智”的可为称“异人”。

      异人修心为主,常常独自闭关。

      这些仍在广场上磨砺肉身、勤练搏击的弟子,属于境界还比较低的层次。

      说白了,都是些出身平凡的庶修,要天赋没天赋,要资源没资源。

      同样身世卑微的牧青,向来是他们的偶像。

      现在,偶像被一群颐指气使的嫡修纨绔们按在地面,好像推出午门将要斩首的囚犯。

      他们义愤填膺,准备大闹一场。

      可见执法长老站在嫡修那边,却又不敢吱声。

      “牧青,眼下众人见证,若要坦白,是最后的机会。”

      潘姥姥面无表情,拐杖上的龙头在阳光下显得无比威严。

      “坦白从宽,罪不至死。”

      “我明明没有罪,要我坦白什么?”李牧青无法动弹,脑袋自然垂下,看不着脸,轻佻的笑声却传上来。

      “好得很!他不认罪,那就死路一条了!”嫡修弟子纷纷叫嚣。

      潘姥姥把拐杖一顿,止住喧声,又问:“牧青,你不肯供出同伙吗?事后查清,必罪加一等。”

      “我没同伙。”

      嫡修们乐坏了。

      “好,等长老严查完毕,正好把他的几个同党一网打尽!”

      “他的那些同党呢?是不是假借闭关,畏罪潜逃了?”

      “对,哪能让他们逃了,必须派出执法弟子,清理门户!”

      一片叽叽喳喳里,姜央扶着谭老赶到。

      她见李牧青处境凄惨,怒火压过了恐惧,一咬牙,撞开按押他的两人。

      “啊哟,你个小疯妮子!”

      两人冷不防被撞,各退后了几步,痛得搓揉腰肌。

      姜央趁机将李牧青扛在肩头,跑远了十几米才停下来。

      唰唰唰。

      广场上弟子互望一眼,自发靠拢在她周围,仿佛众星捧月。

      剑拔弩张。

      “执法长老,您看!这群贱民当场夺走要犯,摆明了是造反!”一个嫡修咬牙切齿道。

      “哼!”

      潘姥姥重重地哼了一声,吓得说话的那人直哆嗦。

      “既然牧青拒不认罪,老身即按门规,让囤宝长老查库!”

      潘姥姥一挥手,整根拐杖金光大炽,杖上龙头发出一道清啸,宛似真龙怒吼。

      “这就是千里传音大法吗?”

      山谷间回音缭绕,众人心旌摇曳。

      不及片刻,山谷那头也传来一声清鸣,如晨钟暮鼓,悠扬古拙。

      “好了,我已通知囤宝长老前往宝库清点明细,稍待吧!”

      潘姥姥闭上眼,周身气息掩藏,仿佛一截枯木桩。

      其他人见状也默不作声,静候结果。

      这时,李牧青却开口了:“喂,万一证得我清白,是你们诬陷我,又怎么赔偿我的名誉损失、身心伤害?”

      “诬陷?我看你在想屁吃!”

      几个嫡修听了直冷笑。

      他们均知,韩松已投诚嫡修,交出的投名状就是这份指控!

      所有的细节,韩松都一五一十交代了。

      包括跟踪姜央的记录,以及一些她粗心大意留下的物证。

      比如,宝库外丢失的手帕,卧室桌上涂鸦的路线,隐蛊的残留痕迹等等。

      只要灵丹失窃,根据这些线索追溯下来,她绝对逃不了干系。

      但是,为了造成更大的影响,他们有意推罪给牧青,想让庶修受到更致命的打击。

      因为谁都晓得,牧青对朋友出了名的护短,肯定会替姜央扛下罪名。

      李牧青不理会他们嘲讽,泰然自若问道:“我记得门规有一条,如诬告他人,扰乱宗门清净,重则发配妖兽横行的凶骨峡挖矿半年。对不对,潘姥姥?”

      “嗯,最重判罚是这样。”潘姥姥睁开双目,轻轻点头。

      “好的,我明白了。”李牧青笑了笑。

      那几个嫡修又忍不住开骂:“想吓唬我们?放一万个心!只有你枭首示众,我们永远不必去凶骨峡!”

