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潮大赛

      “世子殿下,百户大人翟永光求见。”

      一名丫鬟在院落里找到陈岱林,对他恭敬行礼说道。

      陈岱林闻言颔首:“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说完后他扭头看向如薇:“我还有事去忙,你先休息会吧。”

      “嗯。”如薇平淡地点了点头,重新拿起青霜剑再次修炼,虽然如今手里只剩下一柄剑,但并不会对她的训练有什么影响,即便对敌也是。

      待得翟永光来到陈岱林的房间,他立马拿起茶壶上的水猛灌了一大口。

      “咕咕咕咕……”

      陈岱林看得好笑,玩味说道:“翟大人,我家的茶水好喝,你也不至于这样吧?”

      翟永光抹了一把脸上的茶水,不客气地抱怨道:“世子殿下啊,这几天可真是累死卑职了。

      卑职跟着那些押捕回来的犯人去贼子地点搜查,什么都没搜到,人家早就得到消息,手脚做得干干净净,人去楼空了。”

      对于这个结果陈岱林心中其实有所预料,所以倒没什么太大的意外,不过他对于那个所谓的幕后黑手身份,倒是愈发的好奇了。

      能够发动如此大的手笔,收尾工作还做得滴水不漏,这种种迹象表明,那个人确实有手脚通天的实力。

      “会是那两个皇室中人吗?但他们还这么年轻,哪里来的这么多援手?起码也得根基深厚些的江湖世家才能够办到吧……”

      陈岱林想起父亲和他说的太子殿下以及三皇子两人,内心开始觉得他们深不可测了起来。

      若是真能确定是他们两人中的一个做出这些事情,哪毫无疑问,那人将会是他必须严肃对待的对手,如此年纪便能驱使这份力量,手腕可见一斑。

      “哪还有另外一件事呢?那名女子找到了吗?”

      说到这个陈岱林心中就有些郁闷。

      他回来后有问过青屏,有没有在女眷那里找到她未来的“嫂子”,然而青屏竟然跟他说没有找到与他描述相符的女子,令得他呆滞当场。

      那天是他做梦吗?怎么可能?

      不敢置信的他后来再悄悄潜入平云公主的寻阳庄,直把庄内都给掀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那名令他心动的女子。

      若不是青屏从平云公主那里得到消息,说安置在寻阳庄的下人并没有一个是她从宫里带出去的,恐怕陈岱林就得夜潜宫城,闯入平云公主的寝殿一探究竟了。

      没有得到那名女子消息,陈岱林彻底慌了,他害怕那天是自己南柯一梦,于是顺便拜托百户翟永光,让对方帮自己在永安城打探一下,看能不能得知那名女子是那户人家的子女。

      说到这个翟永光就有些郁闷。

      他是谁?他可是堂堂的破案高手,刑侦本事一绝的狼行卫百户大人啊。

      然而如今他接的这都什么活?不是找人就是跑腿,哪样都是没法好好摸鱼的!

      现在就连世子殿下的未来王妃都要让他找,而且借着对方的描述他连续找了好几天都没有半点消息,他都开始一度怀疑这是世子殿下自己臆想出来的人物了。

      这都什么事啊?!

      “世子殿下,您可莫要戏弄我,卑职跑了好久的腿都没半点您说的那名女子消息,诺大的永安城,根本没您说的这个人啊。”

      翟永光欲哭无泪地说道。

      “绝对没骗你,那女子是我在寻阳庄遇见的,看样子应该是个大家闺秀的身份,劳烦翟大人您再打听打听,肯定有的。”

      这件事陈岱林觉得还是交给翟永光才能放心,当然他也有吩咐青屏去向那天到场的女眷打听了,做好两手准备,这样两边都不耽搁。

      “世子殿下,您这么说可就见外了,卑职苦点累点倒也没啥,只是这个……您看,我都好久没去狼行卫那里点卯了,估计这个月的例银能不能拿到都难说。”

      翟永光摊出了手掌,一脸无奈,说话支支吾吾的,眼神暗示倒是明显。

      狼行卫的例银他拿是肯定拿了,到衙门点卯后他就借着天子圣旨的名义跑外面做陈岱林交代的事,所以该拿的钱他是一分都没少,此时说这些无非就是想陈岱林意思意思罢了。

      之前他是把目光放在大户陈飞武身上的,但人家晋王没有搭理他,哪他只好退而求其次,找世子殿下陈岱林了。

      “翟大人这是何意?”

      陈岱林想要装傻充愣,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说来这阵子翟大人可是名声大噪啊,出门都是被人前呼后拥的,我都还没等翟大人邀请我去酒楼搓一顿,你怎么反而向我讨好处了。”

      陈岱林不说这个还好,说起这个翟永光可就真是要大吐血了。

      他只想低低调调地做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百户,哪料到晋王陈飞武倒好,几乎把所有功劳都揽在他身上,虽然打斗没他的份,但帮手都是他找来的啊,恐怕那些幕后黑手此刻都恨不得给他千刀万剐了。

      害得他最近出门都得携带那把弓箭,还好他住的是外城,而且城中护卫也知道他的百户身份,才没在他携带禁物一事上纠缠什么。

      “我说世子殿下,您就别再折腾我了,卑职可不敢跟您一样出尽风头,现在卑职出门都是提心吊胆的,受尽折磨啊。”

      翟永光连连诉苦,总之从进门一来他就是哭丧着脸,显然是被陈飞武两父子搞怕了。

      陈岱林憋住笑意,在小小取笑了对方一番后,他还是多多少少拿了点心意给对方,聊表心意。

      “多谢世子殿下,世子殿下风采绝伦,假以时日,贼子定会为您的王霸之气折服,纷纷自动赶到王府里面缴械投降。”

      翟永光两眼放光,乐呵呵地接手了陈岱林抛过来的钱袋,同时他用心掂量了下,于是笑得更加欢了。

      陈岱林抚额无奈,对于这个翟永光他算是见识到了,于是他狠狠踹了对方一脚,没好气道:“别贫嘴了,赶紧去,主要先把那名女子给我找到。”

      “好嘞,您放一百个心,卑职就是把整个京城都给翻过来,也要把那名女子给世子殿下找到!”

      翟永光一改进门时的哭丧诉苦,大踏步而去,脸上满是春风得意,嘴里都在哼着小曲。

      “这不要脸的家伙……”

      陈岱林摇了摇头,暗自腹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