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草莓丝瓜成视频人app

      “老师不是说了吗,那是因为我们夏国人仁厚,不搞帝国主义,不搞霸权,在打垮了兽人帝国的反动政权、达到战略目标后,自然就撤回来了啊。”

      有舍友忍不住插话道。

      “这话说出去你自己信吗?”

      陶光明还没说什么,王黎直接嗤笑一声,道,“那只不过是官方明面上的说辞罢了,真实的情况怎么可能这么简单,这可是上千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实实在在的国家利益,关系到子孙万代的千秋基业,如果没有其他因素,傻子才会吐出来。”

      “不错,里面的情况比较复杂。”

      陶光明点了点头,道,“我国不是没有想过吞并兽人帝国,毕竟领土这东西,没有哪一个国家会嫌多。只是后来在结合了实际情况进行可行性分析后,发现吞并起来的难度和代价,都是非常之大。”

      “我们都知道,兽人帝国的领土位于大陆的西北方,那里海拔较高、土地贫瘠,气候条件尤为恶劣,只有极少数的地方适宜我们夏国人居住。”

      “兽人的开化程度很低,他们一整个国家,几乎都没有什么像样的基础建设,工业几乎为零,农牧业也极其落后,几乎每年都要组团去掠夺周边国家,靠战争消耗人口和获取财富,才能勉强维持住生活。”

      “兽人也是有后台的,而且还比较强力,他们十分迷信,几乎每个种族、每个部落都有自己信奉的神祗——这些神祗大多是一些邪神,祂们深居地狱,生性残暴而疯狂,极为记仇和护短。”

      “——纵观整个兽人解放战争,我军遇到的最大阻力,就是在攻陷他们都城狮心城时,帝国的统治阶层狮人族为了扭转败局,丧心病狂地发动了一场邪恶的祭祀,血祭了数十万生灵,差点就把一位可怕的邪神召唤过来——要不是天上的预警机发现得早,远征军指挥部也足够当机立断,及时动用了核弹,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

      “在结合考量了这种种不利因素,有关部门做过专门的预算,发现想要真正吞并和消化掉兽人帝国,我国需要移民至少三千万人口,准备至少两亿亿夏币的专项资金,驻军三百万熬过至少二十年过渡期,并且驱逐或消灭至少四千万兽人原住人口,挫败至少六次邪神降临仪式……”

      “然而就是这样的难处和代价,也不是当时决策层最终打消念头的主要因素,毕竟以我国的国力,如果真下定了决心,咬紧牙关拧一根绳,还是有很大可能克服万难,达成战略目标——吞下这一千多万平方公里土地。”

      “坏就坏在,随军出动的研究人员发现,魔法能量对于科技侧的产物,有着非常严重的负面效果,越是精密的东西,越容易被魔法腐蚀、被魔法干涉。”

      “当时兽人帝国境内魔法能量的浓度,几乎是我国的二十倍,这也就意味着我国的先进科技产品,在那里老化的速度会非常之快,越精贵越复杂的设备,越容易出现故障,保养和维护的难度非常巨大。”

      “而科技是我国在洛伦大陆上的立身之本,如果没有了它们,那么我们无异于是自断了手脚,仅靠肢体力量的话,可能连最怯弱的哥布林都敢跟我们叫板!”

      “所以在经过综合考虑后,我国只能忍痛放弃了吞并的打算,甚至连军事基地都没留几个,完完全全地退了回来。”

      “我好像也在哪听过这个说法。”

      王黎隐约有些印象,道,“当初我们之所以那么快就撤回来,就是因为当时有很多科技产品不服水土,功能性和可靠性都大打了折扣。”

      “据说连当时的那颗核弹,爆炸时的威力比理论上就差了一大截,一开始还以为是搞错了当量,后来在东海炸海怪的时候才发现没搞错,是外面的微观世界跟我们国内不一样,质能公式的基础数据变小了,原子聚裂变释放的能量自然没以前大了。”

      “所以……这就是国家想方设法要压制魔法的根本原因吗?”

      黄初听了一会儿,忽然开口说道,“魔法能量这东西,似乎跟空气差不多,也是可流动的,而且好像是用的越多,浓度就会变得越高。”

      “我记得我们夏国刚开始穿越过来那会,跟在地球时没什么两样,仍是个无魔地区,可等这十几年过去后,就慢慢变成现在的低魔国了。”

      “初哥说得没错,这正是上面要严禁魔法的原因。”

      陶光明看了黄初一眼,有些莫名笑了笑,接着道,“在洛伦大陆的法师圈子里,有着一个流传已久的说法,那就是洛伦这块大陆,存在着一张看不见的魔网,所有的魔法能量都源自于这张魔网。”

      “我国的科学家虽然还没有用科学的手段,证实这张魔网的存在,但他们也发现,频繁地使用魔法,确实会导致一个地区的魔法能量莫名地增多,就好像每次施法,都会打开一个看不见的口子,把魔法能量给流了进来。”

      “而魔法能量上升,对我国方方面面的影响是巨大的,虽然表面上的变化很小,肉眼几乎看不出两样,可是在微观领域,早就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夏科院的研究人员发现,随着魔能浓度的不断上升,我国在微观领域的研究工作越来越难进行,尤其在最近这两年,甚至已经严重到无法用粒子对撞机观察到微观粒子的地步——

      无论是新的,还是旧的,统统没有,就好像微观领域的大门,正在逐渐向我们关闭。”

      “这种现象,在高魔地区更加直观,甚至无法用电子显微镜观察原子,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挡住了这片领域,不允许人们窥视。”

      “原来如此。”

      黄初心里有了些明悟,说道,“听起来就像是这个世界的世界法则,正在不断同化我们夏国这块新来的土地,而魔法正是这种法则的直观表现力。”

      “国家为了延缓这种同化速度,只能是尽量禁止使用魔法,毕竟若是放任不管的话,我国很快就会失去科技这一核心竞争力。”

      “正是这个道理。”

      陶光明深以为然,道,“所以我们其实没必要抱怨国家,而是应该理解它的难处,我国正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变局、大时代,决策层考虑到的东西,肯定要比我们这些小市民深远得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