      “傻丫头,帮我鼓鼓掌。”李牧青笑容灿烂。

      “啊?”

      姜央纵然困惑,还是按他所说,啪啪啪拍了三下掌。

      李牧青接在掌声后笑道:“牧青衷心为各位师兄弟送行!祝挖矿愉快,可别被妖兽吃掉哦!”

      “玛德,太贱了!”

      “这家伙以前不是个傻白甜么,咋变得这么贱了?”

      “我看他是暴露本性了!”

      “死鸭子嘴硬,最后的狂欢罢了!”

      毫无意外,李牧青又成功引来一批骂声。

      “呵呵,傻白甜么?”

      李牧青听到了这个形容,淡淡一笑。

      实话实说,原主牧青也的确算是个傻白甜,搞不好正因如此,才与姜央彼此吸引,结为“傻白甜二人组”。

      就拿这次重伤来说。

      那名委托他帮忙寻找净魔草的陈师弟,居然是嫡修。

      对方私底下假哭了两句,牧青便一拍胸脯,为其孤身犯险,去与蛛魔大战。

      直到重伤昏迷前,还呢喃着,辜负了人家所托。

      要么缺乏分辨敌人的智商,要么压根没把嫡修当敌人。

      无论哪种,都当得起“傻白甜”的名头。

      “哎,他光有天赋,却这么单纯,能在修真界活到十七岁真是个奇迹。”

      李牧青对于原主哭笑不得。

      “只不过,既换我披上这张皮,风评也该挽回了。”

      众嫡修见他沉默,都当是畏罪不敢还嘴,于是骂得更凶了。

      “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潘姥姥皱起眉头,斥了一句,全场立即肃静。

      恰是这时,正好安静下来的众人,都看见了一束流光自山腰飞来。

      那是一柄紫金飞剑,剑身之上,立着位金袍老者,长须过胸,仙气飘飘。

      不过,他的脸涨得通红,身子也微微颤抖着。

      “是囤宝长老!”

      “他来了!”

      “他好像很生气!”

      突然,半空中飞剑气势萎顿。

      囤宝长老踉跄不稳,连人带剑哔欧地一声栽下云头,掉进八卦屋舍后的小树林。

      “老脸丢都尽了......”潘姥姥无奈。

      虽说不到真人境界,御剑飞行是有难度,可大庭广众之下没控制好,实在丢大发了。

      昔日的内门好手身法颇为迅捷。

      众人视线还在小树林那头,囤宝长老已从屋后蹿出,头发还夹着几片树叶。

      “何长老......”

      “小潘!”

      囤宝长老青筋暴跳,环顾四周,怒吼:“告诉我,是谁?”

      在场的嫡修先是打了个寒战,接着大喜过望。

      令囤宝长老这么愤怒的,除了至宝被盗,还能是啥?牧青这次死定了!

      姜央也花容失色,抱紧李牧青,丝毫不敢撤手。

      “完了,我们输了,牧青师兄难逃重罚。”庶修这边,上下笼罩着一股悲伤的气氛。

      不料,囤宝长老接下来的话,令所有人目瞪口呆。

      “是谁特么造谣,害老夫白跑一趟?这盘棋我本来都快赢啦,现在杜老鬼又有时间想招了!”

      “你又在和传功长老下棋?”

      潘姥姥面露鄙夷,“说正事吧,你查库查得怎样?清元太极丹呢?”

      “废话!”

      囤宝长老大翻白眼,“自然好端端的摆在台子上了!没老夫的血开启封印,谁能进去把宝贝偷了?”

      “我知情了,你走吧。”潘姥姥点头。

      “哎,真晦气!仙祖保佑,姓杜的千万别想出损招儿啊!”

      囤宝长老气鼓鼓的,弯腰把飞剑往脚板底下一插,嗖的一声,腾地拔起,飞向远处。

      潘姥姥抬起龙头拐杖,转身朝向众嫡修。

      鸦雀无声,一张张惨白的面庞,写满了震惊、不信、后悔和畏惧。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这时,潮水般的掌声从庶修人群中响起。

      哇哈哈,哇哈哈。

      每个人脸上都笑开了颜:“祝各位师兄弟挖矿愉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